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39章 误闯闺房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月黑风高,巷尾深处,忽然出现三个人。

    宇文澈和凌霄几乎是同时,朝同一个方向一瞄,接着对视一眼,点了点头,难得的默契。

    接着,凌霄便率先朝前而去。

    孟漓禾不由挑挑眉,还别说,凌霄今天的打扮,和哥哥还真有点像呢。

    之前,她提出要见管副将之时,并没有人反对,毕竟,如今最需要的就是更多的了解哥哥的情况。

    只不过,却也有一个很大的难题。

    那就是,管副将虽然被放出,但不代表,孟漓渚真的彻底放过这个人,最大可能就是,表面上顺着大臣们的请求将人放出,实际却是暗中监视着府里的动静。

    毕竟,哥哥一向中情意,若是知道自己的副将身受苦刑面临武功尽废甚至瘫痪的局面,相信他不会无动于衷。

    所以,他们并未贸然行动,而是先探查了一番。

    而事实证明,果然如他们所料,管府外,时刻有人在盯梢,这让他们的行动变得很不便利。

    不过,想要难倒他们?

    那也是妄想。

    看着凌霄那在自己的描述下,故意做出的走路姿势,孟漓禾不由莞尔,这家伙真是演戏上瘾,这会入戏可谓是入的相当快,这看起来姿态挺拔,但又不乏谨慎张望的动作,还真的演的是惟妙惟肖。

    真恨不得回头做个小金人发给他,妥妥的影帝呀!

    只见他慢慢靠近管府大门,在手抬起要敲响门上的门环之前,却忽然朝右上方一抬头,接着迅速转身离开。

    而紧接着,便从树上飞下一个人,紧跟着凌霄身后而去。

    两个人一前一后,很快消失在巷中。

    宇文澈这才对孟漓禾点了点头。

    孟漓禾不由松了口气,看来这调虎离山之计,真是到哪里都好用呀!

    “那我们快过去!”孟漓禾拉住宇文澈快步跑过去,因为万一等会那人发现不是哥哥本人,再意识到什么,再次回来就麻烦了。

    不过,想到凌霄的演技,她深深觉得,还是应该给予他充分的信任。

    自己最近有事没心情陪他演,这会好不容易逮着个上场的机会,估计不溜出个百八十里地,这家伙是不会甘心退出舞台了。

    只是尽管刨除这个担心,孟漓禾还是十分焦急。

    如今朝廷不稳,各方势力都在虎视眈眈,就算是这个管府之内,也不能保证,不会有其他势力存在。

    所以,来之前,孟漓禾与宇文澈便已打算好,这一次,两个人偷偷溜进去,避开所有人的耳目。

    而这一点,对于宇文澈来说,自然不在话下。

    伸手轻揽着孟漓禾,从管府的墙外,一跃而入。

    管府内,与一般的府宅大院没有什么太大区别,唯一不同的是,府内巡逻的侍卫倒是不怎么多。

    孟漓禾有些讶异,按理来说,这个时候应该加强防备才对。

    为何,还好些故意撤了许多守卫呢?

    “看来,他的确是在等皇兄。”身边,宇文澈同样观察完之后,一句话忽然点醒了孟漓禾。

    对啊,想来,这个管副将,也是希望哥哥万一想要过来见他,这个关键当口,少些人发现才好。

    想到此,心里不由升起许多暖意。

    说到底,管副将如今所伤,几乎可以算作是被哥哥连累,可是面对后半生可能再也站不起身的局面,他还是在为哥哥着想。

    看来,哥哥往日对人的一腔真心没有白费。

    心,当真是要真心来换。

    这也更加坚定了她,一定要将管副将治好的信念。

    “走吧!”感慨完这一切,孟漓禾几乎是迫不及待。

    只是尽管守卫少了很多,但是,对于找寻管副将的房间还是有些困难。

    因为,现在这个时间是晚上,大部分的人应该都已经入睡。

    所以放眼望去,屋子几乎都是一片漆黑,总不能,让他们一间一间摸过去。

    就算是管副将的身份尊贵,和下人的房间按理来说应该有明显的区别,但他还有几房妻妾,也是很难辨认的。

    这一点,倒真是难坏了孟漓禾。

    因为,她对这深宅大院的布局并不是十分了解,看来只能寄希望于宇文澈了。

    “看,那间屋子有烛火。”将孟漓禾略略抱到高处,宇文澈指着一处道。

    孟漓禾不由瞧过去,只见一处单独的院落内,一间屋子内的确烛火摇曳。

    只是,这能说明什么?

    “一般有受伤之人,夜里烛火不会熄灭。”看出孟漓禾的疑惑,宇文澈解释道。

    孟漓禾不由眼前一亮,原来是这样!

