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33章 王爷中毒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也有些意外,这宇文澈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恭敬了?

    然而,还未等她细想,便见他喝完茶之后,脸色骤然变白,接着,便径直倒了下去。

    “澈!”孟漓禾心里一跳,惊的立即朝宇文澈扑过去。

    然而,宇文澈此时脸上血色全无,甚至浑身异常冰冷,整个人都如同罩上了一层寒霜。

    “怎么会这样?皇后,你往茶里放了什么东西?”皇帝眉目一厉,对皇后横眉问道。

    皇后也是一惊,赶紧道:“回皇上,臣妾什么也没放,臣妾只是准备了一杯玉露茶啊!”

    皇帝面色冷然,显然并不相信。

    只不过,现在不是审问这个的时候,所以,眼看宇文澈昏迷不醒,皇帝大喊道:“传太医。”

    太医很快赶来,仔细的查看了宇文澈的状况之后,脸色顿时变的很是凝重。

    “太医,怎么回事?”看到太医如此,皇帝十分焦急。

    宇文澈刚刚答应了他出征之事,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出什么问题。

    太医脸上冷汗直下:“回皇上,看覃王的反应,应该是中了毒,但恕老臣愚钝,如今,查不出来是中了何毒。”

    听到此言,在场所有人都俱是一愣。

    孟漓禾几乎傻掉了,没想到,皇后那碗茶竟然真的有毒?

    不止是她这样想,皇上更是直接怀疑到皇后头上。

    皇后的为人她一直知道,这些年早就不如初见时那般温婉。

    若不是这一次,她主动过来出谋划策,并邀请覃王妃进宫,他恐怕都不会来她这里。

    本以为,她是想通了,可以为自己分忧,没想到,她打的主意根本就是害覃王妃。

    难不成,方才那句没听清的下毒,根本就是她在欲盖弥彰?

    若是他们晚到一会,恐怕这碗茶已经被胁迫着进入到覃王妃的肚子里。

    皇帝想到这里,思路忽然朝着另一个方向想象过去。

    难道,这个皇后根本就是在故意制造他和澈儿的矛盾?

    很明显,覃王妃在皇宫被下毒,他方才又以此做了劝说宇文澈的理由,那也就代表自己对皇后的行为是默许的,那最终,澈儿一定会怪到自己头上。

    到时候别说是五十万兵马会师南下,若是覃王妃有个三长两短,澈儿不和他反目成仇就不错了!

    本来他还奇怪,怎么这次皇后没有举荐自己的儿子,原来,根本就另有打算!

    皇帝却想却气,恨不得就此废了这个歹毒的女人。

    看着皇帝那越来越阴冷的眼神,皇后也是越来越心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她被人算计了不成?

    这碗里她的确下了东西,不过就是些让人受些苦头的药罢了,怎会是连太医都查不出来的毒药?

    而现场,大概只有孟漓禾的心思,只在宇文澈的安危身上。

    如今,那冰凉到快没有温度的手在自己手里紧握。

    到底是谁害了他,到底是为什么要害他。

    他这是过来做什么,他又要出去做什么。

    一切的一切都不再重要。

    她只要宇文澈好。

    “父皇,还请救救王爷!”看着沉默的现场,孟漓禾只能开口请求。

    没有办法,她的医术即使和神医学了,但也只能治疗一些相对简单的病症。

    这种罕见的连太医都认不出的毒,她也无能为力。

    而这里不是覃王府,没有师傅在。

    她只能先寄希望于皇上。

    皇上听闻赶紧回过神来,方才被人算计的怒气再胜,以至于让他忘记吩咐。

    所以这会儿直接命令道:“将太医院所有的太医,全部传来!”

    孟漓禾这才略略安了一些心,所有的太医里总有懂的吧?

    不知道是出了什么大事,等将太医院所有太医传来,太医们自然不敢怠慢。

    没过多久便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

    一见到覃王躺在地上,被覃王妃半抱在怀里,便知的确是出了大事。

    所以,在匆匆为在场人行礼之后,便赶忙开始整治起来。

    然而却越来越心惊,因为在场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种毒。

    甚至于,见太医院那最年长的太医,都不敢轻易下定论,只是皱着眉头思索着。

    “怎么样?太医们,可有检查出中了什么毒?”皇帝终于按捺不住,问出口。

    太医们面面相觑,良久,那年长一些的太医才站出来道:“皇上,此毒臣从未见过,但以覃王的症状来看,医书上曾有记载,应该是一种名为焰冰的毒。此毒发病时,时而浑身冷如冰,时而浑身热如火。而以覃王如今的状况来看,应该是在冰冷阶段。”

    此言一出,倒是有几个太医前来复议,称自己也在医书上读到过。

    “那敢问太医,此毒如何解?”孟漓禾在一旁听的着急,忍不住问道。

    “回覃王妃。”那老太医看向孟漓禾,“是毒是毒也并非毒。因为无药可解。”

    “你说什么?”孟漓禾大吃一惊,“无药可解又是什么意思?难道,中了此毒便一直如此了?”

