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27章 坦然相告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宇文澈,我是不是挺自私的?”

    一句话从孟漓禾的口中说出。

    宇文澈狠狠一愣,因为这和他预想的完全不同。

    “怎么会这么说?”

    孟漓禾低着头,声音也低低的说:“因为我觉得你有事不告诉我很难过,可是明明,是我先没有告诉你的。”

    宇文澈心里彻底一软。

    他觉得,这一生,大概真的是要败在这个女人手里了。

    怎么会有这么善良的女人?

    原本,他还以为,她今日知道这些之后,可能会生气会误会,也可能会质问会指责,可是这一切却通通都没有。

    她竟然以此来,反思自己过往的行为。

    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他宇文澈冷情于世上二十余载,到底是什么福气,让他得此佳人?

    宇文澈一把将她揽到怀里,摸着她的头道:“傻瓜,如果你算自私的话,那世上便没有无私之人了。”

    “可是……”孟漓禾急切的抬头,却在看到宇文澈的神情时顿了一下,因为宇文澈的目光太温柔,让她完全相信,他对自己说的话并不是安抚,而是真的如此所想。

    只是,她还是说了下去:“可是,我想到这件事你瞒着我,我很难过,那我瞒着你的时候,想必你也不好受。”

    这一次,宇文澈倒是点了点头,眼珠一转,故意道:“要说是不好受,确实是有一些的。毕竟,谁也不愿意,看着自己的女人有事不来找自己帮忙,而去找别的男人。”

    听到这,孟漓禾不由一愣。

    这句话指的是,自己通过凌霄去查凤岩门的事这件事吗?

    那也就是说,他从上次在玉醇楼那会,就已经开始难过了?

    可是他完全没有表现出来,而且,还带给她那么多惊喜啊!

    想到这些,孟漓禾只觉更惭愧了,所以也主动拉住宇文澈的手道:“对不起,下次如果你不开心,直接和我说好吗?其实这件事,我不告诉你,是有原因的。”

    没想到自己还能成为被道歉的一方,宇文澈心里其实在狂喜,毕竟他都做好了解释的准备,结果还能被解释,这简直就像是被幸运砸中了头!

    不过,腹黑如他,心里就算再开心,脸上也只是不动声色的挑挑眉:“哦?是什么原因?”

    孟漓禾赶紧道:“因为凤岩门上次组织刺杀过父皇,若是被你知道,我担心你会交给朝廷,所以……算是我的私心吧。”

    “交给朝廷不好么?”宇文澈故意问道,“我记得你说过,坏人就应该有坏人应该得到的惩罚。”

    “可是他们严格来说不算坏人!”孟漓禾急急辩解道,“他们都是从年幼无知开始,之后便被以亲人的安危相要挟,所以不得不做出一些不得已的事,澈,说实话,我的确不赞同做坏事,可是,若是情有可原,也希望他们有别的出路。因为凭心而论,若是你有性命安危,我也不一定会做出什么事。”

    听到这,宇文澈心里狠狠一震。

    因为他知道,孟漓禾的心里,一直都有一杆秤。

    这杆秤不说大到可以衡量天下,但绝对有善恶之分。

    恐怕没有几个人能懂得,她心里那份正义感有多强烈,这也是他在与孟漓禾接触这么久,才得出来的结论。

    可是,这个女人竟然说,若是为了他,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

    那意思就是说,为了他,也可能会违背内心吗?

    宇文澈的感动无以复加,此时再也没有了逗她的心情,而是一把将她揽在怀里,紧紧搂住她:“谢谢。”

    谢谢你让我知道自己这么重要。

    这是他在失去母亲的疼爱,失去父亲的宠爱那些年,所不曾感受到的。

    谢谢你肯为我付出这么多。

    这是他宇文澈第一次付出感情之后,所得到的回应,如此深情如此不容辜负。

    然而千言万语,也化作两个字。

    孟漓禾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是因为自己最后说的那句话吗?

    看不出来,这个男人,还挺容易哄的么?

    不过,既然他不追究了,那自己可要追究了!

    虽然自己做错事在先,那不代表他可以做错事在后!

    一码归一码,她分的很清!

    所以,她抬头问道:“所以,你就是因为不开心,才也暗中参与进来,却不告诉我的吗?”

