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50章 战争打响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一场继位结束。

    一场战争即将打响。

    全公公终究还是走了。

    孟漓江依然没有醒来。

    看着孟漓禾那单薄的身躯,对此默不作声,甚至并没有流露出多么悲伤的情绪,这几日,也只是默默的与管副将商议发兵之事,宇文澈心疼的无以复加。

    因为他知道,他的王妃不是没有悲伤,而是将这种情绪深深的埋在了心底。

    那样一个忠诚的老人,就这样为了她的国家,活生生撞死在她的面前。

    这么巨大的冲击,饶是他,都无法做到,完全没有一丝波动。

    虽然,如今几天过去,自从百官知晓当日皇宫情形之后,加上,他们刻意对外散播的缘故,如今,皇城内的百姓们,已经大部分都相信了,其实孟漓江是被嫁祸这个事实。

    这一定程度上,让形势乐观不少。

    但马上发兵在即,她心里的压力恐怕也是与日俱增。

    此刻,虽然还是睡在自己身边,但那微微蹙起的眉头,却也预示着她根本没有睡着。

    将手按在她的额头之上,宇文澈微微用力,想要将那让他觉得无比碍眼的眉头压下去。

    孟漓禾不由睁开眼:“睡不着吗?”

    宇文澈抽回手,看向她:“这句话,是不是应该我来问你?”

    孟漓禾一愣,随即神色一黯:“原来你发现了。”

    “你这几日都没有睡过一个好觉,我只是不忍心拆穿你,但是明日就要发兵了,你再这样下去,明日你如何替兄出征?”

    孟漓禾不由沉默下来。

    哥哥还是那样的样子,这一次,他当真是昏迷的太久了。

    所以,她只能继续扮成哥哥的样子,就算不能真的上战场杀敌,也要做个指挥的样子出来。

    毕竟,出战又怎能没有将领?

    但是,她一个小小的女子,何时面临过这种场面,不害怕是不可能的。

    抛开有没有性命之忧,能不能不被千军万马发现,才是关键。

    要知道,这一次,可不是在晚上的地底下,而是在皇宫之外,所有将领士兵的面前。

    稍微一个不注意,就有可能暴露,那样就是满盘皆输。

    但是她,输不起。

    叹了一口气,宇文澈将她拥入怀里:“不是说过了吗?有我呢。你不会有危险,我会一直保护你,你也不担心战况,如今皇兄兵力强壮,这场仗迟早会赢,只是时间问题。知道了吗?”

    孟漓禾将头埋进宇文澈的怀里,点了点。

    真好,有个人可以在她身边陪她。

    “还有。”宇文澈忽然顿了一下,接着,才吻了吻她的发梢说道,“如果难过就哭出来,不要憋坏了自己。在我的面前,你不需要坚强。”

    话音落下后不久,宇文澈便感觉到,怀里那具身子微微颤抖起来,很快,自己的胸前便有了湿意。

    孟漓禾那压抑的哭声开始慢慢响起,之后逐渐放大,甚至环抱着他的双手也越来越用力,甚至让他都感到一阵被抓的痛。

    然而,宇文澈却终于放下心来。

    哭出来就好。

    不知过了多久,宇文澈才感觉到怀里的身体渐渐安静下来,低头一看,不由脸上出现一丝笑意。

    这个女人,竟然就这么哭着睡了过去。

    真像个孩子。

    而且,明明是一个将所有事都放在心里的人,却这样对自己毫不防备,更是让他心里软的一塌糊涂。

    将她慢慢的放在枕头上,宇文澈起身,亲自用温水沾湿了丝帕,将她脸上的泪痕轻轻擦去。

    这辈子,他大概还是第一次动手伺候别人。

    下手并没有什么轻重,有几次甚至让孟漓禾眉头微蹙。

    不过,即使是这样,孟漓禾依然没有醒来。

    或许是这次痛快大哭,终于将她积压在心底的郁结一扫而空,孟漓禾这一觉睡得很沉稳。

    因此,当第二日,发兵的号角吹响之时,大家所见到的便是一身英姿飒爽,身披战袍的英雄男子——孟漓江。

    而除了极少数的人外,没有人知道,这件战袍下面,却是一个女儿身!

    大军浩浩荡荡进城,两个虎符合二为一,没有人胆敢阻拦。

    就这样,一路直逼皇宫。

    孟漓禾骑在马上,手持长剑,直接大声喊道:“反贼孟漓渚,还不速速让出皇宫,束手就擒?”

    宫门紧闭,宫墙上,侍卫们严阵以待,但都没有人敢轻举妄动,即使如今皇宫内,已经全部被替换成孟漓渚自己的人。

    因为此次本就因阅兵的缘故,即使远在边疆的士兵们也来了京城很大一部分,如今这些兵力别说一个皇宫,恐怕十个皇宫都能拿下。

    没有动静,亦没有回应。

    孟漓禾冷冷一笑:“孟漓渚,你胆敢杀害父皇,如今,却是怕了吗?躲在里面如同缩头乌龟,是等着朕亲自进去,提你的人头吗?”

