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63章 王妃晕倒了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的动作瞬间停住:“管玉?”

    “我……有……几句话……要说。”管玉气息微弱,断断续续将话讲出。

    孟漓禾不由蹙眉:“你是不同意我为你拔箭?”

    管玉缓慢的摇摇头。

    孟漓禾松了一口气:“那你最好现在不要讲话,拔箭会很疼,最好留点力气。”

    “不。”管玉再一次摇摇头,目光十分坚定,“我怕……再不说,就没……机会了。”

    “不会没机会,我不会让你死。”身边,孟漓江忽然开口。

    管玉那苍白的脸上,忽然像有了光,手颤抖的从怀里掏出一件红玉,只是,那力气却不足以让她抬起这块玉。

    孟漓江赶紧主动伸过手去:“给我的?”

    “将军,我一直没有机会告诉你,我从八岁起,第一次在军营看见你,便喜欢上了你。这块红玉代表我,如果我有意外,就让它待我保你平安吧。”

    “管玉……”孟漓江一只手紧紧的攥着那块本来通体透红,如今却在鲜血浸染下,更红的玉。

    整个身子都在颤抖。

    半晌才开口:“等你好了,朕便迎娶你。”

    管玉轻轻的闭上眼睛,并没有回应。

    仿若没有听见一般,但是上扬的嘴角却泄露的她的心情。

    该满足了。

    不管他是不是真的喜欢自己,在自己临死之前,还能得到他这样的话,她还有何不满足?

    她纵然相信神医的医术,也不怀疑孟漓禾的医术,但,她不信自己。

    这个位置她很清楚,她也不是标准的大家闺秀,跟着爹爹这么多年,也知道这样的箭伤,岂是那样容易救治的?

    很有可能就是,拔箭的那一刻,也是她死亡的那一刻。

    在刚刚之前,她是有些害怕的。

    毕竟,没有人会真的不怕死亡。

    但是现在,她不怕了。

    爱的眷顾,让她心满意足。

    她方才故意没有回答,也是觉得,倘若她真的有幸保住性命。

    孟漓江若不愿,她亦装作此时并未听到。

    对于他,她爱了十年,自然有奢求。

    但,却也不想以此为难。

    孟漓禾在一旁,将一切看在眼里,不免有些动容。

    她还记得,管玉问她,皇子会喜欢什么。

    如今,你可以放心了,因为哥哥,收到你的玉,很欢喜。

    而她,也绝对不会让这一幕,成为诀别,绝不会!

    打定了主意,孟漓禾却忽然间冷静了下来。

    甚至于,比以往更加冷静。

    戴上特制手套,拿起剪刀,动作干脆利索的将长长的箭柄剪掉。

    只留下短短的一截,留在管玉的身体以外。

    再让孟漓江将管玉扶稳,接着,手坚定的,一把将箭从她的身体拔出。

    血溅了孟漓禾一身,然而,她却眼睛都没眨一下。

    眼疾手快的为管玉止血,上药,包扎!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

    甚至于,没有浪费过一秒时间。

    管玉彻底晕了过去,然而,孟漓禾却松了一口气。

    因为,血止住了,剩下的,就是好好养了。

    终于,从伤口处抬起头,孟漓禾看着已经躺在床上的管玉,深深的呼了了口气。

    接着,站起身,看向孟漓江。

    然而,刚想对他说什么,却忽然眼前一黑,竟是直接倒了下去。

    “禾儿!”孟漓江吓得赶紧过去就要抱住她。

    然而,却有人比他更快!

    “小雨,你怎么了?”宇文澈将孟漓禾抱在怀里,眉头皱成一团。

    “我徒弟怎么了?”

    门外,忽然传来神医的声音,接着,便见他急吼吼的走进。

    一见眼前的情景,顿时眉头一皱:“到底哪个受伤,怎么是我徒弟晕倒了?”

    宇文澈赶紧迅速的做了解释,神医这才放下心,上前查看了一下孟漓禾的状况后,没有说什么,又去床边,看了看管玉的伤势。

    这过程中,一同跟随来的管副将,也焦急的在一旁看着。

    生怕自己的女儿,有个什么闪失。

    好在,神医检查之后,第一句话竟然是:“不愧是我的徒弟,瞧瞧这手法!”

    众人这才全部松了一口气。

    看着他开了药方,又吩咐了注意事项。

    然而,却只字未提孟漓禾的情况。

    宇文澈果然有些沉不住气,对于他的态度十分不满,但碍于是孟漓禾的师傅,也不能冷下脸,但语气里却带着满满的质问:“神医,你不管你的徒弟了?”

    神医眉头一挑。

    “我管?我怎么管?你们一个个的就知道给我徒弟添麻烦,我管的过来吗?”

    宇文澈和孟漓江同时一愣。

    然而,表情却截然不同。

    孟漓江的确是有些内疚,因为他所添的麻烦,实在是太大了。

    大到,简直不能用麻烦二字来形容。

    而宇文澈却觉得十分不服气。

    然而,还不等他发表什么意见,神医已经看着他的表情不爽道:“怎么?不满意?是谁同她分居几天,让她茶不思饭不想的?”

