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37章 火烧炼狱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澈,你还好吗?能不能说话?”尽管热浪让孟漓禾有些难耐,但担心下,她还是靠了过去。

    宇文澈此时应该是刚刚毒发,虽然因难受闭着眼,但神智尚清。

    其实那日在皇后寝宫,他也没有那么快彻底失去意识,只不过为了造成混乱,故意为之而已。

    也刚好,让他知道在他倒下之后,到底是谁真的担心他。

    而如今,不需要给别人做样子,他自然不愿让孟漓禾多加担心。

    所以,宇文澈勉强睁开眼,尽量维持住身形,安抚她道:“是毒发了,不过没什么大事,忍一下就过去了。”

    然而,听到是毒发,孟漓禾又怎么可能放下心,尤其是在碰了一下他的脸之后,那热度甚至让她下意识瞬间就缩回手,一时间不免慌乱起来:“你等下,我去叫师傅。”

    说完,便匆忙朝外跑去。

    神医几乎是被她拽着袖子拉着跑过来,让他忍不住想跺脚!

    因为如此不稳重实在有失他一代神医风范!

    不过,看到自己小徒弟这么着急,他也只能不多做计较了。

    大概确认了一下宇文澈的状况,便很快做出决定:“速派人去烧一桶温水,水温与体温一致便可。”

    孟漓禾闻言赶紧吩咐下去,然而,宇文澈的状况却越来越糟,甚至于支撑不住从椅子上摔落,艰难的从嘴里挤出几个字:“冰,给我冰。”

    “师傅,哪里有冰?”眼见他如此,孟漓禾赶紧问道。

    然而,神医却摇了摇头:“此毒表现为火之时,浑身上下五脏六腑都如火烧,如果这时对他用冰,那会直接形成冷热对抗,严重可危急性命。”

    “什么?!”孟漓禾瞳孔骤然一缩。

    她知道这毒表现为火和冰,但是却没想到自身感觉如被火烧。

    那宇文澈岂不是难受死了?

    眼见孟漓禾情绪在一瞬间崩溃,神医终是不忍,拍了拍她的肩膀道:“他在问我拿药之时,我便告诉过他要承受的痛苦,所以,他应该有这个心理准备。”

    然而,听到此话的孟漓禾,却更是身体一震。

    “那他还会昏迷过去吗?”

    如今,孟漓禾看着宇文澈痛苦的样子,甚至希望他能再次晕过去。

    至少这样,不会清醒的承受这些痛苦。

    然而,神医却轻叹一口气,摇摇头:“火毒与寒毒不同,寒毒会使人冰冻而沉睡,但火毒却要一直挺到毒发过去。”

    孟漓禾的心彻底沉了下去。

    所以,上一次,他是浑身如冰冻,所以所谓的昏迷,其实和假死差不多。

    而这一次,竟然要生生熬过去。

    “那温水会有用吗?”

    孟漓禾如今只剩最后一线希望。

    “即便是温泉,效果也不大,只是起缓解作用,温水效果更微弱一些,不过多少可以缓解一些痛苦。”

    孟漓禾此时已经快要说不出话了。

    神医也只能叹了叹气,又嘱咐了一些事后才离开。

    不过,说真的,他倒对这个徒夫刮目相看了。

    据他所知,还没有几个人可以忍受这种苦楚。

    基本上热毒毒发之时,中毒之人难受到恨不得发狂。

    即使,热毒下他们的理智尚在,最后也会被这种从里到外无法抵挡的灼热,所焚烧。

    甚至于,连杀人事件都有之。

    而这个宇文澈,如今却还在那里坚持,大概就是因为不想自己的徒儿太担心。

    亦或是,不想伤害她,硬生生用毅力在扛着。

    这一点,倒是让他觉得,这个外表冷硬,并不习惯用言语表达的男人,做的却是比任何人都强!

    只是,若不是孟漓禾坚持,他还是不能完全放心留她一人照顾。

    所以,还是又吩咐了暗卫随时注意里面的动静才离开。

    孟漓禾一个人呆呆的看着宇文澈,脑子里几乎快要空白。

    她是这个时刻,才意识到,宇文澈到底为了她付出了什么。

    除了放弃了离皇位最近的路,还将自己置于如此境地。

    她真的不知道,这八十一天到底要怎么熬?

    光是让她想想,就觉得后背一阵发凉。

    然而,相比于她的感受,宇文澈却是截然不同的变化。

    水还没有上来,他的脸已经红到发黑,那块他跌落后也紧紧抓住的桌角,已在他为了忍受而大力的抓捏下,变成了一片粉末后,轰然倒塌。

    孟漓禾吓了一大跳,赶紧跑过去握住他的手:“澈,你再坚持一下,水应该马上就来了。”

    手下,宇文澈的手微微颤抖,似乎在极力压抑着什么。

    “你先出去。”带着热气,宇文澈艰难的开口。

    他如今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量,很担心会伤害孟漓禾。

    然而,这个时候,孟漓禾又怎么可能会离开?

