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57章 真的吵架了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怎么了?”孟漓禾脚步一停,低头诧异道。

    宇文澈一个用力,将她一把拉进自己的怀里。

    然后紧紧抱住,在她耳边低声道:“好暖。”

    孟漓禾的心顿时一软。

    这是寒毒发作后,在下意识的寻求温暖吗?

    也好,自己的体温也能缓解痛苦。

    那就先让他抱一下吧。

    因为担心宇文澈等会儿越发严重时撑不住,孟漓禾干脆带着他一起躺在了床上。

    甚至为了保持好这个温度,还特意将两人身上都盖上了棉被。

    两具身子紧密的贴在一起,宇文澈的心终于踏实了下来。

    就知道虽然她近日与自己在一起的时间甚少,但心里也还是担心自己的。

    只是,那个误会还是要尽快解释清楚,否则,两个人之间如果真的产生了隔阂就不好了。

    所以,想到此,宇文澈忽然开口道:“昨日,我是去找皇兄的。”

    孟漓禾一愣,没想到他毒发时还主动提起这件事。

    不过想想也好,说不定聊聊天,可以分散一下痛苦。

    所以也回道:“我知道,昨晚管玉已经告诉我了。”

    宇文澈当即有些诧异:“她把所有都告诉你了?”

    “差不多吧。”孟漓禾点点头。

    反正大概意思管玉已经讲了,加上那天攻打皇宫之时,宇文澈也向自己表达过同样的含义。

    所以对于她来说,基本上就相当于全部知道了他对哥哥所说的话了。

    听到此,宇文澈的心才彻底放进了肚子里。

    还好,这个管玉分的清轻重,主动解释清楚了他俩当时是怎么一回事。

    否则这个误会持续下去那还了得。

    所以心里一放松,随口感慨道:“其实管玉也不是一无是处,就是凶了点。”

    孟漓禾随即怔了一下,那股子酸溜溜的感觉再次冒了出来。

    呦,这是几个意思?

    觉得人家不错?

    不过,吃醋之人一般都不愿意表现自己为吃醋,所以,只是故意平静的问道:“所以,你的意思是她如果温柔一些便好了?还是说,温柔一些,就能得到心上人的喜欢?”

    宇文澈有些诧异,没想到这个管玉连心上人这件事都告诉孟漓禾了。

    不过也对,就冲着她看到孟漓江就脸红这件事,早晚也会暴露。

    而且,他瞧着孟漓江,对她的关注度似乎也不低。

    尤其是,两个人单独相处之时。

    他也是男人,自然看得懂男人眼里的含义。

    最起码,在他眼里,每次孟漓江看到脸红的管玉,那种不自然的程度就说明了问题。

    所以,管玉主动和孟漓禾坦白的话,说不定还可以促成好事的进程。

    想到此,好歹也受了管玉主动解释的福的宇文澈,也决定替她说句好话。

    “其实她就是性子直爽了一些,人其实并不坏,家世的话,也足够了。”

    孟漓禾越听越觉得心里发堵,忍不住酸溜溜的道:“没想到你倒是挺了解她,而且看不出来,你还是挺在意家世的嘛。”

    宇文澈皱皱眉,甚至有些不解,这个难道不是应该考虑的吗?

    若是只是个平民,想嫁进宫才是真的麻烦吧。

    不过,想到孟漓禾似乎一直对身份耿耿于怀,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没有把自己的想法说出口。

    而眼见他没有反驳自己,孟漓禾只觉更加不爽。

    所以说这是默认了?

    有她一个公主,还不够。

    再添一个副将的女儿吗?

    所以说,之前那些,此生只她一人的说法,又算什么?

    想到此,孟漓禾心里越发不爽,身子也往后退了一定距离,冷冷道:“那你应该可以如愿了。”

    宇文澈眉头锁的更紧:“小雨你在说什么?什么我如愿?”

    “我在说,今天早上她不是已经很温柔了吗?”孟漓禾冷声回道。

    昨晚,她问自己是不是男人都喜欢温柔一点的,这个问题,自己怎么回答的来着?

    哦,自己是说,应该是吧。

    于是,今天早上,她当真连被宇文澈说完之后,脾气都不发一个了,还不够明显吗?

    宇文澈简直莫名其妙。

    她温不温柔和自己的愿望有什么关系。

    难道,孟漓禾是在说,他提醒管玉要温柔点这件事如愿了?

    虽然其实当时根本就是故意刺激管玉,和他的愿望没有半点关系,但宇文澈也只能顺着话说下去。

    “的确。不过遇见心上人,这个样子才正常。”

    “宇文澈!”孟漓禾愤然而起!

    “怎么了?”宇文澈也赶紧随后起来,察觉到哪里不对,却又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这种感觉从方才和她对话时就一直存在。

    这会儿看到她脸上都是怒意,不由疑惑起来。

    这个管玉不是将当时的情况说清楚了吗?

