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32章 世事难两全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忽然不知道要说什么,甚至不敢问,你的父皇意欲如此,那你的决定呢?

    因为,她比谁都清楚,皇上肯将兵马交给他,那是代表着信任,更是重担。

    不考虑自己的话,那个对手不是哥哥的话,一个皇子挥师南下,收复一个国家。

    然后顺理成章,立下大功,日后继位,几乎是毋庸置疑的事了。

    所以,这对一直在谋划皇位的宇文澈来说,多么难得。

    去,皇位就近在咫尺;不去,那就是违背圣意,或许皇位便离他远去。

    这么好的机会,相信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虎视眈眈,哪怕只有一个大皇子宇文畴,也足够了。

    所以,能说什么呢?

    让宇文澈为了自己放弃皇位,还是让她为了宇文澈的皇位放弃自己的哥哥和国家?

    哪一种,她都做不到。

    孟漓禾从来不知道,他们只是想要简单相爱,简单在一起而已,却因为这各自的身份,注定做不到。

    两个人沉默许久,孟漓禾终于知道,为什么这一次,宇文澈那么难以开口。

    因为现在,即使开了口,两个人也再没有办法进行任何的交流。

    什么有困难,我们一起商量。

    谁能告诉她,这要怎么商量?

    将手从宇文澈的手中抽出,孟漓禾站起身:“我先回去了。”

    说完,便不再看他,转身而出。

    宇文澈的手只是伸了伸,却没有再开口。

    只是看着她的逐渐消失的背影,伸出的手慢慢收回捂住胸口,因为那里似乎空了一块,好疼。

    孟漓禾一路精神恍惚的回到离合院,但是只是静默一会,便强迫自己振作起来。

    世间安得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然而,就算没有两全法,她也要想一个最好的对策出来。

    她既然不能阻拦宇文澈,不能阻拦殇庆国,那就只能靠自己,去守护自己的国家,去解救自己的哥哥。

    方才宇文澈说了,三日之后出发,那她还有时间。

    只要她在宇文澈到达之前,找到哥哥,为他平反,那事情就还有转机!

    因为殇庆国与风邑国签订条约在先,若是风邑国不再面临危机,那殇庆国就不会再有接口出兵。

    那样,宇文澈接旨而去,即使没有成功,也不是他之过,这好处,也不会让别人占了去。

    而她也可以守护好她的哥哥和国家。

    可是,她只有三天时间。

    就路程来说,对任何人都一样,她就算再加紧赶路,也不可能一下子飞过去。

    而如果想要争取更多的时间,除非和宇文澈串通好,让他故意放慢行程。

    可是这样一来,他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不说,他身边一路出行应该有不少人,若是被人发现他的意图,那更是后果严重。

    所以想来想去,她还是决定,自己面对这一切。

    宇文澈,或许,我可以守护你的,就只有这么多了。

    只希望我们,不要在战场上遇见。

    孟漓禾暗暗祈祷之后,便出门与凌霄及梅青骏相见。

    二人听到她的话均是大吃一惊,但却也表示,无论她什么行动,都一定会全力以赴支援。

    好在,如今收复了凤岩门,让他们此行,也拥有许多力量。

    只不过,凌霄还是十分不满。

    “孟漓禾,这皇位就有那么重要?宇文澈不是对你好吗?为什么还要不顾你的感受攻打你的国家?难道他与你哥哥兵戎相见你也可以理解?”

    然而,孟漓禾却完全不接他的话,而是道:“我先回去准备了,按照计划,今天晚上准时出发。”

    看出她明显不想多谈,凌霄看着她的背影,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孟漓禾,希望宇文澈能对得起你的深情。”

    孟漓禾脚步未停,却也将这句话收入耳中。

    嘴角却泛起一抹苦涩的笑意。

    对于感情,她从没有奢求对方有多少回应。

    她只知道,她要做的,便是全力以赴。

    首先,要对得起自己的深情。

    一切准备就绪,孟漓禾没有再去见宇文澈,甚至吩咐好豆蔻,让她若是有人来找,便说身体不适,休息三日。

    就让宇文澈以为,自己并不想见他吧。

    这样,他才能顺其自然做自己该做的事。

    而自己,也能不被任何人察觉,偷偷溜走。

    然而,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她却在这晚黄昏,接到了从皇宫来的邀请。

    孟漓禾看着眼前的帖子,简直想要将它一把撕碎!

    皇后邀请她明日去皇宫赴宴,选在这个时候,这不是摆明了担心她有所行动吗?

    她此刻真的后悔,为什么当初没有一举端了她!

    可是现在,她又不能不出席,若是如此,以皇后的性子,定然会查找她的行踪,到时候,就真的很难办了!

    孟漓禾双拳握起,气的想要捶墙!