    孟漓禾说的极其嚣张,但配合她如今假扮的孟大将军的身份,却又显得气势磅礴。

    众人只觉这便是一代将军的样子,丝毫,没有和狂妄二字做以联想。

    果然,片刻之后,孟漓渚在皇宫城墙后,那块原本为检阅兵力而建的台子上出现。

    可以向皇宫外看,但却远在任何射手的射程之外。

    倒是聪明,孟漓禾眉头一挑。

    不过,敢露面就好办了。

    而孟漓渚看到宫外的情形,却当真是吓了一跳。

    这个孟漓江不是明明为那死去的老家伙挡了一剑吗?

    就算不致命,也不可能可以安然无恙的坐在马上吧?

    而且那日之后,他将整个皇宫围的水泄不通,他不可能有逃出去的可能。

    甚至于,他都以为,这个孟漓江就是不想落入他的手里,干脆在某个皇宫的水池里溺水自杀了。

    虽然没有找到尸首,但这也是唯一他能想到的结果。

    所以,即使这几****也听到了某些关于孟漓江已经继位的传闻,他也是不信的。

    只把它当成,是孟漓江的部下再搞鬼罢了。

    而今日听到来报说,当真是孟漓江出现,他才亲自过来看看。

    却没想到,这个人竟然当真出现在自己面前?

    而且,他身后那人,是管副将?

    这绝对不可能!

    他当日出宫时就已经快要是个活死人,他还能坐于马上带兵打仗?

    他绝对不信!

    所以,这里面一定有诈!

    说不定,此人根本就不是本人!而那个管副将,也有假!

    不过,既然这样……

    事情或许更好办了。

    想到此,孟漓渚也不质疑,反倒是直接说道:“大皇兄,谋反可是大事!可别嫁祸给我啊!”

    孟漓禾冷冷一笑,用孟漓江那惯用的语气说道:“这句话,应该送给你吧!你污蔑朕谋反这件事,我们还未算清楚。”

    孟漓渚表情丝毫未变,仿佛就在等着他这句话一般,听完之后立即说道:“大皇兄,你带着大军打入皇宫,自立为王,这是我谋反?”

    只是,他在等着孟漓禾的回答,而孟漓禾又何尝不是等着他的回答?

    当即直接掏出两个各自为半的虎符,合二为一道:“孟漓渚,看清楚了,父皇已经在传位之时,一并将虎符传于朕,虎符合并,大军可进城,朕哪里谋反了?”

    远远的看着这个东西,孟漓渚立即脸色一变。

    当即不敢置信的说道:“你这个一定是假的!”

    “假的?”孟漓禾手持虎符对着身后的将领和士兵们绕了一圈,之后再次置于眼前,“孟漓渚,虎符乃官窑定制,不管其样貌还是材质,均是民间所不可仿制的,如今所有将领证实过的东西,你竟然认为,是假的?哈哈哈,孟漓渚,你还真是天真!”

    孟漓渚面色青白交加,他没想到,他竟然会在如此多人的面前,被孟漓江奚落!

    而且,虎符竟然是真的?

    那眼前这个人,真的是孟漓江吗?

    孟漓渚越来越心惊,因为仔细辨认过去,的确不管是身姿还有动作,甚至于表情,都完全符合孟漓江的特点。

    所以说,孟漓江甚至逃出去了?

    并且,还拿到了虎符,那玉玺……

    然而,就像故意要给他答案一样,孟漓禾再次开口:“孟漓渚,你看好了,朕手上这块,就是玉玺!”

    这……

    心里的猜想被证实,孟漓渚甚至整个身子都支撑不稳,不由向后倒退一步。

    所以说,他翻遍整个皇宫都找不到的玉玺,竟然也被他带了出去?

    这个孟漓江,他当真是轻敌了。

    明明,是那么周密的计划,他甚至想不到,还有人可以破解。

    而孟漓禾依然没打算放过他,而是更为大声道:“三皇子孟漓渚谋反,杀害父皇,其罪当诛,还不速速伏法?”

    话音一落,几乎如同约好一般。

    整个皇宫外的大军都齐声喊道:“伏法!伏法!伏法……”

    甚至于,连原本躲得远远的老百姓们,也开始跟着群情激昂起来。

    孟漓渚脸色铁青,然而,如今,不管是否出去都是一死。

    还不如做个殊死拼搏,而且,他也并非没有后招。

    只是,不管他是否谋反,这个孟漓江也别想有命继位。

    悄悄对离他最近的侍卫使了个眼色,孟漓渚的眼中露出嗜血的光芒。

    孟漓江,想登基,下辈子吧。

    很快,“咻”一声,一支箭便朝着马上的孟漓禾直接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