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41章 哥哥在哪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脑子飞速的想着。

    如今,获得管副将的信任,才是救哥哥的第一步。

    可是,眼下,她连一点信物也没有,就凭这张即使一样,但在古代这种环境,分分钟可以易容成一模一样的脸的情况下,还真的是很难说清楚。

    孟漓禾十分郁闷,她到底是为什么之前还觉得可以易容是件非常爽的事情啊!

    然而,身边,宇文澈却开了口:“管副将,你觉得以你现在的情况,值得有人易容成我们来接近你吗?就算要以你逼出孟漓江,难道不是直接绑走你更有效果?还是你觉得,你如今的样子,还可以再反抗?”

    “你……”若不是如今还躺在床上,管副将几乎要拍案而起,尽管是这样,还是引来一阵剧烈的咳嗽。

    孟漓禾嘴角抽了抽,覃大王爷,不要忽然这么毒舌啊!

    咱们不是来请人家帮忙了吗?

    然而,宇文澈面色冷漠,看起来并没觉得什么不妥。

    只有管玉焦急的过去为管副将拍着背安抚,等到他平静一些,才转过身,对着宇文澈怒目而视:“臭男人,你怎么说话的?”

    “有什么错吗?现在不想着救人,反倒只是怀疑,管副将连轻重缓急都分不清吗?”宇文澈丝毫不悔改,反而反问道。

    管玉气急下简直想要动手,真是越来越讨厌这个男人了!

    然而,不等管玉再开口,管副将却已出声。

    “如此无情,倒当真像是覃王本人。”

    孟漓禾不由惊讶的眨眨眼,又有些复杂的看着宇文澈。

    这家伙到底是有多么冷漠,才让人在如此无情的话之后,反而觉得是本尊呢?

    您还真是厉害啊!

    简直一个大写的服!

    然而,管副将转过头看向孟漓禾:“只是,即使他是覃王,你却也不像公主。”

    孟漓禾简直一阵无力,她还真的鲜少有这样说不清的时候。

    明明连哥哥都承认她了啊!

    对了,哥哥!

    想到此,孟漓禾眼前一亮,她记得小时候,自己也被带到过军营,那个时候……

    “管副将,谢谢你给哥哥做的弹弓和为我做的花篮。”

    管副将闻言一震。

    那还是孟漓禾和孟漓江不满十岁的时候发生的事。

    孟漓江自小就向往军营,因着皇储极少,皇上很看重的缘故,也如了他的意去军营玩,没想到,他也带上了自己的妹妹。

    他还记得第一眼看到那个小姑娘时,只觉漂亮的很,只觉得心都软了,毕竟,自己的女儿从小就喜欢刀枪棍棒的,完全没有一点女孩子的样子。

    所以,为了打消她的胆怯,特意给她做了小花篮。

    这件事,除了他们三人,想必没有第四个人知道。

    所以,眼前的这个人,当真是他们那为了和平,远嫁到殇庆国的公主?

    管副将心里不由有些激动:“公主,当真是你?”

    孟漓禾闻言,不由狠狠松了一口气。

    幸好,她还拥有这具身体的记忆,甚至于那记忆就像刻在脑海,与自己发生的已经没什么区别。

    感情都同时存在。

    越回想到那个画面,想着十几年前那英勇威武的士兵,如今年近半百,本应有个好的归宿,却得到如此下场,心里便不由一阵揪痛。

    “管副将,真的是我,我来救哥哥了。”

    管副将这下终于可以肯定,眼前人的确是他们的公主。

    因为那饱含着深情的目光不会错。

    没想到,短短一年的时间,这个公主已经成长了这么多,想来也是受了许多苦。

    不过,眼下还能带着覃王一同秘密回来,倒真是让他刮目相看了。

    既然是公主嫁到,管副将再也不是方才的气势,反而有些颓唐道:“公主,是老臣无能,没能保护好将军。”

    孟漓禾赶紧安抚道:“这不怪你,能不能和我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管副将点点头,这才将当日之事娓娓道来。

    原来,风邑国趁着过年庆典,在京城周围验兵仪式。

    一是为了为过年添彩,另外最主要的就是想彰显,这一年战争之后,他们的兵力又恢复到了多么强大。

    毕竟,验兵之时,其他国家一定会派人时刻关注。

    而验兵十分成功,她的父皇也是十分满意。

    所以,犒赏完军队之后,便决定举行家宴,为这个多日未回到皇宫的儿子庆功。

    而因为是家宴,所以并没有外人参加,只有孟漓渚和皇后才有资格请来陪同。

    事情也就发生在当晚,宫内忽然起了暴动,而在所有人还不知道宫内发生了什么事的情况下,孟漓渚便单方面宣布孟漓江谋反,并且严密将皇宫团团封住,并开始大肆通缉孟漓江。

    自此之后,便再也没有见到孟漓江的人,就连他手下所有人都不知道孟漓江的去向。

    孟漓禾静静听完管副将所说,心不由沉了下去。

    原来,真的没有人知道哥哥的下落。

    那哥哥,到底去哪了呢?

