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66章 遭遇胁持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眼前郁郁葱葱的丛林,崎岖的山路,都在提醒着她,这根本不是什么皇宫!

    而是……她们竟然被带到了一座山上?!

    而马车周围所站之人,正在仔细的盯着她,哪里有半分的恭敬。

    那个之前来接她的太监已经不知去向。

    难道,是被从中作梗调换了人?

    然而,孟漓禾仔细向这些人看去,这些人却分明就是刚刚一直在队伍里守卫的人。

    孟漓禾顿时心里一沉,那也就是说,这些人根本不是哥哥的人,那从一开始,这就是个阴谋!

    真怪她大意!

    明明,宇文澈已经开始戒备了,若不是她那么肯定,又怎么会落入敌人的圈套?

    只是,唯一让她不明白的是,这些人到底是怎么骗过宇文澈的目光,把自己这辆马车单独弄过来的?

    “公主,到了吗?”身后,管玉的声音忽然响起。

    孟漓禾心里一紧,对了,她还连累了管玉!

    想到一开始管玉并不同意跟她一起同行,硬是被她说服,如今才遭此一劫,孟漓禾更是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

    怎么就这么不小心呢!

    然而,此刻后悔再多也没有用,孟漓禾只能假装平静的安抚着管玉:“你先休息一下,还没到。”

    然而,身边那些人听见她这句话之后哈哈大笑,那领头人干脆道:“公主,你的目的地已经到了,下车吧。”

    听到这些人叫她公主,孟漓禾秀眉一蹙:“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我们就是皇宫的人呀!”那人嘴角露出一抹阴毒的笑,“只不过却被你那个皇兄赶了出来,所以走投无路,如今只能绑了他的妹妹过来,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无所畏惧。”

    孟漓禾瞳孔一缩:“你是三皇子的人?”

    “不错。”那人倒是毫不避讳的直接承认,“怎么?怕了吗?”

    孟漓禾双眼一眯。

    说实话她怕,是真的怕了。

    因为被绑的并不是只她一个人,如果只有自己,她有的是时间同他们周旋。

    可是如今她的身边,还有一个管玉,一个身受重伤,急需要静养的管玉!

    这让她如何不怕?

    这个女子已经为她的哥哥挡了一箭,如今再因为自己受连累,要是再有个三长两短,这让她如何安心?

    然而,此时却不是可以表露惧怕的时候。

    因为往往越是如此,对方越猖狂,越不知道要对你做出什么。

    孟漓禾握了握管玉的手,回头对她投去一个安抚的眼神。

    管玉的面上有一丝凝重,不过到底是将门之后,此刻脸上并没有出现过多的慌乱,反而朝着孟漓禾点了点头,给回她一个安抚。

    孟漓禾因此感觉安心了不少。

    因为管玉的情绪对她的伤势影响极大,她能稍微淡然一些,自己会少了许多担心。

    所以,看到她如此,孟漓禾回过头,收起那抹担心,干脆从马车上一跃而下,不仅没有畏惧,反而走到那男人面前,冷冷一笑。

    “我为何会害怕?你劫我无非是想要拿我来要挟皇兄,那难不成,你还敢对我做什么不成?毕竟,你若敢动本公主一根寒毛,我皇兄就是追遍这天下,也一定会取你的首级。你若不信,大可以试试!”

    孟漓禾的气焰十分嚣张,态度十分桀骜不驯,尤其是,那看过来的眼神,简直如同两把钢刀,直直的插进面前男子的心里。

    饶是见多了鲜血,见多了尔虞我诈,这男人也不由被孟漓禾的气势镇压的脸色微微一变。

    这个公主,根本不像传言中的那样懦弱可欺!

    反而,那股气势跟他的皇兄孟漓江如出一辙。

    难道之前那么多年,都是在韬光养晦?

    忽然之间,甚至有些不确定三皇子绑她过来,是否真的可以要挟到孟漓江,亦或是下场更惨。

    不过,既然上面吩咐了,也已经到了这一步,他也断不可能退缩。

    无论如何,这个女人对于孟漓江非常重要,也是孟漓江如今唯一的软肋。

    至于她说的不敢轻易动她,这一点,他本来就接到上面的命令,不可动她分毫。

    虽然这一点,当初他听起来不免有些奇怪,但如今被她这么一说,反倒能够理解了。

    所以,他也干脆一笑来化解现在的僵持:“公主果然是聪明人,所以我们也不会对公主做什么,只要公主别做什么小动作。”

    因为他可是听上面再三交代,这个公主十分聪明,一定要严加看守,不能被她钻了什么空子。

    他原本还不信,但是看她方才那样子,倒是在意了几分。

    看着周围十几个大汉将她这辆马车团团围住,孟漓禾轻蔑一笑:“你们十几个武功高手,对于我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公主,竟然也防备成这样?”

