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43章 只身闯皇宫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澈,如果我预估不错,你在天亮之前,应该就会毒发吧?”孟漓禾好整以暇的看着宇文澈,慢悠悠说道。

    宇文澈挑挑眉,从孟漓禾的身上翻下,躺到她一旁。

    一只胳膊撑起头,侧身望着她道:“不错,所以现在,我们要好好睡一觉,等会就劳烦爱妃帮我准备温水了。”

    啧啧,这时候还在装逼。

    明明等下就要感受到烈火焚烧,生不如死了好吗?

    一想到这些,孟漓禾就忍不住要心软,但是没办法,她只能咬了咬牙道:“所以澈,如若我真的执意要进宫,其实,你也拦不住不是吗?”

    此话一落,宇文澈的面色瞬间冷凝起来。

    甚至语气也开始生硬起来,甚至带着一抹自嘲:“所以,你的意思是,如若我不答应,你便会趁着我毒发之时,置我于不顾,去救你哥哥?”

    “不是!”只是看了宇文澈一眼,他那目光里略带受伤的神色,便直达心底。

    她到底在说什么……

    宇文澈是为她中毒的啊,她竟然为了达到目的,用这件事来打击他?

    “对不起。”孟漓禾忽然心里一阵难过,“我只是想告诉你,哥哥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为了他,不得已的情况下,或许只能选择最不好的办法。所以,澈,我真的希望你可以支持我。”

    宇文澈静静的看着孟漓禾,不发一言。

    孟漓禾也没有任何妥协,她知道宇文澈有多担心她,可是,她真的别无选择。

    那是她的亲哥哥,唯一她才可以救的人。

    良久,宇文澈才开口问道:“如果,是我要去冒险救人呢?你会怎么做?”

    孟漓禾一愣,换做是她……

    几乎只是稍微一想,宇文澈可能要一去不回,孟漓禾就感觉到整个心都揪了起来。

    她比方才更能理解,宇文澈的心情。

    可是……

    “我答应你,我一定会回来,好不好。”孟漓禾紧紧握住宇文澈的手,发自内心的保证。

    她这次前去,无论如何,都会全力逃出。

    她有铜铃,她有内力,她还可以用琴!

    她并不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

    宇文澈闭了闭眼,终于开口道:“好,我答应你。”

    “真的?”孟漓禾几乎不敢相信。

    “不过,你要记得你的承诺,否则,我即使是打入皇宫,打下风邑国,也会将你带出来!”

    宇文澈神色不变,说出的话却一字千金。

    孟漓禾不由一愣。

    她知道这次宇文澈其实暗中带了不少他的势力过来,但没想到,已经多到足以打入皇宫的地步。

    这个男人,说实话,如果作为敌人,当真是个强敌。

    不过,现在,她却莫名觉得,这个男人好苏啊!

    有男人为了她一举攻城,真是想想就莫名满足,但是前提必须是……他攻打的不是自己的国家。

    所以,孟漓禾只好瘪了瘪嘴:“好,我保证安全回来。”

    只是,尽管如此,孟漓禾也不能马上行动。

    毕竟,即使是伪装,也要将关系打探好。

    而且,宇文澈毒发在即,她也只能在身边陪着他度过这漫长又难熬的时光。

    好在,凌霄那家伙终于演戏演到过瘾,这会一听说,又要玩伪装游戏,当即速速去发挥他的余热,将那常年送食材进皇宫之人找到,带到孟漓禾面前。

    最让孟漓禾欣慰的是,此人虽然是一届商人,但却十分爱国,经常关心朝政或者军队之事,对孟漓江十分崇拜加信任。

    所以,几乎只是刚表明完身份和用意,那人便直接答应。

    这让孟漓禾惊叹不已。

    因为,这被抓住绝对是掉脑袋的大罪!

    但或许是得益于孟漓禾计划听起来还算圆满,又或许是得益于哥哥战神的形象太深入人心,这商家倒是有信心不已。

    几乎感觉自己马上要肩负起救国的使命,非常跃跃欲试!

    也当真是让孟漓禾哭笑不得。

    只能再次感慨,这真的是人间自有真情在啊!

    只有凌霄略略不开心,演戏这等事,他竟然没有上场机会,简直要怒嚎!

    孟漓禾简直懒得理他,这世界,真的是要崩坏了,简直没几个正常人。

    而经神医诊治,管副将的伤,需要他时刻治疗,所以大家一商议,干脆偷偷将管副将运出管府,甚至带着管玉一同住到了他们现在所在的废弃宅院里。

    而管府里,则直接派人掩了耳目,继续造成管副将依然在府内的假象。

    这样,既保证了管副将父女二人的安全,也可以让神医一边兼顾宇文澈的毒,一边治疗管副将的伤。

    可谓是一举两得。

    花了整整一天时间,终于妥善的安顿好这一切。

    孟漓禾终于在又一个清晨,将自己打扮好准备出发了。

    只是那扮相……

    即使是凌霄见了,都直接一口将饭全部喷了出去。

    这也太……太太太丑了吧!

