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52章 该醒醒了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大量的兵马,迅速的朝皇宫呼啸而来。

    黑衣劲装,手持弓箭,刀剑。

    只是,从这装束来看,却根本不像孟漓江的人。

    那又是谁?

    忽然,为首之人,举起了箭,竟然,目标竟然是朝向他们!

    孟漓禾眉头一紧,竟然是敌人!

    前来救援的吗?

    然而,还没等她细想,身子却被宇文澈忽然一揽,一个飞起,便停到了远处。孟漓禾只来得及看见,方才她站的位置,无数支箭落下。

    心里不由一惊,若是没有宇文澈,那此刻,这些箭应该已经插在了自己身上吧?

    这战场当真是随时随地都能丧命。

    只是,这些人又是谁?

    难道,是孟漓渚的援兵?

    没想到,他竟然暗地里养了这么多兵马!

    而且,这些人马实在来的太过突然,加上,直接在背后放冷箭,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仅仅是这远程射箭,便已让不少人有所伤亡。

    而看到这个情况,本已攻到宫墙之上的士兵,也不得不临时撤下,回头应援,面对抄其后路而来的敌人。

    一时间,形势竟然急转而下!

    明明是胜利在望的局面,却因措手不及,加上腹背受敌,硬是处于了下风。

    并且,伤亡惨重。

    一个一个士兵在战场上倒下,一片一片鲜血淋在这皇宫外的砖瓦之上,甚至将宫墙都染红。

    孟漓禾整个身子都在发抖,她此刻多么希望自己也可以上战场杀敌,而不是躲在这里被保护!

    而且,这场战斗是她发号的施令,如果不是她没有估计好敌情,便直接开战,这些人或许不会死。

    “小雨,冷静一些。”察觉到孟漓禾的异常,宇文澈从身后一把搂住她不停颤抖的身体。

    如今他们所在的位置距离战场较远,没什么人会注意到。

    那边的厮杀太过凶猛,他必须保证孟漓禾不会受到伤害。

    至于指挥,还有那几个副将在,孟漓禾即使留在那里,也帮不上什么忙。

    而相对于这些,她的安全比什么都重要。

    只是,如今,她却似乎在自责。

    这怎么可以?

    然而同样,孟漓禾又怎么可能冷静的下来?

    眼前的情况虽然不称之为杀戮,但是那应对不及而丧生的士兵们,又和被杀戮有什么区别?

    她几乎是六神无主的看向宇文澈,双唇轻颤:“是我害了他们……”

    “不是!”宇文澈心疼的抓住她的手,眼睛直直的看向孟漓禾,“听好了。你没有做错任何事,战场就是这样,形势瞬息万变,没有人会预估下一刻发生什么,你今天的决定,也是所有将领提前商量好的,攻城是必须,谁也没查出孟漓渚还有后招,包括我,所以这并非你一个人的责任,听见了吗?”

    孟漓禾愣愣的点点头,目光中却依然带着一丝迷茫,那是受了刺激之后的恍惚。

    宇文澈狠狠的叹了一口气。

    对于孟漓禾,他再了解不过,责任心比谁都大,善良程度也比谁都深,自然,很难接受这么多人倒在自己面前。

    这个女人,即使再比别人勇敢,也终究不该出现在这里,这对于她来说,太过残忍。

    如果可以,他真的希望把她藏起,让她永世不受俗世侵扰。

    忽然,一个身影跌跌撞撞的跑来。

    看出是管副将,孟漓禾不由赶紧迎上去。

    管副将开口便道:“将军,如今形势对我军不利,属下建议先行撤退,改日再攻!”

    孟漓禾身子摇了摇,就在宇文澈担心她会无法接受这个建议时,听到她黯然开口:“好,发信号吧!”

    管副将点了点头,朝着不远处等待的士兵做了个手势,很快,撤退的号声便响了起来。

    众士兵们听闻,立即不再恋战,只将面前的人应付掉,便迅速撤开。

    孟漓禾只是默默的看着战场重归平静,什么多余的话都没讲,便也转身而去。

    只是,那背影无比失落沮丧。

    宇文澈心里不由狠狠一揪。

    他何尝见过这样的孟漓禾?

    即使被刺杀,即使被污蔑,即使被陷害,她也没有低过头,弯过腰。

    国仇家恨,压在一个女人身上,实在是太重了。

    他真的想为她扛起所有,可是这里是她的国家,自己这个身份实在太过敏感,无法参与太多。

    因此,除了心疼,更多的还有愤慨!

    孟漓江,你也该醒了吧?

    所以,当孟漓禾提出要换下装扮,亲自去军营为士兵们治伤时,宇文澈并没有反对。

    军营应该比较安全,加上,她如今的心情,让她亲自为士兵们做些事,比坐在那里自责来的好。

    虽然,他也相信,她迟早会想通这并非她之过,但也终究要靠自己走出来。

    更何况,他也有事要做!

