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53章 媳妇是我的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被孟漓江反擒住的手一阵发疼,然而此刻,管玉却完全顾及不上,而是惊讶道:“将军,你醒了?”

    孟漓江微微皱眉,仔细一辨认,才一愣道:“管玉?”

    管玉脸上顿时一喜:“你还记得我。”

    “我们年前才见过。”孟漓江好心提醒。

    而且,只要每次他与管副将回京,这女子都要跑上来迎接,永远都是骑着高头大马,一身红衣,想不记得也难吧?

    然而,管玉才不管那么多。

    她只知道,自己心中的英雄记得自己,那简直比一切都重要!

    然而……

    “嘶……”管玉还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手被他扳过去太久,更加疼了。

    孟漓江这才反应过来,赶紧将她的手松开,低声道:“抱歉。”

    “没关系没关系。”管玉揉着发红的手腕,“是我先压到你身上上来的。”

    话一出口,两个人均是一愣,目光相对,同一时间,均有些飘忽。

    因为他们都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此刻是什么姿势。

    管玉更是脸上发热,此时也不知是被红衣映的还是什么,脸上红色尽显。

    孟漓江刷的从她身上翻下,却是忽然闷哼一声,一下捂住右腹。

    管玉一愣,再也不顾刚刚有些尴尬的气氛,赶紧坐起,紧张道:“怎么了?是不是伤口疼了?”

    孟漓江慢慢躺下,平复了一下呼吸道:“我没事。”

    尽管如此,但是大概是之前刚醒来的动作太迅猛,孟漓江这会不仅碰了伤口,连头都有些发晕。

    所以此刻,只能闭着眼休息。

    管玉不由拼命自责,都怪自己倒在了他身上,才害他将自己认作坏人而碰到了伤口。

    但罪魁祸首,根本就是宇文澈。

    如果不是他,她又怎么会活活站了两个时辰!

    看起来,不用等公主回来,她都要先去讨个公道了!

    “我休息一下就好,你……也回去休息吧。”床上,孟漓江开口道。

    虽然不知道她为何在此,想来多半是为了照顾自己,但如今自己已醒,让一个姑娘留在自己的屋子实属不方便。

    “好,那等神医回来,我再请他过来。”看着他脸色平和下来,右腹处也没有渗出鲜血,不由想到神医说的伤口其实已经恢复的不错,看来应该只是碰到而已,并没有什么大事。

    所以,这会既然他要休息,管玉也没有太过担心,点点头便走了出去。

    而且,她要去找宇文澈算账。

    就算他没有想加害孟漓江的意思,但是他方才对孟漓江说的话,也太狠了。

    然而,不等她去找宇文澈,仅仅是刚走出屋门,就见宇文澈迎面走来。

    眼见他与自己擦肩而过,要推开屋门,管玉再次回身挡到他的面前:“你要进去做什么?”

    宇文澈脚步一停:“你是还没尝够点穴的滋味?”

    听到这个管玉就一肚子火,但是想到如今孟漓江还在里面休息,不宜在他门外吵闹,所以,努力压抑下火气道:“我不想和你吵,但是现在你不能进去。”

    宇文澈眼睛一眯:“他醒了,本王找他有事,麻烦你让开。”

    “将军在休息!”管玉干脆伸出手拦住,“我说了你不能进去,你要是执意进去,我就……”

    “就如何?”宇文澈挑挑眉,满眼不屑。

    “我就宰了你。”管玉一字一顿的说道,目光凶狠,若是普通人听起来,当真是毛骨悚然。

    宇文澈却“呵”的一声,面带嘲讽:“管小姐,你觉得你这样,能嫁的出去?”

    管玉顿时一愣,不知想到什么,本就有些发红的脸色更红:“谁,谁说我要嫁人了?”

    “是么?”宇文澈意有所指的朝着屋内看了一眼,接着才说道,“最好是这样,否则,想得到你的英雄喜欢,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管玉霎时间脸色通红:“你,你什么意思?谁说我喜欢……”

    “本王什么都没说,本王只是提醒你,在喜欢的人面前,要温柔点。”宇文澈直接打断她的话,毫不留情的嘲讽着。

    没办法,他和这个女人就是不对路。

    而对于除孟漓禾以外的女人,他也没有任何耐心。

    所以,话一说完,他便要直接拨开管玉,走进屋去。

    然而,被戳穿心事的管大小姐,此刻却恼羞成怒,加上当日他闯闺房之仇,可谓是新仇旧恨全部集中在一起,整个人如同炸毛的公鸡!

    战斗力瞬间爆表,不仅没有被宇文澈推开,反而是一把抓住宇文澈的手,开始反过去推搡起来。

    宇文澈也是一愣,万没想到她竟然忽然如此反应。

    当即便想要抽出手,摆脱她。

    然而,就在这一个拉扯间,忽听身后,管副将的声音冷冷传来:“你们在做什么!”

