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60章 有刺客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怎么……”眼见宇文澈忽然停下脚步,孟漓禾想要问出声,然后才开口,便见宇文澈回头,一根手指竖在唇上,示意她不要出声。

    孟漓禾点点头,只听宇文澈用唇无声的对她说:“有人。”

    孟漓禾一愣,也仔细一听,果然听说有些轻微的动静,好像似乎人还不少。

    不由轻手轻脚的下了床,同宇文澈一起,走到窗子边,掀开一条缝,从缝隙里朝外看去。

    只是这一看,却吓了一跳。

    深沉的夜色之中,一道道黑影,如同幽灵一般,悄无声息的进了她的院子。

    刚进来,就分散在院子的各处,伺机窥探着屋子里的人。

    孟漓禾跟宇文澈屏住了呼吸,这才躲过了那些人的探查。不过,孟漓禾却看得清清楚楚。

    这些人全部都穿着黑色的夜行衣,脸也捂得结结实实的,除了一双双冰冷无情的眼睛,根本,看不出其他来。

    心头,不由得微微一惊,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想是探查到各处,都没有动静。先进来的几个黑衣人,忽然间,冲着后面招了招手。

    忽然间,一群黑衣人,乌压压的往院子里探了过来。

    动作虽然依旧敏捷,却没有刚刚那么的谨慎了。

    只是一会儿的功夫,院子里,已经满是那些突然出现的黑衣人了。

    可院子里,依旧是静悄悄的,丝毫,没有任何响动。

    宇文澈和孟漓禾对视一眼,均皱了皱眉。

    这情况不对!

    就算前面这两人看起来身手不错,侥幸逃过了围在这宅院外的暗卫们的视线,但夜和胥呢?

    他们总不可能没有反应。

    而且,看这样子,孟漓江好像也没有察觉。

    以他的武功,这种动静,即使睡着了也应该有所觉,除非,同他们一样也在按兵不动。

    但是,这可能性实在不大。

    因为,很显然,已经有几个黑衣人提着剑,往他的屋子里走去了。

    孟漓江屋子里的门,被一个黑衣人轻轻的用剑挑开了。

    然而,预想中,从屋子里跳出来,给予黑衣人迎头痛击的场面,并没有出现。

    孟漓禾心里很是一惊,一个念头油然升起。

    赶紧一把抓住宇文澈,也用唇无声的吐出一个字:“药!”

    宇文澈眯了眯眼,也点了点。

    如今这情况,唯一有可能的便是,这些人提前在饭里下了药!

    虽然,暗卫们与主人们并非在一起吃,但伙食却都是一样的,只不过在偏厅。

    所以,如果将药下到厨房里,倒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

    而他们两个,因为并没有吃晚饭,所以漏过了一劫。

    加之,孟漓江与管副将的伤势已经无碍,而伤员们又需要被治疗,所以,神医干脆住到了军营。

    那么,这也是避开被发现的关键。

    看起来,这些人对他们根本就是监视已久,今晚的行动,也是蓄谋已久!

    眼见,那边的人已经朝着哥哥的屋子慢慢的走了进去,更是有几个持剑的黑衣人,往自己的屋子里摸来。

    锋利的剑刃闪动着银光,绝对,是杀人的利器!

    眼看着已经有人,摸入了哥哥的房间。

    孟漓禾恨不得自己变成绝世高手,直接杀过去!

    然而,这根本就是不现实的!

    孟漓禾的心里越来越焦急,怎么办怎么办!

    他哥哥还在里面昏睡啊!

    不由自主的紧咬着下唇,一双眼睛,几乎是恳求的看向了宇文澈。

    她现在已然是六神无主,所有的指望,都在宇文澈的身上了。

    宇文澈回身拿起长剑,眼睛眯起,蠢蠢欲动。

    其实,若不是担心孟漓禾,他可能早就不等了。

    但是,如今这人数众多,若是他离开孟漓禾的身边,难免会被人钻了空子。

    可是,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孟漓江被杀。

    所以,念头闪了又闪,还是道:“你先躲起来,我去救皇兄。”

    孟漓禾心乱如麻,却也能懂宇文澈的意思,如今唯一的办法,就是自己躲起来,让他没有后顾之忧。

    只是,这么多人……

    他一个人,怎么行。

    孟漓禾担心下,却已被宇文澈带进屋子最里面,时间紧迫,根本来不及多想。

    然而,这一个移动,却让她目光瞥到桌上一处!

    琴!

    忽然,脑子里闪现一串音符。

    孟漓禾眼前一亮,有了!

    一把拉住宇文澈的手,孟漓禾这次开口道:“掩护我!”

    说完,不等宇文澈回话,便坐于桌前,双手抚与琴上。

    没有过多的时间解释,但从她的行动,却让宇文澈顿时想明白。

    她是要用琴音唤醒大家。

    虽然并不是很清楚琴谱上琴音所有的功效,但既然孟漓禾如此有信心,那他便支持就是了!

