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72章 不招也得招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渚,弑父杀兄,谋权篡位,挟持亲妹,你如今可认罪?”皇宫内的高台上,在孟漓禾说完这一切之后,孟漓江最终开口。

    是询问,更是审判!

    甚至是当着文武百官,及天下老百姓的面,给这个人的罪行烙上烙印。

    事已至此,孟漓渚才终于完全明白。

    他之前的猜测并没有错,这些人的确是将计就计,挖好了坑等着他来跳。

    只是,让他认罪?想的美!

    即使他今天输了,只要他不认罪,只要他留下一条命,将来还是可以卷土重来。

    但是让他束手就擒?

    那落入孟漓江的手里,还不是死路一条?

    他才没那么傻!

    眼睛开始往四处打量。

    周围早在他刚到达宫门口之时,就已有人将他们包围。

    数量虽然不多,但是若打起来,他带的这几十个人根本派不上什么用场。

    但若是趁他们打起来的间隙,自己趁乱逃走,或许够了。

    毕竟,如今如此多的百姓在场,孟漓江不可能派大军出来,更不会放箭,否则会误伤百姓。

    这也是孟漓江的弱点之一,太顾及别人。

    而他也可以刚好利用这点逃脱。

    只要他逃走后让凤夜辰接应自己,那逃出风邑国,也并非不可!

    想到此,孟漓渚对身旁手下一个眼神示意。

    接着,就见那手下忽然对身旁的侍卫动起手来,完全是出其不意。

    因为此刻,几乎所有人都在等孟漓渚的回话。

    根本没有人会想到,在如今这敌众我寡的局面下,孟漓渚的人还敢先动手,在人们的眼里,这简直无异于以卵击石。

    然而,也正是因为这突然袭击,所以,这包围圈很快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直接出现一个缺口。

    皇宫外一片混乱。

    而孟漓江也的确没有请射手射箭,只是增派了人手去围堵孟漓渚。

    今日既然设下了这个圈套,那他就绝不会让孟漓渚逃走。

    否则,只要他不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就永远都是个隐患。

    凤夜辰依旧在茶楼上遥望,这个结局,他方才就已经预见了。

    孟漓江,孟漓禾,宇文澈,这三个人随便拿出一个都不是孟漓渚可以匹敌的。

    如今恐怕最后的结局,就是孟漓渚到底以何方式结束生命了而已。

    毕竟,即使他们不出手,他也不会让这个人活着离开这里。

    至于什么东山再起。

    有时候机会只有一次,他才没有心情,去扶持一个无用之人。

    而果然很快,孟漓渚想要突破的包围圈便被后面派来的人围住,甚至有很多侍卫已经专门去驱散离这较近的百姓们,还有许多守在那边去保护他们,以免被误伤。

    这一点,孟漓江做的当真是即体贴又暖心。

    有时候,细节真的可以决定成败。

    这个新皇帝在不知不觉间,又赢得了民心。

    渐渐,孟漓渚身边的人越来越少。

    而他的身上,也大大小小的受了许多伤,却依然在负隅顽抗。

    因为他知道,今天这个地方,如果不离开必然是死地!

    只是,那攻击实在越来越强。

    眼见,他就真的抵挡不住。

    忽然,眼睛撇到一处身影!

    孟漓渚眼前一亮,迅速闪身,直接将那人拉至胸前,用剑横放在她的脖颈,怒吼道:“都住手,再过来我就杀了他。”

    众人的动作顿时一停。

    只见那被劫持之人,颈间已经有了淡淡的血痕,看起来,孟漓渚是动了真格。

    只是好笑的是,他所劫持的这个人,正是之前假冒孟漓禾之人。

    看着这张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被劫持,孟漓禾的感觉还真是有些微妙。

    因为百姓都已驱散,他身边唯一可以劫持做人质的,也只有这个人。

    双方陷入对峙的局面,无数人剑指孟漓渚。

    孟漓渚剑指人质。

    这一次,孟漓禾和孟漓江干脆走出了皇宫,直接走到了孟漓渚的面前。

    不过,为了安全起见,周围自然也有许多大内侍卫保护。

    孟漓渚此时衣衫被剑挑得破碎杂乱,身上又沾着斑驳的血迹,整个人看上去狼狈不堪,哪里还有那个皇后嫡出,尊贵无比的三皇子的模样?

    让人不免一阵唏嘘。

    如若他不篡位,他还是这个国家最尊贵的皇子。

    即便是将来做不了皇帝,他也断不会落得如此境地。

    “给我准备一辆马车让我离开,任何人不许追上来,待我到达安全之地,自然会将她放了。”

    孟漓渚手紧紧勒着身前的女子,对着孟漓江要挟道。

    孟漓江脸色冷漠,直直的望着他,还没有表态之时,身边,却立即有官员上前劝阻。

    “皇上,此女子分明跟三皇子是一伙儿,臣知皇上一向宅心仁厚,但断不能放虎归山啊!”

