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64章 迎进皇宫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咳咳咳!”一阵猛烈的咳嗽从孟漓禾嗓子里传出。

    接着,就见她干脆直接坐起身,低头对着床下使劲咳嗽。

    什么鬼!

    忽然无法呼吸!

    哪里来的水?

    呛死她了!

    一只大手轻轻拍打她的后背,声音带着些许踌躇:“呛到了?”

    当然呛到了,而且,呛的简直要翻白眼了!

    只不过,孟漓禾还在咳嗽,这会根本没办法回话。

    大手依然在背后轻抚,好一会,孟漓禾才平静下来。

    看着眼前的宇文澈,眨了眨眼:“怎么回事?我刚刚被水淹了吗?”

    因为那感觉简直就像游泳之时被水进了嗓子里,太可怕!

    宇文澈轻咳一声,目光直视前方:“没有。”

    之后,也没做过多解释。

    毕竟,让他主动承认,自己喂人没成功反差点把人呛死?

    这必须不行。

    有损于他形象的事,完全不能主动承认。

    孟漓禾疑惑的打量着他。

    为什么,她觉得宇文澈现在的表情有点奇怪呢?

    不仅没有含情脉脉的看着她,反而躲避她的视线。

    虽然平时,也不是时时刻刻含情脉脉,但是也不该这个样子呀!

    视线从他身上,慢慢打量到一旁的桌子之上。

    只见那桌子之上,一个碗上还隐隐冒着热气,闻起来,也喷香扑鼻。

    孟漓禾舔了舔嘴唇,咦,鸡汤?

    瞬间,方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便想到了。

    哈哈哈哈哈!

    好想狂笑怎么办?

    宇文澈也有这么囧的时候。

    然而,不能够。

    还是要给覃大王爷留点面子的。

    所以,干脆假装没想到,只是朝着空气假装闻了闻:“好香啊!”

    宇文澈这才回道:“你睡了两天,都没吃东西,特意叫人给你熬了鸡汤,趁热喝吧。”

    睡了两天?

    孟漓禾忽然脸色一变,刚刚因为睡醒还没有回来的记忆忽然闪现。

    不对!她明明记得,她刚刚给管玉包扎完伤口啊?

    怎么就睡了两天了?

    想到此,她哪还有心情喝什么鸡汤,赶紧问道:“管玉怎么样了?”

    宇文澈端着鸡汤的手一顿,大概是被她吃醋吃出了阴影,第一个反应便是:“我不知道,我这两天一直都守着你,没有心思去关心她。”

    孟漓禾听到这前两句时,还觉得挺正常,但是这最后一句,却让她眼眸一抬。

    怎么这么没有友爱呢?

    好歹也是……

    忽然,一个念头闪过脑子。

    孟漓禾“噗嗤”一笑:“澈,你不会还担心我会多想吧?”

    “没有担心。”宇文澈淡定的舀了一勺鸡汤放进她嘴里,“只是避免不必要的误会而已。”

    孟漓禾一口鸡汤入口,再被他这话一哄,顿时感觉从胃到心,都舒服透顶。

    所以,干脆自己抢过碗,端起来就喝。

    她现在真是又饿又渴!

    不过也不忘在喝之前说上一句:“放心,人家都为哥哥挡箭表白了,我不会再误会你了,说吧,什么情况?”

    看着她这个样子,宇文澈嘴角一扬,一边为她擦拭嘴角溢出的汤汁,一边回道:“神医说,你的手法不错,救了一条命,现在,人也已经醒了。”

    “真的啊?太好了!”孟漓禾眼前一亮,接着又想到什么,“师傅那晚怎么回事?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危险。”

    宇文澈点点头:“的确有人从中埋伏,不过,师傅没事。”

    “那就好。”孟漓禾这次彻底放下了心。

    如今,管玉捡回一条命。

    说不定,也刚好促成了她与哥哥的好事。

    没想到,回来一趟,说不定还能看着哥哥成亲,真是棒啊!

    想到此,孟漓禾嘴角一勾,笑眯眯道:“那哥哥呢?是不是这两天寸步不离的守在床边?”

    宇文澈闻言,表情凝重了那么一瞬,不过,转眼却忽然嘴角一勾:“有几个像我这样深情的男人?”

    “噗。”孟漓禾一口汤喷出去。

    天哪,这还是宇文澈吗?

    为什么觉得,忽然特别会撩?

    长的这么帅,感觉分分钟会撩起一把妹子啊!

    孟漓禾当即瞪圆眼道:“我告诉你,这种话你要是敢出去对别人说,我就……”

    “只对你一个人说。”宇文澈继续擦着孟漓禾的嘴角,真是深情的不忍直视。

    孟漓禾偷偷抿了抿嘴角,这还差不多!

    既然醒了,又垫了肚子,孟漓禾赶紧换了衣衫梳洗好,然后便跑去探望管玉。

    毕竟,这很可能是她以后的嫂子不是?

    哥哥竟然不在,肯定是又去练兵了。

    但也没办法,谁让现在情况特殊呢?

