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42章 新的计划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有些郁闷,她都还没有说出计划啊!

    然而,对于孟漓禾,宇文澈实在是太过了解,所以,不等她再开口,宇文澈便已经说道:“我绝对不允许你进宫救人,太危险了。”

    孟漓禾这次哑然,她真没想到,宇文澈竟然已经率先知道了她的想法。

    这种"qing ren"之间的默契,到底是该高兴,还是该哭呢?

    每一次想到要说服他,孟漓禾就觉得头大无比。

    只是,这次甚至于她还没有开口,宇文澈再次说道:“不用说服我,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孟漓禾张开的嘴简直不知是要继续说还是直接闭上,这就……很尴尬了啊!

    “公主,你打算进宫?”床榻上,看到这情形的管副将忍不住开口问道。

    有个台阶下,孟漓禾赶紧麻溜的开口:“对,你们不如先听听我的计划?”

    宇文澈冷哼一声,虽然没有再出言反对,但那表情明显是带着极大的不赞同。

    直看得管玉批命瞪他,要不是打不过,恨不得又想对他出手。

    这男人,怎么就这么****呢?

    公主和他在一起,一定整天受欺负!

    然而,宇文澈却瞅都没瞅她一眼,对于她那凌厉的视线完全无动于衷。

    直让她觉得要吐血。

    所以,看向孟漓禾的眼神,带着诸多的同情和哀伤。

    若是有机会,她一定要帮公主把这个男人管教过来。

    一定是公主不会武功,太老实了,所以才会被他牵制,现在,轮到她来替公主出头了!

    而可怜级别被不知不觉上升了一等的孟漓禾,完全没有心思感觉身边的电石火花,直接将自己的主意说了出来。

    只是,说完之后,几个人的面色都有些凝重。

    因为孟漓禾的主意是,皇宫无论怎样密不透风,但每日都会有固定的商家,将最新鲜的食材送进皇宫的御膳房,既然是这样,那她完全可以打扮成商家混进去,然后趁机救人。

    不得不说,这是个还算不错的主意,但是,却充满了危险。

    若是成功,孟漓江的确有可能救出,但若是不成功,可能连孟漓禾也一起搭进去。

    管副将如今才明白,为何这个覃王从一开始就反对了。

    任何一个男人,看到自己的妻子面对这样的危险,都不会答应吧。

    想来想去,管副将还是道:“不如,让小女去吧。”

    孟漓禾一愣。

    管玉却是眼前一亮:“对,我有武功可以防身,公主,你告诉我具体位置,我代替你去。”

    孟漓禾很感激的看向管玉,皱着眉想了很久,却还是摇了摇头。

    皇宫是她从小长大的地方,所以每一砖一瓦都很熟。

    那个地方极为隐蔽,还是小时候她受宫内人欺凌,没有饭吃,自己偷偷溜到御膳房,想偷点东西吃,却偶然掉进了一处地穴。

    唯一凑巧的是,这一幕刚好被听到消息后,随后找来的哥哥看见,才让她得以保住一命。

    而这处地穴,如果她猜的没错,就是皇宫内的一条暗道,只不过,或许是因为百年和平,并没有启用过。

    所以,到底是否可以连到宫外不得而知,但无论如何,这个地方只有她和哥哥知道,所以如果哥哥还没出宫,那最有可能的就是待在这个地方。

    但,即使是她自己,一年过去,也不知道宫里有没有发生什么变化,恐怕也要去找上一番。

    管玉一个完全没有进过宫的人,又怎么行?

    所以,她最终还是摇了摇头,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而管玉也终于闭了嘴,她虽然性情直率,但也想得到,若是自己进去,失败赔上自己性命是小事,但打草惊蛇的话,公主就有可能再也没有机会进入救人了。

    这真的是……让所有人都很无奈的一件事。

    只有一次机会,而且,必须成功。

    “公主,这件事,还是要从长计议。”想来想去,管副将还是说了这么一句话,他救孟漓江的确心切,但任谁都知道,孟漓禾在他心中的地位。

    如今,必须要确保她的安全。

    “也好。”孟漓禾点点头,她也需要好好规划一下脑子里这个还不算很成熟的想法。

    又交代了几句,并且商定好,明日由神医隐蔽来此为管副将疗伤,孟漓禾和宇文澈二人才又悄悄离去。

    他们如今是偷偷隐匿在一处废弃老宅,这一切是凌霄到此事先打点好的。

    不过等到他们回来时,这家伙还没见人影,看来果然是演戏演到太嗨,乐不思蜀了。

    也许是担心孟漓禾的安全,即使已经夜深,神医还是没有睡下。

    几乎是看到他们来,才吹了吹胡子,准备回屋子休息。

    孟漓禾赶紧让宇文澈先回房,自己跑过去安抚这个不定期傲娇却处处透着暖心的师傅。

    将今晚的事情及明日的计划都告诉他,又安抚了好一会,孟漓禾才告辞回去。

    哎,等下还有个更难安抚的对象啊!

