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35章 你不要皇位了吗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宇文澈但笑不语,双臂仍旧杵在孟漓禾身体两侧,虚压在她的身子之上,笑意吟吟的看着她,眸光里满是喜悦。

    因为孟漓禾那点力气,推在他身上,无异于小猫推大石,若是他有意抵挡,基本不能撼动半分。

    孟漓禾气闷的撅起嘴,十分不爽的看着宇文澈:“你真的早就醒了是不是?”

    那还给她装!

    她就觉得这家伙在马车上一直都像在睡觉,哪里像半点昏迷的样子!

    宇文澈点点头:“是醒了有一会了。”

    “那你还装?不知道我担心你?”孟漓禾怒目而视,也顾不上自己说的话有多么像表白。

    宇文澈心里一软,他怎么会不知道孟漓禾会担心。

    昨天看到她那个样子,心都快碎了。

    但是,没有办法。

    眼下,看她气鼓鼓的样子都快哭出来,宇文澈只好半开玩笑道:“你若是早点喂我鸡汤,我可能早就醒了。”

    孟漓禾一愣,敢情这家伙蓄谋着不起来,就是为了让她嘴对嘴喂鸡汤?

    出息呢?节操呢!有点下限啊覃大王爷!

    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孟漓禾到底还是关心他的身体,所以问道:“什么时候醒的?马车上?”

    “额。”宇文澈噎了一下,“比那个早点。”

    比那个早点?

    孟漓禾吃了一惊,他们今天一整天都在马车上,所以说这个家伙出发前就醒了?

    竟然还就这么躺了一天?

    孟漓禾忍不住伸出手,捏住宇文澈的脸蛋,使劲向一边扯:“所以,你竟然一大早就醒了,还瞒着我?”

    王妃很生气,非常非常生气!

    那小样子简直气煞!

    就像在审问犯人,特别凶!

    宇文澈无奈的被她扯着脸,这种感觉还真是第一次,不过奇怪的是,仿佛还有些开心。

    所以,又噎了一下:“其实……比那个还早点。”

    孟漓禾的眼睛以树懒的速度慢慢睁大瞪圆,简直不敢置信:“所以,夜里?”

    看着自家王妃忽然变得蠢萌蠢萌的样子,宇文澈实在很想笑,但脸又被她钳制在手里,所以只好点点头:“算是吧。”

    孟漓禾这下服气了。

    她知道这个男人腹黑,但腹黑成这样,只能自己服气啊,还能有什么办法。

    宇文澈抬起一只手,将孟漓禾那掐在自己脸上的手拿下,放到嘴边吻了吻,接着,却用饱含深情的目光看着她,无比认真道:“其实昨夜,凌霄来之时我便醒了,所以……谢谢你。”

    孟漓禾顿时怔住。

    所以,她的意思是,自己和凌霄的对话,他都听到了?

    包括,她安排去救哥哥,以及,宁愿将风言社作为答谢给凌霄这件事?

    不知怎得,为了宇文澈,她这件事可以做的出来,但是被这样呈现在当事人面前,却有点窘迫。

    而且,这件事,她本没打算让宇文澈知道。

    因为宇文澈若是知道,一定会心疼,甚至会自责。

    她不希望如此。

    而且,对一个人好,不一定非要让他知道你付出了多少。

    所以,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只是下意识避开目光。

    “风言是你的心血,我不会让你为了我,将它付之东流。”宇文澈再次开口,一句话轻轻吐出,却状若承诺。

    孟漓禾微微笑了笑,这样的话她当然爱听。

    不过,她将这么大的事甩给了凌霄,只是给他一个风言社,她甚至觉得根本不足够。

    只是,还没有开口,却听到门口处两声敲门声。

    接着,便是欧阳振的声音响起:“王爷。”

    宇文澈闻言从孟漓禾的身上爬起,接着拉着她的手,把她也一并拽了起来,为她简单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服和碎发,这才对着门口道:“进来吧。”

    门很快打开又关上。

    孟漓禾朝来人望去,然而,却顿时惊呆了。

    因为屋内的两个人,如今的打扮完全就是自己和宇文澈的翻版!

    而且,甚至于还易了容,若不是她是本人,真要以为来的是自己和宇文澈了!

    “属下参加王爷王妃。”

    两个人行了礼。

    孟漓禾这才听出,这声音明明就是欧阳振和诗韵。

    不由看向宇文澈,这是在搞什么鬼?

    宇文澈却一点都不惊讶,只是对着他二人上下打量了一番,甚至点点头:“不错,挺像的。诗韵的手法果然厉害,本王都快认不出了。”

    孟漓禾眨眨眼,敢情这还是宇文澈吩咐的?

    所以这家伙假睡了一天,实际上还背着她安排了这么多事?

    只是,打扮成这个样子是要干嘛?

    孟漓禾想不明白,不由气闷道:“宇文澈,这到底怎么回事?”

