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48章 东风来了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管副将,你可以吗?”

    孟漓禾看着从床上站起后,依然站立有些勉强的管副将,眼底装满担忧。

    三日已过,管副将果然如神医所说,当真站了起来。

    只不过,筋脉毕竟受损过,如今即使是已经被接好,也是元气大伤,离曾经叱咤风云的他,还差好远。

    “没问题。”管副将信心满满的说着。

    自从被行刑之后,他就没想过自己有一天还能站起来,还有机会恢复武功。

    虽然,过程要艰辛许多,但是他并不怕。

    说起来,若不是他们的公主救了他,这辈子他恐怕都与战场无缘了。

    如今,有为公主和将军效力的机会,他又怎能错过?

    看着他精神的确不错,孟漓禾这才点了点头,一同出发。

    三日时间,她已经在整个京城洒下了一盘硕大的棋子。

    那就是用所有人的罪证,威胁他们今晚按照自己的要求,出现在事先安排好的地点。

    而那些没有罪证的,则用孟漓江的行踪来引他们过来。

    毕竟,不管是敌是友,都会想要知道他的行踪。

    是友,则会因关心而来;是敌,则会因想抓人立功而来。

    这一点,还是宇文澈让她想通的。

    所以,今夜,便是文武百官齐聚一堂,然而,却并非在朝堂。

    而是,罕见的,在一处地下秘密之地。

    这也是宇文澈培养在风邑国的势力基地,如今,却成了最安全的地方。

    约定的时辰很快到来,这些人也陆陆续续到达。

    因为有更多的人监视着,所以即使这些人通通都带了人过来,最后也不得不被迫撤离,只允许一个人进入。

    而直到这些人走进这神秘的地方,他们才发现,这里竟然集结了如此多的官员。

    原本因为罪证被人抓到手里,而有些恐惧的心,此刻更加紧张起来。

    这到底是谁能有如此大的能力,竟然可以抓住整个朝廷的把柄。

    气氛从未有过的紧张,大臣们又心知肚明,恐怕所有人到此都多半是被胁迫,所以,彼此只能窘迫的对望着,没有人敢说什么。

    一时间,倒是难得的宁静,只是气氛衬托的越发诡异起来。

    而人终于到齐,所有人屏气凝神,都要看看这个幕后人到底是谁,叫他们来又要做什么?

    然而,忽然!

    一声熟悉的声音传来。

    “圣旨到!大皇子孟漓江接旨。”

    众人均是一愣,是全公公。

    那个无论何时都站在皇上身边,为皇上传达旨意的全公公。

    他怎么会在这里?

    说起来,自皇上驾崩之后,便没有再见过他,原来大家还以为他已经死了。

    然而,不等他们想清楚,便见一人英姿飒爽从一旁走进,直接跪在圣旨面前。

    众人更是呼吸一滞,这不是大皇子孟漓江吗?

    现在满城都在通缉,皇宫也在搜索,他竟然在这?

    而再仔细看去,众人更是彻底惊呆!

    因为,那站立的笔直,穿着一身军衣的,不是那个被逼供而挑断手筋和脚筋的管副将吗?

    这怎么可能?

    筋脉全断,别说能站起,恐怕就算是活,也活不过几个年头。

    这简直就是闻所未闻。

    还是说,从一开始,他们就已经留有后手,这些他们所知道的,都是假象?

    那他们今夜来此,也是孟漓江一手策划吗?

    众人只觉整个脊背都在发凉,不过在圣旨面前也不由纷纷跪下!

    只听全公公开口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大皇子孟漓江,其人品正直,能力卓越,为国为民,仁义慈孝,足以克承大统,故特传位于大皇子孟漓江,继朕登基即皇帝位。”

    “儿臣孟漓江接旨。”一声响亮到足以震撼所有人的声音响起。

    直到孟漓江双手将圣旨接过,又从全公公手里接下玉玺。

    众人还未回过神。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是说,大皇子谋反吗,怎么却有正式的诏书以及全公公作证。

    那三皇子又是怎么回事?

    大概是知道这些人的困惑,全公公这次宣完圣旨后并未离开,而是直接站在原地,将当日在皇宫发生之事尽数讲了一遍。

    只不过,略去了孟漓江身陷密道一个多月,被孟漓禾救出这件事。

    只是简单的告诉大家,孟漓江从皇宫逃出之后便策划了这件事。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

    其实对于孟漓江的叛变,大家多少心里都有点儿数。

    毕竟,手握军权又得皇上器重,实在没有理由这么冒险谋反。

    而且,就算是谋反,掌握军权的是孟漓江,又怎会让孟漓渚有机会留在皇宫里。

    只是,他们这些做臣子的,皇位上坐着谁,他们也便只能效忠谁。

    至于其他,就是他们即使心有余也力不足的事了。

    只不过,没想到孟漓江竟然因此而名正言顺的提前继位。

    那如今特意叫他们前来,到底用意为何也多半知晓了。

    但是,若是由他做皇帝,手上又有他们这些把柄……

    那他们,岂不是好日子到头儿了?

