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28章 变身痴汉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然而,要说孟漓禾还真的只是撩,因为她说了这么一句之后,不等宇文澈有什么回应,便松开了。

    让宇文澈当真是觉得体内有一股洪荒之力不能发出。

    偏偏,这女人没觉得自己有多撩人。

    只当自己不过是表达了一下心里的想法而已。

    所以,看着她淡定自若,放开自己后一脸纯真的样子,宇文澈只能闭了闭眼。

    好吧,他忍。

    孟漓禾这会心情不能更好,虽然,与她原本收复一个组织,让自己多些力量有所偏差。

    但是,得知宇文澈暗中帮了自己。

    仿佛,其他已经都不再重要。

    甚至于,方才的一刻竟然第一次觉得,如果有个可以全身心依靠的男人,也不赖!

    真的好堕落呀!

    孟漓禾在心里喜滋滋的想,不过问好了这些,解决了她心里的疑惑之后,孟漓禾还是赶紧将今日在逍遥阁,催眠所得知的事,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然而,令她有些意外的是,宇文澈不仅早就调查到了,皇后便可能就是凤岩门的背后之人。

    甚至,还调查到了另外一件事。

    听到此,孟漓禾不由倒吸一口冷气:“你是说,当初,我第一次进宫,出来便被绑架,是皇后的手脚?”

    “不错。”宇文澈点点头,“因为那日之后,追查到的人,便是凤岩门内之人。不过算是凤岩门的另一个分支,这个分支应该是她日后收编,整体人员十分差,大概也就和街头混混,恶霸那一类差不多。”

    “原来如此。”孟漓禾点点头,她也觉得那群人的确是上不了台面,所以竟是没有和皇后联系在一起。

    看起来,她那日是当真得罪了皇后,所以,一出皇宫,便被劫了去。

    这个皇后当真是够歹毒的,回想当日,竟然想要让人侮辱与她之后,再将她杀掉。

    同为女人,怎会做到如此?

    这简直就是个变态!

    而话说出来,这皇后不仅收复凤岩门,甚至连这些提不上台面的人都收入麾下,到底是想做什么呢?

    而且,最令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上一次刺杀皇上是凤岩门所做,那也就是说,这个假皇后竟然要杀皇帝?

    她不是爱他如命吗?千方百计都要取而代之。

    大概看出孟漓禾所想,宇文澈解释道:“父皇在最近几年对皇后并不好,所以,她大概也是察觉自己无望。”

    孟漓禾点点头,那便说得通了。

    因爱生恨,自古都是爱情最可怕的一种发展趋势。

    只是……

    “那母妃岂不是很危险?”孟漓禾皱起眉道。

    因为因爱生恨的女人,对男人身边的女人,更是不可能容忍。

    加上,最近芩妃一直颇为受宠。

    那形势必然是十分危险。

    “放心,我派了人保护。”宇文澈目光温柔,这个女人,即使与母妃发生过不愉快,却还是真心关心她。

    孟漓禾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接着,忽然想到什么,又说道:“其实,我今天来,主要想和你商量一件事。”

    “什么事?”宇文澈面色下意识有些凝重,因为孟漓禾要认真商量的事,一定是大事。

    否则,这个女人,估计又要自己做主了。

    果然,不出他的所料,孟漓禾说道:“我想弹琴,为凤岩门的父母们引蛊。”

    然而,宇文澈一听,果然想都没想,断然拒绝道:“不行!”

    孟漓禾虽然猜到宇文澈不会那么容易同意,但也没有想到他拒绝的这么彻底,所以,皱起眉:“为什么呀?”

    宇文澈没有正面回答,而是问道:“这件事,你有多大把握?”

    “额。”孟漓禾噎了一下,“师傅说过有曲子可以引蛊,那个人也是这样说,所以我觉得,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所以你并不肯定。”宇文澈严肃的看向她,“那你觉得我又为什么会同意呢?万一,到时候会有什么危险……”

    “不会啦。”孟漓禾听到他的担心,断然打断道,“就是弹个曲子而已啊,万一再向上次那样引起他们暴动,大不了,这们你们多派些人保护我就是了。”

    然而,宇文澈依然没有立即同意。

    孟漓禾只好继续劝道:“澈,你知道我是不可能见死不救的,现在唯一解救他们的办法,就是我的琴音,如果我不救,那我学琴也好,学医也罢,意义何在呢?”

    宇文澈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其实,这个女人总是有让自己妥协的办法。

    也许,就是因为太懂她,所以,才不忍心真的拒绝。

    不过,也只好争取自己的权益:“那弹琴之时,我要站住你身边。”

    “没问题。”知道他这样说,就代表是同意,孟漓禾心情好的朝他眨眨眼。

    宇文澈无奈摇头:“有时候,我真的宁愿你什么都不会。”

    孟漓禾吐吐舌,也干脆调笑回去:“切!我要是什么都不会,怎么能入你覃王的眼呢?”

