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51章 爱如月光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任谁也没想到这个孟漓渚居然会当着所有人的面放冷箭。

    而那箭虽然有一定距离,但是胜在速度飞快,甚至于随之,又从旁边两个方向分别射出两箭,当真是让人避无可避!

    身后,管副将简直惊到发抖。

    他上过战场无数次,从没有像此刻一样心惊过。

    因为,只有他清楚,那个人不是孟将军,而是假扮他的孟漓禾!

    如果是孟将军,这几只箭虽然角度刁钻,但他相信,只要他已经做了防备,抵抗住也是完全可以。

    可是,他们的公主完全不会武功,这怎么办!

    虽然脑子里转了如此多想法,但实则也只是过了一瞬间。

    随着箭越来越近,他的脑子里也只剩下一点,不能让公主出事!

    所以,尽管他刚复原的筋脉还不足以让他的身手很灵活,但是他也决定用自己的身子挡回去!

    然而,还没等到他有所行动,便听到又一声箭啸破空而来。

    接下来,“咻!咻!咻!”三声连响!

    众人甚至都没看见,另外三支不同方向的箭到底从何处发出,只看到那快如影子的箭更加迅猛,带着势不可挡之势。

    “当!当!当!”

    终于,三个声音先后响起。

    而那原本眼看就要射进孟漓禾胸膛的箭,则被后面来的三只箭分别击中,堪堪在孟漓禾的眼前因相撞而垂落。

    力度,时间,把握之好,无不让人惊叹。

    孟漓禾也终于在这一变故中回神。

    方才那箭射出之时,她并非没有看到,但是那箭速度太快,根本来不及让她做出任何反应。

    就算,她在现代也遇到过不少歹徒,但是,面对战争,这绝对是第一次。

    说不紧张不害怕绝对是假的。

    而事实上,哪怕再晚个一秒,她也可能已经葬身于此。

    幸好,那几只箭被人从中拦下。

    耳边,宇文澈的话不由响起。

    “你不会有危险,我会保护你。”

    所以,方才那三支箭,是他所射吧?

    心里忍不住一暖,也只有他,会时时刻刻注意自己的动静,第一时间保护自己。

    要说,都怪她估计失误,但是,她当真是没有想到,这个孟漓渚竟然会如此。

    虽然,一早就知道他丧尽天良,既然可以弑父,嫁祸兄长,大概也没什么事做不出来。

    但却也没想到,他会当着所有人的面公然下毒手。

    所以说,是因为觉得自己被拆穿,所以干脆不再维持那表面的假象,直接公然谋反了么?

    这个孟漓渚当真还是那样一如既往地沉不住气。

    只是,既然这样,那她,也不需要再客气了!

    今日,她的目的已经达到,那就是,拆穿他,巩固哥哥的地位!

    既然如此,那她还有何顾虑?

    他敢主动出击,自己为何不敢还击?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诛之!

    想到此,孟漓禾目光冷冷的扫向孟漓渚,举起手中的长剑,直指前方:“捉拿反贼孟漓渚!”

    语气坚定震撼,带着不容置疑的果断!

    “杀!”

    身后,一众将领带着士兵们直接冲过去,一时间,整个皇宫外,都回荡着群情激昂的嘶吼声,战争,终于爆发!

    皇宫内,孟漓渚脸色大变,此刻也终于意识到,自己方才有多鲁莽。

    但眼下为时已晚,只能慌张的从台子上下来躲避。

    看不到孟漓渚的脸,孟漓禾冷冷一笑,转身高傲的骑马往后退开。

    这也是在今日之前商量好的,由另一名高副将领兵,他与管副将退下来负责指挥。

    毕竟,如今的情况,他二人均无法亲自上战场。

    好在,主帅并非一定要亲自上阵,除非遇到强敌之时。

    所以,此刻他们的退下,在那些因为战争开始,而远远退开的百姓们眼里,就是对孟漓渚的蔑视!

    那是毫不放在眼里!

    数不清的箭从宫墙之上往下射出,穿越了进攻的士兵们的铠甲。

    然而,并没有人退缩。

    相反,无数的射手冒着随时可能会中箭的危险,从宫城之下朝上,对着宫墙之上射箭。

    从下至上,不可谓困难,然而,却个个坚定有力。

    为的就是可以多射下一个人,为攻城的其他同伴减少一点阻力。

    而事实上,身旁的士兵也并未完全顾着攻城,同样有一部分人一直留在射手身边,拼命为射手们挡掉那飞来的箭。

    整个军队配合良好默契,孟漓禾远远的望着,除了感叹哥哥平日战略有嘉外,只觉入目满满都是团结友爱,每个人都在战斗,每个人都在处处护着他人,这是一股凝聚的力量。

    然而……

    孟漓禾的视线又扫向宫墙上,那些为虎作伥的人们,只觉心里一阵发凉。

    如果可以,她多希望看到的是大家共同面对外敌,同仇敌忾,而不是如今手足同胞相残。

    风邑国本就对比其他两个国家来说,兵力较弱。

    如今,又要损失多少兵马。

    只是,惋惜归惋惜,但终究也是无可奈何之举。

    哥哥刚刚登基,面对如此动荡的形势,如果不拿出点强硬的手段出来,即使孟漓渚的事情解决,恐怕后面也不会多么太平。

    所以,她只能再次杀鸡儆猴。

    “别担心,皇宫里面侍卫并不算很多,只要可以打进去,孟漓渚必输无疑。”

