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44章 险象环生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天色尚早,离日出也还早。

    皇宫内,大部分的殿宇都沉浸在黑暗里。

    孟漓禾走在这既陌生又熟悉的地方,忽然有些百味杂陈。

    仿佛,真的如同在走她的前世一般。

    那些点点滴滴,过往的经历,此时都随着她的脚步,一点一点涌进她的脑海。

    哥哥的疼爱,其他公主的欺凌,皇后及妃子们的辱骂,蔑视。

    都像发生在自己眼前一样,甚至让她有些恍然。

    真的越来越分不清自己是谁了。

    好像不止她的血肉,而是连同她的思想,也尽数与这具身体融合,再也不可分割。

    孟漓禾不禁莞尔,这感觉不仅奇妙,而且温暖。

    “公主,前面就要到了。”

    前面,商家扭过头,低声说道。

    孟漓禾这才从往事中回神,只见眼前,果然是那熟悉,仿佛见了无数次的御膳房。

    此时灯烛明亮,显然已经开始为皇宫内的早膳做准备。

    朝商家点点头,孟漓禾左右张望了一番,确认无人之后,便趁机离去。

    记忆里,那个地方在御膳房的后面,十分偏僻,而且因为不想引人注目的缘故,自那次不慎落入之后,她便有意识的避开这里。

    不过,好在,这些年,皇宫里大的建筑都没有变,所动的也只有一些花花草草。

    加之如今是冬天,少了叶子的遮掩,让她找起来倒是方便许多。

    终于,走到角落里一片假山之前,孟漓禾停住脚步。

    当年,她也是行走至此时,忽然看到不远处,其他公主的身影,四周又没有可以藏身之处,所以才不得不跳上一旁的假山之中,试图用石头遮挡自己。

    只是没想到,误碰到了某一处机关,才从假山中掉落。

    而如今……

    孟漓禾一步一步的数着,她记得,哥哥告诉过她,那个机关应该在……

    对,就是这里,第九块菱形石头的旁边,那个红色鹅卵石,便是此处的机关。

    孟漓禾心里一喜,因为那鹅卵石,她找到了!

    再次四处张望,好在这个位置很偏,加上时辰的缘故,的确没有什么巡逻的人出现。

    孟漓禾放下心,朝着那鹅卵石的一头,用力按下去。

    “咔嚓!”随着一个不大的响声,鹅卵石一旁,很快露出一处开口。

    孟漓禾眼前一亮,仔细朝下望去。

    只见当初她掉落的地方,其实仔细看看,还铺有石阶,果然就是为人逃难所用。

    担心被人发现,孟漓禾赶紧顺着石阶而下。

    “谁!”

    忽然,里面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

    因为有些漆黑,孟漓禾看不清是谁,但也知道这不是哥哥的声音。

    不过,里面有人!

    那不就代表,她之前的猜测并没有错?

    “大皇子是不是在此?”孟漓禾试探着问了一句。

    听到她提到大皇子,那人果然愣了一下:“你是谁?”

    没有否认。

    孟漓禾心里有了底。

    看来,哥哥当真在此!

    那既然是这样,那就说明,这个人应该也是可以信得过的人。

    孟漓禾咬了咬牙,干脆说道:“我是五公主。”

    “五公主?”那人明显很是惊讶,“这怎么可能,五公主明明已经嫁去了殇庆国,怎么可能会在此?你到底是谁?”

    孟漓禾真是被这看不见光的地方烦透了,要不然直接可以给他看自己的脸。

    当然,她完全忘记自己这张脸,几乎可以把人吓死。

    不过此人说了这么一大段话,听起来声音有些奇怪,又似乎有些熟悉,不过,一时却有些想不起来。

    只好再次解释道:“我真的是五公主,殇庆国到这里,一个月时间足够,你是谁?如果是这宫里的人,认得我的声音吗?”

    那人似乎顿了顿,接着,带着疑惑的声音响起:“你真的是五公主?老奴,老奴是……”

    “全公公?”孟漓禾忽然脑子一阵清明,一下将这个声音与记忆中的人对上号。

    这人应该正是在她父皇身边伺候的公公!

    “正是老奴!”全公公一阵激动,甚至上前跪倒在孟漓禾面前,“公主,你可来了!大皇子他……他快不行了!”

    孟漓禾心里一紧:“哥哥在哪?”

    全公公这才引着孟漓禾走进。

    这里面地方很大,小的时候因为害怕,孟漓禾没有敢自己四处走过,如今才发现,原来里面竟然还有石屋。

    而哥哥此时正躺在一张石床上,一旁点着烛火,但整个人已经不是清醒状态。

    “哥哥!”孟漓禾几乎是三步并作两步跑了过去。

    只见孟漓江胸前有大面积的血,脸色苍白,很明显是受了很严重的伤。

    她的后背几乎立即惊出一身冷汗,这伤到底在哪里,这都一个多月了啊!

