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73章 善恶终有报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渚依然背对着所有人,在孟漓江的问话后,也老实回道:“母后与我联合,将宫内的侍卫替换掉,也是母后怂恿父皇准备家宴,以借机刺杀父皇,嫁祸大皇兄,因为,她知道父皇有将大皇兄立为太子的打算。”

    孟漓江微微闭了闭眼。

    孟漓禾也欣慰地勾起了嘴角。

    终于,这件事情在所有人面前真相大白,终于,由当事人的口里亲自说出。

    自此,无论之前还有多少猜忌,从此之后也该烟消云散了吧?

    只不过欢喜之余,孟漓江也不忘再次问道:“这件事情只是你与皇后策划?还有没有其他人,共同谋划?”

    毕竟以他对孟漓渚的了解,他能长年累月默默的做这一场预谋,如此沉得住气的精密谋划,着实有点不像他。

    话音一落,孟漓渚的唇刚微微张开,便觉后颈忽的一痛。

    而孟漓江也同时发现,一枚暗器从某处飞来,直直射入孟漓渚的后颈。

    迅速朝暗器飞来的方向看去,却只见一处茶楼二楼之处,窗户打开,桌子旁空无一人,但桌上的茶还隐隐冒着热气。

    双眼顿时一眯,朝那边仔细瞧去。

    而与此同时,被疼痛从催眠中唤醒的孟漓渚忽然转过身,眼睛也已睁开,仿佛对眼下的事情很不解。

    但是,却也飞快的了解到目前的处境。

    最主要的就是,眼前的孟漓江离自己非常近,此刻正看向别处,毫无防备!

    所以,他醒来第一个反应就是提着手里的剑,往孟漓江的身上猛刺过去!

    “哥哥小心!”

    自方才孟漓江开口时,孟漓禾便退了回来,这会儿猛然看到孟漓渚的动作,立即惊呼一声。

    而大内侍卫的动作比她还要快。

    眼见他对着皇帝出手,当下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便朝孟漓渚出了手。

    身在近处,孟漓江自然也感觉到了身边的异动,也在他出剑的同时便闪身避开。

    所以,根本不等孟漓渚的剑有机会刺到孟漓江的身上,已经有无数早已对着他瞄准的箭一并齐出。

    瞬间,孟漓渚万箭穿心,当场倒地!

    甚至于来不及说上一句话,便直接咽了气。

    双眼大大的睁着,似是不甘不愿,似是不可置信。

    血蔓延了一地,似乎在警示着人们,这就是逆天而行的下场。

    曾经,那个风邑王朝最尊贵的,皇帝的唯一嫡子,就这样死在了皇宫门外,连死都没有死在他终其一生都想得到的地方。

    甚至因生前谋逆,死后连皇陵都不得进。

    在风邑国的历史上,最终留下的也只是一个谋逆皇子的身份。

    何其悲哀。

    然而,没有人可怜他,有的只是摇头叹息。

    孟漓江的视线从地上的尸体上掠过,又再次朝着茶楼上那杯茶盏处看了看。

    最终,没有说什么。

    事已至此,也只能吩咐人清理现场。

    随后,带着孟漓禾重新回宫。

    一幕大戏终于宣告结束。

    风邑国又重回了太平盛世。

    除了,因为这一次内战损伤的无数士兵,原本都是可以对外杀敌的。

    这一点,才是孟漓江这个将军出身的新皇,最为痛心惋惜的一件事。

    而除此之外,令他最愁眉不展的便是管玉的伤情。

    多位太医联合诊治,即使是神医出手,这一次,也没有人敢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只能为她尽快治疗,期待她能撑过去,快点醒来。

    因为,掉落的那块岩石并不算很高,即使有孟漓禾作为肉垫子挡着,但却也架不住她本身就伤势严重。

    而且,虽然之前孟漓禾发了信号,让宇文澈和凌霄得以及时赶到。

    但任谁也没有想到,她们二人会在那个位置。

    甚至当宇文澈看到掉落在悬崖边那个用来发信号的东西时,几乎也像凤夜辰一样,认为孟漓禾已经坠入山崖。

    那一瞬间,他几近崩溃。

    甚至产生了就此也跳下去的念头。

    若能生,便可以找到你。

    若要死,便可以陪着你。

    若不是凌霄在一旁拉着,在那一瞬间,他真的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

    然而即使这样,他还是坚持的从悬崖这端只身探了下去。

    因为悬崖之中,才有可能是孟漓禾存活的关键。

    若是当真坠落到崖底,那定是必死无疑。

    而没想到的是,在他冒着随时可能掉下去的风险,沿着悬崖峭壁慢慢找寻的时候,他当真在一块石台上找到了她们!