    那人脸色果然一僵。

    接着,只能干巴巴的说道:“我只是提醒公主而已。”

    孟漓禾不再说话,方才只是为了为自己增强气势,以便让他们不要有什么其他想法,以及在心理上让他们松懈而已,但也并不想与他们过多交涉,不想去激怒他们。

    所以,干脆任由他们将自己和管玉,带到山顶一处茅草屋。

    孟漓禾冷冷的看着这间屋子,果然是早就预谋好的。

    虽然屋子十分简陋,但是,竟然已经准备好了可供居住的基本东西。

    “公主请吧。”

    那人也不动粗,直接伸手示意孟漓禾进入。

    孟漓禾将管玉从马车上扶下,慢慢的架着因为疼痛却不得不咬紧牙关行走的管玉,一同走进屋内。

    看着豆大的汗珠从管玉的额前淌下,孟漓禾眸光冰冷,她一定不会让这些人有好下场,一定!

    屋门从外面关上并锁住,孟漓禾知道,她们这是被软禁了。

    等到需要她们去要挟哥哥的时候,便是她们可以出来的时候。

    将管玉扶到床上躺下,孟漓禾努力的思考着对策。

    她必须要救管玉出去,同样,也绝对不能让自己成为威胁哥哥的工具!

    所以,她要冷静,好好想一想,要怎样才能逃出去。

    然而此时,另一个人却彻底失去了冷静!

    因为从方才那一阵喧闹开始,小果与小朵便一直无法安静下来。

    宇文澈起初也同孟漓禾一样有了怀疑。

    只不过非常默契的是,两个人的心路历程差不多。

    再加上,他的脸也不是可以在风邑国随便暴露的,所以,看了看外面的情况,又看了看前面那辆马车在平稳行驶,便也不再多心。

    最终让他不得不再次怀疑的是,喧闹的街道已经过去许久,但是小果和小朵却依然在叫,这个实在太不正常。

    所以他才想要下来查看。

    然而,掀开车帘等待他的却是刀光剑影!

    而看到孟漓禾不在马车之内,竟然被一辆相同的马车,不同的人替代掉后,宇文澈几乎杀红了眼。

    若不是被神医拦下,提醒他留活口,他简直要真的将这群人直接变成一堆尸体!

    没有人知道他有多忌讳孟漓禾被劫这件事!

    曾经在殇庆国,她一次次被劫,面对一次次提心吊胆,宇文澈就发过誓,绝对不会再让人得逞。

    然而这一次,却是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让她活生生被劫!

    这让他怎么忍?

    长剑直指地上被他踩在脚下之人,吐字如刀,冷冷道:“说,人在哪里,是谁指使你们这么做的?”

    “我说了,你可以放过我吗?”眼见宇文澈一个挨一个问过来,凡是不回答的人均被他活生生刺死,并且,并非一剑而亡,而是像凌迟,剑剑刺入,却不戳要害,就是让你疼死,鲜血流干而死。

    原本并不害怕死的心,也在这种同伴不断在眼前惨死的情景中被击溃。

    宇文澈双眼眯了眯,放过?

    他恨不得抽掉所有人的筋,扒掉所有人的皮!

    他之所以对其他人这样,不过就是想逼出结果。

    反正在他眼里,这些人必须是一堆尸体。

    敢动他的人,也只会有这一个下场!

    “你如果说了,我会让你死的比他们痛快点!”

    宇文澈从来没有放过一个人的打算,在他心里,给他一个痛快的死便是对他最大的恩赐。

    那人仿佛认了一般不再祈求。

    他们本来就是死士,只不过嘴里的毒药,却被眼前这个男人取走,其实这个男人将自己放回去,结局也一样是死。

    倒不如死个痛快。

    想到此,那人也干脆答道:“我只知道是三皇子的人,但是绑去了哪里并不知道,因为一开始我们就是要兵分两路。”

    宇文澈心里狠狠一沉,原来方才的闹市区,根本就是混淆耳目的措施。

    而且手段十分高明,就连暗处的胥和夜也没有察觉。

    现在想来,路边搭起的一匹匹布,看起来像是售卖,其实根本就是遮挡的工具。

    他还是太掉以轻心了。

    不再和他多啰嗦,宇文澈如他所承诺,这一次,直接一剑封喉。

    鲜血染满了脚下的土地,溅了他一身,然而他却都未曾察觉。

    眼里,心里,只有一件事,就是找到他的王妃!

    找到那个,他这辈子绝对不可以失去的人!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孟漓禾却并没有想到什么好的办法来,

    毕竟这不是她一个人,她想要带重伤的管玉逃走实在是太难了。

    因为即使不用逃,这深山老林的她一个人想带她出去都难,何况还有十几个人这样盯着。

    孟漓禾只觉脑袋都要炸了!

    怎么办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