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58章 王爷找死吗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听到声音,孟漓禾才回过神,只见管玉一脸关心的看着她,摇了摇头:“没事。”

    管玉明显不怎么相信,不过这会儿院子里除了丫鬟,只有她们两个人,所以,她这几日一直不敢问的问题,总算是找到了机会问出了口:“公主,你是不是和那个覃王闹矛盾啦?”

    被自己心里认定的情敌这样问,孟漓禾当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因为,最让她纠结的是,这情敌虽然问了这句话,但眼里也又似乎没什么恶意。

    所以想了想,干脆直接道:“是。”

    完全没想到孟漓禾竟然直接承认,管玉几乎吓了一跳。

    虽然,她以前经常叫嚣着那个覃王爷配不上她们公主。

    但是,所谓劝和不劝分。

    而且,最近她与那个家伙没怎么碰面,自然,也没再发生什么矛盾。

    再加上那日,她所听到的对孟漓江的对话,其实从公主的角度来看的话,倒也真的是深情了。

    所以眼下,看着自己喜欢的公主如此不高兴,管玉终于放下之前的成见,主动劝道:“公主,其实我觉得,你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觉得其实那个人本质不坏,就是冷了点。”

    孟漓禾一愣,真是不知该作何感想。

    当初,宇文澈好像也说这个管玉不坏,就是凶了点吧?

    所以,这算是两个人的默契吗?

    孟漓禾的心里顿时又打坏了醋坛子,好个酸爽!

    “公主……公主?”管玉不解的看着孟漓禾,怎么说着说着,又开始发愣了呢?

    “嗯,你说什么?”孟漓禾回过神,看向她。

    “哎!”管玉叹了一口气,竟然感慨道,“问世间情为何物啊……”

    是啊,情为何物?

    孟漓禾不由也心生感慨。

    她自觉自己的脑子转的并不算慢,但是遇到感情的时候,却经常也看不明白。

    忽然间看着管玉,孟漓禾第一次有了主动交谈的**。

    虽然不能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但她也想知道管玉的真正心思。

    因为她总觉得,这个女子是她在古代遇到的第一个率性的女子。

    或许,虽然喜欢宇文澈,但也不一定想要得到什么呢。

    如果是这样,那她对她的欣赏,也算没有白费。

    想了想,真的问出口:“管玉,你有喜欢的人对吗?”

    没想到自己会被公主问到这个,不免有些措手不及,管玉的脸瞬间红了红,但目光却格外的明亮。

    轻声开口道:“对。”

    孟漓禾眼睛微微一眯。

    她原本还以为,这个管玉说不定还没有弄清自己的心思。

    却没想到她的目光如此坚定。

    而且,那里面满满的都是爱。

    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感情就能这么深了。

    明明是自己主动开的话题,却忽然间不知道该怎么进行下去。

    然而问到这个,管玉却像打开了话匣子。

    “公主,我想问一下你,皇室的人都喜欢什么东西呀?”

    “嗯?”孟漓禾没有听明白。

    管玉脸上越发变红,但是却没有忸怩直接说道:“公主是不晓得吗,我想主动对他表白,所以,想送个定情物,但是皇室的人一般又什么都不缺,所以,我想了好几天也没有想出来。”

    孟漓禾抬头:“你的意思是你的心上人是个皇子?”

    想到孟漓禾早晚也会知道,管玉点了点头:“对,想来公主你也能猜得到吧。”

    “不错,我早就猜到了。”孟漓禾的语气不冷不热。

    管玉闻言一愣,接着,看向孟漓禾试探的问道:“那公主,你不会反对吧?”

    孟漓禾忽然不知道要用什么表情面对管玉,这个管玉是想让自己同意她进门还是怎么样?

    好歹,也是一个副将的女儿,就这么甘心做小?

    她真的看不出来管玉会是这个性子的人啊!

    不过,这些话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只是道:“这种事情我反对不反对不重要,重要的还是你心上人的态度,不是吗?”

    早在覃王府的时候孟漓禾就想过,若是有朝一日宇文澈会娶其他人,她便离开。

    虽然,也的确说过什么不会让其他女人进门这种话。

    但若当真是宇文澈自己同意,她也绝对不会去纠缠。

    自始至终她都认为,男人如果需要用抢的方式,那也就没什么意思了。

    所以,现在她就是认为,一切都要看宇文澈的态度。

    然而管玉立即摇头:“不是呀,公主,说实话我很喜欢你,非常想和你成为一家人,所以,也很希望能得到你的祝福和认可。”

    一家人……

    孟漓禾真是想摇头苦笑。

    难道这个年代的女人,当真不在乎什么共侍一夫?

    原本它还以为以管玉的性子会有所不同的,如今看来还是以失望告终了。

    忽然觉得没什么好谈的了。

    干脆随口说了一句:“如果他同意的话,我会祝福你们的。”

    说着站起身,不再想跟她讨论下去。

    “真的吗?”管玉眼前一亮,“那太好了!”

