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1章 极尽侮辱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马车外,护送的侍卫仍在奋力抵挡。

    虽然死伤双方均有,但很明显,侍卫处于劣势。

    照这样下去,自己早晚在这个马车里,等着被他们瓮中捉鳖!

    不行!

    孟漓禾边看着外面的形势,便飞快的研究着逃跑的可能性,因为目前来看,她唯一的办法,就是趁着这些人未注意,溜走。

    然而,还未等她将这计划落成。

    车帘忽然被一个人一把从外面粗暴的掀开。

    孟漓禾吓了一跳,抬头一看,只见一个持刀男人正探头朝里望。

    头发蓬乱不堪,一只眼睛上戴着黑色的眼罩。

    孟漓禾的第一反应,竟然是,杰克船长。

    只不过,这个人远没有杰克船长那股子机灵劲就是了。

    大概是因为只有一只眼睛的视力,男人定了定神,才看到面前的孟漓禾。

    只见他看到自己后忽然双目放光,脸上露出一个邪恶的笑容,舌头竟不自觉的舔着嘴唇,****俱显。

    孟漓禾下意识往后退。

    然而,马车内空间本就狭小,又哪有她退的空间?

    “快点把人带走,等会被那个皇子发现,我们就难脱身了!”

    马车外,有人忽然大喊一声。

    皇子?

    孟漓禾敏锐的听到了关键,看来,这些人不止是随意打劫,而是知道自己的身份,有预谋的来劫人!

    她这到底是什么命啊!

    怎么一个两个都盯上她了呢?

    马车外,打斗已停,这个声音之后,竟再也没有侍卫的声音。

    孟漓禾心里咯噔一声,难道他们全部……

    看来这群人,当真是穷凶极恶之徒。

    外面话音方落,眼前之人便邪恶的一笑:

    “美人,委屈你了!”

    说着,竟是将孟漓禾一把塞到了麻袋里!

    瞬间,孟漓禾的眼前黑漆漆一片,麻袋里独有的呕味扑入鼻中,让她忍不住咳嗽起来。

    虽然什么都看不到,但也清楚的感觉得出来,来人将她扛在了肩膀上。

    这人,怎么这么粗鲁?

    完全不像是一般杀手所为。

    看这架势,难不成是将她绑票回去,勒索银两不成?

    想及此,孟漓禾眼珠一转,宇文澈,对不住了啊……

    轻了轻喉咙,忽然喊道:“外面各位好汉,敢问你们为何带小女子走?想要钱对不对?我府里有很多嫁妆,你们要多少可以直接和我要,那个皇子很抠门的,对我也不好,没准你们绑架我要挟他,他直接就不理你们呢!到时候你们不就亏了……”

    孟漓禾谆谆兀自说服着,反正他们也知道自己的身份了,干脆就以这个谈条件喽。

    然而,却听外面一群人哄然一笑。

    接着,一个人大大咧咧的开口:

    “美人,咱们知道你有钱,但是咱们要的不是钱。你,就乖乖在里面呆着吧。”

    孟漓禾眉头一皱,不要钱?

    那绑她干什么?

    然而,如今的情况却容不得她安静思考。

    身下,不停的晃动除了让她一阵头晕,更是伴随着阵阵恶心。

    混蛋!把自己装进麻袋就算了,也不给一点好的环境!

    身体下意识的挣扎起来。

    扛着她的男人对孟漓禾的举动显然很不满意,停了一下步子,压低声音,恶狠狠的威胁道:“老实点!不然别怪老子不客气!”

    孟漓禾的身子一僵,随后强忍着不适不在有所动作。

    这群人的目的她还没有搞清,眼下不能再硬来。

    这人没有将自己打昏,虽然自己看不到,但也还是有着一线生机的!

    身子渐渐放缓,亦不再挣扎。

    男人对孟漓禾识相的举动很满意,加快了步子,匆匆扛着她离去。

    顿时,身下更加摇晃起来。

    孟漓禾感觉自己简直就是命运多舛!

    如果再给自己一次机会,自己刚刚在宫门口绝壁死活抱着宇文澈的腿让他陪自己回王府。

    自己吃过的苦受过的罪也不少,可没有一次是这么难忍的啊!

    用她的话来形容,就是感觉自己的脸隔着一个麻袋,每隔上几秒,就要和一个男人的那个地方碰触上一次。

    混蛋,知道你怕有人来追,但是你往上一点能死啊!

    看不到道路,孟漓禾只能靠猜测,以时间来看,独眼龙带自己应该已经走了很远,而且感觉着这步伐,应该是道路越来越坎坷?

    难道,这是在走山路?

    孟漓禾赶紧竖起耳朵仔细听。

    果然,虽然声音很细微,但是还是可以听到一些不知名的虫子在叫着。

    看来,果然是将自己带到哪个深山老林来了。

    然而,忽然,“哗”的一声。

    孟漓禾感到自己仿佛在下沉,然而却未有任何潮湿之感。

    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又进了水里?