    不过,哥哥不在,她倒是可以替哥哥陪一下。

    至于那个乌龙事件,她可再也不想提了。

    幸亏,她自始至终对管玉一直没有其他偏见,反而还挺喜欢她的性格。

    要不然,也真是郁闷了。

    孟漓禾边想着边推开管玉的房门。

    房间内,管玉正在独自躺着。

    听到动静,一转头,便看见孟漓禾进来,立即身子一动,便想起来。

    孟漓禾吓了一跳,赶紧跑过去:“别动别动,你这是干嘛?”

    管玉的确也没什么力气起来,这会被孟漓禾阻拦,也只好躺回床上。

    “公主,听说是你救了我,还因此昏倒了,管玉真是无以为报。”

    “你还不也是救了皇兄?”孟漓禾赶紧安抚道,接着嘴角一勾,“你如果觉得实在对我无以为报,就对我皇兄以身相许吧。”

    管玉本来苍白的脸上立即露出淡淡红晕。

    孟漓禾不由暗自好笑,果然,不管多么率性的女子,在喜欢的人面前,都是会脸红的。

    她竟然还以为对宇文澈那么凶其实是因为喜欢。

    这么一想,那天早上的脸红,根本也是因为哥哥刚好过来吧?

    她真是笨到家啦!

    孟漓禾暗自想着,回神,却见管玉,除了脸上那抹红晕,眼睛却带着些暗淡。

    不由眉头一皱:“怎么了?”

    管玉略一低眉:“也没什么,就是我这两日,我都没有见到皇上,他大概不愿意娶我。”

    “怎么会?”孟漓禾眉头一皱。

    两日未见?

    这怎么可能?

    先不说娶不娶的,管玉是救命恩人,就算是普通人,以哥哥的性子,也一定会过来探望的。

    他若只是练兵而已,晚上也是会回来的。

    根本不可能两天都不露面。

    孟漓禾越想越不对,心里有个想法越发强烈,然而管玉如今在养伤,所以,想了想,还是安慰他道:“你别多想,我觉得皇兄应该是有事耽搁了。我忽然也想到件事,先回去,晚点再来看你。”

    管玉点点头:“公主先去忙吧。也要好好休息。”

    孟漓禾来不及多说,便起身离开。

    她要去问问宇文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哥哥到底去了哪里。

    果然,脱离开爱情,这女人就聪明了不少。

    宇文澈无奈摇头:“本以为可以瞒你两天的。皇兄走之时再三嘱托,不要告诉你和管玉,这是大家都赞同的。”

    “所以说,皇兄去了哪里?”闻言,孟漓禾焦急道,“是不是……去夺皇宫了?”

    宇文澈终于点了点头:“对,大家怕你担心,所以,干脆晚点知道也好。”

    孟漓禾又怎能不了解哥哥的苦心?

    但是,哥哥在那里打仗,冒着生命危险,她却完全不知情,在这里过着悠闲的日子,这怎么可以?

    而且,这么急迫的去攻打?

    难不成,是因为那日被偷袭?

    或者,是气不过管玉受伤?

    说实话,冲冠一发为红颜固然感人,但却不一定理智啊!

    孟漓禾越想越焦急,恨不得现在就冲到哥哥面前。

    她怎么就偏偏这种时候睡过去了呢?

    “不要担心。”看出孟漓禾这么一小会的时间,脸色便变得这么差,长久的默契和对她的了解,大概也猜得到她在担心什么,宇文澈赶紧安抚道,“虽然这次进攻,的确和偷袭有关,但也是为了这次可以给他们打个措手不及,让他们没有休整和准备的时间。而且,皇兄的作战计划我也有参与,他的计划早就已经很成熟,并非仓促决定,原本也是想整兵之后便出击,这样,也只是提前了进度而已。”

    “原来是这样。”听到这些,孟漓禾瞬间安心了不少。

    只要哥哥不是盲目和冲动的,那以他的能力,攻打皇城应该不是什么问题。

    至于孟漓渚,到底是不是额外还有其他人马,相信以哥哥的能力,也早就可以调查好了。

    倒也不是她值得担心的事。

    如今,唯一希望的就是哥哥,凯旋而归了!

    然而,正这么想着,忽听一阵马蹄声传来。

    孟漓禾眼眸一抬,是哥哥吗?

    很快,就听到院外,一个年轻的,带着些独特嗓音的声音传来。

    “奴才,皇上命小的,迎公主进宫。”

    孟漓禾心中一喜,竟然真的是哥哥!

    赶紧便要跑过去打开院门。

    然而,却被宇文澈伸手一拦:“我去看看。”

    想来是担心自己的安全,孟漓禾心里暖暖的朝他点点头。

    院门打开,只见,门外,几辆马车在静候,看那奢华的样子,以及皇宫特有的标志,立即可以判断出,这是皇宫专属。

    而再看这人的穿着,应该是太监无疑。

    孟漓禾的心莫名松了下来,能这样大张旗鼓的出来,想来是有了好消息。

    所以,赶忙问道:“可是皇兄夺下了皇宫?”

    “回公主,正是。”那太监点点头,又再次恭敬的说道,“除了公主,皇上还说,这院子里所有人,均可以一同进宫。”

    “真的吗?太好了!”孟漓禾简直太开心,没想到她才醒来,哥哥就已经打了胜仗,而且,这下,可以将管玉一起接进宫了。

    说不定,之后就是他们的好事将近啦!

    然而,不同于她的开心,宇文澈却是眉头一拧:“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