    如今形势已定,此刻也正是各官员们表现的好时机。

    所以此言一出,很多官员便随声附和。

    先是将孟漓江如何宅心仁厚赞扬一番,接着再将三皇子如何残忍危险讲述一番,最后又危言耸听一阵。

    总之说来说去,大体上每一个官员所讲的意思,都与第一个出声的官员差不多。

    孟漓渚看着这些曾经也在他面前谄媚之人,如今竟然将他贬的一无是处,简直气得要吐血。

    这些老东西,若是有一天等他重掌朝廷,他一定要将这些人凌迟处死。

    或许是他的目光太过狠绝,那些官员接触到之后更加哀求起来,甚至接连跪在了地上,大喊着:“放虎归山,后患无穷,皇上三思!”

    事已至此,不止这些官员们,甚至有些百姓们都认为,这女子作恶在先,根本不值得救。

    当然不同的声音自然也有,有人认为任由此女死也是残忍的一件事。

    总之,一时之间,整个皇宫内外又开始喧闹起来。

    孟漓江终于抬了抬手,看向人群说道:“朕知道各位的用意,朕也知道放虎归山的危害性,但此女虽然作恶在先,可是罪不至死,朕不能枉顾任何一条人命。”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便再次说道:“来人,备马车!”

    语气坚定,不容任何人怀疑他的态度。

    茶楼里,凤夜辰眼眸深邃。

    果然是兄妹,心思如出一辙,都懂得如何获取人心。

    之后,方才不同的声音不再出现,只觉当真遇到了好皇帝。

    而那些极力反对放虎归山之人,除了还有些担心外,也感动于新皇帝的宅心仁厚。

    只觉得,有这样的皇帝为他们做主,才当真是一大幸事。

    只有孟漓渚在心里将孟漓江讥笑了一番。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连一个罪犯的命都这么在乎,你就等着将来后悔吧!

    马车很快备好,孟漓渚的嘴角终于翘了起来。

    他很快就能离开这里,休养生息,重整旗鼓,然后卷土重来,将孟漓江彻底干掉。

    孟漓渚的主意打得非常好,朝马车走的也相当快,然而就要跨上马车之时,却忽然感觉脚被什么东西忽的一绊。

    不由停下来往下看去,只见一只小小的狗,正在抬头望着他。

    将有些提起的心放下,想来,这就是一只不知道从哪个百姓家跑出来的狗而已。

    然而刚想回神,却觉目光似乎被定住一般,让他不由自主的继续看向这只小狗的眼睛。

    却不知为何,渐渐觉得眼睛有些酸涩,头脑也有些晕眩,情不自禁地便闭上了眼。

    小狗飞快的跑开,并没有什么人注意到。

    只有孟漓禾嘴角一勾,小果的能力真是越来越大了!

    孟漓渚如今的这个姿势正对马车,所以并没有人可以从前面看到他的面容,而方才低头与小果对视的那一幕也极为短暂,再加上小果本就个子小,方才又躲在马车之下,只是微微露出了一下头,根本就没有一个人注意到。

    只有孟漓禾清清楚楚的知道,孟漓渚被催眠了。

    因为这计划,本来就是她安排的。

    自打看见他将人劫持,他便有了这打算,所以才同孟漓江干脆走出宫来。

    看样子,是为了亲自处理劫持之事。

    实际上却是为了迷惑他的注意力,让他降低警惕而已。

    如今,终于成功了!

    所以,孟漓禾干脆慢慢向着孟漓渚走近,这一次,直接开口道:“孟漓渚,你如今插翅难逃,还不快将人放开?”

    先给了一个极大的暗示,告诉他不可能逃出去,再下命令。

    果然,在所有人诧异的目光下,孟漓渚当真放开了手中的女子。

    那女子摆脱了束缚,立即吓得连滚带爬的逃离。

    看的孟漓禾好不烦躁。

    大姐,你爱滚滚爱爬爬,但是不要顶着我这张如花似玉的脸好不啦!

    真是分分钟想揍人。

    只不过,现在也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

    所以,在确定彻底没有威胁之后,孟漓禾对孟漓江使了个眼色,接着,孟漓江便开口道:“孟漓渚,朕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弑父杀兄,绑架亲妹,这些罪行,你认是不认?”

    “认。”一个字从孟漓渚的口里说出。

    满堂哗然。

    众人均想不通,这个方才还拼死抵抗的孟漓渚,为何忽然间就这样招了。

    但是,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招了。

    接着,孟漓江再次说道:“那你交代一下,你是如何做的这些事,同伙还有谁?”

    茶楼里,凤夜辰的瞳孔猛的一缩,一枚暗器在手中捏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