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31章 国仇家恨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一愣,下意识将手中的小画册收起。

    毕竟,看自己和宇文澈的同人Q版连载画册这种事,莫名有点羞耻。

    一定要藏好。

    不过是真的很好看,若不是有点不好意思,真的想要拿给宇文澈看看,简直萌化。

    宇文澈淡淡的瞥了一下,假装没看到她偷偷背过去的手,挑挑眉道:“我记得之前好像神医说过,若是太过兴奋,会控制不住内力,这样看来,你是完全好了?”

    “额。这个……”孟漓禾犹豫了一下,弱弱道,“我觉得,好像是好多了……不过也不知道具体是不是全好了,反正比以前好了吧,开心一点也没有关系了。”

    “哦……”宇文澈拉着长音点点头,“所以说,兴奋一些都可以控制住了?”

    孟漓禾立即脸色一红,脑子里立即想到某些画面,下意识慌张道:“但也不一定适宜太激烈的事情啊!”

    宇文澈的眼睛微微一眯,带着审视的看着她,盯得她都有些发毛,接着故意贴近她,低低说道:“我的王妃,你在想什么激烈的事情?”

    “我……我没有啊!我什么都没想。”孟漓禾赶紧狡辩,脸却涨的通红。

    其实并不能完全怪她思想不纯洁啊。

    因为,这半年,为了考虑宇文澈的感受,特别搬回了院子住。

    那若是自己好了,不就是要搬回去了,那搬回去意味着什么,很显然啊!

    而且,这个小画册十分不写实,简直充满了作者的脑洞,竟然已经连载到了她搬回倚栏院,与宇文澈过上了没羞没臊的日子。

    她又刚好看到这一节,顿时就联想到了哇。

    “是吗?”宇文澈继续审视着她,看着她羞红的脸,将她一把搂在怀里,“是你什么都没想,但是我想了。”

    孟漓禾一愣,顿时羞的在他怀里不敢抬头。

    只听宇文澈在她的头顶继续道:“要不然,我们……试试?”

    孟漓禾咬住下唇,这种问题让她到底要怎么回答啊!

    她不可能直接同意的吧,又不像他那样脸皮厚!

    “算了。”宇文澈还是放开了她,深吸一口气道,“马上就过年了,宫内会有很多庆典,不能在这个时候出什么茬子,这些天我再帮你一同温习温习功法,等到过完年,我们再……好不好?”

    “哦。”孟漓禾愣愣的回应,别再问她了好吗?羞死了!

    竟然这种事,也要一本正经的商量,这男人怎么回事啊!

    看出她实在害羞的不行,宇文澈终于打算放过她,先不在言语上欺负她了,万一真的被吓到,物极必反可就不好了。

    半年他都等了,这会可不能功亏一篑。

    所以,轻吻了孟漓禾的额头,宇文澈便从离合院走了出去。

    屋内,孟漓禾笑弯了唇,一个可以理智对她的男人,才是真的爱她的男人。

    虽然这半年两个人并未有什么亲密的举动,但是心灵却仿佛更拉近了。

    毕竟,也没有什么糟心的事再发生。

    日子真的是前所未有的幸福。

    过年在皇宫当真是一件很重要的节日,所以礼节上也是各种繁琐。

    宇文澈和孟漓禾作为皇子皇妃,自然是少不了祭天地祭祖宗。

    也少不了慰问群臣,参加皇宫庆典等一系列事情。

    所以,这么一个月下来,孟漓禾觉得自己简直都累瘦了。

    要不是体内如果有内力支撑,还真不知道能不能撑下来。

    不禁对古代皇宫的女人更加佩服,都是神啊!

    所以,等一切结束,孟漓禾直接在离合院宅了两天没有出院,原因就是,她在睡大觉!

    只是,让她奇怪的是,等她睡饱醒来,才发现,这两天好像完全没有看到宇文澈的影子。

    “豆蔻,王爷这两天都在皇宫吗?”孟漓禾不由问道,这些时日以来,不管是有什么事,还都没有出现过,一天未见的情况。

    就算他有事回来再晚,也会来自己院子里坐上一会才回去。

    所以,孟漓禾不由有此疑问。

    然而,豆蔻却摇了摇头:“没有呀,王爷一直在府里。”

    “哦。”孟漓禾挥挥手让豆蔻下去,但不知为何,忽然间却觉得心里一阵发慌,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

    不会是宇文澈出了什么事吧?

