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56章 哥哥真温柔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公主,你醒啦,我这就去吩咐人伺候你梳洗。”

    孟漓禾一睁眼,就看到管玉在一旁站立,已经穿戴妥当,看样子是专程在等着自己醒来。

    只见她说完,便转身出门,风风火火的一如她的性格。

    不由吃了一惊,昨晚上竟然和她边聊边睡着了?

    屋内的阳光从窗户里照进屋子。

    孟漓禾不由诧异,竟然已经这么晚了?

    她这一觉睡得还真是相当长,看来,这个管玉拿捏的手法,倒是相当不错。

    忽然,门外,管玉一声痛呼传来。

    “哎呀。”

    孟漓禾一愣,赶紧下床走过去看,然而才拉开门,就听到宇文澈的声音冷冷传来:“走路都不长眼睛吗?”

    脚步不由一停,得,这下又有的吵了。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管玉的确有一瞬间抬头想要反驳,然而,却不知怎的,忽然停住,甚至脸一红,之后一言不发低着头就走了。

    孟漓禾不由眼神闪了闪,就算她再不讨厌管玉,也不代表喜欢看到她对着自己的丈夫脸红。

    所以,脸色微沉,也一言不发的就要转身回去。

    看着她看见自己并没有反应,宇文澈不由微微蹙眉。

    然而,还未等他开口,身旁,已经传来孟漓江的声音。

    “禾儿。”

    孟漓禾欲转身的动作一停,不由转头看过去,只见孟漓江正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笑望着她。

    当即三两步走过去,惊讶道:“哥哥,你怎么起来了?”

    “本来就是小伤,起来活动活动更利于恢复。”孟漓江如今气色较之昨晚,已经好了很多,精神看起来也不错。

    孟漓禾点点头,看到孟漓江如此,方才有些压抑的心情顿时好了不少。

    宇文澈也随后跟着走过来。

    原本,他是见孟漓禾迟迟未归,所以过来瞧瞧的。

    谁知道,人是瞧到了,但是话还没说上,就又被那个哥哥抢了先。

    但是,有什么办法呢?

    谁叫人家大病初愈,可谓是九死一生呢?

    算了,就让他们亲热几天,反正媳妇儿是自己的,早晚要带回去的。

    宇文澈不断自我安慰,就是有些苦恼,好像那个误会还没有机会解释。

    “公主?”管玉叫完丫鬟回来,便发现孟漓禾已不在屋内,只好带着丫鬟一并过来。

    孟漓禾这才想起自己还未洗漱啊!

    连身上的衣服也都还是昨晚那件,如今睡得皱皱巴巴,亏她还敢出来。

    幸亏这院子里没别人,管副将也并不在,想来是去处理什么事了。

    要不然,真是太失体面了。

    毕竟,她既是一国公主,又是一国王妃。

    不过,现在还是赶紧回去收拾好了,再出来比较好。

    然而,她还没来得及吩咐,就听孟漓江对着侍女吩咐道:“把公主梳洗的东西端过来。”

    孟漓禾一愣,哥哥,这是要做什么?

    总不会,让她直接在院子里洗吧?

    侍女也是有些诧异,不过也赶紧将手中的水和毛巾端到孟漓江身边,接着,就见孟漓江拿起毛巾放入水中,全部浸湿之后拧干,然后对着孟漓禾诧异的脸道:“过来,哥哥给你洗。”

    孟漓禾彻底呆住,脑子里又不由闪现出,自己小的时候哭花了脸,孟漓江便亲自这样为她,擦干净脸蛋儿的情形。

    那种受了委屈之后被宠溺安慰的感觉,此刻尽数拥进她的心里,仿佛再一次感同身受,就好像真的经历过一般。

    而那些原本只与画面差不多等同的记忆,如今,却在与孟漓江的接触中,慢慢的有了实感,仿佛她那缺失的人生,彻底的圆满起来,也彻底的与这里的人生接轨。

    这简直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情绪。

    比起宇文澈曾经给她的归属感,这更像是一种认可,让她更加真实的用这个身份生活下去。

    让她甚至真的相信,这就是自己的前世,她只是回来了而已。

    所以,她不知不觉间便挪动脚步,朝着孟漓江而去。

    温热的毛巾敷在自己的脸上,被兄长呵护的感觉更胜。

    那是她即使在现代,都没有体会过的温情。

    孟漓江仔细而温柔的为他一起降生的妹妹擦着脸,这竟然是他即位以来,做的第一件事。

    整个院子里,除了宇文澈,其他人的眼中,满满的都是羡慕。

    “有个这样的哥哥真好啊……”树上,连胥都忍不住偷偷感慨。

    夜眉头微挑:“想让人给你洗脸?”

    “嗯,还有刮胡子。”胥望着底下的画面展开了美妙的联想。

    夜嘴角微勾:“那你叫声哥的话,我便帮你,如何?”

    “真的?”胥十分吃惊,“每天?”

