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9章 死因究竟为何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顿时一愣。

    果然还是逃不掉啊!

    她原本只是想帮端妃洗清嫌疑,还五皇子个人情而已。

    所以,她方才点到即止,就是因为不想再深入了。

    她可不想搀和这后宫之事。

    再说,这死亡原因……

    不用点非常手段是无法证实的。

    然而,这个时代的人们,显然很难接受。

    怎么办才好呢!

    孟漓禾的小心思飞转,丝毫没注意已经半天没有回话。

    却听前方,皇帝忽然一声:“澈儿。”

    孟漓禾一愣,这事怎么扯到宇文澈身上去了?

    只见宇文澈神情淡然的向前,恭敬的行了个礼:“儿臣在。”

    “朕方意识到,今日才是你们大婚第二日,让你的王妃查案,想来,是朕让你们为难了。”

    皇上边说边做出一副惭愧的模样,看那神情,却又带着几分为难。

    孟漓禾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原来,这影帝在这里啊!

    皇帝大人,看来论给人下套的功夫,咱俩还可以好生交流下经验那!

    果然,只听宇文澈如所料般回了话:“回父皇,为父皇分忧才是儿臣和……和儿媳分内之事,并不为难。”

    哎,孟漓禾在心里叹了口气,看来这戏,还得继续演下去啊!

    不过,既然她证实死因需要点非常手段,那么也不得不对皇上用点“非常手段”啦!

    想及此,孟漓禾的脸上换上了一副乖巧的神情,甚至还羞涩的朝着宇文澈的方向看了一眼,与他对视后赶紧低下头,而后怯生生的说:“王爷说的是,儿媳为父皇分忧岂会为难,只是……只是,儿媳愚笨,这破案的法子怕是让父皇为难呢!”

    宇文澈漠然的将视线从对视中移开。

    任凭这张脸再怎么娇羞再怎么无辜也无动于衷。

    他的父皇可能不清楚她要做什么,但他却清楚的知道,这明显是在陪皇帝玩以退为进的游戏呢!

    只是,他更好奇,这一局,到底谁会掉谁的坑里。

    皇帝果然眉毛一挑:“哦?让朕为难?无妨,说来听听,朕来决断就是。”

    “是。”孟漓禾诺诺应声,“据儿媳推断,怡妃娘娘并非中毒而死,而是被酒后呕吐物堵塞,窒息而死。儿媳愚笨,唯一想到的证实方式便是割开……”

    孟漓禾的声音越说越小,头也越来越低,仿佛是吓的不敢再说下去。

    而在场之人更是吓的不轻,割开脖子?

    这不是对死者的大不敬吗?

    “呕吐物堵塞?”皇帝果然皱了皱眉,继而转向仵作和太医,“两位爱卿,如何看?”

    白胡子仵作早已对自己的失职惭愧已久,经孟漓禾这么一提醒,方才验尸时心头略过的疑惑终于有了答案,当即回道:“回皇上,若排除中毒原因,以尸体状况来看,确实与窒息死亡的症状相符。”

    太医亦随后上前:“回皇上,人醉酒后若身边无人,的确有可能出现呕吐物未及时清理,从而造成死亡的事情。”

    此话一出,众人皆惊疑不定。

    按规矩,妃子就寝时都会有人服侍,整夜不得离开,虽然在门外,但呕吐这么大的动静不该听不到。

    孟漓禾边听着几个人的话边用眼神观察着周围,只见一个满脸泪痕的丫鬟,在听到太医这句话之后,脸色瞬间变得煞白,一双腿虽然极力控制,却依然抖如筛糠。

    而且,伴着恐惧的神情,眼睛一直朝着一个方向看。

    顺着这个视线看去,孟漓禾却发现,那边在外围站着的,是几个年轻的侍卫。

    而其中一个,一直在对她轻轻摇头,眼神里充满了警告。

    心里叹了一口气,原来是这样。

    “昨夜守夜之人何在?”皇帝忽然开口询问。

    方才那丫鬟慌忙跌跌撞撞站出,一下跪在地上:“回皇,皇上,奴婢在此。”

    “昨夜可有听到怡妃呕吐之声?”

    “回皇上,没,没有。”

    丫鬟磕磕绊绊的回答,显然是吓破了胆。

    许是后宫之内,很多人会被皇帝的威严所慑,皇帝倒是没太在意她的反应。

    而是听到回答后一脸疑问,将视线重新投回孟漓禾。

    孟漓禾不紧不慢的上前:“父皇,可否容儿媳问她几个问题?”

    得到皇帝点头许可,孟漓禾低下头看着跪在地上的丫鬟,声音变得颇为严肃。

    “昨夜怡妃娘娘入睡后,你在哪里?”

    “回覃王妃,奴婢在,在,在怡妃娘娘寝宫门外。”

    小丫鬟战战兢兢,身体抖的比方才更甚。

    想必是受了方才孟漓禾问话查案的影响,这会竟是比回答皇帝时更是不畅。

    孟漓禾却忽然加大声音,眯了眯眼,语气颇为不善:“我再问一遍。昨夜,你在哪里?”

