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40章 假扮还是真身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敏锐的感觉到了,身边某人的这一变化。

    不由有些头大,这是亲哥哥啊喂!

    这点醋也吃,还能不能行了。

    不过,宇文澈尽管知道如此,但还是下意识不太爽。

    毕竟,自己的王妃出现在别的男人的营帐里,这意思不是,晚上睡觉的时候,孟漓禾的画像也在身边吗?

    这简直就是朝夕相对,必须不好!

    他要贴也应该贴自己的王妃吧?

    而且,这种深情竟然被比下去了,不开心!

    然而,现在有外人在场,这种想法暂时不能表露。

    不过,不妨碍他开始想,前段时间市面上出的萌版小画册不错,说不定可以找到画师本人,到时候就在倚栏院的屋子里贴满!

    真的是幼稚的不忍直视。

    所以说,越冷的男人谈起恋爱来越不可理喻,可怕!

    而管玉,也是很快感觉到了身边男人的气场。

    忍不住皱皱眉看向他,只是这么一看,却竟然发现他本人气势颇为不俗,想来能跟在公主身边的也不是什么普通人,估计,是个顶级暗卫,毕竟,身手很是不错。

    但是,想到方才那一幕,她心里就没来由一阵怒气!

    还好她已经洗完穿好了里衣,正准备弄干头发而已,要不然,她真的要戳瞎这个男人的双眼!

    所以,她恶狠狠的瞪了宇文澈一眼,之后道:“公主,劳烦你等我一下,我去穿好衣服。”

    孟漓禾点点头,看着她走近内室,接着,转头对向宇文澈的眼。

    这个家伙,方才是不是真的看到了什么?

    不然,为什么惹得人家叫她臭流氓?

    哼!非常不开心!

    宇文澈本来早已接收到管玉的敌意,不过,别人的看法他一向无所谓。

    然而,怎么自己王妃又开始生气了?

    明明,要介意画像的不是自己么?

    两个人的视线在交汇,十分火辣,又带着些对对方的审视!

    都在十分迫切的想要回去,好好谈上一谈!

    好在管玉的动作和她本人性子十分匹配,简直就是三下五除二就穿戴完毕,只用丝带简单的梳了头发便出来,倒是整个人看上去清爽了不少。

    而且,这么一看,孟漓禾才发现,这小姐,还是一个活活的大美人呢!

    “公主,抱歉,让你久等了。”管玉一出来,便赶紧说道。

    这女子虽然性格直率,但礼节却也没少,倒是十分具有大家小姐风范。

    “没关系,是我们深夜来访,不合时宜,不过也是不得而为之。”孟漓禾笑了笑,她对管玉印象不错,想来,当真是副将之后,骨子里或多或少也有着一代将领的风范。

    在古代能见到这种女子,实在是实属难得。

    听到孟漓禾所说,管玉神情不由严肃了几分:“公主,难道你是从殇庆国特别赶来,为了孟将军之事吗?”

    “不错。”孟漓禾点点头,“我不相信皇兄会谋反。”

    “我也不信。”管玉听到这两个字,脸上立即涌现出许多怒意,“孟将军那么好的人,怎么会做出这种事呢!”

    孟漓禾不由发自内心的感到开心,因为,只要还有人支持,事情已经事半功倍了。

    “那管小姐是否肯让我见一见管副将?”

    听到孟漓禾提及爹爹,管玉明显眼神一黯,脸上除了怒意,更多的还有悲伤。

    “公主有所不知,爹爹如今怕是帮不了孟将军的忙了。”

    “不,我知道。”看到管玉难过,孟漓禾几乎是感同身受。

    自己的爹爹如今这个样子,没有哪个做女儿的会不痛心。

    在管玉的诧异下,孟漓禾上前一把抓住管玉的手:“带我去见孟将军,他对皇兄很重要,我也向你保证,会尽力治好他。”

    或许是孟漓禾的目光太过诚恳,也或许是语气太过肯定,管玉不再说什么,便领二人而去。

    而事实证明,宇文澈之前的猜测并没有错,管将军的房中确实亮着烛火,只是,这院子的位置却比管玉的院落要偏上许多。

    据她而言,是因为他府上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所以为了她的安全,将她放在最中间,也是最不容易被侵犯的地方。

    让孟漓禾当真是羡慕不已,即使她没有个哥哥疼,有这样一个视为掌上明珠的爹爹疼爱,也是一件极为幸福的事。

    不过,他们能轻而易举进入管玉的房间,除了宇文澈功夫高强外,还有那明显撤去的很多侍卫。

    这一点,又让孟漓禾略感动容,毕竟,今日进入房间的若不是她与宇文澈,如若是坏人来袭,那即使管玉武功再高,也毕竟是个女子,难免难敌。

    他们这一次,当真是欠了管将军的情。

    而管将军的情况,竟然比孟漓禾之前想象的还要糟。

    除了已知的手筋脚筋全断,浑身上下到处是伤,虽然已经被处理过,但大概因为伤者不能动的缘故,部分伤口甚至有溃烂的现象,且本人已经有发烧的迹象,整个人都是昏昏欲睡的状态,这就说明伤口发生了感染,如果不及时救治,会危及性命。