    宇文澈:……

    好吧,这个锅他背。

    以后,绝对不会了。

    这一次,他算是看清了。

    对待女人,什么让你冷静几天都是胡扯。

    事实就是,越冷静想的越多。

    干脆二话不说解释清楚,实在不行那就霸王硬……哦这个不是那么可取的。

    总之,我们的覃大王爷,终于第一次靠实践,而不是靠书本,得来了真理,获得了成长。

    当真是可喜可贺。

    特别值得被纳入史册。

    然而……

    “所以说,神医,小雨到底怎么了?”言归正传,宇文澈如今还是最担心孟漓禾的状况。

    “压力过大,精神过于紧张,身体过于疲惫,再加上补充跟不上,所以,忽然精神松懈,体能耗尽……”

    神医使劲拽着词,众人也积极的听着。

    最后,终于得出结论。

    “你们让她好好睡一觉,等她起来再给她好吃好喝的,好好补上一补,听明白了吗?!”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同时也松了口气。

    原来,是因为太累,睡着了。

    只不过,却也心疼不已。

    是什么,竟然让一个公主,一个王妃,疲惫到这种地步?

    这个女人,千里跋涉,替兄对敌,为夫中毒所牵挂,为弹琴唤醒众人耗费心神,为管玉治伤……

    恐怕,已经是耗尽她最后一点力气了吧?

    孟漓江心痛不已,忍不住上前,想要摸摸自己妹妹那憔悴的脸。

    然而……

    覃大王爷一个转身,特别着痕迹的避开了。

    面上却神色没变,一脸严肃道:“既然这样,那我就带她去休息了。”

    说完,便抱着孟漓禾回屋,根本让孟漓江连个衣角都没碰到。

    毕竟自己的媳妇,一点也不喜欢给别人碰。

    哥哥也不行!

    毕竟,这小脸蛋,他还没怎么碰呢!

    总之,覃大王爷十分霸道,独占欲特别强!

    直让孟漓江望着他远去的背景,恨不得给上两脚!

    那是他的妹妹!

    而对这一切毫不知情的孟漓禾,这一觉,可真的是睡得舒爽无比。

    从天黑睡到天亮,又从天亮睡到天黑,而等到第三天的太阳出来之时,还没醒。

    这让宇文澈终于有些着急了。

    忍不住跑去询问神医,这样子睡下去,到底正不正常啊!

    然而,神医的回答是,你也可以把她唤醒,毕竟,还饿着肚子。

    宇文澈无言以对,毕竟听起来很有道理。

    而且,真的能偶尔听到她肚子咕咕响。

    都这样了,竟然还不醒来。

    要知道,她可是那天晚上都没有吃饭啊!

    哪怕起来喝碗汤再睡也好啊。

    忽然,宇文澈眼前一亮,汤!

    曾几何时,孟漓禾也给他喂过鸡汤呢……

    那个喂法……

    宇文澈嘴角勾起一抹笑,接着,拉开门,吩咐人速去熬一碗鸡汤。

    树上。

    胥眯着眼看着自家王爷,自言自语道:“为什么觉得今天的王爷笑的特别恐怖呢?那眼里,也好像闪着变态的光芒。”

    夜嘴角抽了抽:“那叫爱的光芒。”

    胥怒其不争的摇摇头:“哎,一碗鸡汤而已啊……”

    他们的王爷何时这般落魄过,这真是异国他乡空悲凉,一碗鸡汤喝不上。

    夜额头滑下三条黑线,更加怒其不争的看着胥,这是一碗鸡汤的事吗?!

    白白和王妃混了这么久!

    还不如王妃上道!

    胥慢慢转过头,看着夜悲愤的目光,眉头一挑:“咋?想打架?”

    夜立即神色一缓:“不不不,上次不是保证了?绝对不和你动手了。”

    “哼!”胥傲娇转回头,这还差不多。

    而墙角上,一个人的眼睛也在闪闪发亮,这几天发生的事太多,让他都来不及画Q版小人。

    好不容易等王妃睡着这几天赶完进度。

    这下好像又要有有爱场景了!

    必须全神贯注!

    不然,怎么对得起这次王爷把他也带来了呢!

    虽然还不能做贴身暗卫。

    但可以潜伏在这宅子里也是很棒的。

    没错,我们的小苍苍就是这么容易知足。

    只要可以获取创作灵感,什么艰苦条件都可以克服!

    必须点一排赞!

    所以说,覃王府一众人等妥妥合伙开小灶,简直应该扣月银!

    然而,双眼闪烁着爱的变态光芒的覃王,对此一无所知。

    当然,也有可能懒得知。

    总之,他只等到鸡汤端上来之时,将门再次掩上,又将窗户也随即关上,接着,才端起汤,走到了床边。

    这让聚精会神等待获取素材的暗卫苍,瞬间想要咆哮!

    这扇窗,简直就是阻挡了他艺术的大门啊!

    不都说老天给你关上门,会为你打开一扇窗吗?

    那关上一扇窗,难道要上房揭个瓦?

    咦……嘿嘿嘿。

    反正,王爷心思都在喂鸡汤,应该也不会察觉吧……

    而事实上,宇文澈的确心思都在眼前这碗鸡汤,和孟漓禾这张红润的唇上。

    他可没做过这种事,希望一次成功!

    想着,将鸡汤往嘴边吹了吹,接着含住一口,低头覆过去。

    然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