    石台向外凸出一块的同时,另一侧也向着里面凹了进去。

    所以,从悬崖往下看,除了看到石台,并不能看到其他。

    那一刻,他有多庆幸自己没有放弃,多庆幸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多庆幸自己来的还不算晚。

    孟漓禾如今毕竟有内力,所以只是身体多处受了些外伤,并没有什么大碍。

    管玉却自回来便没有清醒过。

    所以,如今孟漓江除了上早朝的时间会离开管玉的身边,其他时候,无论是批阅奏折还是用膳,都与她同在一屋。

    倒让人不禁感慨。

    曾经他这样昏迷的时候,也是管玉陪在他身边,不离不弃。

    而如今轮到了管玉,他也这样陪在她身边。

    这何尝不是一种浪漫?

    希望老天可以看得见,让管玉早点醒来。

    孟漓禾看着躺在床上的管玉不停祈祷着。

    “这个是给你的药。”神医替管玉检查过伤势后,回头递过两个药瓶。

    “这个白色药瓶里面的药,抹在身上淤青的地方,这个黑色药瓶里的,抹在疼痛的关节之处,可以治疗挫伤。”

    孟漓禾赶紧接过,心里真是暖暖的。

    因为她和神医学医也这么久了,治疗自己身上这点小毛病还是不在话下的。

    但是师傅还是细心帮她调好了药。

    这种被长辈宠溺的心情,真的是很好。

    然而下一句……

    “记得你后背上够不到的地方让徒夫那个臭小子帮你擦,别怕他麻烦便宜了他,谁让他连看个人都看不好。”神医说完便气呼呼的离开。

    然而,想着神医说这话时那无比正直的脸,孟漓禾却脸色通红。

    后背耶……

    师傅你确定不让他帮忙才是便宜了他?

    为什么我觉得,好像我才是被占便宜的那个人呢?

    还是说,你完全不了解你徒夫的属性,说好的身上有毒火,不要动欲呢?

    如果让他擦,他铁定把持不住好吗!

    孟漓禾再次心神荡漾的想着。

    不过说起来,那家伙自从白天孟漓渚的事解决之后便不见人影,这么晚了也没出现,到底去了哪呢?

    之前是为了制造假象,所以没有进宫,今天,难道不该来宫里找她了么?

    孟漓禾边想边往屋子外走。

    因为,天都黑了啊……

    然而,孟漓禾刚走到殿门口,便听一个声音传来。

    “哎呦,这不是皇姐吗?”

    孟漓禾皱了皱眉,这个声音……

    嘴角不由勾起一抹冷笑,接着回过头。

    身后却原来并非一人,而是站着三个如花似玉的女子,个个巧笑嫣然,但眼里却没什么温度。

    此时,都在笑望着她,满脸都是毫不掩饰的不屑。

    孟漓禾嘴边的冷笑并未褪去。

    这,就是她的三个皇妹。

    风邑国的另外三个公主。

    也是,一直以来都合伙欺负自己的人。

    如今,这幅样子是要干嘛?

    再一次过来欺负自己吗?

    那真的是……太好了!

    简直求之不得!

    不然,她哪那么多机会去打她们的脸不是?

    所以,面对他们挑衅的目光,孟漓禾这次却并未如他们意料般的有任何退缩,反倒抬头挺胸,傲然道:“见到皇姐不行礼,是想破了这后宫的规矩么?”

    三个公主顿时一愣,接着面面相觑。

    这个孟漓禾怎么不一样了?

    以前不是看到她们都会绕开走的么?

    今日,竟然主动让她们行礼?

    然而,不等她们想清楚,便听孟漓禾道:“来人,三位公主无视宫规,将三人……”

    “皇姐!”孟漓禾还未说完,其中已经有人反应了过来,在人到来之前及时道,“皇姐恕罪,皇妹给皇姐请安。”

    另外两个公主闻言也立即随后应道。

    毕竟眼见孟漓禾将人叫来,如果当真摆到台面上,按宫规行事的话,她们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好汉不吃眼前亏,这么多年她们有的是法子整她,不差这一会儿。

    孟漓禾也干脆闭了口。

    毕竟这点儿小错误,也没办法把她们如何。

    最多赐两个嬷嬷,好生再教导一次。

    并没有什么实质的作用。

    她且看看,她们还有什么后招好了。

    眼见孟漓禾不再追究,几个人顿时松了口气,说来说去还不是那个骨子里软弱的公主么?

    方才最多是装腔作势罢了吧,

    又或者是觉得自己的亲哥哥当了皇帝,有了底气?

    不过那有什么用呢?

    已经嫁出去的质子公主就相当于被弃掉的棋子。

    想到此,几个人眼珠一转,忽又假装关心起来。

    “皇姐,我们几人只是想过来看看你,毕竟你千里迢迢的从殇庆国赶来,难不成是那个覃王对你不好,不要你了不成?”

    孟漓禾双眼一眯,眼看着他们嘴上说着关心的话,眼睛里却透露出恶毒又夹杂着痛快的神情,刚想回击,却听身后宇文澈的声音忽然响起。

    “是谁说本王不要王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