    宇文澈看着她明明得逞还卖乖的样子,忍不住使劲揉了揉她的头,真像个吃到鱼的小猫!

    刚满足了就忘记是谁给的鱼了吗?还敢调笑他!

    弄得孟漓禾在屋内边躲边叫!

    开玩笑,血可流,头可断,秀发不能乱!

    要知道这又不是现代的发型,古代梳这么一个发髻要用很久的好吗?

    虽然并不是她自己梳,但也请珍惜劳动成果啊喂!

    于是,被惹成炸毛模式的孟漓禾也对宇文澈进行了坚决反击!

    然而,并不能够到他的头发……因为太高!

    所以,孟漓禾便将重心放到了衣服上,哼,反正衣冠一样重要,你弄乱我的头发,我就弄乱你的衣服!

    公平!

    一时间,屋子里鸡飞狗跳,好不热闹。

    弄得院子里的暗卫不由捂起了耳朵,哎呀妈呀,根本不敢细听,我们可纯洁!

    只有那暗戳戳准备画图的暗卫苍,瞪了一眼这些故作姿态,实际上手曲起一条缝在使劲听着的暗卫们。

    明明真的很纯洁好吗?

    就是日常打闹啊!

    瞧瞧你们都是什么思想!

    待他回头去画一份萌萌打闹小Q图,让你们看看多纯洁!

    然而,开头是很纯洁没错,但是因为某王妃袭击的物品太过敏感,没过一会,宇文澈身上的衣服便大乱。

    虽然不乏让着她胡闹的因素,但不小心胡闹过了头,还是让他忍不住一把拉住孟漓禾那只在自己胸前扒着衣服犯罪的手,声音有一丝不同寻常的暗哑:“小雨,你是打算把它脱了吗?”

    孟漓禾一愣,看着宇文澈胸前那因自己拉扯,而明显松垮下来的衣衫,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干了啥。

    啊啊啊……

    虽然衣冠同等重要,但弄弄头发不为过,弄人家衣服就不对了呀!

    自己这个行为,越看越像玩火耶!

    孟漓禾偷偷的抬起头,弱弱的瞄了宇文澈一眼,只见他眼底果然藏着许多小火苗。

    哦no,真的玩过头了耶!

    于是,孟漓禾干脆抽出手,整了整自己那头乱糟糟的秀发,然后一转身跑掉:“我先去找师傅商量一下计划啊,嘿嘿嘿……”

    宇文澈在身后咬牙切齿,这个女人,竟然点完火就跑?

    所以干脆,随便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襟,稍稍平静一下,接着,追了出去:“孟漓禾,你给我回来!”

    “哈哈哈哈。”院子里,响起了孟漓禾银铃般的笑声。

    接着,便绝尘而去,好不欢快。

    而某王爷为了维持自己的体面,并没有开跑,而是淡定跟在后面。

    罢了,反正的确要去商量一下对策。

    他还要再一次确认这个计划的安全性。

    这个女人已经是自己的了,想跑也跑不掉了。

    于是,暗卫们,下人们便有幸目睹了这一切。

    顿时一脸谴责的看着王爷,真想说,大白天的要不要这么对我们可爱的王妃呦。

    只有苍,继续一脸正直的在思考着构图,简直不要太正直!

    虽然是一前一后从倚栏院出来,不过到达神医的院落之时,宇文澈与孟漓禾两人几乎可以算是一同进入的。

    神医此时正在一堆古书中埋头翻阅,他也要查查,这个音蛊到底有什么禁忌没有。

    听到动静之时才抬起头,然而,一见他们两个这个样子,顿时气不打一顿来。

    干脆拿起一本书,敲了一下孟漓禾的头:“你师傅还在这里担心你,饭都没吃一口只顾查阅古籍,你竟然还有心情和徒夫厮混!”

    孟漓禾“哎呦”一声捂住头。

    顿时,她那本来就有些散的发髻,被这么一敲,彻底散了下来。

    孟漓禾干脆抽出钗,将头发尽数散下。

    她今天真的是头发有难啊!怎么都和她的头过不去。

    三千发丝垂于身后,因为柔顺,散开之后倒不再显得凌乱。

    孟漓禾无奈道:“师傅,你误会了,我刚刚只是和王爷商量计划,这不,商量完了便马上来找你了?”

    “哼!”神医冷哼一声,心想这还差不多,然而刚看了一眼宇文澈,便颜色又是一变,“臭丫头,你是不是觉得我老糊涂了,就你们俩这样,能商量什么计划?”

    孟漓禾一愣,接着转头看向宇文澈,想要看看,宇文澈怎么了,让师傅得出这种结论。

    然后,便发现,宇文澈此时正在直直的看向披落秀发的她,那样子,明显就是看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