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3章 我宁愿死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而且,一想到这个肯跟着他的女人,可能会被门外那些人侮辱,他的心头就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怒气。

    不行!绝对不行!

    孟漓禾边哭边看着独眼龙的神色变化,眼见他已隐隐有了决心,决计再补上一句。

    “英雄不要烦心,我也知道你若带我走,怕是会受到连累,万一有性命之悠,让我怎么忍心。”

    一句话果然让独眼龙有了反抗之色。

    在女人的面前,他怎能做出贪生怕死之状?

    何况,他也不只是英勇无脑之人,只要他耍个计谋,把她藏起来……

    想及此,独眼龙不再犹豫,对着孟漓禾竟是忽然扬起一个手刀!

    欸?这是什么情况?

    怎么来的时候没把自己打晕,这会带走了又要打晕吗?

    只是,来不及想更多,眼前便再次进入了黑暗……

    脖子异常难受,孟漓禾揉着发酸的脖子睁开眼。

    天色已经有些晚了,看起来已经过了很久。

    破旧的茅草屋,窗户上挂着破碎的竹帘,外面的风呼呼的刮进,地板上灰尘很多,还散落着些许稻草,唯有自己身下这张铺满了稻草的床,倒是铺的整整齐齐,而且也没那么脏。

    这是哪里?

    “美人,你醒了。”

    独眼龙在一旁嘿嘿笑着,模样比方才憨厚了不少,但那眼里的波光却看得出他此刻的想法。

    孟漓禾假意未看到般,故意转转头看着四周,惊喜的开口:“英雄,你把我带了出来?”

    得到独眼龙肯定的回答,孟漓禾笑的更加灿烂,还一脸崇拜的看着他:“你真的好厉害!竟然可以把我毫发无伤的救出来。”说着却又似想到什么般,“不过,他们没有为难你吧?”

    “你放心,上头交代最后要杀了你,我带你出去时说,你被我侮辱时昏死,我带出来杀掉。”

    孟漓禾点点头,倒也不是个傻子,还知道用点计谋。

    就是不知道那些人信了几分。

    也不知道这个地方到底安全不,会不会有人追来。

    想着,便更加崇敬的说:“英雄果然有勇有谋,只是,这是哪里?是你的家吗?”

    独眼龙被这话问的倒是有点惭愧。

    “这是我临时找的屋子,不过美人你别担心,以后我会努力赚钱让你住上好的。”

    孟漓禾心情有点复杂,这个人,倒好像对自己真的上了心。

    她最不屑骗感情,不过,她也只能如此不是么?

    心里叹了口气,想要坐直身子。

    一双手迅速扶住她的两只胳膊。

    孟漓禾身子一僵,眼见独眼龙的目光变得更为炙热。

    “美人,我们……现在这里没人了,我们开始吧。”

    说着,便要朝她扑去。

    “等等。”孟漓禾心里一惊,极力维持住慌张的情绪,装出一抹娇羞之色,“英雄,既然无人了,我愿意答应你方才的事,让你尽情享用,只是……让我来主导可好?”

    独眼龙十分惊喜,让女人主动……听起来就很是诱惑。

    反正这里荒郊野外,也不会有别人,他也不怕她耍别的花样。

    独眼龙搓搓手:“好。”

    孟漓禾心里一松,速度极快的伸出手在他眼前慢慢的转动。

    看似缓慢,但却是做了无数眼花缭乱的动作。

    眼见他的眼皮有些沉重,孟漓禾轻松的开口,犹如在耐心的哄着一个小孩子一般。

    “这里有一张床,你现在要放轻松,先躺下。”

    听到这个要求,独眼龙自然马上乖乖照做。

    “深呼吸,跟着我的节奏呼吸,呼……吸……呼……吸……”

    虽不知道孟漓禾的意思,但既然她来主导,独眼龙自然照做。

    只是越来越沉的眼皮越明显越来越不受控制。

    “很好,你现在你现在很累了,很累了,你需要好好的睡上一觉,要睡很久很久,来,闭上眼睛,睡吧,睡吧,睡……”

    伴随着她的声音,独眼龙的眼睛慢慢的失去焦距,变得有些呆滞起来。

    终于,眼皮似再也受不了重荷般,沉了下去,再也没有抬起来。

    看着自己成功催眠,孟漓禾整个人一下子放松下来。

    但是神情却严肃了许多,声音带着诱导又强制。

    “好,现在告诉我,这是什么地方?离方才的地方有多远?”

    “这是一座深山,离方才的地方大概两百里。”

    竟然这么快就跑出两百里,她倒是小看了这个人。

    “那你们,是什么组织?又是什么人要抓我?”

    她不能白白被绑来一次,那个人对自己下手这么恶毒,难保不会再来一次,她总要摸清楚底细!