    好在,孟漓禾这几个月和神医也算是学的小有所成,加上在现代也学过不少医学知识,所以对于她来说,这并不是什么难事。

    只是这样治疗了一圈下来,整个人都汗流浃背,着实是费了不少力气。

    所以,最后停下时,甚至要瘫倒下去。

    好在,宇文澈赶紧上前,让她靠在自己怀里。

    然而,管玉看到这一情形,却顿时急了:“喂!你这个臭流氓,在做什么!竟然敢占公主的便宜?!看我不打死你!”

    宇文澈眉头一皱,眼见她真的要朝自己砍来,直接左手一转,只是一阵掌风,便让管玉靠近不得。

    “别吵。”冷冷的开口,是吩咐,也是命令。

    让管玉不由一愣,这个男人,怎么会有如此大的气场?

    原来方才的打斗,他根本就只是用了几分功力而已,或者说无意伤自己,只是在避让,否则以如此强大的内力,她连身都近不了。

    而再看公主,竟然也很温顺的任由他靠近。

    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人?

    “管小姐,他是我夫君,覃王。”缓了一口气,孟漓禾终于睁开眼,向她解释道。

    管玉眼睛都要瞪大了,覃王?

    就是传说中最冷酷无情的殇庆国二皇子?

    他竟然也跟着一起来了?

    然而,这个最冷酷无情之某人,在听到“夫君”二字后,冷冽气场顿时尽数收敛,整个人如沐春风,简直就是暖风吹来游人醉!

    非常不忍直视。

    看出她的惊讶,孟漓禾再次开口道:“管小姐,此次我与王爷是秘密而来,还请你一定要保密。”

    管玉愣愣的感受着这屋内缤纷错杂的气场变化,简直回不过神。

    只知道愣愣的点点头,因为这简直和传言太不一致啦!

    冷漠王爷竟然是宠溺夫君,这简直让人措手不及啊!

    而且,最主要是,经过刚刚那一场,她还沉浸在这男人是臭流氓的心态中,还没转过来啊……

    根本从内心里还带着某些难以名状的敌意。

    “殇庆国二皇子,来我风邑国作甚?”

    忽然,从床头传来一阵虚弱却不乏气势的声音。

    管玉眼中一喜,赶紧跑过去:“爹爹,你醒了?”

    她完全没有想到,已经昏迷了几日的爹爹,竟然在孟漓禾一副药之后,竟然恢复了神智。

    所以,带着感激之情看向孟漓禾:“公主,你的医术真好!爹爹终于有救了!”

    孟漓禾也有些惊喜,虽然她知道师傅医术很神,但也没想到从他那学到的东西,会有这等奇效。

    本来,她还以为,今日恐怕是无法与管副将有机会打探了呢!

    “管副将,覃王是陪我而来,都是为了救皇兄。”孟漓禾亦上前解释道。

    然而,管副将听闻,却更带着审视的目光看向孟漓禾。

    他和管玉不同,他是亲眼见过孟漓禾本人的。

    所以,他很了解孟漓禾这个人。

    之前,见到任何人都不会理会,生性也腼腆的很,只有见孟漓江时,会活泼许多。

    听闻,也是受尽了后宫之人的欺负,所以下意识的不喜欢与任何人亲近。

    可是,如今经过他方才醒来后的观察,眼前的这个女人,并非如此。

    不管是对这个男人,还是对自己的女儿,都完全没有以往对人的疏离感。

    而且,方才管玉好像提到个女人的医术。

    公主常年在深宫,什么时候学过医术,他的伤很多大夫都治不好,公主怎么可能会治?

    再加上,他可是亲自与殇庆国对过敌的,虽然并没有与这个覃王交过手,但是他又怎么会好心来救孟漓江?

    谁不知道,孟将军几乎可是算是其他国家最大的威胁。

    如若没有孟漓江,或许风邑国已经被人吞并了,哪有如今的兵力日渐强大?

    所以,他几乎是完全不能相信。

    想到此,他眉目一冷,明明是躺在床上,说出的话却像带着蔑视和不屑:“说吧,你们假扮成他们来接近我,到底有什么目的?”

    孟漓禾着实一愣,假扮?

    怎么会怀疑他们的身份呢?

    然而,忽然想到,自己现在虽然是这幅身子不假,但是性情可是和原来的孟漓禾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也难怪,他会不相信啊!

    只是,如果是这样,要怎么办才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