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54章 为你点蜡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听到孟漓江这样讲,众人均有些诧异,不过还是如他所愿,随后走出门去,只余下神医,为他检查了一下身体,发现无恙后才离去。

    屋内,只剩下孟漓江与宇文澈两人。

    气氛微妙并且带着些许淡淡的尴尬。

    不过,尽管宇文澈年纪比孟漓江还要长两岁,但因为要随着孟漓禾的缘故,他也只能跟着叫皇兄,所以,从这点来看,出于礼貌,他只能先开口道:“不知皇兄找我有何事?”

    然而,孟漓江只是淡淡一瞥:“这会知道叫皇兄了?”

    宇文澈面色未变,仿若迷茫般道:“皇兄这是何意?”

    “哼!装的倒挺像。”孟漓江冷眉一挑,“方才说不放过我的是谁?”

    宇文澈一愣:“皇兄听到了?”

    “是听到了。”孟漓江直直看向他,“不过,留你下来倒不是要找你算账,之前一直浑浑噩噩无法清醒,尽管有意识却独独缺乏醒来那股力量,所以,是要亲自感谢你的那些威胁。”

    “皇兄不必客气。”宇文澈神色未变,仿佛就是接受一般的感谢,无比坦然。

    脸皮真厚!孟漓江心里默默瞪了一眼。

    若不是看在自己妹妹喜欢,他能容忍有人这样对他说话?

    不过,想到他的那些话,倒还是感到了一些欣慰,毕竟,这个人对禾儿应该是真心的。

    所以,他也不打算再多说什么,只是道:“希望日后,你也能如今日一样。”

    “那是自然。”宇文澈颔首,“她是我的人,自然,不会容忍任何人伤害她。”

    孟漓江默默点头,但是心里还是有点微微不爽。

    自己养大的妹妹,怎么就成为了别人的人呢?

    非常不爽,但又没有办法。

    所以,只能眼不见心为净,直接道:“好了,你出去吧。”

    宇文澈点头告辞,其实他也并不想多待,方才孟漓禾好像有点误会,他还要赶着回去解释呢!

    然而,所谓人生不如意,十有九点九。

    他方一开门,孟漓禾便不理他,直接又闯了进去。

    “小雨……”经过他之时,宇文澈不由出声。

    “我和管副将有事找皇兄谈,你先回去吧。”

    就这样,孟漓禾一句话将他打发掉,带着管副将再次进入了房间。

    宇文澈顿时有些发闷,然而想到他们应该还有许多事要谈,所以也只能温和一笑:“那你谈完早点回来休息。”

    说着,还想要摸摸她的头,然而,却没有得到这个机会。

    因为孟漓禾说完便风风火火的进去,并没有再看他一眼。

    宇文澈只有收回手,脸色终于不再那么淡定,因为媳妇真的生气了。

    只有管玉站在院中,幸灾乐祸的瞧着。

    哼,公主就是棒,这种臭男人不搭理才好!

    只有树梢上看惯了日常秀恩爱的两个暗卫,此刻心里涌起了浓浓的同情感。

    甚至,贴心的在宇文澈回房的路上,点了两行蜡。

    气的宇文澈一掌全灭,只留下一句十分惨烈的话。

    “你们两个的月银,下个月开始减半。”

    “嗷……”胥扭过去搂着树干抱头痛哭,之前的月银还没涨啊,已经很低了好么?再减半真的要罢工啦啦啦!

    但是又很舍不得自己的王妃主子,简直心酸。

    只有夜倒是很淡定,一把将他从树干上拽下来,让他抱住自己继续哭,一边道:“你吃喝用度全部都是王府出,少点月银怕什么,你又没有用。”

    “怎么会没有用?我将来可以娶媳妇儿啊!”胥猛地抬头,表情十分义正言辞。

    “是么?”夜双眼微微一眯,默默走上前,将那熄灭的蜡烛再次点起。

    吓的胥赶紧嗷嗷叫,天啦噜,怎么还敢点起来呦!

    再减半,月银就没有了哇!

    这个家伙岂不是疯了不成!

    所以,就看到院中,两个暗卫对着蜡烛一会点一会灭,呼呼闪闪恍恍惚惚。

    哪里还有身为暗卫的自觉性,简直可以称为光明使者了。

    画面太美,不忍描述。

    而相比于他们,孟漓禾这边可是气氛凝重了许多。

    孟漓江恍惚间多少有知觉,所以醒来时,才并没有意外妹妹为何会在此。

    但是,听到孟漓禾将近日所发生的所有事讲完,他的心里还是狠狠的疼了起来。

    难怪宇文澈方才那语气如此恶劣。

    别说是他,就是自己,都恨不得将自己骂醒。

    他竟然,让妹妹独自为他承担了这么多。

    而且,这些话是从她的嘴里讲出来的,所以很多事情都被她轻描淡写一笔带过,包括那晚的继位见证,也是几乎将功劳都加诸在了全公公的身上。

    可是,那个场景,他不用想也知道,要有多大的压力,全公公才会去以死明志。

    那那些压力,又是谁在承担着?

