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46章 醋不是好吃的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公主,将军如何了?”

    看到孟漓禾朝她望过来,管玉丝毫没觉出自己有什么不妥,只是巴巴的往里看着,脚却没有挪动一下。

    “还没醒。”孟漓禾走出屋子,示意全公公也跟着出来。

    如今,既然孟漓江还需要休息,有些话还是出来说比较好。

    只是……

    孟漓禾不由朝宇文澈看去,相比于管玉那衣衫凌乱,甚至身上沾的满是稻草的样子,他的样子已经好了太多。

    除了身上也有很少的几根枯草外,几乎没什么变化。

    “你们这是……”孟漓禾还是忍不住问出口。

    “打架!”

    “比武。”

    两个人异口同声。

    认为是打架的管玉狠狠瞪了一眼淡定说出比武二字的宇文澈,装什么装!

    他们一开始如果还算比武的话,到他故意用剑将她逼进草垛,弄的掉在里面爬不起来开始,就已经升级到打架了好吗?

    所以她才不管三七二十一,扬他身上一堆烂草再说。

    只不过这个男人太狡猾,没有怎么碰到他而已。

    管玉气呼呼的讲了全部过程,让他们的大公主评评理。

    孟漓禾几乎无语的要升天,这一副幼儿园打架的画面,到底是要多幼稚。

    只是,宇文澈竟然陪她玩这种把戏?

    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宇文澈,孟漓禾莫名有些心里不舒服。

    因为,即便是管玉挑衅,按照宇文澈的性格和一贯的做法,也应该是不予理会才对。

    不过,也知道自己的心情有点奇怪,毕竟,看起来这两个人似乎很不合。

    果然,还是那占有欲起了作用吗?

    晃了晃头,将这些乱七八糟的心思压下去,她如今还有很重要的事要问。

    所以,不再理会二人,而是转头看向全公公道:“全公公,当日之事,还请你仔细讲述一遍。”

    听到此,管玉也终于收起之前忿忿不平的样子,开始聚精会神听起来。

    毕竟,即便性子有些莽撞,她也知道什么才是大事。

    原来,最近皇上身体大不如前,此次提起阅兵,也有立太子之意。

    而孟漓江如今民心所向,更是练兵有功,所以太子之位恐怕非他莫属。

    所以,当日皇室家宴之上,三皇子伙同皇后,暗自收复了宫内的侍卫,趁着时机成熟,直接对皇上下手,并且捉拿孟漓江。

    目的就是为了直接嫁祸孟漓江才是谋反之人。

    只是,没有想到的是,孟漓江舍命救下皇上,一人带着皇上逃离。

    然而,皇宫虽然偌大,但架不住地毯式搜索,而皇上与孟漓江在此过程中均受了伤,所以,皇上趁着临终,直接请全公公拟旨,唯等孟漓江突破重围,直接登基!

    并且,将另一半虎符也一并交给孟漓江,因为两半合一,大军才可以进京城。

    为的,就是让他将这皇宫再夺回来。

    所以,才有了孟漓江不得不舍弃已经去世的皇帝,独自逃往密道的结局。

    甚至于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哥哥的身上竟然还有皇上亲自给的玉玺。

    这恐怕也是孟漓渚,一直没有趁此机会强行登基的原因吧!

    不过,孟漓禾听完这一切不由后怕,幸亏她当年被皇后欺侮,从而发现密道,而如今又正是因为密道,恰恰保护了哥哥,从而有了揭穿皇后及其子阴谋的机会。

    当真是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果然,人在做天在看。

    冥冥之中,早已注定。

    既然如此,看来她最开始的那个计划要实行了。

    转头看向凌霄,孟漓禾问道:“梅青骏那边的资料整理的如何了?”

    “刚才我去问过他,应该差不多了。大概午时可以送过来。”凌霄很快回道。

    两个人均未说资料是什么,然而这样看似是哑谜的对话,却透出了诸多默契。

    宇文澈不由皱了皱眉。

    只有管玉在一旁看的十分舒爽。

    哼,看起来除了这个覃王,他们的公主还是有其他人可以倚仗的嘛。

    真好,就要气死这个冰山男!

    一记冷冷的目光投来,管玉忍不住打了个哆嗦,然而也不甘示弱的瞪视回去。

    孟漓禾的目光淡淡的从两个人对视的方向扫过,神色未动的看向神医:“师傅,管将军身上的伤,多久可以治愈?”

    “不超过三日。”神医淡然回道。

    孟漓禾点点头,心里一块大石头落地,她早就知道师傅对此有经验,但也没想到会这么快。

    “我爹爹可以完全被治好?”管玉闻言也是眼前一亮,惊喜的声音甚至带着一丝颤抖,“他还可以站起来?”

