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68章 我来晚了吗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管玉,起来一下,我们离开这儿。”

    孟漓禾走到床边,轻轻地推了推管玉。

    管玉微微睁开眼,事实上,从今天开始她的精神就一直不太好,虽然气色有所恢复,但是,还是尽力休息着。

    这会儿,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孟漓禾:“公主,去哪儿?他们这是要带我们去威胁皇上吗?”

    “不是。”孟漓禾摇摇头,将她从床上扶起,“我们逃走!”

    管玉几乎是吓了一跳,瞪大眼睛道:“逃走?怎么逃?公主,你不会是想冲出去吧?”

    “来不及和你多解释,我们还要赶路。”孟漓禾着急的拉着她,若不是她现在身上重伤,恨不得拉起她就跑。

    然而管玉却十分犹豫,一直在皱眉望着她。

    孟漓禾不得不叹了口气,用最快的速度说道:“刚才那碗汤里,我为我们盛出来之后,又加进去了毒蘑菇,蘑菇本就和灵芝长得有些相像,且很难辨认的出是否有毒,所以,我故意留了一大锅在那边,他们看到我们吃后没问题,想必随后自己也喝了,我刚刚听到外面有动静,想来已经中毒了。”

    管玉眼前一亮,这个公主真的是太聪明了!

    在那么多人的监视下,居然也能淡定自若的将毒蘑菇采回来,甚至还能趁机放进汤里。

    当真让她钦佩不已。

    看见管玉只顾得惊呆,孟漓禾催促道:“那些毒蘑菇效果有多大,也要看他们喝下去的量如何,所以,我们要趁着毒发刚开始的时间赶紧走!”

    孟漓禾边说边要扶起管玉往外走,然而管玉却一把拉住孟漓禾的手。

    “公主,我不走!”

    孟漓禾眉头一皱:“你说什么?”

    “公主,我身受重伤,逃跑起来肯定很不方便,你若一个人走,把我锁在屋子里边,过会儿就算这些人醒来,深更半夜,看到门又是锁上的,或许也不会发现什么。”

    “你在胡说什么?”孟漓禾简直气愤,这种时候,这个管玉脑子倒是转的很快,把她的后路都想了,可是她又怎么可能将管玉留在这儿当烟雾弹而自己逃跑?

    “公主,你听我说,你自己跑出去,一个晚上或许能找到皇上再来救我,但是如果我们二人一起出去,根本跑不远。”

    管玉的眼里充满恳求,企图要说服孟漓禾同意她。

    然而,孟漓禾根本没有把她的建议放在心上,直接道:“外面那辆劫持我们过来的马车,现在还在,只要我们驾着马车,一个晚上一定能出这个深山,你不用多说了!”

    “这……”管玉依然有些犹豫不决。

    孟漓禾继续说道:“刚才我采药的时候,已经把下山的路淌好了,虽然现在天黑,但是我也大概记得路线,你放心,跟着我走便好,无论怎样,总比在这里安全。”

    没想到孟漓禾竟然还做了这么多的事,管玉更加坚信,孟漓禾一个人逃出去没问她,所以还是道:“公主,我并非不相信你,但是,我不能拖累你。”

    毕竟,她这具身体的状况,如今实在是太糟了。

    听她如此说,孟漓禾顿时大怒道:“到底谁拖累谁?管玉,你是因救我哥哥受伤,现在又因我而被绑架,如果你出了什么事,你是想让我们兄妹两人一辈子不安吗?”

    管玉一愣,她还从没见过孟漓禾发这么大的火,再想了想她的话,又想到孟漓江的为人,倘若她真的出了什么事,这个男人真的会一辈子良心不安吧。

    还有公主,这么善良的一个人。

    想到此,她终于不再犹豫,对着孟漓禾点了点头。

    时间紧迫,孟漓禾不再对她说什么,赶紧用了内力一把将屋门撞开,接着走出屋子,确认所有人都已倒下,这才同她一起上了马车。

    马车在路上渐渐跑了起来。

    只不过孟漓禾的手心却在冒汗,因为她并不会驾驭马车。

    就算在现代学了许多技巧,但是马车这种东西实在是太古代了,所以她如今根本就是豁出去了,死马当做活马医,这活马就当做滴滴滴了!

    但是到底是生手,马车行驶的并不是很顺畅,不过好歹在孟漓禾的坚持下,也算是走上了正轨。

    然而并没有多久,身后便出来了叫喊声:“站住,快停下!”

    孟漓禾手下一紧,没想到,竟然这么快就有人追了过来!