    不是孟漓禾又是谁?

    如今,她眉宇间的疲惫,焦急的神情,无一不抓着他的心。

    曾经,他为妹妹变成如此聪明有担当而欣慰过的,可是如今,他真希望她还是那个,只会缩在自己怀里的小女孩,哪怕即使只会哭泣,至少,他会为她撑起一片天。

    而不是,自己躺在这病床上,由她去假扮自己,带军打仗!

    他,简直要痛恨自己!

    然而,孟漓禾眼见他眼色变得极其难看,心里某个一直担心的事此刻越发放大了起来,终于有些不安的说:“哥哥,那****冒充你继位实属迫不得已,我知道继位这件事很重要,可是当时没有更好的办法,玉玺和虎符都在这里,我以后不会再碰分豪。”

    孟漓江脸色顿时变得更加难看,甚至撇过头去:“别说了。”

    孟漓禾心里更加着急。

    她知道,在古代,继位有多隆重,历届皇帝对此有多看重。

    由别人代替继位,这在任何方面来看,都不是个好兆头。

    所以,她一直担心孟漓江会介怀。

    虽然,当日,她实属无可奈何。

    倒不是不信任他们的兄妹情,反倒是因为太在乎,才不希望彼此之间有一点隔阂。

    唯一,让她无比庆幸的是,自己不是男子,否则假冒他来继位,当真是犯了大忌。

    然而,她刚刚想到此,却听孟漓江深呼一口气:“禾儿,我从来没有介意过这一点,不仅如此,如若你是男儿身,我就是把这江山给你,也无妨。”

    孟漓禾彻底傻眼。

    而孟漓江眼眶微红。

    他的这个傻妹妹,竟然担心这个。

    她为了自己,千里而来,只身犯险,为的就是救他保他,他还有什么是不可给她的?

    江山,性命,在他们兄妹感情面前,一文不值。

    一旁,管副将也不由有些动容。

    这件事,可以说如今整个风邑国,只有他知道内幕。

    甚至连他都曾想过,这之后可能会发生的问题,但是,他却怎样都没有想到,会是一个可以甘愿为你赴死,一个可以拱手送你江山。

    这样的兄妹情,对比起孟漓渚的杀兄弑父,简直……

    想到此,他的心里更加愤慨!

    不由主动打断这兄妹间的温情道:“皇上,如今三皇子还占着皇宫,我军有所伤亡,还请指示。”

    听到此,孟漓江神情也肃穆起来。

    不过,却是看向孟漓禾道:“禾儿,既然我已经醒了,接下来的事,就不用你操心了。好好去休息吧。”

    “可是你的伤……”孟漓禾有些犹豫。

    “本就不致命,最多就是躺了太久精神需要恢复一下,无妨。”孟漓江温和的安抚着,甚至故意开玩笑道,“别忘了,你哥哥可是战神将军。”

    孟漓禾这才笑了起来,只觉那一块堆积在心头很大的石头终于落地,那是前所未有的如释负重。

    所以,她也点点头离去。

    只听身后,孟漓江对着管副将的话传来:“将今日情况详细告知于朕。”

    之后,声音渐行渐远,但却觉希望越来越近。

    仿佛犹如黑暗中,看到了烛火,那就是希望!

    想到此,孟漓禾不由揉揉眼,因为她真的看到眼前有一片烛火。

    这是什么情况?

    眼前,夜和胥正蹲在前面,对摆放好的蜡烛一根根点起。

    最主要是,已经点起了好多!

    “你们在干嘛?”孟漓禾不由皱皱眉走过去。

    听到主子问,胥脸色顿时一脸委屈:“王爷说,既然我们喜欢点蜡,就让我们将这里点满,为王妃照亮归来的路,然后蜡烛钱用我们这个月的月银抵。”

    呜呜,越想越心痛,简直要哭出来。

    只有夜淡定非常,继续埋头苦干。

    孟漓禾嘴角抽了抽,这又是闹得哪出。

    点蜡?

    宇文澈你还真是与时俱进,有着超前预感。

    我看,与其说是给我照亮路,不如说是给你自己多点点蜡吧!

    今天她看到的那一幕,她可当真没想把这页掀过去。

    她可没忘记,之前自己和凤夜辰在山上追采花贼那一次。

    这个家伙看到之后是什么样的反应。

    而且,她当日的情况完全就是迫不得已。

    可是如今,他却竟敢当着她的面和别人拉拉扯扯,那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让我不爽,我让你更不爽!

    看你下次还敢不敢!

    想到此,孟漓禾怒意四起,一脚踹开了卧室的大门!

    身后,胥立即在心里猛烈鼓掌,他的王妃主子就是霸气!

    一定要帮他报今日点蜡之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