笔趣阁

第375章 为你上药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宇文澈眼眸一抬,嘴角露出一抹坏笑:“你说我要做什么?”

    孟漓禾吓的半死,她方才竟然把宇文澈的毒给忘了。

    但是,抛开会不会引起热毒,不是明明说这个时候不可以么?

    看着她犹如受惊小鹿一般的双眼,宇文澈终于忍不住。

    “噗。”

    孟漓禾顿时怒了!

    “宇文澈,你这个时候还耍我?”

    “不是不是。”看到自家王妃真的炸了毛,宇文澈赶紧晃晃手上的药瓶,“我的王妃,我是要给你涂药,你在想什么?”

    什么?涂药?

    涂个药你解衣带解的那么性感干嘛?

    而且,这种逗人的手法你都用了不止一次了吧?

    也不知道换个新鲜的!

    因为最丢脸的是,虽然并不新鲜,但是她每次都就范啊!

    心好累,死了算了。

    孟漓禾干脆趴在床上,将脸埋进被子里。

    “嗯,这个姿势刚好。”宇文澈甚至还夸了夸孟漓禾,接着,便又开始解起孟漓禾的衣带来。

    然而,这一次,孟漓禾还是按住了他。

    脸色微红的说:“那个,我自己涂就好了。”

    宇文澈看着她的手,毫不犹豫的打击她:“你确定你的胳膊长到,可以够到整个后背?”

    孟漓禾顿时无语,下意识反驳道:“这和胳膊长短没关好吗?你的再长也够不着自己整个后背。”

    宇文澈闻言一笑:“所以?”

    所以……

    所以她给自己挖了个坑。

    但是,还是拒绝道道:“我回头让豆蔻给我上。”

    宇文澈却摇了摇头:“我刚刚已经说了,我的王妃,除了我,谁也不可以碰。”

    要不要这么霸道啊!

    豆蔻是女人啊!

    孟漓禾大怒:“那你还不是曾经让宇文峯给你上过?”

    宇文澈赶紧安抚,还装出一副痛改前非的样子:“所以我知道你吃醋,最近都不和他来往了。”

    这哪跟哪!孟漓禾白了他一眼:“你俩最近不来往是因为你在风邑国,而他在帮你守着殇庆国呢好吗?”

    当她傻……

    宇文澈闻言“噗嗤”一声,带着几分笑意道:“小雨,你不会真的吃宇文峯的醋了吧?天地良心,我可对除你以外的所有人都不感兴趣,不管男女。”

    孟漓禾听到前面简直要翻白眼,听到后面又立即美的要冒泡。

    这复杂的小心思哦……

    总之,嘴角翘了起来,脸上越发红了。

    宇文澈摸摸下巴,看着她胀红的脸,嘴角一勾:“所以说,问题在于……害羞?”

    孟漓禾立即瞪了他一眼,拆穿别人很好玩吗?

    露出整个后背,任他涂涂抹抹不害羞才不正常吧?

    虽然事实如此,但嘴硬的孟漓禾并没打算承认,而是道:“我是怕你一会窘迫。”

    宇文澈嘴角一勾,不等她再说话,干脆边解她的衣带边说道:“那你放心,当初脱了裤子让你抹药都没窘迫,这会更不会。”

    听到他提这个,孟漓禾还想要阻止的动作,便停了下来。

    罢了,想到自己当初的那种心情,宇文澈此时应该也是如此吧?

    担心其实大过于所有。

    看到孟漓禾真的安静下来,宇文澈解衣带的动作,却慢了下来。

    方才这一出插科打诨,看起来是调戏她,其实也是在安抚自己的心情。

    要说完全不窘迫,那是不可能的。

    不过,那不应该称为窘迫,而是应该说,有点紧张。

    毕竟,不管之前因为什么机缘巧合,看过对方身体也好。

    但是,两个人真正在一起后,这样的机会还真的没有。

    而且现在的关键是,他还要帮她脱下衣衫。

    这简直……

    光想一下就能让人血脉喷张好吗!

    但是,他就是不想孟漓禾的身体,被任何人看,被任何人碰。

    男女都不愿意,甚至小果和小朵都不行!

    真是……霸道的难以形容。

    无论如何,宇文澈终于将孟漓禾的衣带解开。

    因为孟漓禾此时是趴着的缘故,所以,要将她上身的衣服完全脱下,还需要她的配合。

    不过,孟漓禾虽然整张脸都窝在被子里,但感觉到他的动作,还是非常乖的抬了抬身。

    然后,就觉自己上面的里衣,被直接除去。

    感觉到背后和胸前同时一阵凉意。

    宇文澈和孟漓禾都傻了眼。

    因为,在宇文澈的心目中,这里衣内,应该还有一层肚兜吧?

    所以,他还算比较淡定自若的脱掉那层衣衫。

    但是,为什么,里面什么也没有……

    而孟漓禾也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了这一点!

    毕竟,她是一个现代人。

    穿肚兜是什么鬼……

    有时候白天穿一穿,那是怕换衣服的时候被丫鬟看出什么。

    但是这种洗完澡的夜晚,鬼才要穿这种东西啊……

    那么问题就来了。

    让宇文澈对着光溜溜的孟漓禾上下其手?

