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38章 欲 火还是毒火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因为眼前,孟漓禾正在她身侧,弯腰对着他的桶里加水。

    而她的腰部不着半缕,只有一件白色的衣布裹在胸前,而因为这一弯腰,刚好让他看到那里面的……

    宇文澈觉得刚刚经历了一场炼狱,此时竟然要爆炸了!

    察觉到那忽然升温的热度,孟漓禾疑惑的抬起头。

    咦,刚刚明明感觉热度有褪啊!

    她还想着再加一次水,就把衣服穿起来,说不定,宇文澈快要清醒了呢!

    然而,这么一抬头,撞进的却是宇文澈那睁的无比清明的眼!

    而且,那双眼,正在看的部位!

    孟漓禾一只手捂住自己的胸前,一只手恶狠狠的用木勺敲他的脑袋:“流氓!”

    宇文澈这才回神,看着她捂住胸前恼羞成怒的模样,顿时嘴角一勾,方才那被折腾下失去力气的身体也仿佛又莫名回了元气,竟是带着调笑道:“我的王妃,你这是要谋杀亲夫?”

    孟漓禾目瞪口呆。

    这人怎么回事啊!

    刚刚毒发的时候要死不活,醒来就这么没正经!

    还能不能行了啊!

    当即十分凶恶道:“谁让你偷看!”

    宇文澈顿时非常无辜:“我没有偷看啊,方才一睁眼就映入眼帘,那应该叫……被迫看。”

    孟漓禾顿时被他这倒打一耙惊道:“什么叫被迫看?你难道还不满意?”

    听到这话,宇文澈忍着笑,意有所指的再次朝她捂住的那个地方扫了一眼,接着如同回想一般道:“我的王妃,我很满意我所见到的。”

    孟漓禾嘴角不由抽了抽。

    等等,难道古代的小话本也喜欢用这句话吗?

    为什么又让她有了一次穿越感?

    简直像做梦般无厘头啊!

    看到她这个样子,宇文澈恶趣味大起,继续神来一笔道:“想不到我的王妃身材如此纤细,但是不该纤细的地方倒是真没有纤细。”

    “宇文澈!”孟漓禾双颊爆红,“你信不信你再说我真的打死你!”

    “哈哈哈!”宇文澈终于忍不住大笑,仿佛为了这一刻,方才的苦难都不再重要。

    只要可以和这个女人在一起,看着她害羞,看着她笑。

    孟漓禾狠狠瞪了他一眼,走过去捡那些她脱掉的衣服,因为刚刚为了方便,她挂在了桶边!

    甚至边走边凶道:“宇文澈,我警告你,非礼勿视!”

    “噗。”宇文澈意味不明的看了看自己,又抬起头,“我的王妃,我现在这幅样子到底是拜谁所赐?你刚刚……非礼勿视了多久?“

    提起这个,孟漓禾立即想到方才努力克制下去的荡漾情绪。

    顿时,一张脸不止是爆红,简直是热的也要炸!

    这个臭男人,下一次再毒发,她真的不打算管他了!

    说着,拿起衣服就准备穿好走人,反正看他现在这个样子,还有力气调戏自己,那就说明这热毒没问题了。

    然而,手刚刚接触到桶边,还没够到衣服,便觉被猛的一拉,接着,便竟然被拽到了木桶里,宇文澈的身上!

    孟漓禾心里狂跳不止,是被方才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惊的,自然也是被这暧昧的姿势吓的。

    “你,你要做什么?你别忘了你现在不可以……”

    “我的王妃,我发现你脑子里想的总是这么多啊!”宇文澈打断她的话,故意慢悠悠说道,“你的身上都是汗,衣服上也都是,所以,想让你进来洗洗而已。”

    呵呵。

    真的咩?

    真的是这样的话,那紧挨着她大腿那硬邦邦的是什么鬼?

    怎么就能这么面不改色心不跳一本正经的说出这种大胡话呢?

    要不是上一次那个部位被自己突击,害她自己担心了很多天,孟漓禾恨不得再去袭击一下!

    真是够了啊!

    “好,那我自己洗,你出去!”孟漓禾咬牙切齿,然而并不敢揭穿他,万一他狼变怎么办!

    “好吧。”宇文澈的脸上满是遗憾。

    这种摸得到吃不了的感觉,真是糟透了。

    不过,福利还是要争取一下的。

    所以,在他离开之前,还是扳过孟漓禾的头,对她亲吻起来。

    孟漓禾反应不急,下意识要挣扎。

    毕竟,现在这个样子真的很危险!

    而且,你才恢复点力气,省着点不好吗?我们还要赶路啊!

    况且白日宣淫是不对的啊啊啊……

    然后,这种呐喊便尽数淹没在亲吻中,火辣的不可描述。

    终于,当水温都快要被影响到升温时,宇文澈才将快要化成一摊水的孟漓禾放开,非常不情愿的又吻了两下,才狠下心出去穿衣。

    之后,似乎平静了好久,才推门而出。

    毕竟清心咒什么的都不太好用,还是眼不见为好……

    然后,坐在木桶里独自沐浴的孟漓禾就听到门外,师傅的声音响起:“徒夫,你是不是忘记,我告诉过你,欲/火会引起毒火了?”

