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25章 凤岩门主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逍遥阁的地牢里,孟漓禾在凌霄安排之人的保护下走了进去。

    毕竟,地牢也属于逍遥阁的机密之处,所以即便是胥,也不能跟随入内。

    不过因为有逍遥阁内部人的保护,胥便也只能作罢。

    孟漓禾一进去便看到一名中年男子,穿的倒是仪表堂堂,除了发丝有些乱,衣服有些褶皱不平之外,尽管已经上了年岁,却也看得出此人英俊不凡。

    只是那眉眼太过凌厉,看上去并非温润之辈。

    因为听说过此人并没有什么武功,所以孟漓禾干脆开了牢门直接走了进去。

    不过陪同孟漓禾而来之人,也不敢懈怠便是了,虽然没有同孟漓禾一起进去,但也时刻防备着这男子的动静。

    不过那男子想来已经受过多方审问,所以此时只是闭着眼,虽然沦落为阶下囚,但脸上的表情高傲无比,听到有响动,只是不屑的掀了一下眼皮,便想再次闭上不予理会。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睁眼之间,男子却在看到孟漓禾时,瞪大了眼睛。

    孟漓禾微微蹙眉,一丝不落地将他的神情,收入眼底。

    这男子为何看到自己如此惊讶?

    只是,还没等她开口,那男子便激动的站起来:“你是谁?”

    孟漓禾不由诧异,因为他的目光太过震惊,仿佛像是见到一个熟人般,上下打量着自己。

    不由皱皱眉:“你认识我?”

    然而,这话一出,男子却是安静下来,摇了摇头,接着喃喃自语道:“你不是,太像了,太像了。”

    “你是说我很像一个人?”孟漓禾试探着问道,“是谁?”

    现在对于任何信息,孟漓禾都不想放过,因为或许那都是让他说出如何控制蛊虫的突破口。

    那男子眼睛一眯:“你娘是谁?”

    “娘?”孟漓禾这次可真的是大吃一惊,她的娘,不就是迷幽岛的公主么?

    那这个人,难道认识她娘?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一切倒是合理了,也许,这个人就是来自岛上,最起码他应该是知道关于琴谱之事的。

    那也难怪,他懂操纵蛊虫之事。

    思及此,孟漓禾转了转眼眸:“如果我告诉你我娘是谁,你是不是也能回答我的问题?”

    男子没想到孟漓禾会有此一问,那本就闪着狡猾之光的眸子也是精光一闪,没有答应孟漓禾的要求,而是提前问道:“你想问什么问题?”

    孟漓禾静默片刻,还是决定直接问道:“我想问你是否知道,如何将音蛊从这些人身上引出。”

    这男子听到音蛊二字之时,神色明显一变,听到孟漓禾说完整句话,才确信这个女人并非诈他,而是真的已经确信。

    不由冷笑一声道:“真没想到,你们竟然连音蛊都能查出来,据我所知,这世上没几个人知道这个吧,你到底是什么人?”

    孟漓禾嘴角一勾:“所以,你这么好奇我的身份,是答应我的条件了?”

    谁料男子却摇了摇头:“知道你的身份对我有什么好处?用来换音蛊引出不是太亏了?”

    孟漓禾脸色一沉:“那你想怎样才肯说出?”

    “你答应放我出去,我便将我知道的方法告诉你,但至于你会不会解,就不能再算到我头上了。”

    还真是狡猾,孟漓禾不由彻底沉下脸。

    想让她放他出去?

    想的倒是美!

    她还要留着他,查出幕后之人到底是谁呢!

    原本,她过来就是想直接对他催眠问出一切的。

    只不过是因为他看到自己太过惊讶,她才好奇此人身份,多和他周旋了几句。

    然而这个人却开始和她讲起了条件,那她还等什么?

    想到此,孟漓禾不由看向他,只见他一脸傲然,仿佛有十足把握一般,抬头挺胸,等着自己的回答。

    很好!就是让你如此没有防备!

    孟漓禾看准时机,飞快掏出铜铃,朝他的眼前猛摇起来。

    而被铃声吸引的他更是抬头定睛望去,很快,几乎没用几秒,他的眼便承受不住的闭起。

    孟漓禾嘴角一勾,这不就简单多了么?

    将铜铃收回袖中,孟漓禾对男子很快进行了进一步催眠,确认对方已经彻底进入深度睡眠后,便开始询问起来。

    “你到底是什么人?从哪里而来?”

    男子此时双眼紧闭,脸上平和,再也没有之前那骨子奸诈傲气,只是答道:“我是苗疆蛊神之子,来自迷幽岛。”

    孟漓禾顿时脸色一变:“你既然是苗疆之人,为何又来自迷幽岛?”