    “王妃且莫着急。”老太医说道,“臣之所以说此毒并非毒,便是因为此毒,不会危及生命,只要挨过九九八十一天,便可在体内消散,从而痊愈。”

    孟漓禾不由愣住,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太医,世间万物相生相克,怎会有不可提防之物?那医书当真没有治疗之法?”

    孟漓禾不甘心,再次问道。

    她也学医这么多年,还从来没见过什么东西没有天敌。

    若是如此,那这个世界也不可能处于平衡状态。

    老太医不由像孟漓禾投去了一抹赞赏的目光。

    太医院里一直都流传覃王妃的能力。

    如今当真是百闻不得一见。

    在覃王中毒,如此慌乱的情况下,还能抽丝剥茧,有这样的见解。

    “王妃,此毒因至寒至热,所以惧怕温性的东西,是以,温泉可缓解毒发时所带来的痛苦。”

    温泉……

    孟漓禾沉静下来,只要有治疗方法就好。

    虽然不足以致命,但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宇文澈活活忍受八十一天。

    只是,哪里有温泉?

    “太医,既然不是毒,那覃王是否可继续带兵呢?”一旁,皇帝忽然开口问道。

    孟漓禾不由惊讶的抬头看过去。

    这都什么时候了,这个皇帝竟然想的还是这件事?

    真叫人寒心。

    果然帝王都冷酷无情么?

    纵使知道自己亏欠他良多,想的却依然是自己的江山。

    也难怪,之前的宇文澈会如此心里无爱。

    因为,也没有人给过他爱。

    她现在唯一庆幸的是,这个时候,自己还在他身边。

    太医似乎很为难的皱了皱眉:“回皇上,虽并非致命之毒,但发作起来,轻则浑身冰冷或炎热到无法自己,重则昏迷,若是打斗中突发,那实在是十分危险。而且,若没有温泉相辅,覃王会痛苦难耐。”

    听到此话,皇帝的眉头也紧蹙起来。

    所以说,他费尽心机做的事就这么失败了吗?

    最终,宇文澈还是不能去?

    老太医见皇帝依然在犹豫,索性再次开口:“皇上,据臣所知,距离京城五百里外的苗峰,有一处温泉,此温泉之水本就可除病灶,若是覃王去那里度过这些时日,应该会好过许多。”

    皇帝还想说什么,但再次看了看宇文澈的状况,最终还是把话咽了回去。

    即使他再不甘心,但若是可能伤及宇文澈性命,他还是不得不顾及。

    只是那张脸上凝重不已,看向皇后的目光恨不得将她撕碎。

    一定是这个女人。

    明着为自己分忧,实则想泄私仇。

    而到底是凑巧用到了澈儿头上,还是什么,他已经不想细想了。

    因为,无论如何,她都不该这个时候出手。

    而且,这样一来,可以带兵过去的就只有宇文酬了。

    所以说,最后的赢家,就是皇后。

    然而,他又怎会忍得下这口气,纵使知道皇后可能消灭了所有证据,也不可能会承认,还是下旨道:“皇后涉嫌对皇子下毒,即刻起不得出门半步,不得与任何嫔妃皇子相见,令大理寺速调查此案。”

    “皇上!”皇后听闻立即跪在地上,“臣妾冤枉啊!”

    然而,皇帝却充耳未闻,只是无奈的看向孟漓禾:“覃王妃,既然如此,那便速速将覃王送往太医所说之地吧。”

    “是。”孟漓禾立即答应,她甚至感激皇上在最后一刻还是选择了宇文澈的性命优先。

    孟漓禾将宇文澈速速带回王府,为了安全起见,又让神医再一次做了诊断。

    听到神医的说法,与老太医完全一致,这才放下心。

    只不过,却也得知,这是宇文澈第一次毒发,所以尚轻,只是身上冰冷,而每毒发一次,便会更加冰冷一层,让她也心急难耐。

    恨不得赶紧插上翅膀,将宇文澈送过去。

    因为以后,可不是多盖几层棉被的事。

    所以,她一刻不等的开始准备行李,安排人员等一切事件。

    此去要长达近三个月,所以要准备的东西非常多。

    孟漓禾一忙就忘了时间,直到接到凌霄从外面传到府里的信号时,才恍然想起,之前所制定的关于营救哥哥的行动。

    可是,如今宇文澈却这个样子,又让她怎么能放下他,安心就这样离开?

    但是,她也不能放弃哥哥。

    所以现在,她要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