    好像,古代的确很迷信这个说法。

    让烛火不灭,便是预示人未油尽灯熄。

    这个宇文澈,还真是聪明。

    “而且那处院落在府宅中央,应该地位十分尊贵。”宇文澈继续说道。

    孟漓禾这才仔细的瞅了瞅,似乎好像看轮廓是在中间的样子,不过今晚夜色不明,她又没有宇文澈这种逆天的夜视能力,还真是看不太清。

    幸好,有宇文澈在。

    不然,单凭她自己,今晚估计连人都可能找不到。

    两个人统一了意见,很快朝那处而去。

    侍卫并不多,加上庭院幽深,两个人并未引起任何人注意,很快到了房门前。

    将孟漓禾护在身后,宇文澈率先推开了房门。

    直到屋内,并没有人忽然攻过来,宇文澈才略微松了口气,牵着孟漓禾的手往内室走去,只是,依然还是用身子挡住她,时刻保持着警惕。

    “谁?”

    然而,方踏进内室门口,便听到一个带着慌乱的女子声音传来。

    宇文澈看到眼前的情景一怔,不由紧紧皱起眉头。

    孟漓禾闻言也是一愣,然而,宇文澈在前面挡着她,她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况,而方想要绕过他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却觉身子被他一推,一下子自己就被强硬推到了一旁。

    而紧接着,就见一人朝着宇文澈袭来,两人很快缠斗起来。

    孟漓禾几乎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吓了一跳。

    定睛看过去,只见一个长发披肩,浑身上下只穿着白色里衣的女子,正对着宇文澈招招紧逼,那动作可谓是又狠又坏!

    而随着她的动作,头发飞舞起来,竟然甩了孟漓禾一脸……水。

    孟漓禾这才恍然大悟,所以说,刚刚是这个女人在洗澡,刚好被他们误闯了?

    那他们走错房间了吗?

    “臭流氓!”那女子眼见宇文澈将她的招式招招破解,面色越发沉下来,再下手几乎是招招要取性命的节奏!

    担心他们的动静引来侍卫,孟漓禾赶紧喊道:“不要打了!误会!”

    听到还有一个女子的声音,那女子的动作倒是真的停下来。

    有些好奇的看向这边,毕竟,哪个猥琐男子想要偷看人洗澡,按理也不该带女人来不是?

    只是,就只看了这么一眼,那女子却顿时愣住:“公主?”

    孟漓禾不由一愣,这个女人莫不是在叫她?

    原来,她认识自己么?

    怎么记忆里,对这张脸并不熟悉呢?

    “小姐,可有事?”门外,忽然传来侍卫紧张的声音,想来,还是方才的动静,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女子不由看向孟漓禾。

    虽然并不记得这女子,但看样子这女子应该是这管府的小姐,而且对自己并没有什么敌意,所以,孟漓禾还是对她摇了摇头。

    果然,女子朝外淡定道:“无事,我自己没事练功呢!”

    孟漓禾不由嘴角一抽,这大小姐,这谎扯的也太没边际了吧?

    谁半夜三更闲着没事在屋子里练功还外带喊臭流氓的,你好歹编个好点的理由啊!

    比如说,说梦话?或者梦游?

    孟漓禾真想好心建议一下。

    然而,那些侍卫闻言,却更为冷静道:“那小的不打扰小姐练功,若小姐需要陪练,属下们随时都在。”

    “好,去吧!今夜用不着你们!”女子摆摆手,十分自然,甚至还补充了一句,“对了,今晚我可能动静比较大,你们都离的远点!”

    孟漓禾简直目瞪口呆了。

    所以说,这小姐半夜练功真的是常事吗?

    还待着没事叫人陪练,这可真是洒脱啊……

    到古代这么久,还没见过这么率性的女子,倒也不错嘛!

    侍卫很快离开,并且这次还真的似乎离开很远的距离,

    孟漓禾这才彻底放下了心,看起来,这个女人对自己不仅没有敌意,反而倒是很信任。

    那女子也是很快走到孟漓禾身边,看着她面目诧异道:“公主,你怎么会在此?”

    虽然很想说明原因,但孟漓禾还是先提出了疑惑:“这位小姐,你认识我?我记得我们好像并没有见过面吧?”

    那女子一愣,这才像想起什么,之后莞尔一笑:“公主,我叫管玉,是管副将的嫡女,经常和爹爹出入军营,所以,虽然没有见过公主你的本人,但却在孟将军的营帐中看到过你的画像。”

    “我的画像?”孟漓禾不由一愣。

    “对啊!自从上次从殇庆国回来之后,他的营帐里便多了你的画像。”管玉不知道想到什么,眼里出现一阵羡慕,“公主能有个这么疼爱你的哥哥,真的很幸福呢!”

    那样子,简直就像是秒变迷妹,妥妥的。

    孟漓禾这才反应过来,她嘴里的孟将军是谁。

    想来,他们在军营,上下皆管哥哥叫将军,所以平时叫皇兄为孟将军叫惯了。

    只是,哥哥竟然将她的画像放在自己的营帐里,真的是让她又感动又心酸啊。

    只不过,身边,宇文澈的气场却忽然变得冷冽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