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67章 我要逃出去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三月,乍暖还寒的时节。

    到了黄昏,还是有几分冷意。

    一男子独立于山前,微风扬起他的衣摆,莫名的显得有些萧索。

    身后传来脚步声。

    没有回头,却在来人还没开口之前问道:“人怎么样了?”

    “回皇上,人无事,那些人遵守承诺,并没有动她。只是将人关于山顶的草屋内看守。”

    男子闻言眯了眯眼,没有再开口。

    来人似乎有些犹豫,但还是问道:“那,还需要继续看守吗?”

    男子的脸看向前方,半晌没有开口,甚至于让身后之人都有些后悔自己为何问出了这句话,然而最终还是听到他回答:“去看守吧,但是不要有行动,有任何事就回来禀报。”

    “是。”来人听命立即下去。

    重归安静,男子低头望着手中的丝帕,再次沉静下去。

    让人看守,好过自己因为担心,忍不住亲自过去。

    那样,就不会看到她的无助,不会看到她的焦急,也就不会心软救她出来。

    只是孟漓禾,这么简单的计谋都让你上了道,没想到,你的哥哥倒是对你这么重要。

    难道,这个将你送出去和亲,当政治牺牲品的国家,你不恨吗?

    还是说,他又一次想错了?

    而不管他这件事有没有想错,有一件事他的确没有猜错。

    那就是,孟漓禾的确在焦急,在无助。

    不只是因为被关了起来,而是因为管玉的情况很不好。

    如今大半天已经过去,管玉可谓是滴水未进。

    原本这古代的草药就没有现代的药物那样见效快。

    结果,如今却因为要进皇宫的缘故,所以根本没有随身带药,如今颠簸许久,再加上早上的药效已过,又没有进食,因此管玉整个人都十分虚弱。

    孟漓禾真担心她会因此也撑不下去。

    毕竟,谁知道这些人到底要关她们多少天?

    然而管玉却一天都等不了了。

    孟漓禾简直心急如焚,看着管玉脸色越发苍白,终于忍不住使劲的晃起了门。

    “有人吗?来人啊!”

    外面人本就守在这间屋子四周,闻声立即有人前来:“什么事?”

    听到有回应,孟漓禾赶紧说道:“你们有没有饭和水,我这里有人重伤,需要吃饭。”

    “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还想吃饭?”那人脸上充满不屑,只觉这果然是一个娇生惯养的公主,所以,并没什么好气的说,“我们几个也只有几个硬馒头,如果你吃得进去可以给你两个。”

    孟漓禾皱了皱眉,的确,这里是山里,除非他们特意雇个厨娘过来做饭,否则,最多就是啃点干粮。

    自己倒是没什么问题,就算不吃,饿个一两顿也不会出什么事。

    但是管玉怎么能吃这些东西,而且她需要药啊!

    想到此,孟漓禾再次说道:“那能不能请你禀告三皇子,我们需要药和食物。”

    “哈哈哈!”那人仿佛听见了什么不得了的笑话,甚至对着旁边的几个人喊道,“听见没,咱们这个公主,还当这里是皇宫呢!哈哈哈。”

    另外几个人也立刻跟着哈哈大笑起来,那笑里满满都是嘲笑之意。

    孟漓禾脸色铁青,双手握拳。

    若不是自己不会招式,以她现在的内力,完全可以一掌击碎眼前的门,直接冲出去。

    可是没有轻功,不会武功招式,这就是一个十分冒险的举动。

    再加上,如果因此暴露了自己的内力,有可能更加让他们严加防范,那要是想逃就更难了。

    所以,不去理会耳边的嘲笑,孟漓禾飞快的转着脑子,终于嘴角一勾,在他们的笑声中冷冷道:“你们不去禀告三皇子是么?那本公主告诉你,若是我身边这人出了什么事,那你们三皇子这个计谋已经失败了。”

    只不过,这话却根本没有进到那个人心里,甚至不痛不痒的说:“我们只是奉命劫持你,你才是要挟孟漓江的关键,至于其他人的死活,与我们何干?”

    “是吗?”孟漓禾嘴里发出一声轻叱,“那你们可知道,这里面躺着的是什么人?”

    没等那些人再开口,孟漓禾又说道:“她可是我皇兄未过门的妻子!”

    此话一出,屋外之人均是一愣。

    接着,却还是带着诸多怀疑道:“骗谁呢?谁不知道这大皇子,至今为止尚未娶亲也尚未定亲,哪来一个未过门的妻子?”

    “哼。”孟漓禾一声冷哼,“那你们觉得,有资格坐在本公主的马车里进宫,除了公主和他未过门的妻子,谁还能有这个资格?”