    “当然。”孟漓禾信心十足的说道,“因为你面前站的可是绝世神医。”

    神医挑挑眉,十分受用。

    这些日子以来,连他在内,神经都一直绷着,如今还是听到自家徒儿嘴巴这么甜,心情才好了许多。

    “哇!太好了!”管玉开心大叫,“那神医一定也可以治好孟将军。”

    管玉的声音里透着极大的信心,那开心的样子,仿佛为这几天阴霾的天气渲染了一抹光亮。

    真好啊!孟漓禾不由感慨,她有多久都没这样笑过了。

    也许她也应该放下一部分担心。

    事情不是正在一步一步往更好的地方发展吗?

    只是,即便如此,在用了午饭之后,孟漓禾看到那一摞摞由梅青骏送来的资料,还是将自己关在了屋子里,闷头看了起来。

    甚至于连晚餐都是请人送进来的。

    时间悄悄流逝,天上的太阳,很快转为一轮明月。

    月光淡淡的撒入窗子,却并没有将孟漓禾心里映出一片明亮,只能照见她那蹙起的眉头。

    “吱呀”一声,门从外面打开。

    孟漓禾不由抬起头,视线便与宇文澈直接在空中交汇。

    “不错,这次我进来你还有所察觉。”宇文澈面露笑意,淡淡的看着她说道。

    “啊?”孟漓禾眨眨眼,“你之前有进来过?”

    “进来过两次,还帮你的茶壶添了水。”

    “额……”孟漓禾一愣,难怪她觉得今天的茶,似乎十分够喝呢!

    挠挠头,刚想说句什么解释一下,却听宇文澈已经开口,似乎面露不满的说道:“没办法,谁让我的王妃现在脑子里都是哥哥呢,注意不到我这个夫君也是正常。”

    “……”孟漓禾无语,所以这家伙又开始吃起哥哥的干醋了?

    虽然知道他多半是开玩笑,但是还是眉头一挑:“我的夫君不是都在忙着比武吗?有没有我注意,也不会觉得寂寞吧?”

    这句话倒是让宇文澈狠狠一愣。

    用探究的目光看向孟漓禾,只是对方却无意跟他对视,反而低下头继续看着手中的资料,仿佛方才那话只是随口一说。

    半晌,宇文澈的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伸出一只手将孟漓禾的下巴抬起,眼中却带着喜悦的光芒:“吃醋了?”

    孟漓禾面无表情的一把拍开他的手:“没那个时间!”

    “是吗?”宇文澈明显不信,干脆在她一旁坐下,将她整个身子搂在怀里,“我的王妃,你看不出来我讨厌她?”

    被他这样抱着,孟漓和也没心思看下去,干脆放下手中的东西,神情淡漠的点点头:“看得出。”

    宇文澈莫名松了一口气,然后就听到她再次开口:“覃大王爷,我记得你一开始也很讨厌我。”

    宇文澈身子一僵,无数条黑线从额头滑下。

    这是要秋后算账?

    嘴角忍不住抽了抽,脑中迅速的飞转,抓那些书中的至理名言。

    接着,将她抱的更紧道:“那会儿不是不了解你么?了解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的陷进去了。”

    孟漓禾其实此时心头已有些荡漾,但是还是嘴硬道:“你现在也不了解她不是么。”

    宇文澈此时真后悔自己提到了这个话题,原来自己的小王妃吃起醋来这么生猛,赶紧表态道:“不需要了解,她这种性格鲁莽,头脑简单的女人,怎么能和聪明温柔的你相比。”

    “哦……”孟漓禾拉着长音,“原来如此。”

    “当然。”宇文澈目光十分真诚!

    孟漓禾却笑了笑,只是那笑,怎么看起来都是毛骨悚然,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感觉。

    果然下一刻,就听到她说:“所以说,如果再有一个和我一样温柔聪明的女人出现,你就有兴趣去了解了?”

    宇文澈顿时噎住,自家王妃的战斗力果然不一般,吃起醋来也是战斗力一级,完全不好哄啊!

    以后,真的是不能随便挑起这种话题。

    孟漓禾偷偷的看着他的脸色,心里却乐开了花。

    她其实并不是真这么想,毕竟,爱情哪里会是看到一个属性一样的人就会爱上,那样,充其量叫做欣赏。

    而对于宇文澈,她从来没有怀疑过他的真心。

    只是……

    我叫你没事吃飞醋,现在就让你尝尝被吃飞醋的厉害!

    男人就是要调教,不然整天皮痒还了得?

    我看你这次有什么办法回答!

    而宇文澈似乎真的被问住了。

    无法解释,那就只能用他的必杀技了!

    大不了热毒再发作一次好了,反正按照时间来算,也差不多了!

    所以,干脆身体力行,十分英勇的将唇盖了过去。

    吃醋什么的,那就吻到你没力气吃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