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59章 蠢萌王妃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屋门关上,孟漓禾扭头看向宇文澈。

    只见对方,依然专注着望着自己,一如之前,他们多次对视之时。

    忽然间,一股更加强烈的委屈向她袭来。

    说白了,她就是介意宇文澈对管玉的态度。

    介意他那副面对人家喜欢他,不仅不痛不痒,甚至还和自己讨论的态度。

    既然,方才她已经问过管玉了,那不妨现在也直接问他好了。

    不管结果是怎么样,也好过自己在这里胡思乱想。

    长呼一口气,孟漓禾终于看向宇文澈道:“我想知道,你还喜欢我吗?”

    宇文澈一愣,虽然不知道她为何有此一问,但却很快答出:“从未变过。”

    孟漓禾的目光微微闪了闪:“那之前你说过,此生就我一人的承诺还作数吗?”

    “从未变过。”宇文澈再次给予肯定回答。

    “那你为什么还要和别人搞暧昧?”

    孟漓禾顿时更加委屈,简直都要哭出来。

    平时最看不得孟漓禾这个样子,如今也是,宇文澈只觉心里一揪,疑惑道:“暧昧?和谁?管玉?”

    孟漓禾闻言一抬头:“所以你这是承认了?”

    宇文澈几近无语:“因为这个院子除了丫鬟,只有她一个女人。”

    “所以呢,你承不承认?”孟漓禾此时瞪着眼,嘴巴微翘,眼睛也有些发红,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被主人虐待的小猫。

    看到她这个样子,宇文澈整个心都软了。

    不过,他真的庆幸,孟漓禾会这样主动来问他,那代表,其实在她心里,是信任他的。

    只不过,他才意识到,搞来搞去,这个女人当真是误会了什么。

    所以,这几天到底是为什么让她冷静呢?

    其实,这女人根本不是什么压力大情绪不稳定,完全就是在胡思乱想吧。

    想到此,宇文澈叹了一口气,走过去一把将她抱在怀里:“你这个傻瓜,平时不是挺聪明么?”

    孟漓禾完全被这一抱弄的晕头转向,她还在审这个家伙啊,怎么就忽然抱上来了?

    而且,他在说什么?傻瓜?

    当即愣愣回道:“你现在又嫌我笨了?”

    “是有点。”宇文澈笑了起来,但是抱着她的手却更加用力。

    孟漓禾挣脱不开,只能从后面打他的后背:“放开我,你还没有说清楚啊!”

    这就是所谓的一言不合就抱上来吗?

    并不能解决什么问题啊?

    虽然,她好像的确开心了一丢丢。

    不过,绝对只是一丢丢!

    “要说什么清楚,我心里眼里脑子里就只有你一个女人,还不够吗?”宇文澈干脆耍起无赖,这么久没抱媳妇先抱会再说。

    孟漓禾简直要被气笑,什么嘛!

    然而,刚想继续问,忽听“吱呀”一声,宅院的门被打开。

    想来,是哥哥回来了。

    还没等她有什么反应,却觉宇文澈忽然放开自己,然后拉着她的手走到窗前,远远的指了指道:“仔细看。”

    孟漓禾不明所以,但涉及到哥哥的事,她还是没有出声,按照宇文澈的话看了过去。

    院子里,看到孟漓江回来,管玉很快迎了过去。

    “皇上,你回来了。”

    孟漓江微微一笑:“嗯。”

    管玉脸上一红,将手中的茶杯递过去:“皇上辛苦,喝点茶吧。”

    孟漓江并未拒绝,而是直接接过,一饮而尽。

    管玉这才害羞的接过茶杯,转身跑开。

    整个过程,虽然简短无比,但是却到处充斥着粉红泡泡。

    孟漓禾目瞪口呆,这什么情况?

    “暧昧么?”宇文澈在一旁忽然问道。

    孟漓禾哑然,这哪里是暧昧,这要是现代,根本就可以直接认定为勾搭到一起了好吗?

    可是,她怎么之前没有发现过?

    等下!

    孟漓禾忽然意识到什么。

    这个管玉,喜欢的其实是哥哥吗?

    虽然孟漓禾没说话,但宇文澈已经知道她所想,所以关上窗,将她拉了回来,有些不可置信道:“所以,你一直以为管玉喜欢的是我?”

    “是你自己说的啊。”孟漓禾愣愣回道,到现在还没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宇文澈皱眉:“我说什么了?”

    “你对她说,在喜欢的人面前要温柔一点,那里除了你,还有谁?”

    宇文澈这下终于找到源头,敢情从那里开始就误会了啊。

    不由苦笑道:“你不是说管玉已经全部告诉你了么?”

    “她是告诉了我,你对哥哥说了什么啊。”孟漓禾振振有词,所以,还能告诉她什么……

    宇文澈:

    搞来搞去,他也是傻子。

    竟然当时没有问清楚。

    算了,既然这样……

    宇文澈扮过孟漓禾的肩膀,让她面对自己,看着她的双眼认真说道:“你听好了,那天我对她说这句话时,皇兄已经醒了,所以我那样是提醒她,她对我那样凶,皇兄也可以听得到。明白了吗?”

