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62章 舍身救命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都不要追了,小心有诈。”

    除去孟漓江,其余几人也均没有要自己的人马去追击的意思。

    如今,追过去,并不知道等待的是否有埋伏。

    团结在这里,倒能保所有人安全。

    “有没有受伤?”宇文澈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孟漓禾身边,拉起她的手检查道。

    孟漓禾摇摇头,相比于自己,她倒是更担心宇文澈的伤势。

    毕竟,身上已经带了很多血。

    “我没事,你呢?哪里受伤了?”

    听到这句话,宇文澈终于如释负重一笑:“都是皮外伤,不碍事。”

    孟漓禾也松了口气:“那就好。”

    说着,目光不由朝哥哥方向游移。

    也不知道哥哥有没有受伤,有没有影响他原本的伤口。

    看出孟漓禾的担心,宇文澈这次倒是当真没吃什么飞醋,揉了揉她的头:“我去换件衣服。”

    孟漓禾点点头,他的衣服上都是血,对于洁癖的覃大王爷来说,当然受不了。

    只是,刚目送他离开,准备回身去找哥哥,却见管玉也同样看着孟漓江,看那样子,分明就是想追过去。

    既然这样……

    孟漓禾嘴角一勾,那她就不去碍事了吧?

    “我说主子,你就不关心关心小的们?”眼见他看了这个又看了那个,就是没看自己,凌霄表示非常不满。

    孟漓禾一愣,转过头,看向凌霄及梅青骏:“哪有,我是看到你们没有受伤啊!”

    “哼,这还差不多。”原来她也注意了自己,凌霄表示勉强可以接受。

    孟漓禾也随之一笑,看向二人认真道:“今晚,多亏你们了。”

    凌霄立即翩翩自得起来:“怎么样?主子,我那信号在空中炸的美吧?”

    “美美美!”孟漓禾敷衍的笑笑,其实心里偷偷在想,那是因为你没看到过现代的烟花啊!

    足足甩你这个几条街啊!

    你这个充其量就是个钻天猴。

    然而,毕竟人家有功,并不能这样打击,所以干脆顺了他的意吧。

    只是,凌霄是个多聪明的人,这么敷衍的态度他岂能看不出来?

    当即有些不平道:“主子,我那个能在空中绕一圈好吗?你看到过没?”

    “是吗?”孟漓禾一愣,好像并没有啊。

    不过话讲回来,刚刚打斗成那样,谁有心思看你这空中表演啊!

    然而,凌霄却觉得意犹未尽,大有一种这么好的东西你竟然错过了展示的感觉。

    所以,当即,就要再次掏出信号,给她再来一发。

    真是让孟漓禾哭笑不得。

    这玩意也是随便可以玩的?

    不过,想来如今他如今带过来的人马都在这,也不会再有人误解,干脆,就随他吧。

    真是个孩子性格,简直像小果。

    宇文澈回屋整理衣衫,完全懒得看他秀,蠢。

    信号再次在空中亮起,果然绕了一圈。

    孟漓禾望着天空,还真挺神奇,古代人的智慧简直大无边啊!

    凌霄一脸得意的望着她,这可是逍遥阁专属。

    孟漓禾无奈笑笑,刚要低头,却忽然目光一瞥。

    当即便愣住。

    她如今内力高了之后,夜视能力也变得十分好。

    而如今几十米开外的树上,一人正拉着箭弓,正对着……

    孟漓禾心里一跳,赶紧回身,对着孟漓江大喊:“哥哥,小心!”

    然而,几乎与孟漓禾的惊呼同一时间,那柄箭便已经朝着孟漓江射出。

    孟漓江闻言,只来得及转身,那箭便已经眼看要刺入他的身体。

    孟漓禾心里一跳,血液几乎一下子凝固。

    然而,却见一个红色身影,一下冲了过去,直接挡在了孟漓江的面前。

    “噗。”一声!

    箭入骨血。

    仅仅听那声音就知道,刺入身体到底多深。

    孟漓禾身子一颤,只见眼前,长箭贯穿管玉的身体,让她一个身形晃动,已经站立不稳。

    “管玉!”孟漓江目呲欲裂,一把从后面拖住她下滑的身体,眼眸一寒,顺着箭来的方向抬眼,手中一抬,一枚暗器随即而出。

    只见那射箭之人,仅仅哀嚎一声,便随后坠入地上。

    属下中,立即有人前去捉拿。

    然而,孟漓江却已经管不了那么多,只抛下一句话:“快去请神医!”便抱起管玉,大步朝屋内走去。

    鲜血已经将红衣染成一片,在这烛火中,却黑的宛如这夜色。

    而随着身子的移动,血顺着衣衫蜿蜒而下,落于地上,仿若盛开的红莲。

    那样夺目而惊心。

    孟漓禾几乎被那颜色刺痛双眼。

    恍惚了一下,才想起什么,拔腿向屋内跑去。

    床榻上,管玉整张脸苍白如纸,嘴角却竟然带着一抹笑意。

    此刻被孟漓江抱着靠在怀里,目光却带着许多温柔。

    只是看了这一眼,孟漓禾便感觉到那浓浓的爱意,虽然没有任何话语,却能看出她想表达的意思,那是在对孟漓江说,你没事,真好。

    孟漓江双手紧紧的握着她,低声安抚:“没事,神医马上就来了。一定会救好你。”

    然而,孟漓禾也能看到他,那双手明明在颤抖。

    她到底是有多愚蠢,曾经将她误认为情敌,竟然没有看到他二人眼里,满满都是爱啊!