    身边,宇文澈的声音忽然响起。

    孟漓禾不由转过头,宇文澈已然站在他身边不远处。

    不过,大概因为耳目众多,并未与她并肩站在一起,而是在她身后两步远的距离。

    孟漓禾心头的暖意一瞬间便升起。

    她自觉以前,并不是那么容易感动的人。

    但是面对这个看起来什么都不放在心上,实际上,却连关于自己的每一个小细节都注意的人,她真的觉得每一次都是惊喜。

    一向自傲的他,竟然可以甘于屈居自己身后,虽然是形势所迫,但是从他的面容中,并未看出有何不适,这在这个男尊女卑,出嫁从夫的时代,实在是太难能可贵。

    她甚至觉得,能在这个时代遇到他,就是老天给她的最大恩赐了。

    所以,她微微一笑:“谢谢。”

    宇文澈有些诧异的挑挑眉,只当这句话是因方才挡箭之事,所以,嘴角一勾道:“不该你来谢,应该,整个风邑国来谢。”

    “为什么?”孟漓禾不由诧异。

    “因为如果你中箭,我会让风邑国所有人,都成为亡国奴。”

    宇文澈状似随意一说,孟漓禾却听得心里一惊。

    因为她觉得,这话看似是随口为之,但以宇文澈的脾气,或许,当真可以做的出来。

    所以,看了看周围,确认无人注意到此,孟漓禾第一次,郑重的开口:“澈,我要你答应我,不管我有什么事情,不要牵连到我的国家好吗?”

    宇文澈眼睛眯了眯,没有开口。

    孟漓禾只好又道:“这里还有我的哥哥。”

    宇文澈却定定的看着她:“你知道,我只在意你。”

    孟漓禾一愣,心里顿时一软,情话什么的简直就是大杀器,但是还是说道:“可是我不希望你和哥哥兵戎相见。”

    宇文澈这次终是沉默了,半晌才开口道:“所以你最好做到在风邑国平安无事。”

    孟漓禾不再说话,因为她了解宇文澈的心情,凭良心讲,若是宇文澈出了什么事,她也一定手刃仇人。

    只是,尽管如此,眉头还是止不住的皱了起来,再次看向战场。

    看着她一身战袍,眉目特意被画的无比英气的侧脸,不由想到那晚她接旨的样子,宇文澈忽然开口道:“如果有女皇,我觉得你当之无愧。”

    “哈?”孟漓禾简直吓了一跳,下意识回道,“开什么玩笑,我才不要做什么女皇,女人还是相夫教子比较好。”

    “相夫教子?”宇文澈很快找到了亮点。

    孟漓禾顿时一愣,她只是把心里话随口一说而已啊,虽然她的确经常一人扛很多事,但是她最大的心愿还是和心爱的人平平安安的生活变好,从来没有更大的野心。

    只是这个家伙又把这么正常的一个词联想到了哪儿去?

    果然先下来就听见宇文澈低声道:“放心,毒解完之后,我便如你愿,让你有子可教。”

    孟漓禾顿时脸上一红。

    这家伙能把耍流氓说的这么文雅,也真的是没谁了!

    但是,现在还在打仗啊!

    就算眼看着已经有人站上了宫墙,很快胜利在望,但也不能这里讨论这个吧!

    宇文澈忽然轻声一笑:“相比于一直面色凝重,我更喜欢你脸红。”

    孟漓禾这才一愣,原来,他只是看到自己一直在揪心战场之事,所以,故意在缓解她的情绪吗?

    这个人怎么可以如此贴心?

    明明看起来那么冰冷的一个人,却偏偏用一点一滴的温情不断融化自己。

    不知为何,孟漓禾忽然想到月亮,一样的看上去冰冷,但是,却总是她在黑暗中不可缺少的光芒。

    想到此,她再次看向战场时,脸色逐渐和缓下来。

    心中有光,何惧阻碍呢?

    眼前,城门已经即将被撞开,不是已经看到曙光了么?

    然而,心才放了下来,却听远处,忽然传来一阵马蹄声,听起来数目不少,似乎风尘仆仆而来。

    孟漓禾不由转身望去,然而,却在他们越离越近时,脸色倏地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