    但是,看豆蔻神色如常,应该不太会。

    可是,却怎么也抵挡不住心里一阵阵的心悸。

    好奇怪,这种感觉,还是第一次有。

    仿佛有什么事在揪着她的心一样,让她惶恐不安。

    虽然她并不唯心,但到底抵不过这种感觉,所以按捺不住,还是朝倚栏院走了过去。

    她一定要看到完好的宇文澈才安心。

    只是,出乎她的意料,这一次,她竟然又被夜拦在了屋门之外。

    “王妃,王爷和五皇子正在议事,还请稍等片刻。”

    孟漓禾皱了皱眉,两个人之前早已互通过心意,以后有任何事不会隐瞒对方。

    所以,宇文澈不管平日谈论什么,都不会刻意避开孟漓禾,像这种特意让夜来阻拦,还真的是继那次之后的第一次。

    所以,她的预感并没有错。

    一定有什么事发生!

    想到此,她再也无法忍下去,直接在院内喊道:“澈,我要见你。”

    屋门很快被打开,却是宇文峯先推门而出,见到她一如既往的行了礼,便离开。

    只是神色颇有些凝重,那是没有来得及掩盖的东西。

    孟漓禾也回了礼,朝屋内看去,只见宇文澈此时正站在屋门处,看到她时笑了一下:“你来了。”

    孟漓禾不由快步走过去,将他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确定他从上到下都没有任何不对之后,还是疑惑的问:“你没什么事吗?”

    “我能有什么事?”宇文澈挑挑眉,但那神情却似是故作轻松。

    孟漓禾果然还是看出那丝异样,所以脸色微沉,饶过他走进了屋子,看到他也跟随自己而来,才说道:“澈,我记得我们说过,不会再有事隐瞒对方。”

    宇文澈神色一黯,视线漂移,避开了她的视线。

    “到底怎么了?”孟漓禾这下真的急了,宇文澈不是这种优柔寡断的人,也不是说话不算的人,默认自己的隐瞒,却沉默不语,一定是有大事发生,所以语气也柔和下来,一把握住他的手,“澈,有什么事告诉我好吗?你如果解决不了的,我们一起解决。”

    宇文澈眸光闪了闪,手回握住孟漓禾的手,愈发的用力。

    孟漓禾这下是可以肯定,宇文澈大概是有什么苦衷,或者有什么事不好对自己说,想了一下,心里不由一凉:“是皇上又赐婚与你了吗?”

    不怪她这么想,因为他们成亲已近一年,却一直未有子嗣。

    这次过年之时,连皇帝都侧面提起,更别提皇后,更是变着花的在这件事上做文章,若不是她心态够好,知道这女人已被他们断绝了后路,如今让她留在这里,也不过是想找一个其他切入的点来铲除她的话,还真的要被她气到。

    不过,若是因此在过完年,鼓捣皇帝赐个婚什么的,也再正常不过。

    然而,宇文澈却摇摇头:“不要乱想,没有的事。”

    孟漓禾真的要急疯了:“那到底什么事,你倒是说啊!”

    眼见她几乎要抓狂,宇文澈终于叹了一口气,使劲拉住她的手道:“不是我,是你皇兄。”

    孟漓禾心里咯噔一声:“你说什么?我皇兄怎么了?”

    宇文澈将孟漓禾揽进怀里,确保给她一个支撑,这才说道:“风邑国三皇子趁着祭天之时谋反,孟漓江为了保护你的父皇身受重伤,现在不知所踪,如今风邑国皇宫已被三皇子所控制,听说是因为未找到玉玺,所以还未登基。”

    孟漓禾的手一抖。

    难怪她觉得心里一直发慌,不安。

    原来不是宇文澈,是哥哥。

    这就是双胞胎之间的感应吗?

    虽然相隔两个国家那么远,还是可以感应到彼此。

    如今她的心慌越发强烈,那哥哥是不是处境十分危险?

    想到此,孟漓禾赶紧拉住宇文澈的手:“澈,我们去救哥哥好不好?”

    然而这一次,宇文澈的目光却变得更加复杂,咬了咬牙才说道:“父皇已经命我带五十万兵马前去支援。”

    “真的?”孟漓禾顿时一喜,接着却忽然一愣,“五十万兵马?”

    大概知道孟漓禾已经想到什么,宇文澈沉重的点了点头。

    孟漓禾的心这一刻才彻底沉了下去。

    五十万兵马。

    这哪里是支援。

    这根本就是打着支援的幌子,去趁机占领风邑国吧?

    要不然,一个皇子叛乱,何须调动五十万兵马。

    三皇子就算有一部分兵马,但也有一部分在哥哥手下,如果过去只是联合哥哥的兵马镇压,那又怎会需要五十万?

    这个殇庆皇,根本就是想用这兵马夺了国家!

    毕竟,若不是有她与宇文澈这场和亲,现在两国还在冰火交融。

    只是,让宇文澈去夺了她的国家吗?

    那不等于,让她最爱的人,去毁了她的家园?

    虽然,她只是穿越而来,但她这具身子还流淌着风邑国的血,那是不可能磨灭的感情,那是融合在一起的记忆!

    所以,让她怎么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