    眼泪几乎夺眶而出,孟漓禾咬住下唇,努力阻止哽咽声从口中发出。

    然而,疼痛让她清醒。

    她忽然意识到,现在师傅不在,她也是医生,她也可以确认病情。

    深吸一口气,孟漓禾红着眼睛向床边靠近,小心翼翼试探道:“哥哥,我来看看管玉的伤。”

    知道孟漓禾会医术,孟漓江自然不能拒绝,只是那眼里却难得的,出现一丝恐惧的心理。

    孟漓禾又何尝不明白?

    因为那一眼望过去,根本就像是心脏的位置。

    如果当真是……

    她几乎不敢想象。

    然而,尽管如此,她还是需要确认。

    孟漓禾闭了闭眼,终于伸出手去,仔细着检查着管玉的伤处。

    终于,她长出一口气,抬头道:“哥哥放心,距离心脏还有一寸。管玉一定可以治好。”

    孟漓江闻言双手握拳,却也只吐出一个字:“好。”

    只是,眼里那抹担忧却依然没有下去。

    一寸。

    还好有着这一寸的距离,否则,管玉便会彻底消失在他眼前。

    而一寸。

    也仅仅是一寸啊!

    谁又知道,拔出剑之后,到底是否可以真的救治过来?

    他上过战场无数次。

    亲眼看见过无数士兵,因此而亡。

    有的也是这一寸而已。

    这让他如何不担心?

    都怪他自己,怎么会这么不小心?

    孟漓禾只能默默的退到一旁,因为,除了告诉哥哥这一句,她也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话语安慰。

    因为,她也很怕!

    如果当真拔剑时,碰到血管破裂大出血的情况,那可绝对不是什么点穴可以止血的。

    恐怕到时候,就连师傅,也很难有办法应对。

    毕竟,这不是在现代。

    可以输血,可以有手术室。

    这里,几乎什么都没有。

    所以,只希望,管玉吉人自有天相,不要如此。

    一只大手紧紧握住她的手。

    抬眼,是宇文澈担忧而关切的目光。

    接着,便被他一把拥进怀里。

    “别怕,一切都会好的。”

    孟漓禾趴在他怀里无声的哭泣着。

    是啊,她相信一切都会好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管玉的情况,也一点一点变差,然而,神医却迟迟没有回来。

    所有人都开始揪心起来。

    纵然军营在城外,离城内有一定距离,但也没有道理,这么久不回来的。

    难不成,是遇到了阻碍,甚至是危险?

    “速派人去接应。”终于,孟漓江等不及开口道。

    他能感觉到,怀里的生命在流逝!

    他没有办法再这样等下去了!

    属下领命而去,然而,看着管玉那愈发薄弱的呼吸,每个人都知道时间的宝贵。

    孟漓禾的手又开始颤抖起来。

    纵容有宇文澈在身边一直握着,还是抵挡不了那份颤抖。

    感受到这突如其来的异常,宇文澈终于皱皱眉,忍不住问道:“小雨,你怎么了?”

    然而,孟漓禾却直直的望着前方,半晌才开口:“哥哥,我也是大夫,我们拔剑吧!等不及了!”

    孟漓江双眼狠狠一眯。

    太医都在宫内,随军大夫全部在军营。

    本来在宅院的神医,也刚好今日留在军营。

    他们本就是算好了。

    下药偷袭不成,回头来发暗箭。

    誓要取他的命。

    如今,妹妹的确是唯一的人选。

    但是,他却犹豫了。

    并非因为不相信她,而是,为医者有时候忌讳为亲人治病。

    因为,会因感情影响自己的情绪。

    孟漓禾如今的情绪并不好,太多的担心都写在她的脸上。

    加之,管玉如今的情况可谓非常糟糕,即便神医也不一定有十分把握。

    如果,孟漓禾最终失败了,那她会为此承担多大的压力?

    管玉是为自己所受伤,就算要承担,也该是他承担。

    怎么可以让妹妹!

    然而,若是再不救,那管玉……

    “哥哥,你相信我,我一定可以。”看出孟漓江的犹豫,孟漓禾再一次道。

    为了哥哥,她这一次也一定要万无一失。

    那个位置,只要手法精确,拔剑果断一点,应该没有问题。

    孟漓江眉头紧蹙,低头再一次看了看已经快要失去意识的管玉,终于点了点头。

    孟漓禾迅速将手清理安静,又准备好需要止血的药物和绷带,一切就绪之后,才伸出手。

    然而,在手即将握住箭的一刹那,管玉却忽然睁开了眼:“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