    但是,她最终还是忍了下来。

    明天,就让她先去应付完皇后,再出发吧。

    这样,时间又少了一天,但却也是如今最好的办法了。

    孟漓禾无奈的将消息给凌霄和梅青骏传递出去,通知他们再等时间,这才气闷的躺下。

    忽然觉得,也许真的要掌握生杀大权,将权势握在手里,才能保护想要保护的人,否则,在这种时代,就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境地。

    罢了,明日再说吧。

    而事实上,第二日被宣进宫的,并非只有孟漓禾一人。

    只不过,宇文澈是被皇上所宣,而孟漓禾则去了皇后寝宫。

    其实,宇文澈并未肯定的答复皇帝的命令,皇帝也因考虑到宇文澈与孟漓禾的关系,所以不是直接下旨,而是私底下同他商议。

    但皇帝的意思十分明显,几乎也是毋庸置疑,只不过是确保宇文澈不会真的一时冲动抗旨而已。

    如今,他对这个儿子是越发满意,他还不想有什么撕破脸的情况发生。

    所以,今日将他叫来,也是再问问他的意思。

    只不过,除了撕破脸,其实还有另外一种手段而已。

    “澈儿,你想的怎么样了?”皇帝一见宇文澈进来,便和蔼的说道,那慈善的面容与之前那些年的冷漠截然不同。

    “父皇,儿臣觉得自己还年轻,不知是否能堪此重任。”宇文澈恭敬回道。

    皇帝却不理会他的托辞道:“无妨,年轻才需要磨练,你放心,皇后已将覃王妃接近宫,你不在的这段时间,就让她安心在宫里吧,有你母后照应着,你也好放心。”

    宇文澈脸色立即一变:“父皇,您是说漓禾如今在皇宫?”

    “不错。”皇帝暗暗将宇文澈的神色尽收眼底,心里大概有了几分谱,看来,虽然皇后的计策是狠了一些,但是效果却是显著的,为了让宇文澈堪当大任,皇帝终于还是拍拍他的肩膀道,“如此一来,你还有什么顾虑吗?”

    宇文澈沉默良久,各种神色在他一向没什么表情的脸上晃了个来回,接着才说道:“回父皇,儿臣多谢父皇赏识,那漓禾也托付给父皇多加照拂了,若是她有何过错,还请看在儿臣带兵出征的份上,多加宽恕,儿臣也会时刻与她通信,教导她谨言慎行。”

    皇帝的脸色几不可见的变了变。

    他这个儿子,也是在变相威胁自己呢!

    不过,他先将覃王妃作为人质在先,宇文澈反击在后,倒不是个孬种!

    “好!”思及此,皇帝倒也并未动怒,而是道,“父皇答应你。”

    宇文澈这才似松了一口气,不过还是道:“父皇,儿臣还有一个请求。”

    “但说无妨。”皇帝这会得到宇文澈的同意,心情大好,所以对于他的请求完全不抵触。

    “儿臣想……临行前见一见漓禾。”宇文澈说的有些吞/吐,仿佛那张不变的脸上,也带着些赫然。

    皇帝一愣,却也彻底放下心来。

    看起来,有覃王妃在宫里的确是正确的,毕竟,他不会觉得芩妃会有什么问题,但就看他在乎覃王妃的样子,就知道,这次出行,恐怕是要全力以赴了。

    而至于,到底是否会给宇文澈和孟漓禾带来裂痕,却并不是他的考虑范畴,毕竟,一个被父皇嫁出来和亲的女儿,对自己的国家还能有多大感情。

    女人,不都该出嫁从夫么?

    所以,他哈哈一笑道:“是父皇疏忽了,走,皇后正好为覃王妃设了宴,一起过去!”

    宇文澈点点头,一同随皇帝而去。

    而皇后的宫内,孟漓禾此时正坐在皇后的下首,看着面前的杯子发愣。

    “覃王妃怎么不喝?本宫特意命人为你准备的玉露茶。”皇后挑眉,居高临下的看着孟漓禾。

    孟漓禾在心里冷冷一哼,那还不是因为怕你给我下毒?

    只不过,面上自然是不能表现出来,只是状似恭敬说道:“回母后,臣妾胃不好,不宜饮茶。”

    皇后面露不愉,目光一寒:“覃王妃,你莫不是担心本宫对你下毒不成?”

    只是,还没等孟漓禾回话,便听到殿外皇帝的声音传来:“什么毒不毒的?皇后在说什么?”

    皇后一愣,显然是没想到皇上和宇文澈会过来,赶紧起身相迎:“臣妾参见皇上,方才是臣妾和覃王妃开玩笑呢,臣妾特意准备的茶,好像并不适合覃王妃呢!”

    “禾儿确实不怎么喝这些东西,不过,既然是母后的心意,那儿臣便替禾儿饮了吧。”

    没想到,一向不怎么对皇后说话的宇文澈,这次却主动起来,甚至说完此话后,便直接端起茶杯饮了下去。

    孟漓禾也有些意外,这宇文澈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恭敬了?

    然而,还未等她细想,便见他喝完茶之后,脸色骤然变白,接着,便径直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