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29章 弹琴引蛊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脸上一红,接着轻咳一声。

    宇文澈这才回过神来。

    也不是没看到过孟漓禾披散头发的样子,然而,之前,只是觉得这个女人很美,今天,却觉得格外吸引。

    大概,就是因为在一起了吧,所以那"qing ren"间散发的气息,让他忍不住想要靠近。

    但是,今日也确实是失态了,而且还是当着神医的面。

    所以有些掩饰的用手掩口轻咳一声,然后又恢复以往的冷然道:“神医,可曾查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神医立即嗤之以鼻的看向他,不过,既然他谈到正事,神医也没心思再说其他,所以也板着脸道:“还没有。”

    “哦。”宇文澈点点头,一脸认真的说,“那神医若是不介意,不如我们一起找?”

    神医皱皱眉:“也好。”

    说着,便把几本珍藏的古书拿出,并且一再叮嘱,这都是绝世之宝,若是敢碰坏,一定敲掉他们俩的脑袋才作罢。

    宇文澈倒是淡定如斯。

    孟漓禾却心有余悸的摸了摸头顶,然后找到一根绳子,为自己扎起一个高高的马尾辫。

    一边感叹着这宇文澈还真的是影帝级别的变脸,一边小心翼翼的翻看着这书页已经无比泛黄,感觉力气稍重一些,就会碎的书。

    三个人的效率自然比一个人快很多,只不过,因为孟漓禾如今的造型十分清爽,加上在古代可谓是独树一帜,让宇文澈在翻看古书之余,忍不住频频看上几眼。

    让神医也忍不住投入几个鄙视的眼光,看不出这个冷王,还是痴汉!

    不过,虽然他脸上不表露,但心里却是挺开心,毕竟,这是对自己的徒弟好。

    就是,还是有点鄙视!

    终于,在翻看片刻之后,孟漓禾眼前一亮,叫道:“师傅,这里有记载音蛊。”

    神医一听,立即走过来将书拿起。

    然而,神情却不见放松,良久后,才皱着眉头把书放下。

    方才因为只发现音蛊二字,孟漓禾便喊了出来,所以也没有细看,这会干脆拿起书细细研读起来。

    她也终于知道,师傅为什么如此表情了。

    因为这上面所记录实在太过简略,基本上,和之前师傅所说相差无几,最后就是,加了一个此音蛊怕银。

    也不能说完全没有用,但作用却也肯定是极小的。

    但是,尽管如此,孟漓禾还是没有改变决定。

    所以,三个人只好仔细商议了具体的计划。

    而且,事不宜迟,因为蛊虫多在身体里带上一天,就意味着,对人的身体多损害一些。

    虽然根据那男子所说,这蛊虫在人体内已经经历了长年累月,似乎也不差这一两天。

    但是,她也知道,若不是一直用补品养着这些人,恐怕这些人早就没有命了。

    所以,既然时间来得及,距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

    在确定宇文澈可以调集到足够高手以确保不会有危险的情况下,孟漓禾直接决定,时间就在今天下午一个时辰之后。

    而地点,则还是在当初发现的那处半崖处。

    因为昨日,这些人在蛊虫发作之后,身体十分虚弱,担心离开常年生活的环境,会让他们身体更加恶化,所以便将他们暂时安顿在那里,由他们的亲人守着。

    那正好,那里幽静,又不会被外人打扰,也适宜弹琴。

    所以,准备好之后,孟漓禾便带着琴,一行人一同到了此地。

    因为这些人虽然被下了蛊虫,但除身体有恙以外,其实其他各方面,无论是神智还是记忆,都与正常人没有区别。

    所以,将此事的来龙去脉讲清楚之后,这些人便很快同意。

    而最让孟漓禾欣慰的是,梅青方的母亲也在这些人之中,这一切,也算是圆了他这么多年的梦。

    将琴放在石桌之上,让中了音蛊的人坐于面前,宇文澈则坐在身侧,孟漓禾便开始弹了起来。

    因为担心琴谱安全,所以并没有带出。

    但是孟漓禾如今记谱子几乎到了过目不忘的地步,所以如今也是驾轻就熟。

    琴声袅袅,其实乍一听,并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同。

    甚至,在她弹奏了大半以后,这些人都没有任何反应。

    让正在弹琴的孟漓禾都不由开始怀疑自己。

    不会是自己记错琴谱,或者是弹错吧?

    怎么可能一点反应都没有呢?

    然而,既然开始了,她也只能耐心谈下去。

    音符即将朝着结尾,孟漓禾几乎都叹了一口气。

    看起来,是没用了吧?

    然而,这个念头还没有起来多久,便见所有人竟然在同一时间一同站起。

    宇文澈立即紧张起来,也跟着站起身,凑近孟漓禾,随时准备着防备这些人有什么异动。

    而坐于亲人身边的凤岩门的那些人们,也赶紧站了起来,精神处于一级戒备状态。

    因为,这个覃王妃以一己之力想要挽留他们的亲人,他们不能让她受到伤害。

    只有孟漓禾倒是嘴角一勾,看起来是要成了?