    “可以。”夜回答的很痛快。

    胥的内心立即产生了极大的动摇,叫哥好像有点肉麻啊!

    但是感觉王妃那样子又好像很舒服,他还没被人伺候过呢,这个诱惑好大,要不要呢……

    “那还要帮我梳头发!”胥纠结了半天,干脆为自己争取更大利益!

    “成交。”夜二话不说答应,然后凑到他身边,“叫吧。”

    “……”胥的身体一抖,这家伙竟然真的答应了,而且为什么答应的这么快,要不是这情景才发生,简直都要以为他是早有预谋。

    算了,叫就叫吧!

    胥深呼吸,然而,嘴巴张了张又闭上,还是觉得好像很羞耻怎么破。

    然而,并不是每个人都会梳头发,所以,孟漓江只是擦完脸,将毛巾放回,摸了摸孟漓禾的头道:“好了,这发髻就要让丫鬟帮你了。”

    孟漓禾点头,这古代的发髻连她自己都不会梳,这些日子豆蔻不在,她都是梳的最简单的发式。

    然而,这几日孟漓禾这想曹操曹操就到的本领当真是越发增加,话音刚落,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公主你要梳头吗?奴婢来帮你梳。”

    孟漓禾惊喜的扭过头,竟然是豆蔻。

    原本当初在路上分开之时,因为担心引起别人的怀疑,所以将豆蔻留了下来。

    但是也答应她一旦那边落脚之后便将她偷偷的接过来。

    倒是没想到这才十天不到,她竟然已经到了。

    而且不止是她,连另外两只小家伙,小朵和小果看到许久不见的孟漓禾也跑了过来。

    还不到两个月不见,这两个小家伙又长大不少。

    孟漓禾赶紧蹲下身去迎接他们。

    小果依然是一如既往的见到人便撒娇,大概是许久不见,就连小朵也一改往日的矜持,在孟漓禾的手边蹭了蹭。

    “哇,太可爱了,公主这是你养的吗?”管玉忍不住惊呼,看着两个肉嘟嘟的小毛球儿,觉得心都要化了。

    孟漓禾点点头:“你喜欢的话也可以摸摸它们。”

    “真的吗?”管玉眼中露出一抹惊喜,到底还是没有忍耐住,慢慢走了过来。

    小家伙们很通人性,既然孟漓禾首肯的,它们自然也不会拒绝,所以没一会儿,管玉就和它们玩在了一起。

    管玉的性子本就开朗,爽朗的笑声响遍整个院子,几乎让人忘记了如今的紧张形势。

    孟漓禾也被豆蔻伺候着去梳妆,之后用完早餐,又拗不过孟漓江的坚持,在神医再次确认伤势之后的同意下,同他一起去了军营。

    倒是苦了宇文澈,因为和她单独相处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说解释什么。

    算了,看她现在这个样子,说不定已经把昨天的事情忘记了。

    反正孟漓禾一直也不是个小心眼的人,又这么信任他。

    他也应该去做点正事了。

    最近,从殇庆国那边传来的消息有些奇怪。

    之前,两三天就会传达一次,这一次竟然已经有四五天没有接到消息,难不成有什么问题?

    宇文澈想着让人着手再去调查,倒也真把那件事抛到脑后。

    直到晚上大家都归位,管玉再一次提出让孟漓禾过去的请求时,宇文澈才彻底有了反应。

    “小雨你今晚想过去就去吧,跑了一天也累了。”难得的,宇文澈竟然没有反对,并且主动建议。

    孟漓禾倒是有些诧异,不由仔细的看向他,只觉今天这个家伙怎么这么异常。

    却见他说完便走回了屋子,坐在床榻上靠在一边,竟然闭上了眼睛。

    孟漓禾更加诧异,难道他是哪里不舒服?

    刚想询问,却见他的手在微微颤抖。

    心里咯噔一声。

    糟了,难道是寒毒发作了?

    仔细算一下的话,上一次发的是热毒,那么接下来这一次的确应该发寒毒。

    但如果是这样,今天晚上无论如何她都不能离开这儿。

    想到此,她扭头看向管玉道:“今晚我就不过去了,多谢你的好意。”

    管玉也有些奇怪,怎么今日那个冰块男不反对了,公主却留下不走了呢。

    不过既然是公主的意愿,她也不好勉强。

    所以点了点头,也便离开。

    孟漓禾迅速关上屋门,又快步朝着宇文澈走去。

    一把抓住他的手:“怎么了,是不是寒毒发作了。”

    宇文澈依然闭着眼:“我没事,你累了就去吧,不是昨晚睡的很好吗?”

    尽管他这样说,但是孟漓禾摸着他的手,明显感觉到比平时要凉。

    只是似乎还没有很凉。

    想来是病毒还没有完全发作起来。

    既然是这样,那趁他还没有特别难受之前泡在水里,还是可以缓解许多。

    想到此,孟漓禾直接站起,准备吩咐人去送桶水来。

    然而刚一起身,手却被宇文澈猛的一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