    宇文澈一愣,不由无奈笑道:“当然不是。早就你那天交代凌霄之前,我便已经将人潜伏进去了。”

    “啊?什么时候?”孟漓禾这次可是真的惊讶了,嘴巴都快变成个O型。

    这这这也太……

    “刺杀行动失败之后。”宇文澈看着她的样子,好笑回道,“既然当日只是破坏了计划,没有破坏背后的组织,自然是要想办法一网打尽。”

    孟漓禾这才意识到,她面前的这个男人,其实有多么深的城府。

    平日里真的从不显山露水,但却默默的布下了一切。

    也难怪,他一个不受宠,背后又没有家族支撑的皇子,不仅可以安然无恙的活到现在,还可以跻身于夺嫡行列。

    若是没很大的本事,都不可能如此。

    只是,这家伙太低调了,反倒是让她忽视了这一点。

    不过,莫名的,孟漓禾心里又有些美滋滋的,这就是自己的男人啊!超棒的!

    “那你从什么时候知道我参与进来的?”

    “不久前。”宇文澈答道,“在我看到凤岩门里有梅青骏这个名字的时候,我便猜到,你前段时间,频频与梅青方以及凌霄见面,是为何事了。”

    啧啧啧。孟漓禾不由摇摇头,聪明的男人也很可怕呀!

    一个名字,就能联想到她要收复凤岩门,这逻辑,简直忍不住给他树个大拇指,然而,更骄傲了怎么办!

    在这一点,孟漓禾和她那名暗卫胥宝宝,真的是相当可以交流心得。

    妥妥一副这是我主子,这是我男人,你们都快羡慕我的嘴脸,完全不能直视。

    不过,她也没忘记发难就是了。

    “所以,你就是因为我开始瞒了你,所以你后来也干脆不告诉我了?”

    宇文澈沉默片刻才回道:“是,也不是。”

    切,还故弄玄虚!

    孟漓禾撇嘴。

    然而,宇文澈又问道:“你好像只是告诉了我隐瞒的原因,还没告诉我,为何会想要收复凤岩门,是因为……梅青方?”

    宇文澈的停顿,让孟漓禾不由有些过于敏感。

    毕竟,连自己未来儿子都能吃醋的男人,什么醋研制不出来?

    所以,未来不必要的麻烦,孟漓禾解释道:“宇文澈,你别多想啊,我和他只是朋友。”

    宇文澈挑挑眉,对于她的反应十分满意。

    就是要让她如此敏感,以后听到男人的名字就下意识敬而远之。

    所以,腹黑的覃大王爷故意继续说道:“是为了他可以不惜收复一个组织的朋友。”

    孟漓禾额头跳了跳,这家伙怎么就说不通呢?

    算了,想了想,她还是说道:“其实……我还有点别的小心思。”

    “哦?洗耳恭听。”宇文澈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孟漓禾纠结了片刻,在到底是不是要说出小心思与还是让他不停吃飞醋中,还是决定选择了前者。

    没办法,谁让自己嫁给这么一个爱吃醋的王爷呢?

    而且,这个王爷,又为了自己又是拒婚又是大义灭亲的。

    自己要是让他再多想,就不好了。

    所以,只能说道:“其实,我是想自己收复一个组织,这样也可以有所依,不至于完全依仗……王府。”

    说完,便偷偷的看着宇文澈,因为她觉得,宇文澈大概在听到这一点后,会非常生气。

    毕竟,谁会愿意自己的女人,暗自培养自己的势力,却不依赖他。

    尤其,还是这个时代的男人。

    但是,她知道隐瞒带来的难过,所以,干脆就这样开诚布公的将自己的心思说清楚吧。

    她并非不是不想依赖宇文澈,但受过现代思想教育的她,还不能将所有的一切都压在一个男人身上,成为他的附属物,而是希望以平等的姿态,与他并肩。

    然而,宇文澈却没有什么发怒的迹象。

    只是安静了看了她一瞬,才说道:“小雨,你方才所说,心里所想,便是我隐瞒的原因。”

    孟漓禾这一次彻底愣住了。

    宇文澈的意思是,知道她心里如何想的?

    所以,才为了成全她,假装不知道这一切,明明凤岩门里面已经安插有自己的卧底,却让卧底协助她,去收复凤岩门。

    如果不是昨夜有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宇文澈才将暗中保护的人调出来,又刚好被凌霄那小子的人偷了令牌的话,那她可能永远都不知道了吧?

    甚至会一直以为,是自己收复了组织,从此便有了依靠。

    那他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便从此掩埋,没有邀功不说,甚至假装不知。

    这个男人,怎么可以这么好?

    想到此,孟漓禾直接一把抱住宇文澈,在他耳边哀叹一声道:“宇文澈,我觉得,我好像更爱你了怎么办?”

    宇文澈只觉一下热血上头。

    这女人,也太能撩了吧?

    喜欢也是她先说,爱也是她先说。

    怎么都不让自己抢先!

    这种公然示爱,他就算再有定力,也断然不能忍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