    而且还在脸上点了颗大大的黑痣,头顶还带了一朵恶俗的纸花!

    “我说主子,这进宫难道不是要低调?你这是作甚啊我的祖宗!”凌霄到最后,还是忍不住说道。

    孟漓禾故意对他抛了个白眼,成功引起他身上一阵恶寒。

    这才满意道:“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然后,便扭着小腰,迈着小内八而去。

    不过,临走前,却也没忘甩一把小手绢,鄙视一下凌霄:“你们男人啊,果然只喜欢美女,好色,肤浅!”

    直让凌霄想要一头撞死在墙上。

    娘亲呀,神灵呀,他他他……还真的受不了这一款啊!

    肤浅他也认了。

    只有宇文澈,面不改色心不跳,只暗中集结了所有人,将这本来围住皇宫的人,再次围了一遍。

    他可当真管不了那么多,在他眼里,如今重要的只有孟漓禾,其他,关他何事?

    至于孟漓禾扮丑这件事,他简直太庆幸了好吗!

    要是打扮的漂漂亮亮,以达到迷惑守卫让她进入的目的,他非要把别人眼睛戳瞎不可!

    他的王妃,美貌自然是要留给他!

    那占有欲,妥妥的棒!

    硕大的马车很快的到了皇宫门口,因为要在天亮前送进,所以此时皇宫周围的墙上还点着烛火。

    而这种马车自然也不可能走什么太好的门,所以只允许从很偏的门入内,所以到达之处,可谓是冷冷清清,又恍恍惚惚。

    只有两个守卫,守在皇宫的一个小门前,看到马车过来,将其拦住。

    商家赶紧掏出皇宫发的出入牌给守卫查看。

    因为长年累月,每日都在送,其实守卫对这个商家并不算陌生,牌子也只是看了一眼,便抬手准备放进。

    然而,就在他们即将踏进之时,其中一个守卫却忽然开口:“等一下。”

    孟漓禾脚步一顿。

    方才她刻意低头,其实就是为了减少存在感。

    因为原本,就是这商家和女儿两个人一起送的,如果能不被他们注意,直接被当成女儿是再好不过。

    虽然,这商家女儿实在是又胖又矮,靠易容,最多让脸和身材相似,但身高是无论如何也没办法的。

    所以,她干脆打消了伪装成女儿的念头。

    现在看来,果然大家都不瞎啊……

    “这是谁?”那守卫说完,果然朝着孟漓禾走来。

    不过,这一幕,以覃大王妃的脑子,又怎么会预料不到呢?

    所以,私底下早已排练好。

    这会,那商家果然不急不忙,照着事先排练好的剧本念起了台词。

    “官爷,今日小女不适,所以就让家里的丫鬟过来帮忙了。”

    “是吗?”那守卫边说着,边继续朝前走近。

    如今是敏感期,即使是熟人,也要盘查仔细。

    然而,就在距离孟漓禾背后只有三尺远的距离,孟漓禾忽然一个回头。

    “官爷!”一声嗲叫,配着那奇丑无比的脸,在宫墙烛火的背景下,当真是显得恐怖至极。

    甚至吓得那守卫一个后退。

    额的妈呀,这是鬼还是人。

    “官爷,你怎么了?”孟漓禾两只手攥住头上垂在一边的辫子,假装娇羞的扭动着身子,“官爷,你找奴家可有事?”

    守卫再次倒退两步。

    这果然是个丫鬟吧,能长成这样也是不容易。

    “嘿嘿,官爷,我家这丫鬟人激灵的狠,年方二九,还未许配人家,官爷如果喜欢……”

    “快走走走……不是还要送菜?哪这么多废话!”守卫额头青筋直跳,这商家竟然想把这女人介绍给他?

    他宁愿打一辈子光棍!

    简直吓死个人!

    “对对对,你看我这个记性!”商家一拍额头,“那官爷您忙,我先进宫,等下出来,咱们再好好聊聊我这个丫鬟!”

    “赶紧走赶紧走。”守卫现在恨不得都想跑,竟然还想等下出来再说。

    这到底是多没眼力见!

    要不是他宅心仁厚,那人好歹是个姑娘?

    算了,姑且认为她是个姑娘吧!

    要不是他还多少考虑点人家的脸面,他真心想说赶紧滚赶紧滚!

    于是,商家一脸正直,孟漓禾一脸娇羞的赶着马车进了宫。

    宫外不远处,默默观看这一场景的凌霄,不由打了个激灵,他真是无比庆幸,自己因为不认识御膳房的人,最终没有入选成功扮演商家的角色。

    不然,他真是自己也想跑啊!

    孟漓禾你这个表情,真心让人想哭啊!

    然而,进了宫的孟漓禾,那双眼终于亮了起来,那眼里的神采,与她现在这张丑脸极为不符,却丝毫不影响她的光辉。

    嘴角扬起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哥哥,我来救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