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71章 死而复生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凤夜辰的脚步一停,迅速朝皇宫内的高台看去。

    只见那高台之上,一个他日思夜想的女子立于中间。

    一身藕色的宫装,三千飘扬的青丝。

    嘴角带着一抹镇定自若之笑,正在傲然的望着皇宫之外。

    这女人,不是孟漓禾又是谁?

    她,没有死!

    真的没有死!

    一时间,狂喜涌上心头,甚至于,这种兴奋已经远远超越了一切。

    孟漓渚失败不重要。

    他夺不了风邑国也不重要。

    只要,这个女人还活着。

    这个念头竟然在第一时间冲入他的脑海。

    这与他二十多年的信念都相违背。

    因为,他曾经答应过他的父皇,统一三国,誓死完成。

    这不应该是一个女人可以撼动的信念。

    可是,却偏偏在这一刻产生了。

    此刻,他只想紧紧拥抱这失而复得之人,拥抱这个奇迹。

    那么高的悬崖,竟然毫发无损?

    若不是他亲眼看见马车掉下去,他一定会认为是别人在撒谎。

    可是,这个女人就是孟漓禾没错!

    那种自信,那种姿态,并非一张脸一个身子便可以模拟出来的!

    难怪孟漓江一直都很镇定。

    原来,早就有预谋。

    是他失策了。

    心头又不由浮出一抹苦笑,想趁别人心乱之机,却恰恰忘记,自己也是在心乱的那个人。

    罢了,只要孟漓禾还活着就好。

    重新坐回座位之上,虽然已无心再看孟漓渚如何失败,但因为有孟漓禾的出现,凤夜辰这会也不想离开。

    而且,这一次,视线再也没有从这个女人的身上移开过。

    而孟漓禾说完那句调皮的话,便收到孟漓江一个宠溺的笑,两个人站在高高的台上彷如一副绝美的画,题目便可以叫做亲情。

    让在场之人无不感叹,这才是兄妹友爱啊!

    而孟漓渚却惊呆了。

    这怎么可能!

    孟漓禾不是掉进悬崖了吗?

    这可是许多人亲眼所见到的。

    那悬崖他也见过,根本不可能有人生还。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脑子越来越乱,他甚至开始觉得,他的出现不是在逼迫孟漓江,反倒像是孟漓江在请君入瓮,

    一点一点的惧怕涌上心头。

    “你是谁?我身边这人才是公主!”

    慌乱中,他对着那边喊道。

    他如今唯一的优势就是挟持孟漓禾,所以,他只能抓住这一点,虽然,无异于困兽之斗。

    孟漓禾微微一笑,扫了一眼站在孟漓渚身边那个腿都在颤抖的女人,接着看向孟漓渚道:“你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随便用个人就想冒充本公主?你当真还以为,我是七岁被你扔进水池,十岁被你反锁冰窖之内的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公主吗?”

    孟漓渚此时完全呆了,这个人真的是孟漓禾,并非孟漓江为了诈他,而也让人易容了她的模样。

    因为,这些事,大概连孟漓江都不知道。

    曾经,他也就是算准了孟漓禾担心自己的哥哥和嫡出的他起冲突,而不敢对孟漓江去讲,所以才做下这种事。

    她命大,几次都没有死在自己手上。

    然而,如今自己却要死在她的手上了吗?

    孟漓渚一时间怔住说不出话。

    孟漓江却瞬间脸色发寒,原来在他不知道的时候,自己的妹妹竟然还遭遇过这个男人的毒手。

    亏他还一直顾念兄弟情。

    此时此刻,他当真是恨不得让孟漓渚,将孟漓禾所遭遇的一切通通感受一遍。

    大家虽然非一母所出,但到底是至亲,为何就能对一个小女孩下这么恶毒的手?

    就只因为他们的母妃身份低下?

    孟漓江双眼发红,若不是孟漓禾拉住他,以他此刻的心情,恨不得直接飞过去,亲自将他碎尸万段!

    而暗处,同样有几人冷下了脸。

    宇文澈,凤夜辰,凌霄,甚至于梅青骏,胥,夜……

    每一个人都恨不得往这个孟漓渚身上捅上几刀。

    那样美好的女子,竟然受尽如此惨烈的迫害!

    这个男人,真该死!

    而文武百官更是频频摇头。

    这样狠毒的人,对自己的亲妹妹尚且如此,若是做了皇帝,又会怎么对他们?

    伴君如伴虎,他们一早就清楚。

    但,也不要是一个逮谁咬谁的老虎。

    而百姓们则更为直接,他们以前只是听过后宫内斗,妃子间互相陷害,兄弟们为了夺嫡互相残杀,再狠毒的事情也听说过。

    可是,害自己幼小的亲妹妹?

    闻所未闻!

    这简直就是畜生不如!

    一时间,骂声,唾弃声不绝于耳。

    整个形势彻底翻转。

    孟漓禾嘴角露出一抹安慰的笑。

    孟漓禾,不管你是不是我的前世,不管你的灵魂现在在哪里。

    请你看到,我已经在一点一滴的帮你报仇了!

