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55章 谁喜欢温柔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听到动静,饶是宇文澈,也吃了一惊。

    方才,他是听到了孟漓禾在院子里的对话的,不过,却绝对没想到她会如此声势浩大的进来。

    这是什么情况?

    难道,在孟漓江那里遇到了不愉快?

    按理来说,应该不可能啊,她那个皇兄宝贝她和什么一样,怎么可能给她气受。

    不过,看她脸色阴沉,还是主动问了一句:“怎么了?”

    孟漓禾脚步一顿,忽然抬头一笑:“哦,抱歉王爷,我忘记你喜欢温柔一点了。”

    宇文澈登时怔住,这句话,听着怎么这么熟悉?

    好像,今天在哪听过?

    忽然,一句话闪入脑海“本王只是提醒你,在喜欢的人面前,要温柔点。”

    宇文澈顿时警铃大作,她竟然听到了这句?

    如果单独听这一句,貌似很容易误会啊!

    脑子里努力开始回想与管玉到底说了什么话,也不知道她到底听到了几句,又误会到了哪去。

    总之,表忠心永远是没有错的。

    所以,他赶紧说道:“我没有只是喜欢温柔的啊,你什么样我都喜欢。”

    “哦。”孟漓禾面色冷漠,“所以,意思是凶一点的你也喜欢了?”

    宇文澈坚决不被带进沟:“只要是你,不管凶还是温柔,我都喜欢。”

    哼,孟漓禾心里翻了个白眼。

    脑子转的倒是很快!

    但是,她也没有因此舒服多少。

    因为她想到,这男人如今一改往日的冰山状,对自己这么能撩了,难怪他撩起别人也很顺!

    正所谓说曹操曹操就到。

    孟漓禾甚至还没说出口,只是想了这么一下,就听到门外,管玉的声音传来:“公主,你休息了吗?”

    孟漓禾愣了愣,下意识看向宇文澈。

    只见宇文澈微微皱眉,听到这个声音明显脸色变得严肃起来。

    看到孟漓禾望向自己,顿时愣了一下神,接着,干脆直接对着门外回道:“睡了。”

    谁料,门外的管玉却并没有因此离去,反而语气不善道:“谁问你了,我在问公主,我明明看到公主刚进门,怎么就睡了?”

    听这样子,大有不见到孟漓禾不走的架势。

    孟漓禾没有开口,只是上前打开了门:“管小姐,有事吗?”

    看到孟漓禾出来,管玉脸色立即好转不少,狠狠的朝着她身后毫不掩饰的瞪了一眼宇文澈,这才看回来,不过,语气倒是很温和的说道:“公主,我以前看爹爹操练兵马很累,所以特意学过筋骨拿捏,我看你今天一天也累了,我想,不如让我也来为你松松骨吧?保你可以睡个好觉。”

    听到这些话,孟漓禾倒是有些意外。

    倒是没想到,看起来娇生惯养,甚至得天独厚的嫡女且独生女,竟然会为了爹爹做这等事。

    她是医生,自然知道,这拿捏筋骨听起来简单,但实际上也是很费力气的一件事。

    心里,对她从第一面性格上认同的好感度,因此这件事再一次增加。

    但是,想到今日白天的事情,感觉,还是有些微妙。

    不知道为什么,即使觉得她大概是喜欢宇文澈,可是从心里还是没办法对她讨厌的起来。

    因为这个女孩子,看向自己的时候,目光太过纯净。

    她也见过不少的情敌,赵雪莹,苏晴。

    那些人即使看向她带着笑脸,但那眼底里的杂质,却是她从来不能忽略的。

    但是眼前这个管玉不同,她甚至可以相信,她今日对自己说的这些话,是出于真心,因为那眼里满满都是关心和善意,连她这个学过微表情的人,都看不出来。

    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面对别人的好意,她总是很难拒绝。

    然而,她还没回答,宇文澈却已经在后面开了口:“不必了,这种事情就不劳你这种大小姐做了。”

    因为,他实在想不到这女人这么凶,下手这么狠,到底是否靠谱,毕竟,下午的时候抓他那个手劲,到现在手上还有几道红痕。

    管玉一听,瞬间又炸了:“我这个大小姐不能做,难道你这个王爷可以做?你这只手,大概只会点穴吧?”

    “你……”

    “好了。”宇文澈还想说什么,却被孟漓禾直接打断。

    说实话,她实在懒得看他俩一见面就争吵,更何况,这个管玉如果真的很单纯的话,那她每次见到宇文澈就吵,也许当真就是因为喜欢,所以才有的这种反应吧?

    忽然间说不出什么感觉,但是之前进屋时,想要和宇文澈发发脾气的心情却在管玉的脾气下,变得消失殆尽了。

    甚至于,此时,她都懒得听宇文澈怎么解释了。

    也许就是句玩笑吧?