    所以,看着扮了男装,又易了容,与神医结伴而去的孟漓禾,宇文澈只是点点头:“早去早回。”

    孟漓禾一愣,自从来到风邑国,这家伙因为担心自己的安全几乎如影随形。

    这会,怎么不跟着了?

    难道是觉得,军营太敏感了?

    想到此,孟漓禾倒也不再多想,毕竟如今她急着过去,能够多挽留一个人,她的心里也会好过许多。

    只是,待她离开宅院,宇文澈却一改方才的柔和,脸色瞬间冰冷下来,转身,推开孟漓江的屋门。

    响动太大,屋内的管玉几乎直接从椅子上弹起,下意识就要拔剑。

    看到是宇文澈,剑倒是没拔出,但脸色也没有好到哪去。

    “你不会敲门吗?忽然这样闯进来!”

    宇文澈却完全不看她,只是,径直走到床前。

    看到他朝孟漓江靠近,管玉脸色骤然一沉,许多不好的念头立即升起。

    这些日子,一直都是她照顾着孟漓江,所以她很清楚,眼前的这个男人,从来都没踏进过这间屋子一步。

    如今,自己的爹爹和公主都不在,他忽然过来干什么?

    她可没忘记这个人的身份,可是殇庆国的王爷,而且这个殇庆国,一年前与他们还是敌国。

    所以,她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宇文澈要趁机加害孟漓江。

    所以,一个箭步挡在他的面前,管玉神情严肃:“你要做什么?”

    宇文澈这才不得不看向她,只一眼,便猜得出她心里在想什么,不由眼中闪过一抹不屑:“本王要做什么,凭你可以拦住?”

    管玉目光一缩,果然!

    然而,还不等她拔出箭,便见宇文澈朝她身上一点,接着她便维持着拔剑动作,完全不能动了!

    这个男人,竟然给她点穴?

    “你到底要对孟将军做什么?他是公主的皇兄,你不在乎公主吗?还是说,你根本就是利用公主?你根本不爱她!”

    宇文澈眼睛一眯,双唇微启:“太吵了。”

    说完,伸手再次一点,立即,管玉便只能瞪大眼睛,什么话都讲不出了。

    宇文澈绕过她,再次走到床的另一边。

    感觉到身后气息流动,宇文澈清冷的开口:“本王说几句话就走,劝你不要傻到自行冲破穴道。”

    管玉眼中几乎发红的眼睛微微一闪。

    这个男人当真厉害。

    竟然连她要冲破穴道都知道。

    所以,就算她没有被束缚住,想要与他对敌,恐怕也是以卵击石!

    只是,即便如此,她又怎能眼睁睁看着他加害孟将军?

    所以,只是停了一瞬,她还是坚定的闭上眼,拼了!

    宇文澈眉头一皱,倒是没想到。

    只不过,既然已经提醒,他也没心情再多说,当下,只是看着床榻上一直闭着眼的孟漓江开口:“孟将军,我今日称你一声将军,便是想说,如今的战斗应该是你的事,但是,现在在战场上指挥战斗,承受危险和压力的却是你的妹妹孟漓禾!而且,全公公也为护你而去,你如果再不醒来,下一刻,你看到的说不定便不只是全公公的尸首,或许是你妹妹!那样,我一定不会放过这里的每一个人!包括害她承受这一切的你!”

    话一说完,宇文澈便转身而出!

    他相信孟漓江可以听得到,只不过,因为身体的原因沉睡太久。

    如今,也该刺激一下他,让他有斗志的时候了!

    只是其他人不忍心,那这个恶人就让他来做吧!

    “哐当”一声,门再次被甩上。

    只余屋内从他说话开始便已放弃冲开穴道的管玉,依然维持着姿势站在那里。

    冰块男,虽然误会你了,但也要把穴道给解开吧!

    然而,不知是宇文澈忘了还是当真故意惩罚她,总之,一直到天黑,管玉都身形未动,足足就这样站了两个时辰。

    管玉气的咬牙切齿,但是不到万不得已,冲破穴道这种事,还是不可能去做的,因此,她只能等。

    等到公主回来,她一定要好好告一状!

    然而,忽然,她只觉身子一软。

    穴道竟然自动解开了!

    所以说,这个男人竟然一开始就点了两个时辰的穴?

    当真是可恶!

    管玉微动,想要活动一下僵硬的身体,然而,腿却因站太久,忽然一软,直接便倒在身后的孟漓江身上!

    “啊!”管玉吓了一大跳。

    然而,还没等她起来,便觉身下那具身子一动,忽的一下擒住她的手,在她完全来得及反抗之时,一下翻身欺上,“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