    两个人动作同时一停,转头望去,却见院内,孟漓禾,管副将,神医齐齐站在那里,都在看着他们二人。

    而孟漓禾的视线而一直停留在两个人握着的手之上。

    宇文澈眉头一皱,一把从她手中将他抽出。

    心里不由有些微惊,为什么他觉得孟漓禾的目光有些可怕?

    他的确是曾经喜欢孟漓禾为他吃醋,但是,并不想让她误会啊!

    顿时一个头两个大,这个管玉,当真是和自己八字不合。

    而孟漓禾的视线也随着他们手的分开挪到了宇文澈的脸上,目光平静,却似乎蕴藏着什么。

    她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

    但是她听到,宇文澈的那句,在喜欢的人面前,要温柔点。

    喜欢的人面前?

    这个院子,在他们到来之前,不就只有管玉和宇文澈么?

    所以,宇文澈指的是他自己?

    也就是说,明明知道对方喜欢他,还让人家温柔点?

    倒是不知道,这家伙撩妹的技术一流么?

    她还以为,他只是最近特别善于撩自己呢!

    原来,只是撩人功力渐长而已。

    再看管玉,双颊飞红,衣衫凌乱,那分明就是打斗后,面对心上人的反应。

    所以,这么点时间,就足以发生一段感情了么?

    而且,还是在她眼皮子底下。

    她并不想怀疑宇文澈,但是,她今天忙了一天,可以说是身心俱疲,也做不到一笑了之。

    眼见孟漓禾脸色冷然,管副将顿时也面色一沉,冷冷开口道:“管玉,你现在这样子,成何体统!”

    然而,管玉顿觉委屈透顶,所以,直接撅起嘴,对着管副将道:“爹爹,这不怪我,是因为孟将军醒了,然后……”

    “你说什么?皇兄醒了?”孟漓禾却不等她解释完直接激动的问道,而且不等她回答,直接冲进屋子。

    一进门,便直接扑到床边:“哥哥,你醒了吗!”

    孟漓江目光温柔:“哥哥醒了。”

    孟漓禾眼前一亮,差点哭出来:“真是太好了,哥哥,你真的要把我吓死了。”

    眼见孟漓禾在自己面前既难过又开心,妹控孟漓江心里百味杂陈。

    这会头不晕了,只有腹部有些痛感,但这对于长期与伤口打交道的他来说,也并不算什么。

    所以,他干脆慢慢坐起,拉住孟漓禾的手道:“不怕,哥哥醒了,什么都不用怕了。”

    连日来的重担,连日来的担心,以及今天一整天的自责,疲惫,失落,终于在这一刻找到了宣泄口。

    孟漓禾几乎是“哇”的一声哭出来。

    听得在场之人,只觉心都揪起来。

    再怎样坚强,也终究是个需要呵护的女人啊!

    孟漓江更是心疼,干脆一把将妹妹拥进怀里,拍着她的背道:“哭吧哭吧,哭完了就好了,都怪哥哥,是哥哥来晚了。”

    画面刷的一下,与小时候的记忆重叠。

    记忆中,有无数次,哥哥都是在她被欺负之后赶来,也是这样哄着她,抱着她,轻声安慰着她。

    这也是她面对无数屈辱活下来,坚强活下来的动力。

    孟漓禾甚至觉得,那些经历就应该发生在自己身上,那么真实,那么融合。

    眼前的画面感动无比,很难不让人为之动容。

    然而,有一个人,除了为兄妹情动容,还有点别的情绪。

    因为,看着自己的王妃被别的男人拥在怀里,怎么就这么想打人呢?

    虽然那个人只是她的哥哥,但是这又不是小时候!

    难道不懂男女授受不亲吗?

    然而,这种浓浓的醋意却无处可发!

    那才是无人可懂的悲凉!

    不过……

    宇文澈面色淡定走过去,摸了摸孟漓禾的头:“小雨,皇兄刚刚醒来,还是让神医先行诊治一下吧?”

    孟漓禾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抬起头:“对,师傅,你快来看看哥哥怎么样了!”

    说完,便随便擦了擦脸上的泪水,从孟漓江身上爬起。

    不过,脸上的泪珠一时并没有擦干净,哭的鼻子眼睛都有些红红的,让她整个人看上去就像一个哭唧唧的小兔子。

    孟漓江觉得简直要被妹妹萌化了!

    他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妹妹!

    简直想放在怀里使劲揉!

    然而,刚伸出手想要为她擦干净泪水,就见一只大手已经提前伸了过去。

    脸色倏地一冷!

    完全是自家辛苦种的白菜被猪拱了的感觉,非常不爽!

    而宇文澈,终于嘴角带笑,心情无比美丽。

    这种终于把自家媳妇抢回来的舒爽感。

    然后,他就听到孟漓江开口:“你们都先出去吧。覃王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