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34章 用嘴喂你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活了两世,面对的抉择不少。

    但像这次这样,两天之内就要做两次重大选择的机会还是第一次。

    国仇家恨,亲情爱情。

    孰轻孰重,孰是孰非。

    这世间果然没有那么多两全法。

    孟漓禾独自失神在屋子里坐了好一会儿,才将手里的信,派人再次传送了出去。

    宇文澈一直没有醒来,不过身上的体温却不再那样冰冷,神医说这是正常,彻底恢复之后便会苏醒过来,孟漓禾便也只好等下去了。

    只是,夜里看着他的睡颜,不由有些恍惚。

    宇文澈到底是为什么会中毒呢?

    白天在皇宫里的反应,实在是太奇怪了,让她不得不多想。

    心里隐隐有些猜测,但是太过于沉重,让她无法继续想下去。

    只是晃晃头,摸了摸他的脸,在身边躺下。

    夜色渐至,孟漓禾却并没有什么睡意。

    忽然,一阵刀剑声响起,孟漓禾一惊,然而,还未等她起来去探个究竟,接着,刀剑却停下,紧跟着便传来夜十分冷静的声音:“凌公子,虽然您与王妃相识,但这里是王府,也容不得你这样擅闯。”

    “本公子有急事,这是最快的方式。”凌霄那狂妄不羁的声音随后传来。

    听到是凌霄,孟漓禾悬起的心才放下来,这两天事情已经够多,她可不想再冒出点别的事,但也忍不住抚额,这个家伙这强调,还真是符合他一贯的风格呢!

    担心他与夜再起什么矛盾,孟漓禾赶紧在屋内喊道:“夜,让凌霄进来吧。”

    “是。”夜闻言二话不说,侧身让开。

    如今王爷身上抱恙,王妃便是他直接服从的对象。

    对此,他并没有什么异议。

    凌霄挑挑眉,有些讶异孟漓禾在府中的地位,不过也没说什么,随后闪身而进。

    宇文澈的卧室很大,外面有一间会客间,两间之中有屏风所挡,所以即便请他进来,也并没有什么不方便。

    所以,孟漓禾将外衫穿戴好,便从里面走了出来。

    “怎么这么晚来了,有什么急事?”

    凌霄不爽的看了她一眼:“我要是半夜不来,明日还能见到你?”

    孟漓禾一噎,轻微叹了口气。

    她的确是最后决定先陪宇文澈去往苗峰,由凌霄及梅青骏带队去王风邑国,待宇文澈情况稳定了,再做打算。

    反正,他们可以飞鸽传书,虽然不会那么及时,但也可以商量。

    看到她一脸凝重的样子,凌霄微微有些心软,但还是忍不住问道:“你真的就为了这个准备攻打你国家的男人,放弃自己哥哥了?”

    “凌霄。”孟漓禾捏了捏眉心,脸上疲惫尽显,但还是耐心说道,“我实在没有精力解释那么多,但等你们到了那边,还请时刻和我保持联络,待事情尘埃落定,风言便归你吧。”

    凌霄立刻瞪大眼,脸上充满不可置信,半晌才嘲讽道:“真没想到,你费尽心机才收复的组织,历经半年心血才初具雏形,如今为了这个男人,竟然不惜拱手送人了!”

    凌霄说这句话时,甚至还带着浓浓的怒气。

    因为他实在不明白,这个男人到底为孟漓禾做过什么,凭什么可以令孟漓禾付出至此。

    “因为我除此之外,对你无以为报。”孟漓禾淡淡开口。

    凌霄一口气顿时堵在嗓子里。

    本来今夜也没打算真的说服她放弃宇文澈,但也没想到她如此坚决。

    虽然,留在宇文澈身边不代表放弃哥哥,毕竟,她还一手部署了许多人马,但是,看到她如此还是为她不值。

    深吸一口气,凌霄冷冷道:“孟漓禾,还是那句话,希望里面那个男人不要辜负你,否则,我绝不会轻饶他。”

    孟漓禾一愣,眼里很快闪现一丝诧异。

    凌霄目光一个闪躲:“毕竟我答应过苏子宸,要好好照顾你。”

    孟漓禾脸上这才露出淡淡笑意:“谢谢你。”

    凌霄只觉一掌打在棉花上,实在不知道再说什么,然而那被棉花顶回来的拳头却异常疼痛。

    最终还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和她又商讨了一下后续事宜,这才离开。

    夜已经过去一半,孟漓禾不敢再耽搁,赶紧躺回床上睡去。

    明天之后,还有很久的路要赶。

    明天之后,也还有很多的事要面对。

    所以,即使连睡觉心思都没有的她,也只能逼自己什么都不要想。

    只是,还是忍不住在睡前呢喃一句:“澈,你什么时候醒来呢。”

    而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宇文澈这一个沉睡,竟然一直到了第二天的傍晚,都还没有醒来。

    孟漓禾看了看马车上睡得无比香甜的宇文澈,无奈道:“师傅,你确定他真的在昏迷?”