    孟漓禾脚步一顿,对着她兴奋的脸皱了皱眉,语气有些发冷道:“你就这么有自信?”

    管玉这会儿正沉浸在自己的小心思里不可自拔,根本没有注意到孟漓禾的表情。

    听到这句话,反而更加开心起来。

    甚至偷偷凑到孟漓禾的耳边说道:“因为我觉得,他对我也是有感觉的。”

    孟漓禾心里微微一颤,抬头看向她,语气竟然是超乎她想象的冷静:“为什么这么说?”

    管玉低着头,嘴角微扬:“因为那天他不小心把我压在身下时,我看到他脸红了。”

    “你说什么?!”孟漓禾咻的从石凳上站起,“他把你压在身下?”

    “哎呀,公主你不要喊啊!”管玉吓了一跳,赶紧四处张望。

    她可是把公主当成姐妹才说的。

    这如果是传到了别人耳朵里,会怎么想啊!

    孟漓禾就完全不管她,而是冷冷道:“告诉我,什么时候。”

    忽然觉得公主的表情有些可怕啊……

    可是,管玉还是老是说出:“就是我帮你拿捏筋骨的那天下午。”

    孟漓禾双眼冒火,所以说,那天她看到的还远远不止?

    她没在的时候,他们竟然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了。

    宇文澈,你真是找死!

    “好,我知道了。”孟漓禾随便敷衍了管玉一句,转身便离开。

    她现在怒火攻心,不想在管玉面前失态。

    然而,一脱离开管玉的视线,便直接喊道:“胥!”

    胥立即现身:“王妃有何吩咐。”

    “去告诉夜,让他的主子给我滚回来!”

    霸气!胥偷偷在心里竖起大拇指,然后领命而去,有好戏看喽!

    屋内,曲子缓缓的流淌而出。

    明明听起来平稳的曲子,却有丝掩盖着惊涛骇浪,让人听起来,甚至有些心惊动魄。

    宇文澈在院子里默默听着,并没有直接进去。

    树上,夜皱眉望着下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胥一只手托着下巴,另外一只手托着胳膊,故作深沉道:“看来,应该是王爷开始追究王爷那天和那个管小姐拉扯之事了。”

    夜眯着眼想了想:“拉扯?那应该就是在打架吧。”

    胥十分不屑:“待着没事儿打什么架?”

    “互相看不顺眼呗。”夜随口一回,他可绝对不相信王爷会对管玉有兴趣。

    毕竟以王爷的性格,着实很难对人产生兴趣。

    这么多年以来,王妃还是第一个。

    “哦……”胥拉着长音,转头看向他。

    “嗯,你想通就好。”夜拍拍他的肩膀,毕竟如今王妃是他的主子,可别一起误会了王爷去。

    然后他就听到胥开口:“所以你以前和我打架,是因为看我不顺眼哦。”

    夜:

    ……

    ……

    目瞪口呆。

    无言以对。

    为什么他觉得现在比王爷还要苦逼呢。

    夜按了按跳动的额角,朝着已经远去的胥追过去:“喂,你听我说!”

    而与此同时,胥的主子覃大王妃此刻非常不爽。

    可能是拥有内力的缘故,如今的孟漓禾和较之以前,可以更敏锐的感觉到外面的动静,所以自宇文澈站在门口以来,她便已经感觉到。

    却没有想到他迟迟不肯进来。

    这是几个意思?

    不想见自己吗?

    孟漓禾越想越气,弹的琴声也越来越乱。

    终于,琴声戛然停止。

    门吱呀一声,从里边打开,孟漓禾阴沉着脸看向宇文澈:“为何不进来?”

    “你的琴音很乱,说明你的心里很乱,我不确定你现在是不是理智。”

    宇文澈看着她的双眼回答。

    自那天之后,两个人是前所未有的几天都没有说过话。

    他的确反省过自己的行为。

    但很遗憾,除了他夸了两句管玉之外,其他当真没有察觉出有什么问题。

    而且,怎么也不至于就因为那两句话,毕竟,看她好像并不讨厌管玉。

    至于那个无心的玩笑,他也相信只要时间充足,孟漓禾一定可以想得通。

    即使可能是最近压力太大,所以情绪上多少有些失控,但她一直都是很理智的人。

    所以,他给她时间梳理和冷静。

    却没想到,她今日为何比前几日还要情绪激动?

    孟漓禾忽然有些气馁,气馁在宇文澈如此洞察的目光下。

    原来,不管聚积多少力气,想要质问,想要发泄,在爱的人面前,也都会尽数转化为委屈。

    这种,根本无法自己掌控的情绪。

    终于,还是叹了一口气:“进来吧,我们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