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47章 万事俱备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面红耳赤的将宇文澈推开,这一次,并没有让他得逞很久。

    以后每次都一言不合就亲过来还了得?

    而且,宇文澈身上的毒,虽然随着时间的关系,已经在体内慢慢的消散,而今他毒发的周期也越来越长,但是,每次毒发那难耐的痛苦,还是足够让她揪心的。

    所以,自然是能够避免一次还是避免一次。

    不过,宇文澈得了便宜,倒也不再继续,反正,把那件事糊弄过去,又趁机吃点豆腐,他已经很心满意足了。

    没错,我们的王爷就是这么好伺候。

    只是,遭殃的是孟漓禾手里那原本拿着的资料,在他这突然袭击下,孟漓禾一个用力,顿时弄的皱皱巴巴的。

    所以这会,孟漓禾只能郁闷的将它放在桌面上舒展开来,这可是她的宝贝。

    宇文澈淡定的走过去,伸手准备帮她一起弄平,成功收获覃大王妃一个白眼。

    不过,对于自家王妃这个小脾气,他也不恼,只是拿起旁边一张纸道:“这些东西,我可以看吗?”

    孟漓禾顿了一下,宇文澈这种我行我素的人,在做事之前,还尊重她的意见来过问她,当真让她很是感动。

    而她本来也从来没有瞒着宇文澈的打算。

    即使一个下午都是自己在屋子里闷头看,但也是因为之前宇文澈没有参与进来而已。

    这会儿他想要了解,孟漓禾自然不会拒绝。

    所以当即点点头:“当然可以。”

    宇文澈嘴角勾了勾,接着翻看起来。

    只见那堆资料里,每一页都记录着风邑国每个大臣们的详细情况。

    包括喜好,年龄,经历无一不有。

    而最关键的就在于,竟然还包括这些为官之人或多或少的罪证,甚至连他们家中成员的情况也陈列的十分清楚。

    虽然一下就明白孟漓禾拿这些资料用意为何,但要说宇文澈没有意外是假的,不过,想想这些资料出现在孟漓禾的手里,倒也不足为怪。

    大致的翻了翻,宇文澈便将资料放下,抬头看向孟漓禾:“这就是凤岩社半年来的成果?”

    “对。”孟漓禾并不否认,只是笑笑说道:“成果嘛,这只是一部分。”

    宇文澈不由摇摇头,感叹道:“做你的哥哥真的是有运气。”

    想来这些东西都是孟漓禾暗自所准备,为他日孟漓江登基提供助力吧。

    现在想来,孟漓禾当日肯主动和亲,也许并不是为了什么权势,只是为了那种亲情。

    那种皇室子孙中,可望而不可及的感情。

    也幸亏她有了提早打算,今日才不会让孟漓江及她自己落入完全被动的境地。

    如此一想,对于当初她主动嫁过来,不仅更为理解,甚至很庆幸,她有此选择,不然,又怎会遇到自己?

    孟漓禾不由莞尔,这家伙又开始羡慕孟漓江了。

    不过,也知道他不可能真的和自己的哥哥吃什么醋,所以嘴角一勾说道:“你怎么知道我没有为你也准备一份呢?”

    宇文澈不由眼前一亮,心里的感动却无法说出口,相比于她为自己所做的事情所带来的帮助,她这种心里能想着自己的做法更让他动容。

    似乎从来都是这样,他可以玩笑地说出自己的心声,在这种感动的时候却往往词穷,所以沉默一瞬,还是换了话题道:“既然有了这些资料,为什么还是如此愁眉苦脸?”

    孟漓禾叹了一口气:“因为不全。”

    半年时间,从发展到壮大,对于想要调查这些官员的老底还是很仓促。

    虽然其中已经有很多罪证在手,但恐怕也只是表面而已,真正可以拿出手威胁到他们的,还并不多。

    而且有些较为正直的官员身上并没有什么罪证可抓,加上是敌是友并不清楚,也不能贸然行事。

    所以想要将这些大臣们一招必击,还是很难的一件事。

    孟漓禾没有完全说出来,但是宇文澈却也从眼下的情景中很快的想明白。

    不过,相对于孟漓禾的愁眉苦脸,宇文澈倒是淡定许多,甚至将这些资料全部放下,拉起她的手,半开玩笑道:“小雨,我有没有说过,不管发生什么事,都可以依靠你的相公?”

    “啊?”孟漓禾有些呆住,接着,诚实的摇了摇头。

    似乎,他没有说过的吧……

    宇文澈不由扶额,他真的没说过吗?