    只不过,听那人的声音以及这追过来的速度,可以猜想到,这人现在显然也是正在忍着剧痛,武功也并不能完全发挥出来,想来是喝的少,中毒轻微些,发现他们逃跑便追过来了。

    孟漓禾拿起马鞭,朝着马抽了两下,不管怎样,在古代这种有武功有内力这种逆天的存在,谁知道这些毒会不会自动挥发掉。

    所以现在,飞速的逃跑是最关键的。

    然而道路本就黑,又颇为崎岖。

    加上孟漓禾的驾车技术实在不怎么高超,简直将马车里的管玉颠的浑身都像散了架。

    然而,孟漓禾又怎么会不知道,可是根本无济于事。

    至于是会让她的伤更重一些,还是被人抓回去,孟漓禾只能选择那个伤害少一点的。

    只是,让她更加紧张的是,后面的追击者越来越多,分明都在用轻功追赶,只不过或多或少的因为中毒的原因,受到了限制,但孟漓禾也能感觉得到他们离自己越来越近了。

    “驾!驾!”孟漓禾大喊着,努力让马跑的更快,顺便朝着天上发出一枚信号弹。

    这已经是她唯一能做的了!

    而随着这枚信号的发出,后面追赶者更加焦急起来,纷纷用了十二分的力气继续追赶。

    孟漓禾紧张的大汗淋漓,然而,老天就像和她开玩笑一般,竟然在她的面前分出了两条路。

    而且是两条看起来没什么差别的路。

    虽然她白天探过路,但到底不可能探到太多,如今这让她怎么选?

    后面的人越追越紧,她没有这个时间思考。

    闭了闭眼,这一次只能赌了。

    “驾!”随便选了一条路,孟漓禾驱使着马车朝前狂奔而去。

    没过多久,郁郁葱葱的丛林竟然渐渐稀少,头顶的月光也渐渐露出,不再只是点点斑驳。

    然而,孟漓禾却越发奇怪,山上的路怎么会是这样?

    她明明记得这山上的树木越到底下应该越多才对。

    难道,她还是选错了?

    “停下,快停下!”后面的人越追越近,声音越来越急!

    终于,在她听到一声大吼‘前面是悬崖’时,她也清清楚楚的看到眼前的路忽然中断,在她的面前,当真是一处断崖。

    孟漓禾迅速的收紧缰绳,然而,马跑的实在太快,这么短的距离,根本来不及刹住!

    而与此同时,一道极速飞行的黑影从远处朝着马车飞来,那黑影,如鬼魅,如闪电。

    然而,就在这黑影距离马车不远处,只听到孟漓禾大喊一声:“管玉,对不起了!”

    接着,就见马车直直的朝断崖底下栽去。

    那有着黑色鬼魅一般身影的男人瞳孔一缩,手朝前伸去,却分毫没有拽到马车的一角。

    “不!”一声惊呼,带着不可思议不可置信不能接受!

    然而,已经掉下悬崖的马车就在他的视线内直直坠下,最后渐渐消失在深不见底的悬崖里。

    怎么会这样?

    男人眼中,甚至有些失神,第一次这般六神无主。

    “你是谁?”后面几个一直追赶的人终于赶了上来,看着面前跪在悬崖边的男人,疑惑的问道。

    只见男人忽的站起身,转头看向他们,眼中充满了杀意。

    吓的这些人顿时后退几步。

    这个男人太可怕了,他们的武功也很高,也算是个中高手,但是高手之间的对决,往往还没有动手便知道了。

    眼前这个男人的能力,恐怕是他们几个合力都难以抗衡的。

    可是这个男人到底是谁,不是孟漓江,他们也看过公主夫婿的画像,可是看这张脸,也不像是覃王。

    他到底是谁?

    谁还能有这样的气魄?

    “去找。”冷冷的吐出两个字,男人暂时收敛起那股杀意,然而却抛下一句更狠的话,“如果找不到她,我就让你们几个统统陪葬。”

    这几人顿时一愣。

    这个声音,他们仿佛听过。

    那是三皇子秘密见过之人,好像三皇子在他的面前,也是毕恭毕敬,低三下四。

    那这个人,应该是友。

    只是,既然如此,为何要对他们产生杀意?

    “还不快去找!”眼前之人明显不耐烦,那面容就像那冷酷的修罗,让他们不由自主的惧怕。

    所以,听完这句,立即回身寻找下到悬崖底下之路。

    几个人的脚步声渐渐散去,新的脚步声出现。

    “皇上,掉到这底下,恐怕会粉身碎骨,怕是尸首也难找到的。”

    “闭嘴!”男子忽然大喝一声!

    接着,扭头看向那人:“去,让所有人都去找!听到了没!”

    那人吓得腿都发软,他还没见过主子有这么情绪失控的时候,赶紧接令离开。

    悬崖边,终于只剩下男子一人。

    再也没有方才的盛气凌人,也没有半分杀气,有的只是无边的颓废和哀伤。

    “孟漓禾,我终于还是来晚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