    “诸位大臣。朕有话要说,都先起来吧。”

    孟漓江转过身,看向众臣。

    百官们这才恍然回神,不愧是多年在朝廷浸染,如今形势已转,他们立即改口道:“谢皇上!”

    这才从地上站起,只听孟漓江的话再次传来。

    “今日朕用了些手段,请各位而来。不为别的,只为让诸爱卿见证这一幕。众卿都知道如今形势如何,所以,朕不得不出此下策,而至于之前那些资料,朕会当着众卿的面亲自烧毁,只要众卿以后的行为无误,朕对之前之事可以既往不咎。众卿可听好了?”

    百官们一听立即眼前发亮。

    所以,他们现在只要确定好战线,就可以无事吗?

    几乎可以说,马上就有很多人,已经开始表态。

    即便其中不乏有一些人还有所担心,以及有部分人与三皇子孟漓渚为一派。

    但如今看到这个状况,也知道孟漓江的势力恐怕远远超过他们看到的。

    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

    最起码还是观望一阵比较好。

    眼见之前还带着诸多疑惑的百官们,如今已经渐渐情绪稳定下来,台上的“孟漓江”终于暗自松了一口气。

    女扮男装,替兄接旨,立于文武百官面前,不露一丝破绽。

    天知道,孟漓禾扮演孟漓江有多辛苦。

    哥哥到现在依然没醒,依旧依靠药物,及神医的针灸来救治。

    虽然,经神医说,他并非完全没有意识,只是身体太虚,还达不到醒来的状态,假以时日,苏醒是必然。

    但是,她却没有太多的时间等。

    因为,皇宫被孟漓渚霸占着不说,恐怕,觞庆国的大军也将在不久后便赶到。

    她必须争分夺秒的将事情解决。

    所以,她才出此下策,不得不扮演孟漓江。

    毕竟,只有她和哥哥最像不说,哥哥的一举一动,说话习惯,也只有她最了解,所以,也只有她可以模仿的很像,不会出破绽。

    因此,即便是踩了很高的鞋,又裹了厚厚的衣衫以让自己身形像哥哥,如此不舒服的情况下,她还是坚持下来了。

    希望,可以让今晚完美落幕。

    然而,她这个愿望甚至还没有许完,就听到百官中,有一人忽然站了出来。

    “大皇子,下官有话要讲。”

    孟漓禾微微皱眉,此人她认识,是曾经的榜眼,如今的礼部尚书崔进。

    此人为官耿直不阿,从来都是中立,不与任何一方站立派别,甚至十分敢于觐言,即使在她的父皇面前,也是凡事据理力争,倒是一代忠良。

    当初想将他引来,她还着实费了一点力气的,因为此人实在没什么弱点可抓,最后,竟然是以百官参与秘密议事为由将他引来。

    而他如今口中喊的不是皇上,却是大皇子。

    那就说明,在他的心里,并不认同。

    孟漓禾面色不由有些凝重,朝中之人,一向是有党派之人容易拿捏,这种人的确是难摆平一些。

    不过,能在这种时候站出来,倒也是有胆量,她也不妨听听他要说什么。

    “尚书请讲。”没有因称呼发怒,孟漓禾尽量做出孟漓江一贯淡然的样子说道。

    崔进立即有些意外。

    原来,他想到了对方一定大概会因称呼问题对自己发难,但是他有他的坚持,事情没弄清楚之前,他并不想改,却没想到对方竟然有如此气度。

    一抹不自觉的赞赏从眼中闪现,却只是低下头,行了个礼道:“敢问大皇子,如今形势复杂,三皇子与您各执一词,都说是对方谋反,如今您虽然有圣旨和玉玺,但又如何证明,这些是您名正言顺得来的呢?”

    “放肆!”崔进话音方落,管副将便一声怒吼。

    然而,孟漓禾却对管副将压了压手,又看向崔进道:“尚书大人,全公公乃父皇贴身公公,有他作证,不足以吗?”

    “大皇子,公公所说,也可以被认为一面之词,因为三皇子那边,也有皇后作证。我们又如何判断,到底哪边才是真的呢?”

    孟漓禾心里骤然一沉。

    的确,如今是三皇子与皇后联手将她父皇所害,所以,在其他人不知情的情况下,皇后自然可以作为证人。

    而除此之外,想必,三皇子还能找出更多的“证人”。

    但是,她却又不能反驳那些证人与他们是一伙,因为,这也有可能会让百官们觉得,全公公与哥哥也是一伙。

    那她,要怎么办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