    “管副将,孟将军入皇宫,相信不会没有人在皇宫外接应吧?”忽然,宇文澈开口说了一句。

    管副将不由抬头看向宇文澈,眼里不着痕迹的滑过一丝赞赏,点了点头:“不错,将军的确安排了精兵在皇宫外把守,以防只身进入,有何意外发生,但是精兵并没有接到任何将军的信号,也自始至终没有看到将军出来。”

    孟漓禾心里一紧:“你是说,哥哥很有可能现在还在皇宫?”

    管副将神情凝重:“不排除有这个可能性。”

    宇文澈也不由眉头紧锁:“可是孟漓渚还在四处寻找,难道,是已经抓到人,却故意给大家造成错觉,其实背地里偷偷……”

    “不会。”

    “不会。”

    不料,孟漓禾与管副将同时开口。

    管玉在一旁一直听着,如今终于急了:“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孟将军现在到底在哪?”

    看了自己女儿一眼,管副将开口道:“三皇子的性子,凡事急功近利,如果他抓到人,恐怕早就将人推出来治罪了。”

    “不错。”孟漓禾点点头,“而且,这样对他没有任何好处。早一点尘埃落定,他才能早一点登上那个位置。我现在猜想,他恐怕根本还没有找到玉玺,也没有拿到哥哥身上的虎符,否则,应该早就开始收回兵权了。”

    宇文澈点点头,他不了解孟漓渚,这个人从来不像孟漓江那样有威胁,除了是皇后之子以外,没有任何优点。

    所以,他根本没放在过眼里。

    没想到,这次竟然捅出这么大的事来。

    事情十分蹊跷,但听到管副将和孟漓禾所说,他如今,只有一个猜测。

    而这个猜测,其实管副将又何尝没想到,只不过,能躲在皇宫一个多月,能不被找到,这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那也不排除,人其实已经出了皇宫的可能。

    只是,那些精兵都没有一人发现,而且出宫这么久,没有任何消息,似乎也说不过去。

    所以,现在的情况就是,似乎种种猜测都说的通,可似乎种种猜测又都不太合理。

    以至于,让他们如今只能按兵不动。

    然而,孟漓禾却沉默半晌后,说道:“皇兄,应该就在皇宫无疑。”

    “公主,为什么这么肯定?皇宫哪里有藏身之地?”每次听到孟漓江动静,管玉便忍不住率先问道。

    孟漓禾却视线放空,没有什么焦距,仿佛看到的并不是眼前的画面。

    她只是轻轻回答:“有,并且只有我知道。”

    管副将闻言,立即激动不已:“既然这样,那我们就打进去,将将军救出!”

    然而,孟漓禾却摇了摇头:“不行。”

    “可是将军在等着我们救援!”管副将此时真是痛恨自己现在这幅状况,如今的心情,恨不得统率全军,直接杀入皇宫,将孟漓江救出来再说。

    “管将军,你现在打进皇宫,完全可以当做是在谋反!”宇文澈在一旁毫不留情说道,他理解这个管副将的心情,但却不赞同他的冲动。

    有些话,可能作为孟漓禾的身份不方便说,那伤人之事就让他来做好了。

    然而管副将如今根本听不进去,他可是记得,自己被孟漓渚关进大牢时,受到过怎样的酷刑?

    既然还在皇宫,如果孟漓江被他抓到呢?

    他可绝不会忘记,战争之时,孟漓江如何身先士卒,多次救自己于刀下。

    如今将军有难,岂有他们这些属下坐视不理的道理?

    “我不怕,谋反便谋反!大不了砍了我的头!”

    “哼!”宇文澈却是冷冷一哼,“管副将,可是你别忘了,你是孟将军的属下,你谋反,他呢?你的行为,难道不是更坐实了他谋反这件事?”

    “这……”管副将顿时噎住,这样被点醒,却让他惊出一身冷汗。

    他好像的确是太着急了,当真是晕了头了!

    他竟然险些害了将军!

    可是,如若不带兵进去救人,这如今皇宫被封的严严实实,他们又如何才能救出将军呢?

    终于,孟漓禾在他们争吵声后,缓缓开口道:“我想,我有个主意。”

    管副将与管玉闻言,顿时眼前一亮。

    然而,还没等她说出主意为何,却听到宇文澈在身边冷冰冰开口:“不行,孟漓禾,我告诉你,我不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