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49章 以死明志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我有证据。”

    忽然,一个声音从所有人身后响起。

    孟漓禾心里一动,赶紧抬头看去。

    只见,在众人的目光下,一人从人群中,昂首挺胸,英姿飒爽的大步而来。

    那一瞬间,在这暗无天日,只靠微微烛火才得以辨认的地底下。

    孟漓禾仿佛看到了一道强光。

    照亮她的目光,更照进她的心。

    那是,宇文澈。

    虽然,他的衣着不似寻常,又做了刻意的妆容改变,但孟漓禾不会认错,一定是他。

    那个对她说,不管有任何问题,都可以依靠他的男人。

    他现在,就是来帮自己摆脱困境的么?

    “你是谁?”崔尚书疑惑的望过去,他为官这些年,似乎并没见过这个人。

    但是看此人的气度,却又不像是小人物。

    “我只是管副将的一个部下,奉命调查了一些事情而已。”宇文澈淡淡开口,不卑不亢。

    作为礼部尚书,崔进虽然对他这种连礼都没有行的做法有些不满,但眼下这情况,又不是在朝堂之上,加上听到是管副将之人,倒也没想与他计较,只是道:“你有什么证据?”

    宇文澈将手中一叠资料递过去:“大人请看,这里详细得记录着,近几个月以来,大内侍卫是如何因病或伤残等原因,被新晋人员替换掉的,而且就新晋人员的背景来看,与三皇子都有牵扯。所以,这很明显的说明,他对皇宫政变早有预谋。而另一面,大皇子此次带军前来阅兵,事发当晚,大军却尽数都在城外安营,没有任何要攻城迹象,试问若当真是谋反,又为何只身一人行动呢?”

    崔进皱皱眉,接过他手里的资料,脸色越来越凝重。

    而孟漓禾的神情却松懈了下来。

    宇文澈当真是太让她惊喜了。

    原来除了那晚给她的那些资料,他也为今天可能会发生的情况,留了后手。

    这个男人总是这样。

    看起来不喧哗,很多时候都默许她立于人之前,独显她的姿态。

    但是,从默默的以苦肉计逼皇上就计也好,默默的吃下毒药也好。

    他对自己的爱,永远都是不宣于口的,却炽热而浓烈。

    莫名的,便也不再有所担心,因为,还有他在。

    崔进终于将资料看完,面上已经没有最开始的较真,大抵心里也已经有了数。

    原本他便不是真的想不认可孟漓江,但在他的原则里,是非对错,就是要有个答案。

    毕竟,继承皇位,是一国之重中之重。

    将资料还给宇文澈,崔进淡淡的开口:“你的证据的确可以从一方面分析现在的局势,可是,却也不能证明,这份继位诏书就是真的。”

    宇文澈眯了眯眼。

    这朝廷中,永远有这种看起来正义,却顽固不化不懂变通之人。

    竟然,轻易的就将事情又绕到了原点之上。

    而最令人更加无语的是,此话一说,竟然很快有人响应。

    “既然没有直接的证据,那今日大皇子用这等方式请我等过来,又用自己的人将我们通通困住,到底是真的见证继位,还是想要胁迫呢我等接受呢?”

    这个声音一出口,大臣们立即开始交头接耳。

    形势竟然往更恶劣的方向发展。

    孟漓禾立即皱了眉,怎么会这样?

    她用这手段请他们来不假,但是继位诏书是真!

    这种手段也是逼不得已才为之,难道竟然因此让人怀疑诏书的真实性,这,不是害了哥哥吗?

    然而,还未等她做出反应,身边,全公公却往前站了一步,对着下面开了口。

    “众位大臣们,老奴在先皇身边伺候了四十余年,对先皇的忠心程度,相信各位有目共睹,如今老奴在此作证,还不足以让各位相信吗?”

    话一出口,底下瞬间安静下来。

    不是因为对这个全公公有所忌惮。

    而是,此人可是从先皇还未登基之时,甚至是年幼之时便开始辅佐,其忠心程度,相信整个风邑国都不会有人去怀疑。

    再加上,此人平时很难接近,与其他公公不同,从来不与朝堂中的大臣结交。

    可谓是,除了先皇的话,其他真的是油盐不进。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一开始,大家看到是他在宣读继位诏书,而没有立即质疑诏书的原因。

    如今再这么一想,更是觉得其实的确没有什么怀疑的必要。

    因为只要证明孟漓渚其实才是谋反之人,不管有没有这个传位诏书,风邑国子嗣凋零,总共有三个皇子,二皇子还常年卧床,身体十分不好。

    所以,只要孟漓渚获罪,即便没有传位诏书,也只有孟漓江可以继位。

    因此,弄个假的诏书,当真没有必要。

    只不过,方才形势在一面倒之时,即便这其中有孟漓渚的人在,迫于威胁,他们也不敢说什么。

    但如今,既然形势发生了变化,有机会让孟漓江继位不那么顺利。

    他们自然也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所以,还是有人开口道:“全公公,我等也不是不相信你。但是,今日我等就是被胁迫才来此,又有谁知道,你不是在胁迫下而做出今天的事呢?”

