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74章 小别胜新婚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一愣,转头看向宇文澈,只见他手拿一件披风,正朝着这边走来。

    行至她的身边停下,并没有看对面的三个人,而是将外衣披到她的身上,眼底温柔尽显:“晚上天还是有些凉的,以后记得多穿点,不然就早点回来。”

    孟漓禾点点头,原来,他是看自己没回去,所以来寻她的么?

    不由朝他笑了笑:“这不是回来了么。”

    宇文澈帮她的领口处再拉紧一些。

    两个人全程蜜里调油,恩爱的不能直视。

    只是惊呆了还在一旁完全被他们无视的三个人。

    宇文澈这几天并未在宫中出现,而为了让孟漓渚自投罗网,孟漓禾在皇宫的消息,除了几个知"qing ren",也是完全没有透露。

    所以,他们直到今日才知道孟漓禾竟然回来了。

    而且,并没有听说覃王也在。

    加之,在她们的心里,也有着根深蒂固的思想,那就是孟漓禾嫁过去一定是受苦,那殇庆国就算为了两国合约没有办法光明正大弄死她,最多也就是让她在那边苟延残喘。

    这次回来,搞不好就是逃回来的。

    可是,没想到,这个覃王竟然也一同来了?

    而且看覃王对她的这个样子,那可谓是宠幸至极。

    亲自送披风,出来相迎?

    天哪,她们根本就想不到有男人会为女人做这种事,更何况,这还是一个王爷!

    “你……是覃王?”三个公主中,较小的那个平时气焰最盛,也最受父皇疼爱,所以平时有恃无恐惯了,这会也并没有顾虑太多,直接问了出来。

    宇文澈这才转过头。

    英俊的脸在皇宫的宫灯下更显得俊秀无比,完美的简直让人无法置信,只是这一面,就让三个公主晃了神。

    只不过,那双眼太过冰冷,同看向孟漓禾时,完全不同。

    剑眉微挑:“不然呢?不是本王,谁敢碰本王的王妃?”

    此话一出,三人均是一愣。

    因为这话根本就是双关!

    看起来像是平常之语,但是久居深宫之中,又如何会天真的听不出这句话的话外音。

    那就是,任何人,不得碰孟漓禾。

    三个人脸色顿时都有些不好,如今在这个男人面前,方才那想要刁难孟漓禾的心思,几乎被看的清清楚楚。

    幸好,他们还没来得及实现。

    不过,庆幸之余,更多的是一种无言的嫉妒。

    这个女人怎么这么好运?

    当真得到了覃王的垂青。

    不就是脸长得好看一些么?

    还有什么优点?

    所以,那几张原本略显尴尬的脸上,又隐隐的闪着妒色。

    真是把一旁悠闲的看着他们脸色变化的孟漓禾,看的尴尬症都犯了。

    表情管理赶紧好好学学成吗?

    这是深宫阿喂!

    这么轻易把自己心里的想法都暴露了,幸好是个公主,这要是个妃子,真是分分钟要被弄死啊!

    她甚至天马行空的想着,皇宫里其实最应该有的学问就是这一点啊!

    这古代人确实不够进化。

    “想什么呢?回去吧。”

    身边,宇文澈忽然开口。

    孟漓禾这才回过神:“好啊,回去。”

    两人对视一笑,就牵着手转身离开。

    全程没有再开身边三个公主一眼,这真是再一次将他们无视的彻彻底底。

    偏偏,顾及方才孟漓禾的追究,加上,如今她身边又多了个人,所以,他们三人面对孟漓禾和宇文澈的离开,还不得不在身后对他们行恭送礼。

    当真是气闷非常!

    不过,他们如何,孟漓禾是管不着了。

    她只觉得这男人来的总是这么是时候。

    每次都像是从天而降的英雄一样。

    带给她光荣,带给她希望。

    尤其是自己掉落在悬崖那块石台上之后,希望,绝望共同伴随。

    希望的是,宇文澈可以和他心有灵犀,早一点找到她。

    绝望的是,她那发信号的东西在悬崖边掉了出去。

    所以,到底是在这里自生自灭,还是被他们发现,似乎只能听天由命了。

    而即使是听天由命,被找到的几率也有些小。

    因为她知道,三皇子那边的人也在同步找她。

    所以,她只能躲在里面,不能主动暴露。

    这同样,给宇文澈也带来了极大的难度。

    孟漓禾一直都在坚强的等着,等到她再也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再主动暴露,那样即使被三皇子的人发现,也可以先保住自己一条命,之后再同他们周旋。

    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宇文澈竟然亲自下来。

    沿着每个石缝,每个可以承载住人的地方找寻。

    倘若,她当真掉进万丈深渊。

    他真的要这样挨着找下去吗?

    她相信他会。

    可是,他的力气又能撑多久?