    宇文澈笑了笑,转头对着二人道:“你们先回去,到时候按计划行事。”

    二人应声后,便匆匆离去。

    屋子里,只留下一脸迷茫的孟漓禾,以及她正在用眼神控诉着的宇文澈。

    宇文澈赶紧搂住她,安抚道:“累不累?要不要躺下慢慢说?”

    “谁有心情躺啊!”孟漓禾毫不留情的拒绝他的提议,催促道,“怎么回事,你快说!”

    “好吧。”宇文澈失望的收回手,本来还想着搂在怀里慢慢说呢!

    这样,可能等下被收拾的几率小了点。

    不过,再不快说,估计等下更惨。

    所以,宇文澈老实说道:“一会,会由欧阳振和诗韵假装成我们,去往苗峰,我们去风邑国。”

    “什么?”孟漓禾几乎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你是说你不去苗峰温泉了?”

    “是。”宇文澈点点头,“本来就没打算去。出来装昏迷,也只是掩人耳目。如今离京城远了,那些跟着我们的人也盯得没那么紧了。”

    孟漓禾一愣:“你说有人盯着我们?”

    “对。你以为皇后会这么轻易放过我们?她肯定要看看,我这个毒到底是不是真的。”宇文澈冷笑道。

    孟漓禾有些疑惑:“皇后不是已经被父皇下令调查吗?难道还有心思管我们?”

    “今晨,宇文畴已经领旨带兵去风邑国,所以,皇后还不能随便处置。只是暂时软禁,所以,她总有办法将手伸到我们这里来。”

    听到宇文澈所说,孟漓禾不禁惊讶起来。

    宇文畴接旨之事,她都完全没有听说。

    所以,这个宇文澈不只是在装昏迷,原来,这宫里宫外发生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内。

    然而,忽然想到什么,孟漓禾脸色一变:“宇文澈,你老实告诉我,这毒……是不是也是你提前安排的?”

    宇文澈一怔,但是想到她早晚会知道,也只能点点头:“不错。是我自己下的。”

    “什么?”孟漓禾几乎喊出声,她还以为,宇文澈要对她说,这毒是假的。

    可是,这毒是他自己下的又是怎么回事?

    自己为自己下了这要忍受八十一天的毒吗?

    心里隐隐猜到了什么,孟漓禾不由咬住下唇,看着他,艰难却期待的开口:“澈,所以这中毒之事是你之前安排好的,那这毒也是假的对不对?”

    孟漓禾这会真的想听到肯定的回答,她可以不怪他让自己担惊受怕这么久。

    她只要知道,这毒是假的。

    然而,宇文澈在神情凝重了一瞬,却摇了摇头:“毒是真的,我没有把握骗过所有的太医。”

    孟漓禾的心彻底沉了下来。

    因为激动而抓着他的手,也脱力的松了下来。

    “为什么?”孟漓禾听到自己这么说。

    然而,其实,她心里已经清楚了。

    故意给自己下毒,下这种死不了,需要离开京城调养的毒,最直接的结果,不就是可以不用接旨带兵吗?

    那样,就不会要与哥哥对敌,不会有什么国仇家恨阻碍在他们两个之间。

    再加上,他又安排了欧阳振和诗韵替上。

    是什么意思还用问吗?

    那是要掩人耳目,让人误以为他去疗养,实际却私下陪她一起,去救哥哥!

    这个主意,甚至连她之前豁出去离开殇庆国,而被发现不在王府的后果也解决了。

    孟漓禾双手捂住脸,任泪水从指缝里横行。

    她何德何能,让宇文澈一直为他付出这么多。

    宇文澈也没有回答,因为他知道,聪明如孟漓禾,一下就可以想明白。

    其实,他又何尝不希望孟漓禾可以糊涂一点。

    那样,他就可以告诉她,毒是假的,让她少一点担心。

    但是,他知道他瞒不过去。

    否则,他怎么会舍得让她难过?

    将孟漓禾紧紧搂住怀里,低头吻在她的发间:“别哭,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然而,孟漓禾却哭的更大声了,扑在他的怀里放声哭,似乎要把这两日的纠结,担心,委屈,心痛,通通哭出来。

    她可以一个人坚强,却没有办法在爱的人面前伪装。

    宇文澈不再说话,只是抱着她,任由她将心底所有的情绪发泄而出。

    这个女人,负担的东西太多了。

    国仇家恨,爱恨纠缠,从来不是一个女人该背负的全部。

    可是,她却以一己之力,全部咬牙承担了下来。

    对于自己,没有过质问,没有过责怪。

    只是转身而去,用自己的方式保护在乎的人,而不是把难题丢给他,懂事的让他心疼。

    还好,这一次,身边有他。

    他可以让她尽情依靠,再也不是一个人。

    直到感觉到她的哭声渐停,宇文澈才抬起她的头,眼神充满爱怜的将她脸上的泪水细细抹去。

    甚至调笑道:“别哭了,再哭就变成小花猫了。”

    然而,知道这是在故意逗自己,孟漓禾却完全笑不出来。

    她只是抬头看向宇文澈,两只眼睛有些红肿,却依然炯炯有神的看着他:“宇文澈,你,不要皇位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