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65章 接去哪了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一愣,有些不明所以地看向宇文澈。

    只见宇文澈面色沉静,目光中却不乏打量之色,看向那太监说道:“既是皇上的意思,可有圣旨?”

    “这……”那太监犹豫了一下,还是解释道,“皇上如今还未举行登基大典,这圣旨还不宜下。”

    宇文澈皱皱眉,虽然未开口,但是,对他的说法却显然并不认同。

    孟漓禾也是顿时了然。

    宇文澈这是担心这些人的来路。

    不过,看这些马车,的确是只有皇宫才有。

    但是,小心一些倒是对的。

    想了想,孟漓禾也开口问道:“如今是非常时期,皇兄应该也不会随便派人过来,你可有信物为证?”

    那太监闻言,立即从袖口中掏出一只袖珍的白玉药瓶装饰,双手捧到孟漓禾面前,恭敬的说道:“公主,这个可认得?”

    孟漓禾一愣,接过眼前的东西仔细端看。

    这,不是当年她的母妃留下的吗?

    铜铃给她,药瓶给哥哥。

    之后,这袖珍药瓶一直都被哥哥随身作为饰物佩戴。

    虽然这东西只存在于记忆里,但是孟漓禾也可以断定,一定没有错,就是它!

    看到此,孟漓禾深信不疑,看向宇文澈道:“澈,这的确是皇兄的东西。”

    既然孟漓禾如此确定,宇文澈的神情也略微的缓和下来一些。

    只不过,却也谨慎的让人又去打听,的确得到了孟漓江成功攻下皇宫,孟漓渚被人掩护逃离的消息后,才放下心。

    原本,对于风邑国的皇宫,他是没什么兴趣的。

    但是,既然孟漓禾会去,他自然要守在身边,谁知道那个已经看似收复的皇宫,是否还暗藏着什么危机。

    而孟漓禾简直高兴的要跳起来。

    除了孟漓江成功收回皇宫之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既然内乱已经平定,那宇文畴那边即使带了大军过来,也已经没有理由再开战。

    毕竟已经签订了和平条约,想必殇庆国是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没有合理的理由便直接进攻的。

    因此,这算是解决了她这么长时间以来,压在心里最担忧的一件事。

    所以,这会儿她立即吩咐豆蔻整理行李,然后亲自去通知了师傅之后,又再次推开了管玉的屋门。

    “管玉,告诉你个好消息!”

    孟漓禾一进门便跑到管玉的床前,大声喊道。

    看到孟漓禾难得这样开心,管玉也不由自主一笑:“公主,什么事?”

    “我就说皇兄这两天不来看你是有原因的吧!”孟漓禾神秘一笑,“你猜猜是什么好事?”

    管玉不由蹙着眉想了想,忽然眼前一亮:“是皇上夺回皇宫了吗?”

    “太聪明了!”孟漓禾开心道,“皇兄现在来接咱们了,我已经派人去收拾了,一会儿咱们就过去!”

    孟漓禾说完,便等着看管玉兴奋的脸,然而,却只见她神色忽然落寞下来,竟然有些支支吾吾道:“公主,我还是不去了吧……”

    “为什么?”孟漓禾疑惑不解。

    管玉解释道:“既然朝廷都稳定下来了,我还是回自己的府上比较好,去皇宫不太合适。”

    “这有什么不合适的?”孟漓禾皱皱眉,“你不会是担心你的名声有什么影响吧?”

    “当然不是。”管玉赶紧回道,“我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啊?”孟漓禾有些不理解这个管玉怎么想的,似乎受了一次伤之后,就觉得她比起以前,性格要沉稳了许多,好像一夜之间那咋咋呼呼的性子全部被收敛了起来。

    然而说起来,她还是比较喜欢之前的管玉。

    所以看到她这个样子,孟漓禾不由抱怨道:“我以前认识的那个,敢主动和我的皇兄表白的管玉去哪了?”

    说到这个,孟漓禾不由也有些小郁结。

    自己当时是有多傻,如果一开始就知道她这句话是针对哥哥的,那她自己肯定早就出谋划策撮合两个人了。

    哪还用等到用这么惨烈的代价去表白?

    而且,好像看起来管玉自从受伤之后,整个人不管朝气,还是情绪都大不如之前,她真的错过了最好时机。

    而这个曾经小心翼翼的,问她会不会答应,告诉自己想成为一家人的她,如今,竟是这样踌躇不前了。

    “公主,不瞒你说,我的确想嫁给皇上,但是却不想他因为是我救了他的命,才娶我。”看到孟漓禾神色也黯淡下来,管玉终于开口解释道。

    孟漓禾不由一愣,原来她是在因此事忧愁。

    这种想法,她当初在对宇文澈偷偷喜欢时也曾有过。

    那种感觉,即使现在两个人已经在了一起,互通了心意,也还是不能忘记。

    正是因为喜欢的太纯粹,才更希望在一起的纯粹。

    孟漓禾忽然间十分开心,因为她此刻更加确定,管玉对哥哥的感情十分深厚。

    那是不掺杂任何东西的,单纯的喜欢。

    这对于一个皇帝来说有多么的难得?