    那些曾经加注在你身上的欺凌,侮辱,加害,我都会尽数帮你找回来!

    如果这就是她的前世,那她也庆幸自己可以回来,让那些屈辱,烟消雾散!

    事已至此,孟漓渚几乎已经无力回天。

    方才紧紧抓着假孟漓禾的手也不由松了下来。

    而随着他的动作,那个伪装成孟漓禾的女人,失去了撑力,直接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嘴里的布条也在这拉扯中掉落,甚至就势求饶道:“公主饶命,我是一时糊涂。”

    孟漓禾不由投了一个鄙视的笑,一时糊涂?

    一时糊涂就可以做伤害别人的事么?

    可笑至极!

    根本连理都不想理她,孟漓禾目光又转向孟漓渚,再次开口道:“孟漓渚,你方才拒不承认,是不是因为我被你的人逼到落入悬崖,所以你不相信我还能活着,对不对?”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所以说,谋害年幼的妹妹还不够。

    如今,还要再次下毒手吗?

    那么现在想来,他可以弑父杀兄,谋权篡位,也完全可以理解了。

    只是这种人,为何还能存活在这世上呢!

    不知是谁先发起,总之,从一个鸡蛋丢过去砸到他脸上开始,源源不断的东西都朝着他砸去。

    很快,头发上衣服上,到处都是被扔的东西。

    他大手一挥,目光凶狠的看着周围,才堪堪将那些靠近一些的百姓吓远。

    而同样在这一变故下,他却忽然清醒起来。

    立即回道:“孟漓禾,你不要血口喷人,你有什么证据?”

    听到他这样问,孟漓禾反而笑了。

    证据。

    的确,她没有证据。

    这么多年的事,让她如何去找证据。

    然而,面对这样的质问,她却并没有任何退缩,而是大声开口。

    “这个世界上,的确有很多事情都需要证据,但是,却有更多的事情,是人心所向。天道轮回,天网恢恢,人在做,不止天在看,民也在看。你为人残暴,能力不足,但欺压百姓,仗势欺人,你可以试问问自己,当你公告天下,大皇子谋反之时,相信你的和相信他的人数,哪个多?你也可以问问,如今在场的人,相信我的和相信你的,哪个多?这就是民心!又需要什么证据?!”

    孟漓禾气势澎湃。

    在场所有人闻言都为之一震。

    满场瞬间热血起来。

    因为,他们的公主,在谈民心!

    那是他们的心声!

    “拥护公主,拥护大皇子继承皇位!”

    人群中,有人带头呐喊。

    很快,呐喊声齐齐而发,响彻云霄。

    凤夜辰将手中的茶一饮而尽。

    这个女人,如果他最终不能得到,或许,会是他最大的敌人吧?

    希望不要这样……

    孟漓渚已经彻底傻掉,这还是那个胆小懦弱的公主吗?

    总不可能,她掉到悬崖底下遇到了什么奇遇吧。

    怎么可能有这么好的事情发生。

    他完全不能相信。

    所以这会儿,大概是脑子被人叫喊的有些发蒙,他竟然真的问了一句:“你为何掉入悬崖之后没死?”

    孟漓禾微微一笑,果然将他心里最后一道防线击垮了吗?

    这会儿已经不再否认自己的行为了。

    很好!

    那不防这次给他来个会心一击好了!

    想到此,孟漓禾脸上的笑容更大:“告诉你也罢,其实那晚我的确落入了悬崖,不过不是掉,而是跳。”

    众人闻言,均不明所以的皱了皱眉。

    只听她继续道:“因为我看到,悬崖下方有一块很大的石块突出,所以在马车坠落之前,我先拉着车内人一起跳入,而马车随后坠落,追我的人赶到时,注意力都在马车上,而我也随后滚入了石块最里面,自然,让你们发现不了。”

    说到这,孟漓禾忽然狡诈的眨了眨眼。

    美丽的容颜因此变得更加灵动可爱,几乎让在场的人痴迷。

    接着,故意用更加气人的语气说道:“怎么样,是不是脑补出了一场惊险又刺激的大戏?”

    原来是这样……

    在场所有不知情的人,均有此感叹,同时,也不得不感叹这个公主命真大。

    只是,却也没人知道,她当初是用了多大的力气,将重伤的管玉在千钧一发下拽出。

    没人知道,为了不让她伤的更重,几乎自己整个身子垫在了底下,如今,浑身上下,几乎处处都是青紫。

    更没人知道,那块石台实在太小,差那么一点,她就会掉进悬崖,粉身碎骨。

    茶楼里,听完过程的凤夜辰微微眯起眼,除了庆幸的同时,却也忽然意识到,她是随后被宇文澈或者孟漓江救回了吗?

    那他们这几天看似找人的动作……

    原来都是幌子!

    这两个人,即使单独来看,都是非常厉害之人。

    当初他设计三皇子谋反之事便策划了许久,这才让孟漓江就范。

    而宇文澈更是不容小觑的力量。

    这两个力量……

    绝对不能联合到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