    单手持剑,眉眼透着几分冰冷的杀意,宇文澈如同一尊石像般,坚毅的立于孟漓禾身边,如同天神一般,保护着身畔的女子。

    眼睛却一眨不眨的看着屋门,杀机肆意的在长眸中流转,夜色不语,却明白他才是这世上,收割灵魂的死神。

    “铮”的一声,简短却有力,犹如一声惊雷,从屋中响起,却瞬间贯穿整个院子。

    饶是宇文澈,心神也忽地一阵。

    孟漓禾用了内力!

    接着,便听急促的响声随之传来,如同惊雷,如同战鼓,如同鸟鸣,如同狮吼。

    琴鸣之声,却隐隐的传来了刀剑的嗡鸣。

    铿锵有力之处,竟是让人有种深陷其中,因曲调而影响了自己的心境。

    只觉得胸臆中,似有千万豪情,必须要嘶吼一番才能纾解。

    孟漓禾越弹曲子越快,或是尖锐或是浑厚的琴声,此刻,却如魔音穿耳。

    若是毫无内力的普通人,此刻,怕早就受了这琴声的蛊惑,目呲欲裂,难以控制了。

    院子里很快嘈杂起来。

    屋门,‘砰’的一声,被人一脚踹开。

    而几乎是立即,宇文澈身形一动,长剑直指过去。

    银锋闪过,一颗头颅无声落地,一道鲜血飞溅在半空中,染红了宇文澈的长剑,也如同地狱的号角一般,开启了修罗般的战场。

    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宇文澈毫不掩饰的杀意,瞬间跟随他的长剑一起,无声的,在人群中飞舞。

    每一下,便是一人,无声无息的被他结束了生命。

    新鲜的血腥味,在渐渐的浓重,哪怕是站在外面的黑衣人,都感觉到了这屋子里,散发出来的冷意。

    所有黑衣人的视线,都暂且被这间屋子所吸引。

    尤其是琴声渐渐的激昂了起来,他们都清楚,说不定,过了这一瞬,琴声,就会把所有人都唤醒。

    而那边,本已进入孟漓江屋内的黑衣人,却在这琴声下,显得焦急却又犹豫。

    毫无交流,但是院内所留下的所有的黑衣人,却都要闯进这间屋子,想要试图阻止孟漓禾的琴音,当然,更要对孟漓禾下杀手。

    然而,雪白的剑锋,与暗红色的血液交织成的一张网,却让他们,完全靠近不得。

    可是,黑衣人人数众多,又不畏死,如同飞蛾扑火一般,用自己的生命来消耗宇文澈的战力。

    宇文澈但也渐渐被逼得,离孟漓禾越来越近。

    可他,依旧冷静沉着,抿着嘴,干净利落的,把剑刺入黑衣人的胸膛。

    而孟漓禾努力摒除周围给她的影响,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琴上。

    用内力来弹琴,她以前只试过舒缓的,这首曲子,可以强力唤醒人的她还没有尝试过。

    如今,才知道十分费神。

    体内,内里如波涛汹涌一般。

    气血逆转的痛苦,已经让她的喉头,尝到了一丝丝的甜味。

    十指,如同拨动着千斤重担,指尖,已经被变得锐利无比的琴弦,割出了滴滴血珠儿。

    可孟漓禾依旧咬牙坚持,终于,在她以为自己的手指,快要被割断之前,最后的一个音符,已经被她用力的弹出。

    院中,即刻出现了打斗声。

    甚至于哥哥和管玉的声音,也在嘈杂中传来。

    那就说明,琴音管用了,被下药的哥哥和暗卫们,都醒了。

    双手停止,孟漓禾放下琴。

    接下来,她要做的便是隐藏自己,减小目标了。

    不然,这里面所有人,只有她不会武功,当真是为大家添乱了。

    然而,想法虽然不错,可是,那些人又岂会随便放过她?

    宇文澈眉头狠狠皱起。

    他们如今在屋子里,简直如同瓮中捉鳖。

    不行,要出去!

    所以,当即拉着孟漓禾的手,往外突围。

    只有出去,才有机会带她走。

    这些人,明显是冲着孟漓江来的,既然他已经醒了,相信他有能力收拾这些烂摊子。

    他现在在乎的,只有孟漓禾的安全。

    长剑被宇文澈舞成一道网,哪怕是身上,已经被刀剑刺伤了不少。

    可他却是一直,把孟漓禾结实的护在怀中。

    在他猛烈的攻势下,两个人成功突围出屋子。

    然而,院子里,却聚集了比他们之前所看到的还要多的黑衣人。

    而且,从数量上看,这简直可以称之为小型的混战。

    因为即使有孟漓江的暗卫和宇文澈的暗卫加起来,较之对方的人数,也最多是五分之一。

    且看得出,这次对方派出的都是高手。

    所以,当真是很吃力。

    不用想,也知道是孟漓渚,如今看来,他是要孤注一掷了。

    在被孟漓江攻打之前,先杀人以绝后患。

    宇文澈看好形势后,心顿时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