    接着,就是宇文澈那冷清却明显不太淡定的声音响起:“咳,没控制好。”

    “自然知道你没控制好,不然刚开始中毒,至少有一周间隔不会发作,你好自为之吧!”神医拍拍屁股走人。

    屋内,孟漓禾听着他们这种男人只见类似学术性的对话,简直羞愤欲绝。

    啊啊啊,死了算了啊!

    让她怎么还好意思见师傅!

    呜呜呜。

    然而,事实上,相比于她的羞涩,神医压根没有任何异常反应。

    等到孟漓禾沐浴完毕,收拾好行囊,确认宇文澈无碍后便开始上了路,让孟漓禾不由松了口气。

    幸亏这一次,师傅为老尊了一次啊!

    不过,大概是鉴于神医的提醒,宇文澈在这之后相对来说收敛许多。

    加上,的确要尽快赶到风邑国,所以,两个人大部分的时间基本上都在赶路。

    即便如此,因为隔三差五宇文澈便要毒发一次,每一次都耗尽体力和精神,孟漓禾次次心疼不已,尽管在心急如焚,也都会停下来让他休息好再继续赶路,所以等到他们赶到风邑国时,基本上已经到了一个月之后。

    “凌霄,如今情况如何?”孟漓禾一到风邑国京城内,首先便和凌霄联系好后去汇合,这会一进约定好的屋子,便着急开口问道。

    凌霄刚打算开口,抬头一望,却见孟漓禾身后,竟然站着一个让他意想不到的人,顿时眼神眯了眯。

    没有回答孟漓禾的话,而是问道:“他为何会在此?”

    担心中间传递的飞鸽传书被拦截,所以孟漓禾只传递了自己要过来的消息,并没有告知宇文澈的事,所以凌霄并不知情。

    而看他的态度和话语,明显是对宇文澈有敌意。

    孟漓禾不由有些头大,她知道这件事,凌霄对宇文澈意见颇大,但没想到,他竟然当着宇文澈的面开始发难。

    毕竟,以宇文澈的脾气,对她的闹腾倒是好说,对别人,那可是冷若冰山。

    凌霄这种态度,孟漓禾甚至担心两个人会打起来。

    不过,她的担心这次却是多余了,因为宇文澈如今并未计较凌霄的话,同为男人,他知道对方想的是什么。

    只不过,让他解释?

    却也不屑。

    而在意他的态度?

    也罢了,毕竟他如今在帮孟漓禾的忙。

    不过,孟漓禾还是赶紧说道:“凌霄,这件事我等下慢慢和你解释。你先告诉我情况。”

    凌霄这才收敛了一下情绪,不过脸上倒也没缓和多少。

    “情况和前几日告诉你的差不多。目前为止,还没有找到你的皇兄。”

    孟漓禾心里一紧。

    都一个多月了,竟然还没有找到。

    她不相信哥哥是出了什么意外而失了性命。

    因为既然大家都在找他,那就说明,他一定还活着。

    而且,或许是双胞胎的心灵感应,她真的觉得自己可以感觉的到,哥哥就在哪个地方等她。

    只是,到底是被坏人抓了去,还是藏到了什么地方?

    会不会,和他的军队在一起?

    想到此,孟漓禾赶紧说道:“这次阅兵,哥哥应该带了副将过来,我要去见一下。”

    然而,凌霄却摇了摇头:“怕是没那么容易。”

    听到此,孟漓禾心里一沉。

    对啊,哥哥如果被他们定为谋反,那他的副将……

    冷静了一下,孟漓禾还是问道:“可是也被抓进去了?”

    “不错。”凌霄点点头,却是说道,“关于这个,有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要听先哪一个?”

    有些无语凌霄还在卖关子,孟漓禾瞪了他一眼道:“赶紧说。”

    “好吧。”凌霄摸了摸鼻子,本来是下想缓和下孟漓禾紧张的情绪的,看起来是没办法了,所以还是说道,“好消息是管副将虽然被抓,但是因为没有审讯出什么,也没有他伙同造反的证据,又因战功累累,所以经大臣请愿被放出,坏消息是,他的手筋脚筋全断,目前已是奄奄一息,恐怕,也依然在严密监视中。”

    孟漓禾心里一沉,瞳孔骤然一缩,心里一股怒意忽地升起。

    管副将已经年逾五十,一个老将,曾经为风邑国立下汗马功劳,竟然遭此待遇?

    这个孟漓渚,竟然如此残暴!

    想必,是想用严刑逼供来逼他污蔑哥哥谋反,以此得到证据,让哥哥谋反这件事,变得更加证据确凿吧?

    毕竟,现在宫内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谁也不知道,只有孟漓渚在单方面宣布哥哥谋反。

    这个孟漓渚当真是打的好算盘,只不过,却是没想到,一代将领,又岂是威逼便可以屈服的?

    想到此,孟漓禾拍案而起:“既然如此,那我更要去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