    孟漓禾手忙脚乱的去碰孟漓江带着血的衣服,想要去检查他的伤口,但是因为太激动,竟然双手颤抖,连衣带都无法解开。

    一旁的全公公在背后看着,忍不住老泪纵横。

    “五公主,你不要急,大皇子的伤不致命,只是留了很多血,老奴每天都从御膳房偷东西给大皇子补着,他说这个地方只有你知道,所以你一定会来救他,终于……终于让他等到了。”

    孟漓禾眼泪刷的留了下来。

    原来,哥哥是在等她吗?

    他竟然如此相信自己。

    还是说,这就是双胞胎之间的心灵感应?

    用袖子擦了擦眼泪,现在不是哭的时候。

    孟漓禾哑着声音问道:“那皇兄是什么时候昏迷的?”

    “前天夜里开始。”全公公回道,“老奴怎么叫都叫不醒,东西也喂不进去了,正在担心呢,幸好,幸好公主你来了!”

    孟漓禾心里一沉,都已经昏迷两天了。

    当下,再也顾不得其他,尽管她很想知道到底宫里发生了什么,但眼下,没有什么比哥哥的命还重要。

    所以,算了算时间,应该刚刚好差不多。

    接着,便弯下腰,扶起孟漓江。

    “公主,你这是要做什么?”全公公不明所以,赶紧上前。

    然而,凑近了这么一看,却被孟漓禾的脸吓的生生退后几步。

    孟漓禾有些无奈,有这么夸张吗?

    还真的是每个人都会害怕耶!

    不过,也赶紧解释道:“我在脸上画了东西混进来的,现在外面有人接应,我们一起出去!”

    老奴听闻,立即深信不疑。

    毕竟,公主敢只身前来,一定是留有后手。

    他现在巴不得离开这个鬼地方。

    好在,他虽然年岁已大,但在皇上身边伺候的公公,多少都有些本事。

    所以,有些功夫的他背起孟漓江出去倒是不在话下。

    只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他们竟然要进到一个送菜的马车上混出去。

    马车已经卸完东西,商家故意停在一旁,看似像是在整理,实际却刚好挡住御膳房后面的视线,足以掩人耳目,让几人上去。

    只不过,全公公还是有些不放心:“公主,这会不会有危险?”

    “放心,这马车经过了改制。”孟漓禾将马车上的木板掀开,里面竟然是中空的。

    刚好可以容纳两个人的地方。

    看到这个,孟漓禾不由赞叹自己的明智,她其实猜到哥哥大概很难一个人在这里面待那么久。

    所以,尽管宇文澈强烈要求,进入之时藏于此跟进来,她还是没有同意。

    现在看来,果然没有猜错。

    将孟漓江与全公公安顿好,孟漓禾又将板子盖了上去,而且特意从地上捡了一些菜叶,零散的洒到上面。

    这才和商家一同赶着马车,朝来时的宫门走去。

    天色已经有发白。

    宫门口,还是那两个守卫。

    一见他们出来,那守卫简直一眼都不肯朝孟漓禾看去,只是例行的朝着马车的车斗上,看了看。

    来时的菜已经清空,除了那几片残叶,什么都没有。

    守卫的视线也没多做逗留,很快摆摆手,示意人可以离开。

    而商家虽然来时还算轻松,但一想到如今车里的人,是他心中的那个战神将军,很有可能就是将来的皇上。

    根本不可能再像来时那样演技出神入化。

    现在,唯一想的就是,赶紧离开这里,保他们平安。

    所以,一看到放行,赶紧二话不说,挥了挥马鞭,差一点就想绝尘而去。

    好在,最后还是理智尚存,这逃难的样子实在太明显,所以才按捺住内心的激动,只是微微挥了挥,赶着马车慢慢离开。

    孟漓禾也松了口气。

    她成功了!

    然而,或许是商家太紧张,也或许是之前的运气太好,如今非要给他们点波折。

    这马车的轱辘竟然轧到一个石头上,将车子猛的颤抖了一下。

    吱呀!

    笨重的声音从马车上传来。

    孟漓禾心里一紧,糟了。

    因为这声音听起来,根本不像是一个空车的声响!

    而更像是带着负重下的响动。

    希望,这些守卫没有注意。

    然而,事实证明,她的担心不是多余的,常年检查出入车辆的守卫,这点警觉性还是有的。

    果然,下一秒就听到了另一个守卫的喊声:“等等,这马车声音怎么回事?”

    商家脚步一停,冷汗直接从额头淌下。

    有些无助的朝着孟漓禾对视一眼,脑袋瞬间一片空白。

    孟漓禾也不由双手紧紧握起,虽然没有回头,却可以感觉到,身后,那个守卫正在朝他们的马车走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