    所以,就算是为了哥哥,她也要把管玉的顾虑消除。

    因此,嘴角一勾道:“可是,是谁和我说,觉得他对你也有感觉的?”

    管玉脸立刻一红:“我……我……我当时也是随便说说。”

    “好啦,不用顾虑那么多了。”孟漓禾拍拍她的手,“你觉得你喜欢的人是那种因为别人救了他,便可以以身相许的人吗?你如果喜欢他,也应该了解他才对!而且也应该相信他,相信自己不是吗?”

    管玉没有再说话,但是那眼中越发闪亮的光芒,却让孟漓禾清楚她这是被自己有些说动了。

    所以,干脆拉了拉她的手:“一会儿我们两个坐一辆马车,保证让你舒舒服服的进宫,里面会有更多的太医为你医治,而且也会比外面安全,放心吧。”

    管玉终于点点头,嘴角不由自主的上扬。

    孟漓禾这才安下心来。

    东西并不多,所以很快便收拾好,因为顾及管玉的伤势,所以如孟漓禾所说,将她安置在了最为宽大的马车上,由孟漓禾在一旁陪着。

    而后一辆马车上,坐的便是宇文澈和神医。

    最后一辆,则是豆蔻带着两只小狐犬,毕竟孟漓禾的马车上有伤者,还是不太方便带小朵和小果进入的。

    因为管玉的伤势,所以孟漓禾特意吩咐了慢行。

    坐在马车上,摇摇晃晃往皇宫而去,孟漓禾从未感觉到如此舒心过。

    哥哥马上登基,并且有了爱人,宇文澈的毒也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便解了。

    当真应该没有什么再烦心的事情了吧?

    她这一次,古代之行还真的是波折四起,简直堪比古装大戏啊!

    正想着,周围一阵吵闹之声却忽然响起。

    而身后,小朵和小果竟然也开始叫起来。

    孟漓禾不由皱皱眉,不会又有什么事吧?

    不然,为何小朵和小果子声音听起来这么不安?

    不由掀开帘子的一角朝外望去,只见街道上人声鼎沸,仿佛是一片闹市区。

    而他们的前面,正有官兵在为他们开道。

    似乎,只是因为要临时挪地方为马车开道,所以有些杂乱而已。

    提起的心顿时放了下来。

    他们这处宅子本来就选在了离皇宫较远的地方,所以路过的这一片,似乎也没有被皇宫那里的战斗所波及到,还是一如既往的繁华着。

    其实这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一般来说,国内如果有内斗,老百姓大多都会人心惶惶。

    但反之,如果他们并不是很看重这一点,还是一如既往的过他们本来该过的日子。

    那只能说明他们相信哥哥的能力。

    相信哥哥不会因战斗而破坏他们的家园,伤害他们的性命,所以他们才能高枕无忧。

    想到此,孟漓禾的嘴角高高的扬了起来。

    阳光打在她的侧颜,伴着她的笑容,仿佛一副活生生美人图。

    人群中不知谁喊了一声:“好美。”

    孟漓禾赶紧放下帘子,她知道自己这张脸有多大的魅力,毕竟自己刚穿越过来的时候,因为这张脸都心神恍惚呢好吗?

    所以,她要赶紧藏起来,不然影响这些百姓们就不好啦!

    真是自恋的不忍直视。

    喧闹声终于渐渐远去,小朵和小果的声音也从耳边消失。

    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看着躺在马车上,闭着眼休息的管玉,孟漓禾也干脆闭上眼,有点昏昏欲睡起来。

    反正距离皇宫还有一段距离,古代又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玩儿,也就只能睡觉打发时间了。

    不过睡美人儿嘛!多睡睡总是好的!

    胡思乱想间,孟漓禾竟然真的睡了过去。

    甚至于,马车颠簸之下,让她更觉得像坐在摇篮里一般,睡得更加香甜起来。

    忽然,车夫一个大声呼喊,马车随即停下。

    孟漓禾一个惯性,差点从马车上,直接冲出去。

    几乎都让他忍不住想到了当年自己穿越而来之时。

    不由感叹,果然在马车上睡觉不是个好习惯啊!

    只是,这是到了吗?

    为什么停了下来,却没有人请他们下车呢?

    而且周围听起来也安静的很,没有任何声音,反倒有些鸟叫。

    孟漓禾不由疑惑地掀开车帘。

    然而眼前看到的一切,却让她脸色倏地一变!

    她,这是在什么鬼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