    “你!”全公公面色徒然一沉,看向问话人道,“老奴在皇宫这么多年,你们曾经有谁对我胁迫成功过吗?”

    全公公不愧常年跟在皇上身边,虽是一个奴才,但那身上散发的气势却也不容小觑。

    只是,既然已经开了这个头,如果被一个公公反驳两句就闭口不谈,抛开用意不说,光是这一点就让他抬不起头。

    所以,当即回道:“全公公,以前没有胁迫成功,不代表现在不会。”

    全公公咬紧了牙关,脸上因此甚至青筋暴起。

    他陪伴了皇帝这么多年。

    竟然到最后,被这些人质疑他的忠诚!

    何其令人愤怒!

    难道,他这一生鞍前马后,为皇帝不所不为,却连最后一个皇帝的心愿,也完不成吗?

    想到此,他的双眼几乎发红。

    “老奴,家中自幼无人,这么多年只伺候先皇一人,如今先皇已殡天,又有何是可供人胁迫的?”

    “那可不一定,是人就有弱点,说不定,有人用你的性命相挟呢?”

    不只是那人,甚至还有其他人也加入了质疑中,来回答他。

    一时间,质疑声四起,甚至达到空前的鼎沸。

    孟漓禾不由朝那几个人看去,只这么一眼,就顿时了然。

    这几个人与哥哥一向对立,如今,就是在趁此机会搅乱整个局面。

    要怎么办好呢?

    孟漓禾飞速的想着。

    然而,还未等她想清楚,就听全公公忽然大喊一声道:“既然各位怀疑老奴贪生怕死,那老奴今日,便以死明志!”

    说完,还不等身边之人反应过来,便直接一个冲刺!头直接朝一旁的石墙上狠狠的撞过去。

    这一幕发生的太过突然,即使宇文澈已经用轻功飞过去,也还是晚了一步。

    而管副将虽然离的最近,但他重伤初愈,其实行动还不够灵敏,根本没有能力应对。

    “不要!”孟漓禾甚至只来的及喊出这么一声,就看见,被石墙的反作用力冲回的全公公,往后仰倒在地,额头上尽数都是鲜血,缓缓从两旁淌下。

    满堂哗然。

    满堂震惊。

    满堂安静。

    孟漓禾差一点就用原声哭了出来,但是在这个环境下,还是坚持忍住,维持住孟漓江惯用的身姿跑了过去。

    声音几乎带着颤抖:“全公公,你这是做什么?”

    这个人护了她父皇一辈子,又护了她皇兄到平安。

    怎么能就这么死去!

    用头撞墙不一定致死,但是他方才力度实在太大,看他如今额头的伤势就知道这一下撞的不轻。

    作为医生,她很清楚的知道,这一下很有可能同时造成颅内出血,这才是致死的关键。

    可是,如今是古代,她完全没有办法医治!

    怎么办,怎么办?

    谁能告诉她怎么办?

    孟漓禾几乎要崩溃,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真的是太难受了!

    全公公却竟然笑了,并且,在他那双已经明显有些支撑不住的眼睛闭上之前,他轻轻的开了口:“众位大臣,你们现在,相信了吗?”

    再也没有人回话。

    没有一个质疑声。

    那就代表,是震惊后的认可,是无法反驳!

    全公公终于闭上了眼睛,嘴角的笑容却没有落幕。

    皇上,您交给老奴做的最后一件事,老奴办到了。

    这一个多月,您在那边没有老奴不习惯吧?

    老奴,这就来伺候您了!

    全公公的手终于无力的滑落下去,孟漓禾目光绝望,心里一片冰凉。

    只是,眼下,她却还要被迫控制情绪,控制局面,尽管她心里再难过。

    因为,这就是全公公拼死也要为风邑国所做的事,她作为公主,更应该清楚。

    所以,她缓缓站起身,任由眼泪滑过脸颊,让这个如今与孟漓江重合度百分之百的脸上,更显得无比悲凉。

    只听他缓缓开口:“你们,谁还怀疑,站出来!”

    再也没有人说一句话。

    有的只是集体下跪,对着她喊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孟漓禾缓缓的闭上眼:“管副将!”

    “臣在。”

    “明日开始整军,择日攻打皇宫。”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