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26章 追问王爷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回府之时,宇文澈并未在府,所以,她便先拿出曲谱,对着那个人所给的信息,先找出了对应的曲子。

    因为曲子都有不同的功效,所以,孟漓禾并非每首都有练过。

    而这一首,上面的功效为,圣虫归引。

    也是她一直没有敢轻易尝试的。

    毕竟,在这之前,她根本不知道何为圣虫。

    所以,记好了曲谱,孟漓禾又思考了许久,才在宇文澈回府后,又回到了倚栏院。

    倚栏院内,宇文澈与宇文峯正在屋内交谈着什么。

    但是,这一次,夜虽然并未阻拦,但孟漓禾还是停下来问道:“夜,王爷在谈事,方便进去吗?”

    夜现身的比平日晚了一点,孟漓禾侧眼看去,不远处那颗树上,叶子掉落一片。

    忍不住额头跳了跳,这个胥……到底还行不行了?

    这么久了都没原谅夜,每次见面又开启了打架模式,是不是自己得出面了调解调解了?

    新家伙也记仇记太久了吧?

    “回王妃,王爷并未有何交代,王妃可如常。”夜现身后迅速整理了一下衣衫回道。

    孟漓禾同情的点点头,语重心长道:“苦了你了,回头本王妃替你和胥说一声。”

    夜明显一愣,一向面瘫的脸上竟然有些窘迫。

    “多谢王妃,不过不必了,他小孩子脾气,也就是闹闹,等到把气出完了,就不会有事了。”

    孟漓禾嘴角微抽。

    啧啧,这宠溺的呦!

    胥能傲娇成现在这个样子,敢情都是惯出来的啊!

    既然如此,她也不掺和了,没准,就是人家两个人的小情趣呢?

    没眼看!

    “给二嫂请安。”身边,宇文峯忽然开口。

    孟漓禾连忙转过头,对他笑了笑:“五皇子客气,你们谈完了吗?”

    眼前的笑容有些晃眼,宇文峯只看了一眼便飞快移开视线,客气的回道:“是的,二嫂进去吧,我先告辞了。”

    孟漓禾点点头,不过视线却追随宇文峯的背影而去。

    为什么她总觉得宇文峯好像不似以前活泼了呢?

    而且,也没有了那股风流公子哥的劲。

    甚至,在和她相处时,处处透着不自然。

    难道,是因为上次他为宇文澈上药,被她误会了,所以有些尴尬?

    不至于吧……

    “看什么呢?”身边,宇文澈的声音忽然响起。

    随着她的目光而去,看到的却是宇文峯的背影,顿时,眼眸变得有些幽深。

    孟漓禾反应过来,回过头,下意识说道:“没什么,方才感觉五皇子好像怪怪的,是不是最近心情不好?”

    “你很关心他?”宇文澈不知为何,十分吃味的问出了这么一句。

    明明,他知道这话多么无理取闹。

    但就是在知道宇文峯喜欢孟漓禾的情况下,看到孟漓禾竟然也有了反应,有些心里发酸。

    虽然,这反应并非是回应。

    孟漓禾果然在听到这句话后皱了眉,十分无语的看向宇文澈:“王爷,你什么意思?”

    平时吃点飞醋就算了,今天这个是哪出啊?

    宇文澈也知道有些过了火,干脆一把将她抱在怀里,不顾她的挣扎,死死搂住她,在她耳边说道:“对不起,我只是,不想让你的眼里,除了我,有任何人。”

    听到这话,孟漓禾终于消停下来,不再推拒他莫名其妙的拥抱。

    所以说,女人都是需要哄的,这句话简直就是真理。

    只不过,孟漓禾还是有些无奈道:“宇文澈,他是你弟弟啊。”

    然而,却没想到,下一句,却从宇文澈口中传来惊世骇俗的话:“谁也不行,以后儿子也不行。”

    “……”孟漓禾脸彻底红了。

    没看出这家伙这么无赖啊!

    夜尴尬的悄悄隐去。

    只不过,却在偷偷想着,原来面对生气之人,可以这样啊……

    看来,也不一定非要用装输来让对方出气啊?

    这就是,拥抱抿恩仇?

    好像……不错嘛!

    所以,当胥见到他回来,再次出击之时,知学善用的夜,干脆伸出手,学着宇文澈的样子,一把将胥抱在怀里。

    胥整个人都懵了懵了懵了懵懵懵懵……

    “上一次是我不对,但我有职业在身,不生气了好不好?”夜活学活用,十分值得鼓掌!

    然而,胥眼都瞪直了!

    半晌才从神游飞天的状态找回,一把推开夜,脸上有一抹可疑的红晕。

    “谁说我生气了?”

    然后,不等夜再说话,便干脆转身一飞,躲到另外一颗树上,妥妥不露一丝衣角,简直充分展现了暗卫小能手的技能,棒棒的!

