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70章 请君入瓮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皇宫外,一辆马车上,站着一个女子。

    此女子双手被麻绳缠绕在后,嘴巴被棉布塞起。

    但是一身华贵,一看就知道并非寻常人家的女子。

    尤其是那张脸,更是面容极美。

    而在马车的周围,有几十个人跟随。

    这几十个人身上,个个佩戴刀剑。

    凶神恶煞的脸上,尽是戾气。

    一看就知并非府衙之人。

    就这样直直朝着皇宫的正门驶去。

    然而,却无人敢贸然行事。

    因为,宫里的侍卫都认识,那马车上站着的,赫然是他们的公主,孟漓禾。

    虽然并不清楚,她们远嫁到殇庆国的公主为何会出现在此,还被这些人绑到了马车上用刀剑所挟持。

    但可以肯定的是,这张脸就是孟漓禾没错!

    所以不等这些人,在皇宫门前站定,已经有人进去禀告在皇宫内的孟漓江。

    孟漓渚等人很快站定在皇宫门前,那个曾经是女扮男装的孟漓禾站定在那里宣布开战的地方。

    如今,位置调换,孟漓渚却没有半点不自在。

    因为无论真假,现在孟漓江的眼里,他那个宝贝妹妹就是在自己手里。

    所以,今日他就要让他交出皇宫,并且交出这个皇位。

    而这一点,还当真要感谢那个辰风国的皇帝凤夜辰了。

    不愧是皇子中的佼佼者,继位也一帆风顺的人,有些计谋的确让他佩服。

    以假乱真!

    多好的主意。

    反正现在孟漓江知道自己的妹妹被他绑架,那么只要让这个易容的人一出现,也就不会再怀疑了。

    那么接下来的事情,还不是掌握在自己手里?

    所以他不急,他就在这里慢慢等。

    看他孟漓江会不会先沉不住气。

    而这也正是凤夜辰出这个主意的理由所在。

    所谓当局者迷,心乱是混淆一切事情的关键。

    否则……

    坐在茶楼里,远远地望着马车上那个人,凤夜辰不由发出一声嗤笑。

    尽管找来的人身型相似,尽管易容后的面容相同,他却更加体会到,没有人可以取代那个女人。

    这是身子和面容所不能带来的感觉。

    所以,视线也只在那张脸上停留了一瞬便移开。

    多看,也无非是增加对那人的想念罢了。

    时间慢慢过去,周围也渐渐有侍卫将他们包围起来,而孟漓渚却并未显露出恐惧和胆怯,反而十分怡然自得。

    因为虽然孟漓江没有举行登基大典,但是因为此前已经接过遗诏,所以如今已经开始了每日的早朝。

    而孟漓渚特意选择了这个时间。

    他就是要在文武百官面前,在所有的百姓面前,将这个黑白彻底颠倒过来。

    反正,谁在上风谁就是白不是吗?

    官员们陆陆续续的散出宫,看到这情形,立即预感到会有大事发生,所以即使出了宫门,也罕见地在宫门口站立静等。

    而附近的百姓们也蜂拥而至,虽然离得尚有些距离,但也足以观看这一场大戏,一场足以决定他们未来的天子是谁的大戏。

    而在这些官员走出并没有多久,孟漓渚便看到一抹身影急急的走上高台,接着朝自己的方向一看,顿时瞳孔骤然一缩。

    很快,他那带着强烈气愤的声音便响起:“孟漓渚,你弑父杀兄,如今又挟持自己的亲妹妹,竟然如此丧尽天良!”

    此话一出,皇宫周围可谓是瞬间嘈杂起来。

    文武百官们不是第一次看这架势,倒还算淡定自若,只默默地看着,偶尔有几个交头接耳的,但并不会出什么声响。

    然而百姓们则不同。

    他们大多数都没有受过什么真正的礼仪教育,虽说如今围观的是皇室变故,但同在府衙门前看着官府大老爷审案,倒也没什么区别。

    所以,虽然皇宫里边站的是皇上,但因为距离较远,只能听到一些声音。

    因此,自然也没有那么强大的威慑力。

    交谈起来也便放松开来。

    这下听到这三皇子如此多的恶行,再想到他以前一直有不太好的名声,终是忍不住低声讨论,甚至咒骂起来。

    孟漓渚怎么也没想到,他故意选好的时机却一上来便让自己遭到一棒!

    只不过,他今日也是有备而来,所以不管是听到孟漓江的话,还是百姓们的议论,都不足以让他当场发飙。

    反而神情淡漠道:“大皇兄,这弑父杀兄,我可一直都没承认过,这些都是你为了夺皇位,栽赃给我的。至于这公主,也是因为同你一起谋反,所以被我抓获而已。”

    孟漓江双眼一眯,好个巧舌如簧的孟漓渚,而今日他所来的目的,也十分清楚了。

    那便是想扭转如今的局面,只是,这局面岂是他随便能扭转的?