    索性,手上更加加快速度,弹的更加激烈起来,势要将这蛊虫全部引出!

    忽然,几乎是同一刻,伴随着她最后一个音符的弹出,一个个红色的东西从面前那些人们的身体里,极快的飞出,快到让孟漓禾只看到面前一道道光朝自己而来。

    甚至于,还没等她和众人反应过来,她便觉身体一痛,不,是很多地方一痛,接着,便觉体内有一股说不出的难耐,让她直接晕了过去。

    “小雨!”宇文澈是最快反应过来,扑过去的。

    但是,没有用,那些虫子的速度太快,又太让人猝不及防。

    根本没有时间阻止,宇文澈几乎是眼睁睁的看着那些蛊虫直接进入孟漓禾裸露在外的皮肤里。

    “怎么会这样,神医,神医你快过来看看!”宇文澈一手抱着孟漓禾,一边大喊,声音几乎都在颤抖。

    一只蛊虫都足以食人精血到致死的地步。

    那这么多的蛊虫,全部进入到孟漓禾体内!

    那孟漓禾岂不是极度危险?

    “别慌。让我看看。”神医很快过来,一边安抚着因紧张而失态的宇文澈,一边将人从他怀里拖出来。

    只见那些蛊虫进入皮肤之后,并没有完全消停,或多或少可以看到在蠕动。

    就像是在试图在往更深的地方钻去。

    神医只是思考一下,便道:“将那些银针拿来!”

    那些银针是他们这次提前准备好的,本来是想等蛊虫从身上爬出之时,用银针直接将其刺死。

    但谁又能想到,这蛊虫竟然不是爬出,而是朝着弹琴之人而来呢?

    然而,当银针到达神医手上之时,宇文澈却一把将他按住:“神医,你要做什么?”

    神医明显不爽他的行动,皱了眉道:“我要刺死这些蛊虫,你有意见吗?”

    “隔着皮肤?”宇文澈的眉头却是锁的更紧。

    这么多蛊虫,这样一针针扎下去,得有多疼。

    这样的行为,不仅宇文澈心疼,甚至,连那些凤岩门之人都有些不忍。

    毕竟,这个女人,是为了他们的家人。

    然而,神医却冷冷道:“不然呢?你有更好的办法?”

    “我可以再弹奏一次,将她身上的蛊虫引出来,之后,你再扎我!”宇文澈回答的毫不犹豫。

    周围的人不由很是动容,即便是归属凤岩门,但身处于市,也少不了听说覃王覃王妃如何恩爱。

    但再多的耳听都不如一见。

    没想到,这个覃王当真是有真情之人。

    如果是这样,那他们之前所剩的最后一丝顾虑也取消了。

    那就是孟漓禾答应他们,归顺他们便不会追究过往。

    这样看来,应该是可以完全相信的吧?

    然而,神医却给他泼了一道冷水:“你会弹?还是你忘了,琴谱根本没带来。”

    宇文澈立即道:“我可以立即去取,我用轻功很快可以回来。”

    “所以你也确定在你来回的时间内,我徒弟不会被蛊虫所伤?”神医挑着眉,不爽问道。

    简直是捣乱!

    宇文澈这才愣住,看着昏迷过去的孟漓禾,最终还是松了手。

    是啊,他怎么能确定呢?

    刚刚,根本就是关心则乱。

    相对于让她不要疼痛,让她尽快脱离危险才是最好的选择。

    神医摆脱了禁锢,看也不看他一眼,眼疾手快的便朝孟漓禾身上扎去。

    每扎一针,孟漓禾的身体便颤动一下,宇文澈握着她的手,直感觉那针简直像扎在自己心上。

    蛊虫见银变血水。

    那些血水很明显在白色的肌肤下显露,只是,奇怪的是,慢慢竟然消失不见。

    但是如今,神医根本顾不上那么多,待到将最后一个蛊虫刺死,他也已经满足大汗。

    然而,终于在确定孟漓禾体内没有蛊虫之时,刚想松下一口气的众人,却只见孟漓禾忽然从地上坐起,接着,从口中吐出一大口鲜血。

    “小雨。”宇文澈赶紧抱过去。

    然而,孟漓禾却忽然一个挥手,看样子像是毫无章法,似乎想要发泄着什么。

    宇文澈眉头一皱,眼见她似痛苦难耐,想要上去安抚,却忽觉一阵极大的内力袭来,让他根本来不及闪避,直接便被这股内力打出去好远。

    接着,孟漓禾身子一软,便再次倒下去。

    神医不由皱起眉,将手探到她的脉搏之上,接着,顿时大吃一惊:“怎么会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