    那是悬崖,那并非随时都可以上去的地方。

    如果撑到没有了力气,最后……

    她完全不敢想。

    她只知道,宇文澈没有放弃自己,一次都没有。

    “还没洗好么?水都要凉了。”

    屏风后,宇文澈的声音忽然打破她的神游。

    孟漓禾顿时一愣。

    这些日子以来,每晚两个人都是分开在不同屋子沐浴,而宇文澈也都是等她差不多好了以后才回来,今天她竟然洗太久忘记了。

    真是好窘。

    而更窘的是,屏风后那个男人要么是恶趣味发作,要么就是使坏,总之竟然说了一句:“想什么呢想的忘了出来,难道……是想我?”

    孟漓禾顿时脸上一红,因为被他说中了!

    但是并不想承认,毕竟洗澡的时候想他,听起来就很让人联想啊!

    所以,赶紧有些中气不怎么十足的说:“哪有。”

    屏风外,宇文澈一愣。

    原来真的是在想他!

    他这小王妃只有害羞的时候才会这么别扭,没想到自己误打误撞上了!

    天!

    真是恨不得一把掀开这屏风,对着正在沐浴的她说上一句:“既然想本王,本王来了。”

    一定十分邪魅狂狷,迷的她心花怒放,以身相许。

    某王爷瞬间进入到所看话本的场景中,入戏到不可自拔。

    然而……

    并不能够!

    这该死的毒!

    所以,十分愤恨下,只能最后说上一句:“我的王妃,你想本王可以,但是不要自己偷偷做坏事,本王的毒也没多久了。”

    孟漓禾简直目瞪口呆,脸红到要爆炸!

    覃大王爷你到底在说什么!

    虽然是在想他不假,也虽然是在洗澡时想他没错,但是想的很纯洁啊!

    而且什么叫做坏事啊啊啊!

    你的节操呢?下限呢?

    我又不是你!

    要不要这么污啊!

    以后她一定要把那些小话本,同人文都烧掉烧掉!

    哦对了,那个Q版小画本好像也越来越破廉耻了。

    一开始那萌萌纯纯的画风呢?

    真是恨不得……

    算了,这个太喜欢,并不能烧。

    总之,就是宇文澈太坏了哼!

    “我的王妃,你确定还要继续泡下去吗?”眼见孟漓禾又在自己呆了半天,宇文澈这次真的有些急了。

    玩笑归玩笑,但这才是初春,不要水冷泡出病来。

    “我只是因为,身上有些淤青,师傅让我多泡泡,舒经活血而已。”

    孟漓禾随便拽出个理由回应他。

    管它呢!

    总好比被他这么逗下去好。

    听到此,宇文澈倒是眉头一蹙。

    那日看到她掉落悬崖的证据时,那种惊吓还历历在目。

    随时想起随时都会一阵心悸。

    这会听到她提淤青,不免又想起神医的确说过她掉下之时受了不少小伤。

    所以,忍着诸多心疼,尽量语气平稳道:“也好,那我就去帮你加点水。”

    “不用了,不用了!”看到他还真的当真了,孟漓禾赶紧出言制止。

    她真的已经泡太久了,可不想再泡下去了。

    宇文澈脚步一顿:“不需要再泡会了么?”

    “不用了,时间够了。”孟漓禾边说边从木桶中起来。

    生怕他听到自己需要久泡,真的去给自己加了水。

    宇文澈倒也没在坚持,只是说了句:“下次泡澡一定要加热水。”

    “哦。”孟漓禾边乖乖应答,边穿起里衣,将头发擦干。

    宇文澈此时早已沐浴完,所以等孟漓禾穿戴好出来时,他已经靠坐在床上。

    淡淡的烛火下,这一副美男图真是让人流口水。

    只不过,在某王爷眼里,她又不是一副美人出浴图呢?

    真是"qing ren"眼里出西施。

    宇文澈眼眸越发加深,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谁让他自己吃毒药呢?

    So sad。

    孟漓禾也收拾好心思慢慢走到床前。

    然而,刚要吹灭烛火,却忽觉腰被猛的一揽,接着,自己的身子便被紧紧抱住。

    孟漓禾的动作紧跟着一停,下意识也反手抱了过去。

    自从那日悬崖之后,两个人这还是第一次拥抱彼此。

    因为之前,为了造成假象,宇文澈一直都在宫外,并没有机会。

    这一次,两个人紧紧相拥。

    仿佛只有这样贴近彼此,才能把差点生死相隔的恐惧驱散。

    那并非任何言语所能形容的情感。

    拥抱渐渐变成热吻,甚至没有人再来得及顾及毒发,直到忘情。

    终于,宇文澈从孟漓禾的身上抬起身,爱怜的抚了抚她有些凌乱的额发。

    接着,却要解开她身上的衣带。

    孟漓禾顿时心里一跳,即使方才被吻的再恍惚,还是记得一把按住他的手:“澈,你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