    竟然是这样……

    孟漓禾也有些无语。

    “那你怎么知道她喜欢皇兄?连我都没看出来。”

    “在那天之前,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当时找皇兄之时,点了她的穴,她误以为我要加害皇兄,竟然想要冲破穴道来阻止我,这怎么可能是一般的感情?然后再联想到皇兄到这以后,几乎都是她在一旁照顾,一切不就明显了吗?”

    竟然是这样,孟漓禾简直要给自己跪了,亏她还是个刑侦师,竟然连这都看不出。

    所以说,后来管玉所说的皇室,皇子,一家人……根本就是说的哥哥啊!

    她是有多蠢。

    幸亏,没有和她撕破脸,不然简直是丢人丢到家了!

    眼见她一脸懊恼,宇文澈又好气又好笑,将她再一次拥进怀里:“真是个傻瓜。”

    孟漓禾完全没法反驳,因为她也觉得自己是傻瓜。

    这世上简直没有什么事比这件事还要乌龙了。

    所以说她这段时间的郁结根本就是白费的。

    一切事情都是她误会出来的。

    天哪,可以让她去死一死吗?

    忽然,孟漓禾闷闷的开口:“宇文澈,你会不会不喜欢我了?”

    宇文澈诧异的将她放开,看着她道:“你又在想什么了?”

    这媳妇最近怎么越来越不好哄的感觉了?

    “你不是觉得我笨么。”孟漓禾撅着嘴道,“你以前说过,当初对我好奇就是因为我聪明的。”

    宇文澈闻言一愣,半晌,目光却变得柔和起来。

    “傻瓜,不是说过么?我的确是因为你聪明对你好奇,但是,聪明只是让我欣赏你,而你的胡思乱想,你的笨,甚至无理取闹,才更让我觉得真实,懂吗?”

    而且,她只会因自己而乱了分寸,因自己而影响判断,因自己而失去理智,这样的她,何尝不代表,她很爱自己呢?

    孟漓禾嘴角微勾,也同样泄露了心里的情绪。

    没有多说,主动抱住了宇文澈。

    真好,有个接受她缺点的人。

    只不过,她还是觉得,古人诚不欺我。

    谈恋爱的确影响智商。

    因为她这段时间,根本被心里酸涩的情绪影响,完全没办法理智思考,而且眼里心里都是那件事,也没有办法如往日般洞察。

    简直智商就是负数。

    她这个刑侦师看起来,独独是破不了自己感情的案了。

    “你说,我要怎么惩罚你好呢?”忽然,宇文澈开口调笑道。

    “惩罚?”孟漓禾委屈反问。

    她已经很可怜了好吗,这几日吃不好睡不好,心里难受的要死。

    “对啊。”宇文澈点点头,“惩罚你不相信我。”

    孟漓禾一愣,接着却不知道想着什么,沉默了。

    宇文澈心里一沉,糟了,这是逗过头了?

    不会把那天他骗她毒发这件事再拎出来吧?

    所以,当机立断道:“那天骗你毒发是我不对,我只是不想你离开。”

    不管怎样,首先认错总是能得到宽大处理的。

    然而,孟漓禾却摇了摇头:“澈,其实……我不是不相信你。”

    “嗯?”宇文澈一愣,原来她在纠结这件事。

    看出她的严肃,宇文澈赶紧想解释这只是个玩笑。

    因为,平心而论,世界上任何两个人都可能产生误会,这其实和信任并没有多大关系,有时候只是凑巧。

    这个道理孟漓禾也懂,所以,她也不认为自己是不信他。

    而且,她从来没有真的想过,宇文澈会抛弃她选别人,只是……

    “澈,我一直相信你,但是,我一样会担心你离开,因为信任和在乎,其实并不冲突。”

    宇文澈的心猛的一跳,他又何尝不了解?

    哪怕狂傲如他,都曾经担心过,孟漓江如今做了皇帝,可以保护她,她万一不愿意和自己回去怎么办?

    虽然,自己也知道这个想法简直可笑,甚至担心的毫无道理,但是,就是会忍不住去想。

    这种没有自信的行为,哪里是他会做出来的事?

    可是,没有办法。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在乎和信任的矛盾存在吧?

    即使再彼此信任,也还是会担心对方离开,这就是爱情。

    无论你是谁,有多么高贵的身份,什么样的美貌,在爱情里,都不可幸免。

    这也是爱情的珍贵吧?

    一瞬间,两个人的心意再一次深刻的相通。

    此刻,恨不得把对方融入自己的骨血中,再也不分开。

    所以,两个人一直缠绵到晚上,甚至连晚饭都没有出来吃。

    孟漓江也顺势制止了欲过去请的人,小别胜新婚,吵架后和好,还是不要打扰吧。

    所以,结果就是……

    半夜,孟漓禾的肚子咕咕叫,憋着嘴道:“我好饿。”

    宇文澈无奈的摇头:“是你自己要不出去的。”

    孟漓禾脸红,因为她不好意思见管玉嘛!

    “等我去找点吃的给你。”宇文澈边说边下床。

    然而,却在走到门口时,忽然脚步一停,脸色也倏地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