    这次,宇文澈的态度比以往都更加坚决,看来是很难办啊!

    孟漓禾边思考着等下怎么说,边慢慢走回房。

    只见房间内,只燃着一只很小的烛火,应该是为她所留,而她那个要说服的对象,如今已经躺在床上,呼吸均匀,看样子已经睡了过去。

    孟漓禾额角跳动,这样子,根本就是明摆着不想和自己谈啊!

    不过,她才不相信这家伙真的睡着了呢!

    今晚,无论如何,她也要说服宇文澈,而且,也要好好和他讨论一番,毕竟救人是大事,纵使她有铜铃在身,也不是哪里都可以闯的,或许,宇文澈可以帮她想的更加周全一些。

    所以,孟漓禾转了转眼珠,接着,嘴角勾起一抹笑,假装轻手轻脚的去洗漱,之后,便躺在宇文澈的身边。

    看着宇文澈那背对自己而睡的姿势,孟漓禾伸手双手,从后面将他的腰一抱,接着,人就整个贴在他的身后。

    果然,只是这么一下,孟漓禾就感觉到宇文澈的身子倏地一下变得僵硬,早已没有方才那看似睡熟而放松的姿态。

    孟漓禾嘴角上扬的更大,我叫你装!

    人家不是说吗?

    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那她不叫,用色/诱总行吧?哈哈哈!

    反正他现在不能有其他想法,不然会引起火毒,如果不出所料,他很快会马上避开。

    那……她就有办法谈判了。

    不得不说,宇文澈果然如她预期那样,很快转身不再装睡。

    然而,事实告诉我们,很多时候,事情往往不像想象中那边美好。

    因为,宇文澈的确转过身,然而,却是直接压在了孟漓禾身上!

    孟漓禾吓得双眼瞪的老圆老大!

    “你,你干嘛?”

    宇文澈眼睛微微一眯:“应该是我问,你要干嘛吧?”

    孟漓禾气势顿弱:“我只是,抱抱你啊……”

    宇文澈嘴角一勾,上扬的弧度让他变得既蛊惑又危险:“我的王妃这么主动,我岂有不回应之理!”

    孟漓禾惊呆了!

    因为她马上想到,说这句话就是狼变前兆!

    现在他身上的毒还没清,而且一次比一次难熬,若是再引起他毒发,她可就真的罪过了。

    所以,她脑子一抽道:“你不要冲动!君子动口不动手!”

    宇文澈的嘴角上扬弧度欲发变大,声音压低道:“动口是么?好,相公满足你。”

    接着,便真的只动起口来!

    等孟漓禾感觉到唇上多了什么之时,才猛然想到自己刚刚说了什么!

    简直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

    只是……

    如今的舌头又岂是她能控制的?

    早已不知被某人席卷到何处,只让她连呼吸都困难。

    唯独有一丝丝理智告诉她,这不可以,但已经没有了反抗的力气。

    良久,这场动口不动手的运动才结束,孟漓禾有些失神的看着前方,几乎都在大口的喘着气。

    “看你这个样子,还舍不得停下。”

    头顶上,宇文澈带着揶揄的语气说道,只是呼吸间也带着许多粗重。

    孟漓禾此时真想恼羞成怒,悲愤欲/死。

    对这个男人,她似乎每次都是扳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好像就没什么时候成功过!

    腹黑!

    坏蛋!

    闷骚!

    孟漓禾用无声控诉,表示此处无声胜有声!

    然而,宇文澈却明显没有领会她的意思,又或者说,是故意不去领会她想要表达的含义,甚至舔了舔嘴角,意犹未尽道:“怎么?不满意我忽然停下?”

    啊啊啊!

    竟然舔嘴角!

    犯规啊!

    她最受不了这种冰山男还有诱/惑的一面,反差萌要死人哒!

    不过不管怎么样,孟漓禾是不敢沉默了,不然,她觉得这家伙可能还会扑上来。

    真是美色面前连命都不要了!

    哼,她妥妥就是美色,这个并不怀疑。

    所以,她使劲瞪了宇文澈一眼道:“我觉得你还是先想想等会怎么忍受你的火毒比较好。”

    提到这个,宇文澈果然一愣,不过很快也便释然:“无妨,为了我的王妃,忍再多也值了。”

    毕竟,这一个多月来,为了减少毒发次数,两个人最多就是拉拉小手。

    这对于已经成亲一年的人来说,简直就是折磨!

    所以,今天一时冲动下,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只是,他也没想到,他宇文澈,也会因情而不理智到这种程度。

    然而,这一甜言蜜语,除了让孟漓禾傲娇的同时,有些心花怒放外,孟漓禾忽然想到什么,眼前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