    这一次,屋外那些看守,果然脸色有了变化。

    只是却仍是有些纠结。

    这样看来,这个女人的身份果然不一般,但是,如果因此去报告三皇子,倘若是假的呢?

    那他们的小命也就保不住了。

    所以,即使这一次他们真的有些上了心,但也没能做出什么决定。

    孟漓禾嘴角一勾,就是要你们这样。

    所以,接着开口道:“本公主也知道你们为难,那不如,我们来个最简单的办法如何?”

    那人一听,下意识就觉得孟漓禾要耍什么花样,不过眼下并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

    因为如果是真的,那说明这个女人的价值不会低于孟漓禾。

    那如果他们不顾她的死活,最后即使三皇子不杀他们,孟漓江也不会放过他们的。

    所以,不妨听听这个公主怎么说。

    思前想后,几个人商议了片刻,终于答复她道:“好,你说,但是记得别耍什么花样!”

    听到这句话,孟漓禾的心里多少就有了些谱,窃笑一声道:“其实很简单,这里是深山,所以草药应该很容易采,我方才也看到了,这个草屋旁边有生火的地方,那我去采些药草回来煎就好了。”

    那人闻言果然不同意:“你想出这个屋子?恐怕到时候人都不知道去哪儿了吧?”

    “这位大哥。”孟漓禾带着无奈的语气道,“你们有十几个人,完全可以派一半人马过去跟着我,剩下的人看着她,难道这样还能让我跑了?再说了,她还在此地,我一个人跑掉,你们若是因此愤怒把她杀了怎么办?我会那么傻留下她吗?”

    几个人对视一眼,接着继续聚在一起讨论起来。

    孟漓禾也不着急,也不催促,就这样安静的等。

    对于这件事,她有把握。

    毕竟在现代,这种与歹徒斗志斗勇的事情做的太多了,

    她的犯罪心理学也不是白学的好吗?

    果然,不过一会儿时间,那些人便打开了门。

    进来朝着管玉看了又看,甚至已经有人认出这是管副将的女儿。

    毕竟这个女儿,文武双全,并非那种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女子,在外面还是颇有名声,见过他的人也不在少数。

    因此看到是她,几个人似乎更加相信了孟漓禾所说的话。

    因为不管论身份还是姿色,她嫁给孟漓江都不奇怪。

    所以,将孟漓禾放出后又将门重新关上,果然分出几个人跟随她去采药。

    天还没有黑,加上本来山上,日落的时间相对较晚。

    孟漓禾加快脚步,仔细找了起来。

    让她惊喜的是,这山上果然药物众多。

    虽然需要的草药很多,也并不能够完全采全。

    但孟漓禾和神医学医良久,也知道哪些药物有近似的功效,所以替换几味药并不是问题。

    再加上,这深山里还有比较珍惜的药,回去额外熬一些作为补品也不错。

    孟漓禾越采越多,直到天黑已经采了满满一篮。

    而在这过程中,那几个人的确在严密坚守,不过看到后来她只对草药感兴趣,并没有什么其他动作,倒也彻底放下心来,只是在身边守着,确认她不会跑掉即可。

    而孟漓禾本来就没有要跑的意思,所以很快收集齐了药物之后,便主动叫那几个人同她一起回来。

    之后,便去了那简陋的茅草屋,生了火,熬了药,甚至还熬了一大锅香喷喷的汤。

    似乎,是由她从山间采来的野菜熬制而成。

    这样,就着汤吃那些冷馒头,倒也容易下咽许多。

    而孟漓禾为了答谢这些人,还特意多煮了些汤给他们留下,不过也没有故意说罢了,只是告诉他们自己只要两碗,剩下多的可以倒掉。

    至于喝还是不喝,她就没办法管了。

    直让这些守卫目瞪口呆,完全不能理解孟漓禾这样一个公主,到底是何时学会做这些事的。

    不过,身为公主的孟漓禾的确应该不会,可是身为刑侦师的方小雨,在结束了大学的医学生涯之后,可是受过军队训练的,这些野外生活技巧,必不可少。

    如今,也真是拖了技能的福。

    所以说,技多不压身,好好学习,多多掌握技能有百益而无一害啊!

    将药给管玉喂下,又给她喂了灵芝熬的汤,管玉的气色果然好了许多。

    夜幕终于悄悄来临。

    透过这破旧的窗口还能看到天上的繁星点点。

    若不是被绑架,这里倒是个看景色的好地方。

    孟漓禾不由自主的想着。

    突然,屋外传来了几声身子倒地的声音,伴着几声痛呼。

    孟漓禾嘴角一扬,脸上露出自得的笑。

    时间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