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36章 王爷毒发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相对于孟漓禾,宇文澈倒是一脸轻松,摸了摸她的头:“为什么不要?我还想要你做我的皇后。”

    那样,才可以给你最好的一切。

    那样,才没有人可以再对你指手画脚。

    那样,才没有人可以拿你相威胁。

    孟漓禾却急急说道:“可是,若是父皇反应过来,你会很麻烦,而且,现在宇文畴带兵,若是他立了功……”

    “你会让他立功回去吗?”宇文澈直接打断孟漓禾的话问道。

    孟漓禾一愣,却是坚定道:“誓死也不会。”

    “那就是了。”宇文澈瞟了一眼屋子的一角,看着那把她随身带的琴说道,“但是你答应我,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弹绝杀。”

    孟漓禾一愣,没想到宇文澈竟然看穿了自己的心思。

    她原本让凌霄打头阵,自己送宇文澈过去,却时刻保持联系。

    就是准备,若最终还是事败,她便会再次上场。

    绝杀的威力有多大她不知道,但是琴谱上说,这是死亡之曲。

    轻者昏死过去,重则七窍出血而亡。

    如今她的内力,还不能十分熟练的控制。

    所以一不小心,可能会控制不好力度,而反噬。

    因此,那是她最后一招。

    “好。”孟漓禾点点头,如今有宇文澈在一旁支持,想来,她用到的几率也不会很大了。

    只是……

    孟漓禾还是忍不住问道:“澈,老实说,你不想要趁此机会收复风邑国吗?”

    宇文澈看了她一眼,不由笑了笑:“可以一统天下,自然是许多男人梦寐以求。但是,战乱苦的是百姓,如果有一个明君,天下太平才是对所有人最好的。我相信,你哥哥会是个明君。”

    孟漓禾真的要夸目相看了。

    她没想到,宇文澈竟然有如此透彻的想法。

    能够从心里体谅战乱给百姓带来的苦,虽然也向往至高无上的权利,却也明白何为贵。

    自己爱的男人,真的是棒!

    不过,孟漓禾还是真诚的说道:“谢谢你为了我,放弃一次离皇位最近的机会。”

    因为如果他领了旨,就算他最后无功而返,至少,没有给宇文畴这个机会。

    而且,离开京城这么久,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那我是不是,也要谢谢你留在我身边而放弃哥哥?”宇文澈不由笑了笑。

    两个人相视一笑,默契已经在目光中流转。

    他们很庆幸,在这种艰难抉择下,可以有更好的选择,让这世间难两全的事达到最好的结果。

    他们更庆幸,在这种感情考验下,谁也没有放弃过对方,怀疑过对方。

    只有,为对方做出的巨大牺牲。

    “所以,我们,是不是要庆祝下?”忽然,宇文澈冒出这么一句。

    孟漓禾一个疑惑,还没反应过来他想要怎么庆祝。

    却见他一个凑近,接着,那吻便不容置疑的扣了过来。

    孟漓禾只是一个愣神,之后便闭起眼接受了。

    事实上,她与宇文澈互通心意这么久,也早就已经习惯了他的亲近。

    更何况,经过这么一次,彼此的心里当真再也没有任何一丝距离。

    甚至于,让孟漓禾更加相信,未来不管有再大的艰难险阻,他们都可以战胜,一起走下去。

    所以,当下,不再像往日般,只是被动接受。

    干脆,攀住宇文澈的肩,努力给予最主动的回应。

    察觉到孟漓禾非同寻常的热情,宇文澈眼眸一深。

    形势再也控制不住,直接双双滚落到床上。

    四周的温度骤然升温,变得火热无比,但却都不及两个想要彼此释放情意的人,身上和心中爱的火焰。

    那种想要对方淹没在自己的爱中,就此融为一体的执念。

    情到深处难自持。

    然而,宇文澈最终还是艰难的从孟漓禾身上起身。

    孟漓禾带着迷茫的睁开眼,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停下。

    明明,他好像很……激动的呀!

    深吸一口气,宇文澈故意逗她道:“现在还不行。”

    孟漓禾脸色不由一红。

    这是几个意思啊!

    听说过女人矜持,这可是第一次见到男人来这套呢!

    虽说不上失落,但总感觉哪里奇怪的很,又说不上来。

    一声轻笑从宇文澈嘴里发出,刮了刮她的鼻子:“想什么呢?我是怕现在万一多了小王爷,帮助你哥哥不方便。”

    孟漓禾这次真的是闹了个大红脸。

    啊啊啊!

    他在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懂啊!

    然后,她就脑袋抽风的说了一句:“你以为你是谁,一次就想中,哪有这么容易。”

    话一说完,她就风中凌乱了。

    啊啊啊!

    她在说什么,快来捂住我的嘴!

    “噗。”宇文澈看着她一会惊呆一会发懵一会懊恼不己的样子,真的是笑到心肝都在颤,所以,故意贴近她道,“你这是怀疑我的能力?”

    孟漓禾脸色一僵。

    不要就此讨论下去了啊!