    难道是自己刚才哪句话说错了?

    “你问我怎么了?”孟漓禾冷冷一笑,“你问问你自己吧。”

    说完便转身离去。

    然而,宇文澈又怎会让她就这样走?

    一把抓住她的手道:“小雨,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然而,孟漓禾却忽然一顿。

    低下头看着他那只抓着自己的手。

    温热,没有一丝冰凉,哪里是寒毒发作时的症状?

    再加上,距离方才到现在,也已经过了这么久的时间,如果当真是毒发,他这会早就浑身如冰块般寒冷了。

    又哪有力气这样拉着自己?

    本就带着怒意的心思,此刻怒意更胜。

    半响才抬头,直勾勾的盯着他道:“宇文澈,你没有毒发,你骗我?”

    宇文澈顿时一愣。

    他方才的确是不想让孟漓禾就这样离开,所以想扮个可怜让她留下而已。

    这根本不能算骗吧?

    只能算个让媳妇儿留在自己身边的小手段,然后趁机占点便宜的小情趣而已。

    那老百姓送的书上不都是这么写的吗?

    而且,他本来也没想瞒她,只是想让她顺其自然的发现罢了。

    不然,以自己的功力,若是当真想欺骗的话又怎会让她察觉。

    但是,这会儿看到她如此生气,这种小情趣啦,占点便宜之类的话,根本没办法说出口。

    终究以他的性格来说,虽然与孟漓禾在一起之后改变了不少,甜言蜜语也多了许多,但也真的不是在任何场合都可以随时说情话的。

    尤其是面前的女人,一脸怀疑的表情看着自己,那是失望加杂愤怒。

    宇文澈终于也在这种审视的表情下,面色变冷:“小雨,你应该知道,这和骗的性质不一样。”

    “是么?”孟漓禾此刻心里本来就极其不舒服,结果对方不仅不承认错误,反倒如此态度,当即甩开他的手,“既然是这样,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你自己反省吧!”

    说完,便直接推开门,头也不回的离去。

    身后,宇文澈脚步微动,却终究没有踏出这扇门。

    孟漓禾现在的样子,是他所见过的难得的不理智。

    也许,等她冷静下来再谈,会比现在要好。

    而自那天晚上之后,两个人便真的分居了。

    这一点,孟漓禾自己也是始料未及。

    毕竟,在这混乱的局面下,她竟然还发生了感情问题。

    真是让她自己都不好意思。

    毕竟,哥哥还有那么大的事要面对。

    不过唯一让她感到高兴的是,哥哥如今的伤势恢复的非常快,也只有几天的时间,行动便已经基本无碍。

    除了伤口,或多或少还是有些疼痛。

    但总体上,经过神医的调理,加上身子底子本身就不错,伤势几乎越发可以忽略不计。

    就连管副将,经过这些日子的恢复,在行动上也已经没有了限制。

    恢复如常可谓是指日可待。

    而大军那边,也渐渐开始休整得差不多。

    孟漓江与管副将等人也在着手准备制定计划,进行新一轮的进攻。

    所以这几日,很少看见孟漓江在宅院里。

    只不过,在天黑前也一定会赶回来同她这个妹妹共进晚餐。

    至于孟漓禾和宇文澈的小问题,他倒是并没有多问。

    因为他的态度很明确,敢欺负他妹妹,那就该上哪上哪。

    只不过,他倒并没觉得宇文澈当真会做什么事情。

    毕竟肯为自己下毒,千里迢迢追随自己的王妃。

    这一点,同为男人,他很佩服。

    所以也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毕竟一起过日子,难免会遇到点磕磕绊绊。

    有时候,适当分开反而更知道对方在自己心里的位置。

    倒也未尝不是件好事。

    而宇文澈也早出晚归,不知道是故意避开孟漓禾,当真给她冷静时间,还是有其他别的事情。

    总之两个人要面对的机会也很少。

    这让孟漓禾有些如释负重的同时又有些淡淡的失落。

    总觉得,事情都在渐渐往好的地方发展,唯独自己却不在状态了。

    那日之后,她也冷静了不少。

    当日,她说宇文澈骗她这句话,的确是有些过分了。

    这种充其量就是无伤大雅的玩笑,她的质疑的确有些上纲上线了。

    然而……她依然想不通,宇文澈对管玉的态度。

    明明相处时,的确看不出宇文澈对她有一点好感,为何在自己面前却要那样说呢?

    那晚的对话,总让她觉得好像什么地方不太对一样。

    可又说不上个所以然。

    而再看管玉,也一直很悠然自得,每日逗逗小狗练练剑,仿佛什么都不放在心上。

    也许,应该找宇文澈好好开诚公布的谈一谈了。

    而眼看孟漓禾望着自己发呆,管玉终于忍不住问道:“公主,你怎么啦?是不是有话对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