    同他们一起坐在马车里的神医,眼皮都没抬一下:“当然,不然难道在睡觉不成?”

    孟漓禾不确定道:“可是我明明听到他肚子在咕咕叫啊……”

    这么有活力,到底是为什么不醒来啊……

    神医眼睛一睁,轻咳一声道:“他是昏迷又不是死了,当然会饿,你师傅我也很饿,你怎么不关心我?”

    孟漓禾嘴角抽了抽,看了看窗外。

    “好吧,那我们找间客栈休息吧。”

    虽然她很想尽快赶到,但一天之间离开京城五十里,也够拼了。

    她总不能不照顾别人。

    神医不答,偷偷瞄了一眼宇文澈,接着便神情淡定的随着孟漓禾的安排,走进了客栈。

    他们这一路并未带很多人,除了师傅,两对暗卫,还多带了一个豆蔻和两只狐犬。

    本来,孟漓禾是不打算带着豆蔻的,但想到万一会回到风邑国,那里毕竟是她的故乡,那么在确保可以保护她安全的基础上,让她回去看看也不错。

    只不过,就是还要再多两个小拖油瓶小朵和小果。

    因为,这两个小家伙,除了孟漓禾,豆蔻还有苏子宸,别人是绝对不接近的。

    所以,没有办法,这次也算真是拖家带口了。

    安顿好客房,孟漓禾干脆令小二将饭菜送进屋内,而没有选择和其他人共餐。

    因为,她还要想办法给宇文澈喂点东西。

    哪怕是喂进点汤汤水水也好啊。

    因为这家伙一天一夜没有进食,嘴唇都明显有些干裂了。

    浓香的鸡汤很快送进,一看就让人十分有食欲。

    但是,怎么喂是个问题啊!

    孟漓禾转了转眼珠,试探性的轻轻推了推宇文澈:“澈,你要昏迷到什么时候啊?起来吃饭啦!”

    没有反应。

    孟漓禾不死心的又推了推,佯装威胁道:“你再不起来,这鸡汤我就自己喝了哦,很香很香的。”

    还是没有反应。

    哎!

    孟漓禾叹了一口气。

    也是了,昏迷的人怎么可能听到她说话呢,也是她太天真。

    但是,也不能真的还要这样继续让他饿下去吧?

    孟漓禾再次看了看宇文澈那干干的嘴唇,脸上可疑的红了红,思考良久,终于还是用汤匙舀起了一口汤,含在了嘴里。

    接着,慢慢俯下身,朝着他的双唇贴了上去。

    慢慢伸出舌尖,小心挑开他的牙,然后,一口汤便试探的送了进去。

    嘴角的汤全部喂完,孟漓禾抬起头看去,只见汤全部入了口,一滴也没有流出来,不由愣住。

    所以,都说用嘴喂是真的管用么?

    这么神奇?!

    她还以为只存在在小话本上!

    按理,昏迷之人不是不具备吞咽功能么?

    她刚才还担心会把他呛到来着。

    不过,能喂进去是好事,孟漓禾也不再想那么多,又舀起一勺,如法炮制的喂了过去。

    只是,尽管没有将汤溢出,孟漓禾还是喂的小心翼翼又缓慢。

    毕竟,若是真的在这个气候呛到气管里,那绝对是大事。

    所以,等到她将一碗汤喂的都快见底时,已经是满头大汗。

    而舀起这汤里最后一勺之时,孟漓禾忍不住摇摇头,嘟囔道:“昏迷都这么能喝,一勺都不给我留啊……”

    但是说归说,孟漓禾还是将汤含在嘴里,再次贴紧嘴唇将汤慢慢送入。

    然而,忽然,唇下微微一动,孟漓禾一愣,但是还没等她有所反应,便觉紧贴的那张唇蠕动起来,接着,竟然汤竟然又被强势的送回自己口中。

    孟漓禾完全懵了,因为嘴堵着的缘故,下意识便将回来的汤咽了进去。

    接着,刚想要抬起头看看宇文澈是不是醒了,却觉后脑被一只大手一压,让她完全无法撤退。

    之后,便是汹涌而至的拥吻,天昏地暗。

    不知过了多久,宇文澈才恋恋不舍的将孟漓禾放开,看着她那泛着水光,略带懵懂的眼神,眼眸立即变得幽深,差一点再次低头吻下去。

    好半天,孟漓禾才回过神,面红耳赤的看着已经不知何时压在她上方的宇文澈:“你……你醒了?”

    宇文澈嘴角一勾:“你说呢?”

    孟漓禾无语,这人怎么一醒来就开始耍流氓,哪里看的出像是昏迷了一天一夜的人啊!

    宇文澈又舔了舔唇,那一向冷然的脸竟然因带着笑意,使这动作变得诱惑不已。

    看的孟漓禾一时都有些发愣。

    然后,她就听到下面一句话:“鸡汤味道不错。”

    孟漓禾顿时反应过来,一把推开宇文澈:“宇文澈,你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早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