    “我们……我们……”

    独眼龙闭着的眼皮下,眼珠咕噜乱转,神情显得极为不安。

    不好!

    孟漓禾暗道一声,这个组织怕是有过严密的训练。

    催眠术失败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被催眠者本人对问题有着强烈的排斥意识。

    这样不仅不会成功,还会让人中途醒来。

    若是他再醒来,自己想故技重施再催眠一次,恐怕就很难了!

    哎,算了,只要她活着,她总会有希望查出来。

    现在先离开这再说。

    虽然遗憾,孟漓禾还是赶紧停止询问,而是换回刚才轻柔的语气,还拍了拍他的背:“好了,现在不要想了,你很累,需要休息,好好睡一觉。”

    呼吸平稳下来,独眼龙又进入沉沉的睡眠状态。

    孟漓禾深呼吸一口气,整理好有些凌乱的衣服,从床上站起身。

    走出茅草屋看了一眼自己现在所属的环境。

    她,果然如他所说,是在一处深山中。

    不远处有一片湖泊,湖泊的另外一端就是树林。

    哎,本来她就被蒙着眼睛,不知道带到了哪里,现在又离开两百里,更是对现在的方位一无所知。

    想要从这里找回覃王府,可真是有够难的。

    不过,也只能试试运气了。

    孟漓禾思索片刻,这个地方虽然离得远,但难保那些人事后发现不对,一路循着痕迹追过来。

    眼下看起来,相对安全的地方,只有森林。

    森林树木繁多,等于自然的给敌人增加了许多障目之物。

    虽然更加险峻,但却胜在更加易于逃脱。

    只要进了树林,他们想抓住自己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孟漓禾想着便马不停蹄的开始行动起来。

    很快,离开了这间茅草屋,小心翼翼的下山,往湖泊走去。

    为了不被人注意,还特意并未选择大路。

    一路上荆棘遍野,孟漓禾也不知道被划破了多少伤口。

    但是,她不能停。

    幸好,不算很慢,她走下一段山路,来到了湖泊前。

    要进入森林,最快的方法是横渡这个湖。

    不做犹豫,孟漓禾用最快的速度溜下了水。

    还是春天的季节,湖水还带着冰冷刺骨,孟漓禾一下去就被冻的只打哆嗦。

    更是差点直接跳上去。

    幸好她强忍住,仗着自己前世学过潜泳,一点一点的游去,内心满是庆幸自己刚刚把衣服处理了一下,不然就自己那宽袍大袖的,进来没准直接给淹死了。

    快速的游到岸边,冷风一吹,孟漓禾直接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忽然,远处传来一声熟悉的声音。

    “二哥,快看!她在那里!”

    紧接着,便听到许多人的声音。

    里面夹杂着不少谩骂。

    糟糕!

    他们竟然真的追到了这里!

    来不及将自己身上不停低落水滴的衣服处理一下,孟漓禾就赶紧向深林跑去。

    只要进去了就有着一线生机。

    “站住,别跑!”

    站住你妹啊!

    孟漓禾一边使出自己吃奶的力气使劲跑,一边不忘吐槽一句。

    然而,走了半天山路,又游了很久水的孟漓禾,本就耗费了不少体力,哪里是他们的对手?

    很快,身后之人,便越离越近。

    最后,竟是把她包围起来。

    看着周围之人,手紧紧的握成拳头。

    想到马上会面对什么,内心就是强烈的不甘!

    自己恐怕是没有第二次的机会了。

    “这个臭女人,竟然真的骗得大哥背叛组织!”

    人群中,一人忽然恶狠狠的开口。

    “对,若不是她,大哥怎么可能身首异处?”

    身首异处?

    孟漓禾心一颤,虽然这个人也是罪大恶极,但背叛一次就被自己的组织砍头。

    这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

    “好了,现在这个臭女人真是插翅也难飞了,兄弟们,咱们就在这办了她!”

    “好!”

    几个声音同时而出,难得的异口同声。

    而且,这一次,孟漓禾清楚的看到,这些人眼里那掺杂着**加嗜血的光芒。

    孟漓禾此时全身湿透,姣好的身躯一览无遗。

    脸上淌着不少的汗水。

    在大口喘着气。

    从哪一点看,都是诱惑无比。

    几个男人很快按捺不住,一步一步向她走近。

    孟漓禾退无可退,看着包围圈越来越缩小。

    她此刻唯一的想法就是,死。

    宁愿死,也不要被这些人侮辱。

    衣袖里,那把“斩月刀”悄悄划下。

    她不想再做无谓的挣扎了,因为她不可能同时打败这么多人。

    万一被制住,她恐怕想死都难。

    只是没想到,才来古代这么几天,就这么死了。

    罢了,说不定,她还能回到现代呢。

    这么想着,孟漓禾竟是绝美一笑,手飞快的拿起“斩月刀”朝自己的脖颈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