    那他每次面对她一个人承担一些事情而生闷气,当真是不值得。

    果然,有些话还是直接摊开来说比较好。

    当下不再犹豫,赶紧认认真真的说道:“那你现在听好了,以后不管有什么事,都有我。”

    孟漓禾怔住,双唇却止不住地弯了起来。

    这个家伙也终于开始慢慢学会与她的相处之道了。

    爱情就是这样吧,可以让人在相爱中成长。

    这个冷情冷面的王爷,也为了自己改变了以往的做法,慢慢懂得袒露心声。

    而不管有些事他是不是真的可以帮忙,如今,能对自己说出这份话,有这份心也是好的。

    孟漓禾从内心深处感觉到温暖。

    只是,看到她的神情,宇文澈却不满意的皱了皱眉:“你这是不相信我可以帮到你吗?”

    “没有啊。”孟漓禾赶紧晃了晃头,表忠心。

    怀疑男人的能力,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尤其是眼前这个一直很自信的覃大王爷!

    “那你为什么不问问我如何帮你?”宇文澈依然不满意,因为自己王妃这表情明显只是感动,而不是惊喜。

    “……”孟漓禾噎了噎,老实的顺着他的话问道,“这件事你可以帮到我?”

    宇文澈无声的叹了一口气,有些沮丧道:“看起来我的确是太过于低调,让你都想不起还有我这么个人可以依靠了。”

    哈?孟漓禾这次真的有些讶异了,宇文澈说的这是什么意思?

    然而,宇文澈却好像没有要再谈的意思,只是道:“好了,很晚了,先洗澡睡上一觉,明天我们再谈。”

    “好吧……”孟漓禾点点头,看这家伙的样子仿佛自信满满,或许自己真的应该有一些期待吧。

    宇文澈从来都是深藏不露,或许他真的可以给自己惊喜也说不定呢?

    或许是因为看资料太过耗精力,也或许是内心里有了依靠,总之,孟漓禾这一夜睡的相当好。

    而等到第二日醒来之时,她便发现,桌上放着的,已经不再只是昨日那些资料,而是多了另外一些东西。

    来不及洗漱,孟漓禾便赶紧跑过去。

    只见昨晚她所担忧的缺少的资料,今日几乎全部放到了自己的眼前。

    孟漓禾只觉越看越心惊,这些东西根本就是之前风言社所调查出的资料所不能相比的。

    这绝对不是一朝一夕之间可以查出的东西。

    那也就是说,宇文澈的目光根本早就探向了风邑国。

    而如今,他将这些东西给了自己,也就相当于放弃了这么多年的成果,甚至可以说,他根本就是放弃了风邑国。

    一切,都是为了她吗?

    “如何?有你想要的资料吗?”忽然,门被打开,宇文澈看着发呆的孟漓禾问道。

    孟漓禾从恍惚中回过神,依然有些面带迷茫的看向他:“澈,你确定这些东西可以交给我?”

    “我的就是你的。”宇文澈回答的云淡风轻,仿若给她的,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东西。

    一双手紧紧地搂住宇文澈的腰,孟漓禾有些激动的开口:“谢谢。”

    “这只是以防后患,我并没有想以此来收复风邑国,如今你有用刚好拿出来,也算是适得其所。不用谢我,我也并没有因此而放弃什么。”

    宇文澈淡淡的安抚,还是那副毫不在意的语气。

    只是孟漓禾又怎会想不到,这怎么会不是放弃呢?

    如果没有她,用这些东西来慢慢瓦解掉一个国家,都并非不可实现的事情。

    不过也好,如今是哥哥即将继位,也许,恰恰又因为她,真的可以让两国免于征战。

    而这些东西,原本也是她想要调查齐之后,为了哥哥稳固江山而用的。

    就让他们兄妹欠宇文澈这个人情吧!

    幸好,她还有一辈子来还。

    “好了,还不洗漱,大家可都等着你吃饭呢。”

    宇文澈揉了揉她的头,眼中却温柔无比,几乎是宠溺模式全开。

    只不过却换来孟漓禾的一个暴击。

    故意弄乱发型什么的坚决不能忍!

    所以,远在外面从窗子里看到是那情景的胥,也恶狠狠地看向一旁的夜。

    “看到没有?头发是不能乱摸的!不然就是王爷这个下场。”

    “哦。”夜淡淡点头,然后,手下意识地朝着胥的头揉了揉。

    软软的,真好摸。

    “想打架吗!”胥瞬间炸毛。

    为什么要老是学王爷,他又不是王妃好吗?

    于是,树枝再次摇晃起来,只不过因为是冬天,没有树叶遮挡。

    直接就可以看到两个人在树上拳打脚踢飞来飞去,一直持续到大家早饭完毕。

    直让孟漓禾恨不得一掌拍过去,毕竟,她也是有内力的人了好吗?

    这两个家伙要不要这么蠢啊。

    不过,她现在也没有太大的心情去理他们,因为既然万事俱备,如今便只缺东风了。

    而这个东风,恐怕,要由她来完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