    夜无奈的摇摇头,不过,好像效果不错啊!

    这才转头向院内望去,非常想要对王爷表达感激之情!

    毕竟,不用打架了啊!

    说不定,以后还可以长期使用这一招,越想越觉得以后的日子美美的。

    然而,此时的覃大王爷,正沉浸在哄老婆的事情里不可自拔,覃大王妃也窝在他怀里一脸娇羞。

    才没有空理会别人。

    以至于,倚栏院所有的暗卫,都表示这太虐狗,然而又忍不住想看!

    简直堕落。

    终于,被哄的晕头转向的孟漓禾早已忘记方才在讨论什么,不过,却也没有忘记来时的目的。

    差一点就耽误了事啊……

    她还有事情问他,也还有计划要商量呢!

    所以,反应过来的孟漓禾赶紧推开宇文澈,只是,在他的诧异中,却一把拉住他的手,边将他往屋子里边道:“快进来,我有事和你说。”

    看的所有围观暗卫目瞪口呆。

    眼看着卧室的门紧紧关上,暗卫们简直想要嗷嗷叫。

    嗷嗷,王妃好主动!

    这还是白天啊,不过并没有什么问题!

    而王妃拖着王爷回屋这画面,莫名十分有萌点,甚至于某个喜欢画画,并且画的还的确很不错的暗卫苍,已经暗暗打算,换班的时候马上回去画Q版小人,一定特别萌!

    若是能出画集或者连载,说不定也能卖个好价钱,简直机智!

    不过不能写真名,不然会被王爷发现,还得起个笔名,叫什么好呢?

    一定要霸气一些,毕竟,他可是王府暗卫!

    比如……野兽?

    好像还不错的样子呢!哈哈哈!

    所以,王府从此又多了一个准备打王爷王妃主意的属下,简直要为宇文澈和孟漓禾点蜡。

    不过,人家小两口可没有这些暗卫们想的这么污,孟漓禾那颗忧国忧民的心,此时连和宇文澈腻歪的心思都没有了,更别说别的。

    所以,一进门,孟漓禾便迫不及待的问道:“澈,你老实告诉我,凤岩门里面是不是有你的人?”

    宇文澈一愣,虽然他知道孟漓禾进来,大概是有事要问他,但却也没想到会是这个问题。

    不过,倒是神色自若道:“为什么会这么问?”

    要说孟漓禾还算了解宇文澈,听到他这么问,而不是直接否定,那就是**不离十了。

    所以,她干脆不纠结刚才的问题,而是直接问道:“所以,昨晚那伙人,是你派过去支援的?那也就是说,你早就知道,这件事我有参加?”

    宇文澈无声的叹了口气,这个女人就是太聪明。

    所以,也干脆不再回避,点了点头:“是。”

    其实结果和孟漓禾预想的差不多。

    可是,这件事她已经参与了很久了。

    如果那个发信号之人是他潜伏在里面的人的话,那就是一开始从和他联系,宇文澈便知道了?

    所以,这才是那人不费什么功夫就能拉拢过来的原因?

    可是,为什么宇文澈这些天一直不动声色呢?

    不知道为什么,孟漓禾一想到,睡在一张床之上,宇文澈却有着秘密,心里就有些发堵。

    虽然,她之前也并未告诉他。

    但是,这和他明明知道自己在查,却丝毫不表露不一样。

    她不说,是因为凤岩门的地位敏感。

    宇文澈一个皇子,掺和进来不太好。

    而她既然答应过梅青方,那这件事她又是非做不可。

    何况,医者仁心。

    她也不想看到那么多骨肉分离。

    所以,她坚定的做了下去。

    可是,宇文澈为什么呢?她真的不明白了。

    想到此,孟漓禾不由觉得十分委屈。

    难道,他们的关系,还不足以让他直接和她说吗?

    看到她几乎要哭出来的样子,宇文澈不由皱皱眉,无奈的拉住她的手:“傻瓜,在胡思乱想什么?”

    然而,听到他无比宠溺的话,孟漓禾的委屈却没有少半点。

    可能就是太在乎这个人,所以,哪怕是对方对她的一点隐瞒,她都受不了。

    她甚至也开始反省自己,不喜欢被他隐瞒的同时,自己却策划了如此多的计划,虽然看起来是为他着想,但是,在他的位置,是不是也会难过呢?

    一时间,孟漓禾竟是不知道该委屈还是该自责。

    眼见她不说话,宇文澈将她拉近一些,柔声道:“有什么事,直接告诉我好吗?”

    孟漓禾咬咬下唇,不知道怎么开口。

    宇文澈伸出手,霸道的将下唇从她的牙下解放出来,低着头温柔道:“小雨,你是不是在怪我没有告诉你这件事?”

    然而,令他意外的是,听闻此话的孟漓禾却摇了摇头,而且,说出了一句,他怎么都意想不到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