    男子又答道:“因为我娘是迷幽岛前岛主夫人的侍女。”

    迷幽岛前岛主……

    孟漓禾皱皱眉,那不应该就是自己的外公吗?那夫人自然就应该是她那个已经过世的外婆。

    她曾经听子宸哥说过,她的舅舅也就是子宸哥的爹,因为尝草药不慎中毒,未来得及救治,而他娘也因伤心过度伤了心脉,一直在养着。

    若不是看着还有儿子,怕是也追随而去。

    但外婆却是因为年迈,受不了这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打击,加上自己的女儿,又杳无音讯。

    所以,两个孩子都不在身边的情况下,终因思念过度而去世。

    所以她的外公也颇受打击,早早传位给了苏子宸,也命他务必找到自己的姑姑。

    说起来,若是有机会,她当真是要去岛上看看的。

    只不过,她现在奇怪的是,这个男人的母亲竟然是侍女,而且,还和苗疆之人到了一起。

    但仅仅是侍女的话,又怎么会懂音律呢?

    难不成,她接触过琴谱?

    要知道,琴谱可是传女不传男,所以那会儿应该在外婆手里没错。

    孟漓禾想了想,又问道:“所以,这个凤岩门都是你的阴谋?是你在背后主使?”

    其实孟漓禾来之前她根本没有想过,这个男子可能是控制凤岩门之人。

    她只是以为此男子是被请来控制蛊虫之人而已。

    但是,既然这蛊虫就是这个男子所下,那这男子在凤岩门便不是一个小人物了。

    不过男子却摇了摇头:“我没有心思管什么凤岩门,我只不过给凤岩门的主子提议了对大家都互利的办法而已,说起来,若不是我提出以人养蛊,这些人早就被他杀死了。”

    孟漓禾的双目骤然眯起:“你的意思是说,你认识这凤岩门的主子?是谁?”

    要说这催眠术神奇的力量就在于被问之人,当真是有什么说什么,所以这原本是机密中的机密,也在这人的嘴里说了出来:“就是殇庆国如今的皇后,不,应该说是假皇后。”

    孟漓禾真的吃了一惊,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个人竟然知道如此多的事!

    若不是她之前就已经知道假皇后的事,恐怕即使是在催眠中,她都不敢立刻相信。

    然而此刻,她却坚信这男子便是打开一切的突破口。

    所以当下,不再浪费任何时间,直接将所有事问了出来。

    原来当年,嫁人并不如意的老丞相之女,也就是如今的假皇后,因被毒打曾偷偷逃出门,本欲寻求老丞相的帮助,然而老丞相却担心事情败露,所以也将她撵出了门,得知此事的夫君眼见假皇后没人理会,加上怒于她从家里跑出,所以甚至想要追杀她,还是碰巧被一人所救,才保住性命。

    然而更为凑巧的是,那人便是凤岩门真正的门主。

    假皇后本就姿色匪浅,救治的过程中竟然让那门主心生喜欢。

    而那门主的年岁,说起来与老丞相都差不多,所以即便假皇后委身于他,也并非因为喜欢,甚至也并非因为这救命之恩,只因她心里那个仇恨一直没有散去,所以,在与正门主相处的几年中,终于让她找到时机,将老门主杀死,并且伪造了遗言。

    那自然这门主之位要传与她。

    而老门主在世之时,对假皇后颇为宠爱,所以底下之人,就算有不服也无济于事。

    而这男子就是在这个时候与假皇后相遇的。

    起因是这假皇后想要下蛊控制那几个明显对他不服的人。

    而正所谓无巧不成书,更令孟漓禾惊讶的是,这男子竟然就是当年想要偷琴谱,所以勾搭了她娘的侍女,也就是真皇后的男子!

    所以,当时一个在找真皇后要琴谱,一个想要取代真皇后,而当日芩妃娘娘所见,便是假皇后与这个男子,联手将真皇后杀害的场景。

    但万幸的是,真皇后藏起了琴谱,并未让他找到,所以,两个狼狈为奸之人,干脆将她杀害,而假皇后从此取而代之。

    而这男子则一边下蛊,养着那些凤岩门子弟的父母,一边还在找寻琴谱。

    但这些蛊虫之所以至今还在这些父母的身上,原因竟然是这男子没有得到琴谱,并不能弹奏出完整的曲子,所以想要通过用蛊虫之血加深自己内力的目的,也迟迟没有达到。

    但所幸的是,这男子大概因为看到过部分琴谱,所以可以写出几个谱子。

    这样一来,孟漓禾便可以通过此来比对到底是哪一首曲子。

    所以做完整个催眠,孟漓禾便不再多做滞留,因为她要赶回去研究曲目,而且她还有一件事,那就是去问问宇文澈,那个发信号之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