    “那……要不要试试?”宇文澈危险的重新压在她的身上,从目光到姿势都十分危险。

    “不,不用了。”孟漓禾脸色僵硬的推开他,“我,我相信你。”

    “哈哈哈。”宇文澈干脆趴在她的身上,从肩膀到全身都在抖动。

    孟漓禾生无可恋的目视房顶。

    笑你个大头鬼。

    宇文澈终于笑够,这才抬起身,忍住笑意道:“傻瓜,我现在身上还有毒,要八十一天后才能清除。”

    孟漓禾这才反应过来他是什么意思。

    所以说,之前根本就是在逗她就是了。

    还能不能行了!

    不过,听到他说毒,孟漓禾还是心软了下来,方才那被激情压下去的担心也再次浮现出来。

    “澈,你身上的毒,不去苗峰可以吗?太医不是说,发作时很难受?”

    “没事。”看着她担心的目光,宇文澈微微一笑,“神医那边有调理的药,再说平时也可以调制温水,神医说过,调理的好,也不会频繁发作。”

    “哼!”孟漓禾想到什么,忽然撅起嘴,“我就说师傅不对劲,所以这药就是他给你的对吧?”

    “这个……是我求来的。”宇文澈无奈道。

    “反正说白了就是你们早就串通好了,就我被蒙在鼓里就是了!欧阳振和诗韵也知道,估计夜也知道,那胥有可能也知道,你们所有人都瞒着我!”孟漓禾忿忿不平。

    “我不是怕你不同意么。”宇文澈十分好脾气。

    “你还知道我会不同意?!”孟漓禾瞪起眼,“那你还敢做!”

    宇文澈举起双手:“下次不会了!”

    表忠心也没有用!

    孟漓禾越想越气。

    这次幸好是不危及性命,下一次呢?

    如此纵容下去还得了?

    所以,十分凶巴巴的说道:“你还想有下次,再有下次你就失去宝宝了!”

    “噗。”宇文澈被他简直要逗哭,“好好好,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孟漓禾这才勉强作罢,但是依然撅着嘴,表示愤慨!

    “好了。快起来吃东西吧,饭菜都快凉了。”宇文澈将孟漓禾拉起。

    这一天一直在赶路,他都看在眼里,或许是心事太重,这女人其实并没怎么吃东西。

    孟漓禾这才白了他一眼,还好意思说,鸡汤都被你喝光了。

    不过,贴心的痴汉王爷,自然不可能真的让她喝不到,很快叫了一碗新的送上来,又派人热好了菜。

    两个人一起汤足饭饱,这才梳洗好休息。

    可能是一天奔波有些劳累,如今终于放下心,也可能是身边多了让自己安心的人,孟漓禾很快沉沉睡去。

    直到睡到自然醒,才发现天已经大亮。

    而宇文澈正侧躺在身边,支起一只胳膊,正在看着自己。

    孟漓禾不由揉揉眼:“几时了?”

    “还早。可以再睡会。”宇文澈轻声回道。

    “那诗韵他们……”

    “已经出发了。”

    孟漓禾一愣,赶紧坐起来。

    都已经走了啊。自己还真是贪睡啊!

    看着孟漓禾懊恼的样子,宇文澈安抚道:“接下来我们要尽快赶路,所以你多休息一会也好。”

    孟漓禾却摇摇头:“不睡了。担心哥哥,如果外面没有人监视的话,我们也快走吧。”

    “放心,都已经确认好了,那伙人跟着欧阳振他们的马车走了,我们现在算是彻底甩开他们了。”

    “那太好了。”孟漓禾赶紧起来,她现在急着找哥哥的下落,恨不得长上翅膀飞过去,哪里还肯耽搁。

    “放心,我已经派人过去打探皇兄的消息,既然三皇子一直在找皇兄,那就说明,皇兄没有落在他们的手里,应该是安全的。而据说三皇子孟漓渚想要趁此机会登基,但至今没有找到玉玺,所以,一切还有转机。我会再让人秘密调查。”宇文澈看着她匆匆忙忙的穿衣,不由安抚道。

    孟漓禾一愣,她没想到,宇文澈已经将那边的情况调查的如此清楚了,而且也已经派了人先一步行动。

    想来,是从一开始,他便没有要接旨的打算吧?

    心里忍不住有些感动,只能点点头。

    因为,有些事,不需多言,藏在心里就好。

    两个人很快穿戴洗漱完毕,接着,简单用餐便决定启程。

    毕竟,还是要到了风邑国,知道现如今的情况,才能更好想出对策。

    而且,宇文澈如今身上有毒,路上的时间也是越短越好。

    孟漓禾一边打算着,一边将琴收好,然而,等到她刚刚准备叫上宇文澈一同离开时,却发现宇文澈脸色通红,不由一愣:“澈,你怎么了?”

    宇文澈难受的闭着眼,脸上的皮肤红的极其不自然,孟漓禾只是刚刚靠近,就能感觉到一股巨大的热流从他的身上散发开来。

    顿时,心里一沉,糟了,宇文澈这是毒发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