    强大的压迫下,丫鬟更加慌乱。

    “回,回,回覃王,王妃,奴婢在寝宫门外守……”

    然而,不待她说完,孟漓禾便厉声喊道:“你撒谎!”

    接着,大步走向怡妃娘娘的寝宫内,再返回时,手里拿着一个盛满褐色液体的碗。

    “这是什么?”

    丫鬟抬头向碗看去,却看见碗后那张绝色的脸上冰冰冷冷,此时正紧紧盯着自己,登时更加一慌,来不及多想,立即回道:“这是奴婢为怡妃娘娘准备的醒酒汤。”

    “很好。”孟漓禾将碗放到一旁。

    “这想必就是端妃娘娘吩咐你夜里服侍怡妃娘娘服下的吧?那为何,还在此?”

    丫鬟顿时一惊,心里本就有鬼,此时完全不知道如何解释。

    却听孟漓禾又一次开口。

    那淡淡的声音却似一把利剑一般,直插进了她的心头。

    “你可知,宫里私通是何罪?”

    丫鬟直接瘫坐在地。

    昨夜明明很隐蔽,她以前也不是没和他这样利用当值时间私会过。

    因为怡妃娘娘半夜从来不会起夜,伺候了几年的她最清楚不过,所以才会在这个时间私会,那样更不会被其他人发觉。

    这个覃王妃,怎么会知道?

    而众人更是哗然,这好端端,怎么会扯到私通?

    难道,这个丫鬟……

    “把事情坦白交代,才有机会宽大处理。你,想清楚。”

    孟漓禾认真的看着她,这个丫鬟,最好不要傻到自己顶罪。

    然而,只见她抬起头,神色悲凉的看了孟漓禾一眼,方才的慌张倒是尽数褪去,眼底是深深的绝望。

    扣了个头,接着说道:“回覃王妃,奴婢昨晚确实擅离职守,没有整夜守在怡妃娘娘寝宫门外,但未与人私通。”

    孟漓禾摇了摇头,视线假装无意向远处一扫,却见方才那名侍卫,一改方才的担忧,竟然松了口气。

    心里怒意大起。

    无论如何,一个女人敢于为一个男人顶罪,这个男人却只担心自己的安危。

    当真是不值!

    她平生最不能忍受的便是这般不负责任胆小自私的男人!

    然而,这一幕,或许旁人未看出。

    丫鬟却实实实在在的看清孟漓禾视线的方向,以及她表情的变化。

    亦朝向那个人望了一眼,只见此时他正低着头,神色难辨。

    嘴角露出一个凄然的笑容,将视线收回,闭了闭眼,再次睁开时却清明无比。

    “此事乃奴婢失职造成,奴婢愿以死谢罪!”

    说着,竟朝着院中最近的墙,一头撞了过去。

    孟漓禾心道不好,却远未来得及阻拦。

    “嘭”的一声。

    丫鬟倒地,鲜血顺着额头淌下,额前碎发全部混着血液黏在脸上。

    方才还年轻鲜活的脸,此时,没有了任何生机。

    太医赶忙上前查看,很快得出结论,人,已死。

    孟漓禾的拳头攥了又松,松了又紧,最终,还是将多余的念头压了下去。

    死亡,永远不会是问题的结束。

    一国之君,怎会看不出这一头撞死是为了保护什么人。

    哪怕,就是为了皇宫安全,皇帝也定会追查下去。

    她今日,不想再多生事端。

    然而,事已至此,真相似乎呼之欲出。

    众人从方才的震惊中回神,更加意识到,这个王妃说的呕吐物堵塞会在无人时发生,而昨夜,怡妃娘娘的身边,的确无人。

    难道,真的是这样意外死亡?

    那么唯一的确定方式,只有她最初提出的割开……

    只是如今,皇帝到底要如何决断呢?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丫鬟的尸体已被悄悄的清理好,端妃娘娘也已被扶起端坐在了一旁。

    其余人等,则是大气未出的安静候着。

    然而皇帝此时,虽严肃的端坐于前,看似在思考,实则在心里苦笑,他好像上了这个儿媳的当呢?

    这么聪明的王妃……

    倒是不知道那位要死要活,不同意自己儿子联姻的皇后,是如何做想。

    不过,他也很好奇,她究竟有多大的本事,敢提出这个主张!

    “来人,按照覃王妃所说,将怡妃娘娘的脖子割开,看看里面是否有呕吐物堵塞。”

    “是。”只见一名御前侍卫,拿着佩刀上前,之后转身便要走向怡妃娘娘的寝宫内。

    孟漓禾一惊,天,这么大一把刀,这个侍卫不会直接把脖子给砍下来吧!

    到时候鲜血淋漓的,她还怎么翻出那么点呕吐物!

    赶紧一步上前:“父皇,割开食道并非容易之事,若是一个不慎,容易伤害怡妃娘娘的金躯,还请父皇恩准儿媳来执刀!”

    宇文澈眼睛一眯,这个女人,当真是疯了!

    他不管她,不代表她可以随意妄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