    哦不,是抹药。

    天哪,不管是谁,想想都很血槽已空好吗?

    然而,现在已经这样了……

    总不能我衣服都脱了,你又给我穿上吧……

    所以,宇文澈努力摒除杂念,将视线专注于后背上的伤痕。

    不得不说,这一招当真起了效果。

    因为孟漓禾的后背上,错落的划痕,大片的淤青,就这样突兀的横列在她原本白皙细嫩的皮肤上。

    再看手臂,腰间。

    腿部即使不用看,大概也能想得到。

    宇文澈原本还有些心猿意马的心,如今狠狠的一揪。

    真真实实的感受到,什么叫心疼到快裂了。

    这个女人,怎么可以受这么多苦?

    敏锐的感觉到身后的气场变了,孟漓禾反手将宇文澈的手握住,甚至摩蹭了一下,他那掌心中的剑痕,抬眸道:“都是小伤,没什么的。”

    “都怪我。”宇文澈轻轻的吐出三个字,然而却仿佛有着千金那么重。

    “怎么会怪你?谁会想到他们捡到哥哥在战场上掉落的东西作为信物?而且如果不是你,我可能现在就不会在这了。”孟漓禾晃晃他的手,要不是现在自己是真空状态,需要紧紧趴在床上挡着,她真想转过身来先安抚他。

    真是风水轮流转啊!

    当年她还对着人家的伤口哭了呢!

    听到她是不会在这,宇文澈才猛的从自责中回过神。

    的确,现在不该是自责的时候。

    他要做的,是下一次危险到来时,保护好她。

    而且,他的自责,换来的也不过是孟漓禾的担心而已。

    所以,对着孟漓禾笑了笑,宇文澈看着微微扭转过来的她,故意道:“放心,我没事,倒是你,小心春光乍泄。”

    “喂!”孟漓禾气愤的甩开那只还被她攥住的手。

    这人什么情况?

    各个画风之间互相转换简直没压力啊!

    随时都可以进入撩人状态,也是没谁了?

    不过尽管如此,她还是松了一口气。

    她不想看到自责的宇文澈。

    因为那件事,本来就不怪他。

    就像,她也不再纠结于自责自己对于管玉造成的无心伤害。

    有的也只是想办法让她恢复过来。

    因为,大家的初衷都是好的。

    所有发生的一切,都没有人愿意看到。

    她相信,宇文澈也懂,只是作为男人,作为她的夫君,责任心驱使他很难过去那个坎而已。

    而所有的苦难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们始终在一起。

    而这些苦难,终将成为他们幸福的试炼石,只会让幸福变得更加铭心刻骨而已。

    孟漓禾嘴角勾起,至少这一刻,她是幸福的。

    然而,下一刻……

    “啊……”背后忽然一阵刺痛,孟漓禾正在神游,完全没有控制住自己,直接发出一声痛苦,却在这寂静的夜晚十分引人遐想的声音。

    宇文澈手下一顿,额角忍不住跳了跳,要不要叫的这么……

    孟漓禾脸上瞬间热气生疼,只好搪塞一句:“你轻点……”

    然而……

    更引人遐想了怎么破。

    孟漓禾干脆重新用被子闷住头,不活了啊啊啊!

    见状,宇文澈脸上含笑,却无奈的呼出口气。

    真是甜蜜的折磨。

    而屋外,听到这动静后的两人,十分默契的退开几颗树。

    好家伙,果然几天未见!

    我们娇弱的王妃,才从悬崖里拉上来啊!

    王爷你这么用力真的好?

    胥十分不满!

    夜不由挑挑眉:“你在生什么气?”

    胥鼓起嘴巴:“气王爷不知轻重,一定把王妃弄疼了。”

    “噗。”夜简直要喷出一口老血。

    看着胥挺单纯的人啊,怎么说出话来这么火爆呢!

    真不错。

    胥却看着他笑的一脸……无法形容的样子,气道:“你笑啥!这么好笑吗?”

    “不好笑不好笑。我那是气的。”夜赶紧胡编乱造。

    “这还差不多。”胥瞪了他一眼,不然我分分钟扁你。

    竟然信了……

    夜倍感意外,真好骗啊……

    然而,不管胥多么愤慨,他们的覃大王爷都是听不见的。

    甚至于,这一次,还特意加重了力度。

    让孟漓禾又是一声忍耐不住的痛呼。

    “忍着点,要用力揉进去才有效果。”宇文澈一边暗暗用力,一边安抚,“等会觉得热了,就舒服了。”

    孟漓禾:……

    她也知道淤青需要用药按摩至发热,才恢复的快。

    但是,你不要说的这么……

    这根本就是故意的吧!

    既然这样……

    孟漓禾直接放弃压抑,干脆痛了就喊,舒服就哼,反正……

    这么难受,谁管你会不会流鼻血,自己爽了再说,谁让你故意使坏的。

    所以,这注定是个不平静的夜晚。

    而因为孟漓禾身上的确受伤多处,两个人折腾了大半宿才睡下。

    然而,天还没亮,屋外便传来豆蔻急促的呼喊声:“公主,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