    孟漓禾心中疑惑不止,正打算仔细探听一下,或许可以给自己接下来的逃亡一点关键的想法,就感觉头“咚”的一下,撞到了什么东西上。

    瞬间,感觉昏昏沉沉。

    迷糊前只听到外面男人一声:“额,忘记身上还有个人了……”

    靠!

    孟漓禾昏迷前不忘在心里竖了个中指,这什么素质的绑匪啊!

    然而,其他人更没心情对她怜香惜玉。

    “MD,这个公主真是一个红颜祸水,为了她,咱们死了多少兄弟!”一道声音充满气愤,大有想要直接一刀了结孟漓禾的架势。

    “二狗子,别冲动,这是上面的命令。”一道声音安慰道:“干咱们这行的,不是今天死就是明天死。”

    “这话不错,但是咱们那么多兄弟都是因为这个女人才丢了性命,哼!我倒要让她尝尝厉害!把兄弟们受的痛都补回来!”一道阴沉的声音,带着浓浓的不甘,但却掩不住他声音中看向孟漓禾时那浓浓的**。

    “不错!反正上头交代了,对这个女人,极尽侮辱后再杀掉。今日咱们兄弟因为这个女人死了多少,那就加倍从这个女人身上讨回来。”一只手紧紧钳制住孟漓禾的双颊上,冷声道:“反正这个女人长得这么漂亮,还是一个公主,也不算亏。”

    “那谁先上?”一个人问出来了一个最关键的问题。

    “这个……”这问题一出,所有的人都面面相觑起来。

    早在见到孟漓禾的第一眼,他们就开始幻想将这样一个带着高贵与高傲的女人压在身下,狠狠的占有她。

    虽然她已经嫁为人妻,但这丝毫不能阻止他们对她的**。

    覃王那是抢不过没有办法,但现在在一起的都是自家兄弟,凭什么还是要自己在后面!

    “老大先吧,他带领弟兄们这么久,我服气。”一个人刚说完,就被别人打断:“为什么是老大,老大是出力不少,但是我们其他的兄弟也没闲着啊。”

    “就是,要我说啊,该二哥。”

    “要我说李二蛋。”

    ……

    一时之间,几人都争执不下起来,随着话语愈演愈烈,已经大有一言不合,拔刀相向的地步。

    然而,老大当了哪么久自然不是白当的!

    独眼龙深呼吸一口气:“要我说,不如咱们兄弟几个一块上吧!”

    “一块上?!”一个人明显是被吓到了,声音也有一些结结巴巴起来:“老大……,这,这公主看起来细皮嫩肉的,万一……”

    “担心什么?反正迟早都是要死的,让兄弟们也爽够,也死了,不是还省事吗,少废话,给我上。”独眼龙索性直接将手放到了孟漓禾的腰带上,开始解她的衣服。

    感觉到身上有奇怪的感觉传来,孟漓禾在昏沉中皱了皱眉。

    她在学习催眠之初,便被老师对自己的意志力进行过强大的训练,因为催眠,如果遇到更强大的催眠者,理论上,被反催眠并不难实现。

    所以,孟漓禾当初若不是拜那个所谓的神器“铃铛”所致,也不至于穿越与此。

    但她,对于危险,即便是在昏睡中,也是比他人有更强的警觉力。

    “就是,担心什么,上头让极尽侮辱,咱们一起上,也算执行上头命令了!”一只手也放在了孟漓禾的脚腕,并且暧昧的向上游走。

    孟漓禾此时虽未睁开双眼,但已经清醒了大半。

    心头犯过极强的冷意。

    极尽侮辱?

    上头?

    看起来,还是个组织,背后有人指使。

    到底是谁对自己这么恨之入骨?

    看到这两人的动作,另外三人也不再犹豫,伸出手开始有所动作起来。

    被这几只手同时触摸,虽然只在脚裸处,孟漓禾仍是感觉到一阵强烈的不适和恶心。

    从前世到现在,没有哪个男人敢这样对她!

    就算是覃王,就算是洞房花烛夜,她不愿,亦没有人可以强迫。

    这几个男人!

    双手在几人看不到的地方,狠狠的抓着地面。

    这是孟漓禾第一次心头涌起一股强烈的杀意!

    但是,她心里更清楚的是,她如今铃铛未带,虽然双手双脚未被绑起来,那也是因为这些人知道,凭自己,根本无法根本无法防抗他们。

    而且,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她还不知道。

    就算对付了这几个人,外面还不知道有多少守卫。

    她,或许,根本走不出这里。

    然而很快,孟漓禾就感觉到,自己的腰带被解开。

    身子顿时一僵。

    怎么办!

    难道她就眼睁睁等着被这几个恶心的男人侮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