    “孟漓渚,当初在这位子之上,同你已经谈的很清楚,若当真如你所说,你又怎会因阴谋被拆穿,主动射杀与朕呢?”

    当日,孟漓禾假扮他的经过,他早已知晓的一清二楚,就是为了防备有一天会不小心穿帮。

    所以如今说起来,也仿若他亲身经历一样,完全让人看不出破绽。

    孟漓渚一噎,然而也很快回道:“我那是射杀叛贼!”

    “是么?”孟漓江冷冷一笑,“那是不是在提醒朕,如今,朕也可以射杀叛贼了呢?”

    孟漓渚顿时脸色一变,眼见孟漓江说完后,身边的侍卫已准备拉开长弓,赶紧一把将马车上的“孟漓禾”拽下,同自己站在一起。

    “孟漓禾”双手被反绑在后,嘴里也有一团布死死的塞着,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

    此时只能被动的被他拽着,完全反抗不得。

    而孟漓渚则偷偷拿出一枚匕首,用宽大的衣袖遮挡住百姓们和文武百官们的视线,却偏偏让正对他的孟漓江看的清清楚楚。

    那冒着森森冷光的匕首尖部就正对着“孟漓禾”的心脏。

    孟漓江果然抬起手,制止了周围侍卫的动作。

    孟漓渚嘴角露出一抹志在必得的笑:“大皇兄,我再问你一遍,弑父杀弟,谋反篡位,你承不承认?”

    无论如何,今日就是他最终的打算。

    用孟漓禾的命来威胁孟漓江承认篡位。

    他就赌孟漓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孟漓禾死。

    因为这个妹妹对他来说多重要可是有目共睹的。

    所以这些年来后宫里边的人,胆敢欺负孟漓禾的有许多,但真正敢把孟漓禾置于死地的却没有一个。

    因此,他现在就要看看到底是他妹妹的命重要还是他的江山重要。

    孟漓江始终未发一言。

    孟漓渚因此更加势在必得,甚至出口狂言道:“孟漓江,若你今日当着百官及百姓的面,当众悔改当众承认,交出虎符和玉玺,从宫内撤出,我便对你妹妹孟漓禾的罪从轻发落。”

    匕首的光芒在太阳的照射下,发出一道强光,让孟漓江的双眼狠狠的眯了一下。

    他没有再开口,百姓们也安静了下来。

    仿佛都因为他忽然的沉默而面色凝重,等着他的回答。

    忽然,一阵疾风袭来,卷着地上的黄沙而过,强劲的将人的衣衫都吹起,让人不由闭上眼。

    “呸!”狂风过去,孟漓渚睁开眼,从嘴中吐出一口黄沙!

    这初春的天气为何有这种狂风?

    真是好生奇怪!

    然而还未等他回过神,却听人群中忽然一人喊道:“天哪,那是匕首吗?三皇子正在用匕首对着公主!”

    “好像是呢!”很快,便有人回答。

    孟漓渚一愣,赶紧朝手上望去,只见宽大的衣袖竟然被狂风吹到一旁,那手中的匕首便这样显露无疑。

    “原来三皇子是要用公主来胁迫大皇子呢!”

    “我就说大皇子怎么忽然不开口了,原来是顾忌妹妹!”

    “这个三皇子,当真是丧尽天良,公主不也是她的妹妹吗?”

    “这样的人怎么能做皇帝呦……”

    一时间根本不等孟漓渚将匕首掩盖掉,百姓之间已经纷纷议论起来。

    那声音不绝于耳,让他浑身都瞬间出一层冷汗。

    “蠢货。”不远处茶楼,凤夜辰面色冰冷,甚至无意再看下去。

    当初选他就是因为他蠢,蠢的人才好操控,即使助他得了这江山,也不过是入了自己囊中之物。

    可如今,却蠢的让他觉得,是时候弃掉这枚棋子了。

    而蠢货孟漓渚此时进退维艰,但也不可能因百姓们这些话便这样退去,更何况即使他想退,孟漓江也第一个不会同意。

    所以眼下他只能硬着头皮,视若无睹般将袖子重新盖上,这一次对着孟漓江问道:“孟漓江,你到底承不承认?”

    反正,不管百姓们如何讨论。

    他孟漓江若敢当着百官和百姓们的面承认自己篡位,那便可直接盖棺定论。

    而以后,若是谁胆敢再提起自己方才之事,那便灭口就是。

    政权从来不都是通过镇压来获得的吗?

    或许,这才是他一开始就注定失败的理由。

    凤夜辰忍不住摇头,他可记得那个女人说过,得民心者得天下。

    只可惜,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凤夜辰站起身,再也无心留在此处看一个蠢货演戏。

    然而,却有一个他无比熟悉,做梦都想听到的声音,从皇宫那边传来。

    “没做之事,当然不能承认,你说是不是,皇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