    看到对方喜欢自己偏偏还凶,所以恶作剧一般故意拆穿她,就像当初对自己的恶趣味一样。

    或许,并不代表什么。

    只是,她心里不舒服而已。

    没想到,她孟漓禾陷入爱情以后也是这个样子,无故吃醋,别说他会不会真的像他说的那样不会娶别人进门,单单和别人开玩笑,自己就受不了了。

    怎么会这样呢?

    孟漓禾觉得,她当真是要冷静一下了。

    不然,这种脑子不清楚,心里也很堵的情况下,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说出什么话。

    所以,当即开口道:“好,管小姐,那就辛苦了。”

    “太好了!”管玉立即眉开眼笑起来,那样子,一如之前,仿佛让眼前的世界都亮了起来。

    这女子,当真有这种神奇的魔力。

    然而,宇文澈却眉头一皱,没想到她真的答应了,不由说道:“小雨,已经这么晚了……”

    “没关系啊,晚了就在我那边睡好啦!”管玉直接接过话去。

    宇文澈冷冷一哼,只觉这女人还真是天真,然后,就听到孟漓禾开口:“也好。走吧。”

    之后便没有同他打一声招呼,直接走出门去。

    只有管玉张牙舞爪的对他坐着鬼脸,一副得逞的样子。

    宇文澈不由眯了眯眼,这女人,就是故意的!

    然而,尽管如此,他也不能将已经走出门的孟漓禾再次拉回来,那样,就太不尊重她了。而且当着管玉的面,他也没办法解释发生的事,因为他总觉得,这个女人因为被自己点穴,所以会处处拆自己的台。

    因此,宇文澈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但却只能忍。

    明天!明天他一定要和孟漓禾解释清楚。

    以往,孟漓禾对他根本不是这个态度,都怪这个管玉!

    真的是气死他了!

    宇文澈气闷的躺在床上,没有媳妇儿的夜晚,注定要孤枕难眠。

    然而,相比于他,孟漓禾的待遇实在是好了太多。

    其实管玉这次过来请她,的确是想尽一部分自己的力量的。

    同为女子,孟漓禾却奔赴到战场,下了战场又奔赴到军营治病。

    而爹爹,此时也在和刚苏醒的将军议事。

    只有她,似乎什么都不会做,只能照顾一下孟将军,也是现在的皇上。

    然而,他醒来了,也代表着自己连最后一点可以做的事都没有了。

    同为风邑国子民,她岂有这样眼睁睁看着的道理?

    所以,既然不能在前线,她便在后面支援吧。

    为公主解压,也是如今唯一可以做的事了。

    至于顺便还可以气到那个冰山男,那完全是意外之喜。

    所以这会,她在孟漓禾沐浴过后,便请她到床榻之上,为她认真的拿捏起筋骨来。

    不得不说,她的手法很是熟练,让孟漓禾紧张了这么久的神经,都不由松弛下来,甚至于都有些昏昏欲睡。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孟漓禾睁开眼时,身后的手还没有停下,不由一愣道:“管玉,你辛苦了,就到这吧。”

    “不用啊,我不累。再有一会就好了。”管玉伸了伸胳膊,表示自己还是很有力气。

    毕竟,她也是自小练剑出身的。

    既然这样,孟漓禾也不好再拒绝,只好道了声谢。

    然而,管玉却感动坏了。

    公主的人怎么可以这样好?

    简直和孟将军,哦不皇上,为人一样正直又和蔼。

    一个公主竟然和她道谢,真的是让她恨不得此刻把自己所有劲都使出来。

    而越是这样,越觉得,这么好的公主,配那个冰山男实在是太可气了。

    所以,越想越不是滋味道:“公主,我觉得那个覃王好坏。”

    孟漓禾眯着的眼睛忽然一睁,还是故作平静的问道:“怎么?”

    “他今日去找皇上说话了,语气可恶劣了!”管玉忿忿不平!

    孟漓禾反应了一下,才意识到她指的是哥哥,不由皱眉道:“覃王何时去找皇兄的?”

    “就是在皇上还未醒来时,他说如果皇上再不醒来,他不会饶过他的!”管玉赌气囔囔的说道。

    孟漓禾一愣,虽然管玉说的简单,但大概也能想到宇文澈到底说了什么。

    想来,是故意去刺激他的吧?

    不过,有时候,在治疗上来说,这也不失为一种好方法。

    所以,只是笑了笑,什么都没说。

    管玉一愣:“公主,你不生气?”

    孟漓禾闭起眼:“他也是为了皇兄和我好。”

    果然好温柔啊……

    管玉不由心生感慨。

    都这样了,还可以淡定的去理解他。

    难怪他会说自己太凶啊!

    管玉顿时有些纠结,好吧,她承认,那冰块男好像的确是起了好的作用,但是她实在很难做到公主这样啊。

    所以,纠结了一番,她还是问道:“公主,你说男人,是不是真的都喜欢温柔的?”

    孟漓禾的手忽地握紧。

    白日的画面再次袭来,温柔……她果然在意了宇文澈所说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