    可是方才虽然叫了水,但这里毕竟是古代,没有那么便捷,一时半会上不来也是正常。

    再加上,他们如今并没有暴露身份,客栈应该并不可能把他们的需求摆在第一位,最多只能督促快一点。

    所以,现在只能等。

    只是,就让他这么忍受吗?

    孟漓禾几乎是一会都看不下去。

    怎么办,怎么办?

    孟漓禾使劲想着,目光也在不停找寻着。

    除了和体温一样的水,还有什么可以是这个温度,可以缓解他的痛苦?

    对了,体温!

    孟漓禾闭了闭眼,将自己外面的衣裙解开,因为是夏天,里面只着了很薄的内衣。

    此刻,却再也顾不上害羞或者是窘迫,直接朝着宇文澈的身子,贴了上去。

    然后,只是刚刚贴上,孟漓禾便觉自己仿佛要被宇文澈身上那火焰般灼热的温度灼伤,然而,她还是咬了咬牙,让自己的手臂更紧一些,让自己比他娇小很多的身子,尽量多的给予他自己的体温。

    宇文澈只觉一个令他舒适的温度靠近,下意识就想要靠的更近。

    所以,手也在立刻间,便将这贴上来的物体紧紧抓住。

    然而,手臂内的触感,却让他一愣。

    接着,挣扎着支撑起眼皮,眼皮下那双已经通红的眼,却依然看清搂着自己的人是谁。

    那一瞬间,宇文澈的眼变得更加通红。

    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力气,让他飞快将孟漓禾推开。

    “小雨,你走,会烫伤你!”

    孟漓禾被这一下推出好远,几乎是后背着地。

    她知道,宇文澈已经控制不好力度了。

    但是,她顾不上这么多,还是坚定的抱了过去,就在宇文澈依然要挣扎时,颤抖的开口道:“澈,别推开我,你会伤到我。让我为你做点什么,求你。”

    宇文澈已经抬起的手,这才缓缓放下,算是默认了她这个举动,只是身体不再故意靠近,以让她不必因贴紧自己而痛苦。

    只是,眼角那不知道是否被灼伤,而溶解的泪珠,缓缓落下。

    “王妃,水好了!”

    不知过了多久,门外响起了夜急促而低沉的声音。

    他督促客栈的小二许久,终于等水到了合适的温度,根本等不及他们送过来,直接便自己将水抬了过来。

    孟漓禾闻言,赶紧将外面的纱裙重新穿好,打开门,让夜将木桶抬进来。

    想到神医的嘱托,接着吩咐道:“夜,你再叫人去烧热水,要源源不断。只要我叫,就必须能供给上。”

    “是。”夜领命而去。

    孟漓禾伸进手臂试了试水温,觉得的确差不多,便赶紧搀着宇文澈而来。

    宇文澈此时脚步虚浮,因为方才除了极力忍耐全身的痛苦,还要极力控制自己身上的力量,不要将孟漓禾所伤。

    所以,如今身上当真已经没有多少力气,只是被动的跟着孟漓禾走着。

    因为水的功效本身并不大,而神医之所以退开,也是因为那句嘱托:“最好将衣衫尽褪,让他充分得到温水的缓解。”

    所以,孟漓禾脸红了又红,还是将宇文澈的衣衫全部褪下。

    虽然之前也为他治疗过伤口,但这一副全身泛着通红颜色,又浑身火热的果男靠在自己身上还是太刺激,要不是如今情势紧急,情况如此严肃,孟漓禾当真要捂住鼻子了。

    所以她耳观鼻鼻观心,一脸正直,内心荡漾的将宇文澈塞进了木桶里,这才松了一口气。

    而宇文澈进入水中后,果然浑身舒缓了许多,只是,神智却似乎在下水的一刹那有些恍惚,竟然毫无意识的,直想要将整张脸都埋进水里。

    孟漓禾吓得赶紧用力将他拉起,可是,宇文澈却似乎只是顺从自己的意识,频频再次滑入水中。

    这样,可当真是苦了孟漓禾,又要时刻测着水温,等到水凉之时,及时填进去热水保持温度。

    又要时刻盯着他不要因为埋进水里而被淹死。

    夏天本就炎热无比,再加上身边似乎有个大火炉一般,所以,没过多久,孟漓禾便整个人如同被水浸过一样,仅仅是汗就让她身上的衣衫全湿。

    孟漓禾身上黏腻的难受无比,又不知道宇文澈的毒到底何时褪去,看着他根本就是脱离意识的状态,干脆心一横,将身上的衣裙脱下,只着一个自己做的小抹胸和小衬裤在身上。

    反正,等下他清醒之前,自己赶紧穿上就好了。

    孟漓禾主意打的妥妥的。

    而不知道过了多久,宇文澈身上的热度终于渐渐褪去,双眼也睁开。

    只是,刚褪下的那些温度,却在入眼画面的刺激下,一瞬间又涌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